暗之极 第二十八章 拼爹余威

小说:暗之极 作者:明珠万斛 更新时间:2019-05-20 01:43:15 源网站:2K小说fpzw
  声音的来源就是几个人中两个孩子的另一个——文长宁。

  “那个,敢问你嘴里称呼的陈叔是指我吗?”陈枫满脑袋黑线,自己哪里像叔了?

  “是啊!你不是龙战叔叔的师弟吗,你们是一个辈分,我管龙战叫叔叔,所以我管你也叫叔叔啊!”

  “额,这么说倒也没错,不过我们还是各论各的吧,我今年才十四岁,你叫得好像我二十四了似的。”

  “那好吧,我称你为大哥。陈枫大哥,这么贵重的东西我还是不能要。”

  “呵呵,你经常遇到危险,最需要这个,再说你都叫我大哥了,我送你点见面礼不是应该的吗?不过记得你要对你的家人保密哦!”

  “这?”

  “好了,别罗嗦了,说是送给你的就是送给你的。”

  “那谢谢陈枫大哥了。”

  “我已经把你们每个人的极护跟你们的气息关联起来,外人即使拿到了也用不了的,只要你们想用的时候,有真气的可以用真气激发,没有真气的我也给你们在里面留了一股激发的真气,但是只有你们本人的气息能够指挥它激发极护,每一枚极护只能够用一次。”

  “这个败家子啊,这个败家子啊,我以为他至少会留一半自己用,谁知道他居然都分出去了,亲的,不亲的居然每人都有份,本尊辛辛苦苦积攒的能量啊,就被这小子拿去送人情了。”

  “哥,你把极护都给我们,你自己怎么办?”陈星第一个想到了这个问题。

  “放心吧,极护在我身边的作用不大,再说我以后有机会了还可以继续炼制。现在我这里有一枚残次品,我们用它来实验一下极护的作用。”陈枫挑起了一个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把陈星引起的话题引开了。

  陈枫用易碎的材料做了一个人状物体,在里面灌满了水,然后把极护挂在了它的胸前,设定好了定时激发状态,让所有人都让陈枫赶得比较远,因为他不敢肯定实验的波及范围有多大。

  “天地合一!”陈枫拿出了现在掌握的威力最大的攻击手段,将天地剑域的天剑和地剑合二为一,向目标攻击过去,而这时,正好是设定的极护发挥作用的时刻,所有的人都能够感觉到大地忽然一颤,然后一阵夺目耀眼的光芒出现,波及范围以极护为圆心不断扩大。

  “不好,大家卧倒。”陈枫的攻击与极护形成的结界交手,不仅没有击穿结界,反而被极护将所有的攻击尽数反弹回来,陈枫的护身罡气被打得风雨飘摇,差一点就自己干掉了自己。

  “组长,呸,呸,这就是你所说的残次品,怎么会威力这么大?”南宫离一边说着话,一边吐出了口中的树叶。

  “组长,这个不对吧,极护还有反击能力?”东方浩显然抓住了问题的重点。

  “没错,这是一种新型的极护,只要对方的攻击没有达到极护所能防护的极限,那么极护会将对方所有的攻击尽数反弹,即使对方的攻击超过了极护所能达到的极限,极护也会尽最大努力削弱对方的攻击力量。”

  “这么帅气,超人哥哥的极护比亚瑟叔叔的强多了,亚瑟叔叔的极护都没有这么强的能力,不对,亚瑟叔叔不会看我小,故意拿破烂糊弄我吧!”文森特崛起了可爱的小嘴。

  “呵呵,记得你答应过我的,回去不准露馅哦!”陈枫捏了一下文森特的小脸。

  “好的,回去我谁都不说。”

  “组长,你这极护太帅气了,我看过龙羽用过极护,也没有这么大威力,你这极护甚至比龙神给龙羽的极护威力都大。”东方浩崇拜地说。

  “没错,我曾经也用过一枚极护,的确没有这枚威力大!”文长宁也点着头。

  陈枫看了看灰头土脸的众人,心里不禁苦笑,这不知道的人看见了还以为是遭到埋伏了呢。

  陈枫看了一下假人的状态,非常完好,没有受到一丝伤害,这让陈枫有些期待真正完美的极护到底能发挥出多大的力量呢?连残次品的威力都这么大,不止陈枫,其他人也都有这种好奇心,不过极护实在是太宝贵了,没事肯定不能随便浪费,所以众人只能压下了好奇心。

  陈枫带着众人处理了一片狼藉的现场,然后回到了陈家别墅。

  “你们遭到埋伏了?”陈家的卫队长吴峰看到众人狼狈的状态很难往好的方面去想。

  “吴队长,没事,我们切磋了一下招式,由于我对招式掌握地还不熟练,所以就弄成这个样子了。”

  “哦,那就好,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下次小心点吧!”

