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星二代 第1246章 岂有此理

小说:重生之我是星二代 作者:双洞 更新时间:2019-01-13 08:27:30 源网站:2K小说fpzw
  玉皇总算是明白过来,指着观众道:“哦,这都是神仙。”

  “所以这句话你得这么说。”

  卢新道。

  “哦,那怎么说呢?”

  玉皇问道。

  “叩谢诸仙天雷滚滚。”

  卢新单手指天道。

  “哈哈!”

  众人大笑不已。

  还从来没有一位相声演员把“感谢观众的热情的掌声”说成“叩谢诸仙天雷滚滚”,这画风太清奇了。

  “叩谢诸仙天雷滚滚。。。。”

  “这台词也就徐乾想的出来,其他人,其他人根本不行。”

  “我算是服气了,徐乾太特么牛逼了。”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醉了,真是醉了!”

  “哈哈,这个相声绝逼是我听过的最搞笑的相声。”

  观众们的掌声非常的热烈。

  尤其是冯大师,在那不停的傻笑。

  “来你看看,你看看。”

  卢新指着所有的观众道,似乎在说:“你看这样效果多好。”

  接着卢新单手叉腰:“你接着说。”

  玉皇道:“很荣幸站在这个舞台上和现场的明星前辈一起同台演出。”

  “你这个词太水了,实在是太水了。”

  卢新一副不忍卒读的表情。

  玉皇推了他一把:“怎么就水了?”

  “跟你说注意措辞,注意措辞。”

  卢新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怎么注意措辞?”

  玉皇道。

  “舞台不能叫舞台。”

  卢新道。

  玉皇不耻下问道:“那叫。”

  “诛仙台。”

  卢新大手一挥。

  “哈哈!”

  全场爆笑。

  “诛仙台。。。。。。”

  “这台词。”

  “我已经对徐乾佩服的五体投地,此人不属于人间。”

  “徐乾写的作品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这两人配合简直是完美无缺”

  “我早晚得死在这里。”

  玉皇道。

  老郭看的津津有味,别人可能注意到卢新的惊艳表现,但他却把更多的目光放在玉皇身上。

  老郭知道相声表演采取直接面向观众的方式,“第四堵墙”在相声表演中是不存在的,许多演员还直接向观众提问,或解答观众提出的问题,并满足观众的要求。这样,就大大加强了演员与观众的联系与交流。

  在相声的欣赏过程,观众虽然一般不能直接与演员进行对话,却可以通过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另外,在许多相声中,捧哏演员的话往往代表了观众的观点,捧哏演员往往是作为观众的代言人与逗哏演员进行对话。

  因此一个捧哏演员的好坏能够影响到观众的感官。

  而玉皇无疑做的非常的好。

  这点让老郭非常的欣赏,他甚至有收徒的想法,不过想想就作罢了,他有自知之明,抢徒弟他是抢不过徐乾的。

  “现场不能叫现场。”

  卢新继续道。

  “那叫什么?”

  玉皇表现出恰到好处的疑问,其实他是在代替观众发问。

  “四海八荒。”

  卢新道。

  “哎呀!”

  玉皇的表情非常的夸张。

  “哈哈!”

  现场的观众大笑。

  这个相声实在是太牛逼了,简直是每一句台词都是那么的搞笑,让人惊讶。

  “太逗了。”

  “四海八荒。。。。。。”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真的是要笑死我。”

  李宏看傻眼了。

  他总算明白了什么叫萤火与日月争辉。

  他以往表演的相声就是萤火,而现在卢新和玉皇表演的相声就是天上的浩日,光辉璀璨,光芒万丈,耀眼嗯让人不敢直视。

  “明星不能叫明星。”

  卢新继续道。

  “那叫?”

  玉皇继续问道。

  这样的对话虽然套路,但观众却丝毫不厌烦,反而看的津津有味,这就是一部好的作品的威力,能够吸引别人的心神。

  “上仙。”

  卢新回答道。

  “哈哈哈哈哈!”

  冯大师和姜会长两人都快笑傻了。

  冯大师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这个相声也太搞笑了吧。”

  他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姜会长则看着卢新,玉皇两人发光,他心道,若是能够把这两人邀请进相声协会会如何?

  他本来想打徐乾的主意的,但想想不可能,现在退而求其次了,这两人貌似也不错。

  “你看林仙儿老师。”

  卢新指着林仙儿道。

  林仙儿此刻正和陈硕两人坐在观众席,看样子非常的如胶似漆,徐乾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让这两位痴男怨女终成一对,虽然有些迟了,但黄昏恋其实也不错。

  “林老师。”

  玉皇附和道。

  “女娲娘娘!”

  卢新看着林仙儿道。

  “哈哈!”

  众人大笑。

  “女娲娘娘。。。。。”

  “这台词也是没谁了。”

  “这是要笑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呀!”

  “笑死我了。”

  “太特么搞笑了!!!!!”

  “原谅我笑了。”

  林仙儿也是噗嗤一声笑出来。

  她旁边的陈硕也忍不住笑了。

  “李志杰,娘仙。”

  卢新指着李志杰道。

  李志杰当初表演《不差钱》中的那个娘娘腔可是深入人心。

  现在用的就是这个梗。

  “哈哈,娘仙。。。。。”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这他娘的太搞笑了。”

  李志杰也忍不住笑出来了。

  旁边的人也跟着鼓掌。

  “对不对?”

