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之极 第一三七章 告别处男(中)

小说:暗之极 作者:明珠万斛 更新时间:2019-05-20 01:43:1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曾经有一位哲人说过,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让处男碰上处女。请使用访问本站。但是感谢东瀛爱情动作片为华夏造人事业奠定的基础,陈枫和柳月涵经过了一些挫折之后终于步入了正轨。

  这个时候陈枫就算是再笨,也知道该怎么享受了,所以柳月涵骑在陈枫身上耸动了沒多久,就被陈枫给推倒了,然后陈枫就以自己感觉舒适的频率开始耸动起來。

  都说处男的第一次坚持不了多久,但是对于陈枫这种修炼者來说,他坚持的时间还是挺久的,要是让普通的男人见到了,一定会羡慕得要死。

  当陈枫和柳月涵一同登上了云巅、然后又一同落下來的时候,他们停止了动作,仿佛是经历了一场惊世大战。

  陈枫的坚挺从柳月涵的身体中慢慢滑出來,看到地上的斑斑血迹,陈枫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落红了。他知道柳月涵沒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骗他,那就说明柳月涵是真的第一次。

  虽然说柳月涵沒有陈枫想的那样无男不欢,其实还是很纯洁,但是陈枫对他们之间发生了关系还是有些想不开,刚刚**缠身的时候沒有多想,现在冷静下來他就努力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怎么了,乖弟弟,想什么呢,表情这么严肃。”柳月涵的身体素质那也是非常优秀的,当然不似普通女孩破身之后那么柔弱。

  “放心吧,姐姐会对你负责的。”柳月涵不待陈枫回答,就娇笑着说道,因为她感觉调戏陈枫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

  这个时候的柳月涵已经不像刚刚那样避讳陈枫了,将自己完美的身体完全展现在了陈枫的眼前。

  陈枫其实已经想开了,虽然做之前柳月涵就说知道陈枫不会把她当作明媒正娶的妻子,但是陈枫还是觉得作为一个男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提上裤子就当作之前的事情什么都沒有发生过。

  既然已经想开了,陈枫的注意力就又集中到了柳月涵的身体上。只见柳月涵的身体比他之前见过的纳兰雪的身体其实要完美得多,毕竟柳月涵已经是极境修炼者,身体经过了两次天地元气的淬炼,再加上九尾灵狐的天赋异禀,可以说是无限接近于完美了。

  当真是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再加上刚刚陈枫探索过的萋萋芳草下面的幽谷秘洞,让刚刚享受过一次的陈枫**又高涨起來。

  陈枫毕竟是正在血气方刚的年龄,就算是不是修炼者,战斗力也绝对超强,更何况作为圣境巅峰修炼者,那就更加沒有问題了。绝对让那些吃过金枪不倒什么猛药的战友们自惭形秽。

  “这么快就好了?”柳月涵看到陈枫的状态,不禁一惊。

  虽然对这种事情也是一知半解,但是根据柳月涵的了解,一般男人经过了一次之后恐怕要休息好一阵子才行,怎么陈枫这么快就重新整装待发,准备投入战斗了。

  “什么这么快,这可是你先勾引我的,不赖我。”陈枫说着,就扑倒了柳月涵。

  刚刚虽然陈枫在最后抢回來主动权,但是归根结底,在开始的时候还是算柳月涵先扑倒他的。这种事情居然让女生抢走了主动权,让陈枫的脸有些发烫,所以第二次他就将主动权抢了回來,主动推倒了柳月涵。

  “这么猴急!刚刚被姐姐推倒,现在又推倒姐姐,你还真是不吃亏呢!”柳月涵笑着说道,任凭陈枫施为。

  不过说完了柳月涵又感觉这句话怎么那么别扭,貌似按照外界的价值观,不管是被姐姐推倒,还是推倒姐姐,吃亏的总是姐姐吧。换句话说,貌似吃亏的一直是她柳月涵呢。

  柳月涵还在考虑这个问題的时候,陈枫已经投入战斗了。他虽然对这种事情比较生疏,但是已经经过第一次和柳月涵的磨合,第二次的动作变得娴熟多了。

  所以在柳月涵胡思乱想的时候,陈枫已经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柳月涵的身体,让柳月涵乱想的大脑一下子又停滞下來。

  陈枫既然已经决定了对柳月涵负责,那自然就沒有那么多顾忌,肯定是把**发泄出來为止。

  这么多天以來,连续受到纳兰雪、陆婉君、杨雨欣的挑逗,现在终于可以在柳月涵身上驰骋一番了,这种机会陈枫肯定会好好把握,不会轻易错过。

  而柳月涵的大脑经过了短暂的停滞以后,马上反应过來了,然后就觉得陈枫还真是迫不及待,看起來男孩子都是一样的。不过她还是跟着陈枫配合起來,这可是她自愿的,又不是陈枫强迫她。

  而且柳月涵也不是轻易低头的人,被陈枫压了一会儿以后瞅准了机会,又翻转了过來,重新抢回了主动权,骑在陈枫身上作威作福起來。

  就这样,陈枫和柳月涵这两个初尝禁果的男女一次又一次向对方索取着,直到陈枫铁打的身子也有一种发虚的感觉的时候,他们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

  感觉再进行下去就纵欲过度了,陈枫和柳月涵才适可而止地停了下來。

  陈枫已经不知道自己和柳月涵是第几次登上了快乐的巅峰,似乎这种美妙的感觉他们总是尝不够,所以做了一次又一次。

  看着柳月涵在清洁自己的身体,陈枫有些狐疑地说道,“会不会怀孕?”

  陈枫记得貌似生理卫生课上教育他们不要轻易初尝禁果,而且就算是要做的话也要做好安全措施才行。

  “你是希望我怀孕呢,还是不希望我怀孕呢?”柳月涵似笑非笑着说道。

  “这个?”陈枫顿时尴尬起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毕竟他还是个十四岁的男孩子,如果在明年就有了自己的孩子,这是不是有些太快。可是他又怕自己说错了话让柳月涵伤心,毕竟男人本身就该负起责任來。

  “你看着办吧,我都好。”陈枫最终给了这么一个答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