  陈枫等人回房间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完好的衣服,就又集合起来。众人还沉浸在刚刚那美丽的场景中不能自拔,良久都没有人说话。

  “超人哥哥,你教我开车好不好。”还是文森特第一个打破了沉寂,刚刚是陈枫开车带着众人赶回了别墅,主要是南宫离被陈枫炼制的极护的威力给吓住了,没有跟陈枫枪驾驶位置。

  “小家伙,开车不用组长教你,姐姐就可以教你。”南宫离一把将文森特拉了过来,忍不住又蹂躏了一番。

  “这个,离姐姐,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你还是不要参与了吧!”

  “小家伙你分得清男女吗?还男人之间的事。”南宫离虽然很不忿,但是还是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下午,陈枫就带着文森特在一片宽阔的场地上练习驾驶,文长宁也跟着学习。不过陈枫敢让文长宁自己开,但是却不敢让文森特离开自己的视线。因为文长宁是个懂事的孩子,有自己的分寸。而文森特,他疯起来那可是什么都不顾的,陈枫可不敢放任让他一个人疯。

  “超人哥哥,奶奶的国事访问就要结束了,你看我这些天在你闭关的日子里表现得那么好,你就带我出去玩玩吧,要不就没有机会了。”吃过晚饭,文森特就拉着陈枫想出去玩,而文长宁的目光里也露出了希冀的神色。又何止这两个孩子,陈枫发现第十九组的队员和陈星显然都想出去透透气了。

  “我们去哪?”

  “超人哥哥,在四棵树体育馆有一个大型明星演唱会哦!你可不可以带我们去看?”文森特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了一张报纸,指着一则宣传消息,开心地说道。

  “原来你早有预谋啊,不过看着你快回国的份上,今晚就满足你的愿望,不过这票嘛,看来又得走后门了。”

  陈枫又通过政府特别部门的身份给自己一行人订到了八张票,至于抢了谁的位置,已经顾不得了。

  南宫离驾驶着汽车风驰电掣,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总算在演唱会开始前冲到了四棵树体育馆。一路上惹得交警频频侧目,但是一看到那挂着特殊部门的车牌,随即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看到。南宫离的超常发挥也让众人深刻得认识到了她的真正本领,除了没心没肺的文森特,每个人都出了一身冷汗,把自己的命运交给这样一个把汽车当运载火箭开的驾驶员,貌似真的不怎么靠谱啊。

  陈枫找了半天停车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只好随便在路边找了一块空地停下,反正这车挂着特殊部门的牌子,交警肯定是不敢来贴条的。

  一行八人来到了票面上指定的包厢,刚进去还没来得及关上门,就听到了一阵阵争吵声。

  “先生,您好,没有票您是不能进包厢的。”

  “睁大你的狗眼看看,孙少的大驾你也敢拦。”

  “先生,我不知道什么孙少,但是没有票您是不能进包厢的。”

  “滚一边去,不识抬举的东西。”

  “先生,您怎么打人,您再往里走我要叫保安了。”

  “叫,就算把你们主管叫来又能把我怎么样?最后滚蛋的肯定是你,你信不信,不信我们就打个赌。”

  陈枫本来是不想管这些事的,因为在京城,出门碰上几个这种不知所谓的人是非常正常的,但是不想惹麻烦并不代表麻烦不来惹他们,就在陈枫准备关上门的时候,一只手把门给撑开了。

  “小子,就是你抢了我们孙少的贵宾票。”一个高大的人故作凶恶状。

  “什么我抢了你们的票,我的票是通过正常渠道订的。”陈枫说这句话的时候也不禁微微有些脸红,貌似订票的渠道确实不怎么正常,不过这种时候是不能服软的,否则对方还不知道会怎么嚣张呢。

  “妈的,你们通过正常渠道能抢了老子的票那才叫有鬼了,老子今天就想来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有胆。”后面又跟上了一个脚步虚浮的胖子。

  “孙少,这种事情怎么能劳烦您老动手呢,交给小的来就行了,小的一定把这事处理得让您满意。”刚刚还一脸凶恶的壮汉马上变得无比谄媚起来,直接给了陈枫一种错觉,仿佛站在对面的壮汉同刚刚那个耀武扬威的人是两个人而不是一个人似的。

  “交给你个屁,交给你你把老子的贵宾票都给弄没了,回去再收拾你。”

  “是,孙少,回去您狠狠地收拾小的,您别气坏了身子,现在先给小的一个机会,让小的先收拾一下这些乳臭未干的娃娃,让您消消气。”

  “你要收拾谁?”火爆的南宫离把高耸的胸部一挺,一个箭步走到了前面。

  “呀,这是谁家的姑娘,姑娘你要用包厢说一声就行了,本少的大门永远对姑娘敞开。”胖子一看见南宫离,哈喇子立刻流了下来,眼睛不停地扫着南宫离高耸的胸部。

  “离姐姐,下次遇到这种事情你别往前冲了,要不每次你都会变成导火索,之前的争执反而被搁在一边了。”文森特煞有其事地说道。

  “你?”南宫离大感郁闷,但是仔细一想,文森特说的话还真有那么点意思,难道自己就是传说中的红颜祸水?

  随即眼珠一转,“哎呦,胖哥哥,人家也想陪你哦,不过人家的未婚夫在旁边,人家得收敛一下哦!”南宫离转变了态度,用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诱惑着胖子,其他人包括文森特在内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只有胖子和他的手下被南宫离迷得神魂颠倒,不知道危险的临近。

  “什么未婚夫,如果他识相的话就算了,不识相的话本少找人废了他,让他这辈子不能人道。”胖子大包大揽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这个,不用你动手了,他本来就不能人道。”南宫离楚楚可怜地说。

  听了南宫离的话,陈枫这一方的人都用一种奇特的目光望向东方浩,把本来脸皮就薄的东方浩看得头皮发麻,甚至顾不得生气。

  “美女哥哥,你下面有问题啊?你不要灰心,我介绍大米帝国的医生给你,保证治好你的难言之隐!”文森特自以为用很小的声音在劝慰着东方浩,但他不知道的是陈枫几个人可都是六识敏锐的高手,文森特自以为很小的声音在他们的耳中却是异常清晰。

  “不能人道,不能人道你跟着他干嘛,难道那小白脸有钱?”胖子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

  “不是有钱,他家有权,我们惹不起,只能被他强夺过去,满足他变态的**。”说着,南宫离硬是挤出了几滴眼泪,还真是难为她了。

  “混账,在天子脚下,还能发生这么可恶的事情,放心,本少给你做主,本少的**一点也不变态,那可是正常的男欢女爱,一定让你好好尝尝做女人的滋味,比你跟着他守活寡强多了。”胖子色眯眯地说着。

  “他们家很有权势的,我害怕?”南宫离继续装模作样,陈枫一方却没有人出来阻止她,他们已经知道南宫离想好好逗逗这个胖子,所以没有拆穿她,毕竟这么多天在陈家别墅,大家都闷坏了,找点乐子也不错。

  “有什么权势,你说说看,本少家里也不是平民百姓,实在不行本少去求求爷爷。

  “他爸爸是xx军区司令,他爷爷曾经是军委副主席,他大伯是xx部长,还有他…”

  “停!”胖子的额头微微有些见汗,“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要不我爸也是xx军区副司令都不敢拒绝他们家。”

  “你?”现在胖子再傻,也感觉到自己好像被耍了。

  “臭**,你耍我?”在他刚要大发雷霆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虽然他现在感觉到很不爽,不过很快他就非常感激这个打断他发飙的声音,因为这个声音救了他们孙家的气运,以后只要他们孙家在的一天,这个声音的主人就官运亨通,得到孙家的全力支持。

  “孙少,您怎么来了。”体育馆王馆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要知道是您的票,我怎么也不敢放给别人。”

  体育馆王馆长现在无比后悔,傍晚的时候陈枫通过特殊部门的身份订票,王馆长看了一下贵宾票的具体情况,就随便找了一个无名小卒订的票换给了陈枫,但谁知道那个所谓的无名小卒居然是孙少让手下人订的,因为前几天孙少刚刚挨了老爷子一顿训,让他们注意点,千万别惹到不该惹的人,步了黄家的后尘,所以他没敢以自己的身份大摇大摆地出来嚣张,想装一把平民百姓。谁知道订好的票居然被人给抢了,孙少心里的火立马就蹭蹭地向外冒,“老子刚装了一把平民百姓,就有人蹬鼻子上脸,真把老子当老百姓欺负!”这是孙少心里冒火的真正原因。

  “您看,这样行不行,我马上给您再腾出一个包厢,然后晚上给您叫来几个小明星消消火。”王馆长隐约感觉到两方都是他惹不起的人物,所以希望大事化小,千万别把自己牵涉进去。

  “王馆长,我希望你按规矩办事,不要徇私舞弊。”孙少正准备高谈阔论的时候,被人扯了一下袖子,“别碰我,让我说完!”结果又被扯了一下袖子。“你小子不想混了是吧!”

  “孙少,我想起来一件事情。”刚刚那个壮汉小心翼翼地说道。

  “你想起来什么事回去再说,我先说完我的事。”

  “孙少,这件事情比较重要。”

  “好,我给你机会让你说,如果你说出来的事情我感到不够重要,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孙少,我想起来这帮人是谁了。您还记得前几天黄少一家出事的那件事吧!”

  “废话,我当然记得,我为这件事还挨了老爷子好一顿说。”“您不感觉这几个人有点眼熟吗?”

  “这个?”胖子努力回忆从老爷子手里的得到的照片,因为当时逆反心理比较严重,所以对老爷子的一番好意他基本没听进去多少,不过老爷子给的照片他好歹还看了几眼,但越想他头上冷汗越多。

  “哎呀,陈少,小的不知道是您大驾光临,多有得罪,真是罪该万死!。”胖子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陈少?”陈枫有些狐疑。

  “前几天陈少收拾黄少,哦,不,收拾黄毛的英姿京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简直是我辈楷模啊!”

  这难道就是上次拼爹之后的影响?陈枫等人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因。

  &nnsp;

  0

  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