  卢新问玉皇。

  玉皇也在偷笑,他忍住笑有些无语的回答道:“对,对。”

  “白月,地三鲜。”

  白月也是一名相声演员,他被这样调侃也很是配合。

  “哈哈!”

  他是开怀大笑。

  “笑死我了!”

  “地三鲜。。。。。。。”

  “这相声真是千古仅见,我是服了,彻底的服气了。”

  “牛叉。”

  “佩服,非常非常的佩服。”

  “哈哈,真是太搞笑了。”

  “这是笑死人不偿命的的节奏。”

  “服了,彻底的服了。”

  玉皇听了也是大笑:“真是一点肉都没有呀。”

  这是在调侃白月很瘦,一点肉也没有。

  “演出也不能叫演出。”

  卢新继续道。

  玉皇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演出得叫?”

  卢新再次单手指天:“渡劫。”

  “哈哈!”

  众人大笑。

  “渡劫。。。。。。。”

  “这台词也亏徐乾想的出来。”

  “这是新词汇。”

  “现在相声也是这么新潮吗?”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笑疯了,我要笑疯了。”

  “那这话怎么说呀这个?”

  玉皇看着卢新道,他嘴角还带着笑意,显然他也被卢新给逗笑了。

  “你得这么说,甚是欢喜在这诛仙台上和四海八荒之内的上仙共同渡劫。”

  卢新道。

  “哈哈哈哈哈!”

  冯大师直接锤着桌子。

  陈硕直接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他们两人可都是喜剧大家,他们都被这样逗乐,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哈哈!”

  众人大笑。

  “这两个人太逗了。”

  “这相声那是闻所未闻,卢新太逗了。”

  “笑死我了!”

  “徐乾的作品就是不一般。”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真特么搞笑。”

  “真不愧是徐乾的徒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都说没毛病,你看看,你看看。”

  卢新向玉皇卖弄着。

  卢新对玉皇道:“你就这么来。”

  卢新把手负在身后看着玉皇。

  “我就这么说相声?”

  玉皇看着卢新:“我就这么说相声?”

  “你听我的,相信一个魔都人的判断。”

  卢新指了指自己道。

  “哈哈!”

  众人大笑。

  “这波黑的可以。”

  “这是给魔都招黑呀!”

  “笑死我了!!!!!!”

  “这是魔都人?”

  “尼玛,好一波操作。”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真特么搞笑。”

  “那你听这意思,我还要学你这魔都口音了。”

  玉皇也开始学着卢新那贱贱的口气。

  “那当然了,要不你不正宗。”

  卢新开口道。

  “哈哈!”

  众人大笑。

  “这口音是给魔都人抹黑。”

  “哈哈,这波黑的可以。”

  “在春晚舞台这样黑魔都人真的可以么。”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真特么搞笑。”

  “醉了,真的是醉了。”

  “这玩意你们爱听?”

  玉皇看着观众道。

  “爱听!”

  观众显得非常的兴奋,叫声此起彼伏。

  老郭看的新奇,他在春晚都没有这么威风过,到了春晚这个舞台他的很多拿手本领都被压制了。

  老郭知道在相声的表演和欣赏过程中,演员与观众的交流是双向的,十分密切的。这一特点是与它特有的艺术形式对话的形式分不开的。这种形式满足了广大观众的参与意识,由此产生了独特的艺术魅力。相声与观众结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它从群众中吸取智慧和幽默,表达了群众对真善美的追求和乐观精神,并对生活中的假恶丑进行揭露和讽刺。

  而如今卢新和玉皇两人就做到了这一点。

  “爱看。”

  观众还在那持续的吼叫。

  玉皇。。。。。。。。。

  “你看看,你看看。”

  卢新得意的看着玉皇道。

  玉皇也学着卢新的贱样喊道:“叩谢诸仙天雷滚滚。”

  “好。”

  卢新跟着鼓掌。

  “哈哈!”

  众人大笑。

  “玉皇也可以这么的贱。”

  “一脉相承。”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不愧是徐乾的徒弟。”

  “贱都是一样的贱。”

  “啪啪啪!”

  观众嗯掌声非常的热烈,这样激情澎湃的相声他们已经多少年没有听过么?

  “行了,行了,相声不是这样说的。”

  玉皇对着观众道。

  “行了,行了,你们就别搅和了。”

  玉皇对着观众道。

  观众的掌声渐渐的平息下来。

  “提意见不是这么提的。”

  玉皇道。

  卢新对玉皇道:“老大爷好心给你提意见。”

  “提意见也不能瞎提呀。”

  玉皇有些无语的道。

  “没关系,不光老大爷提意见。”

  卢新道。

  “怎么着?”

  玉皇有些疑惑的道。

  “我们楼下那燕京小伙也开始提意见。”

  卢新道。

  “哈哈!”

  众人会心一笑。

  这是又要黑燕京了么。

  胆儿也太肥了。

  连首都都敢黑。

  “啧啧,可以。”

  “徐乾做导演就是不一样。”

  “这尺度有点大呀,真不愧是徐乾。”

  “这样的相声竟然能播出,我只能说牛逼。”

  “厉害,恐怖如斯。”

  玉皇道:“年轻人的意见要汲取。”

  “那天一见到我就给我提意见,态度非常好。”

  卢新道。

  玉皇点点头:“态度好可以。”

  “哎,我认识你。”

  卢新开始模仿那位年轻人,整个人吊儿郎当的很是浮夸的点着玉皇的胸口。

  “哈哈!”

  众人大笑。

  “这态度。。。。。。”

  “这态度好么。”

  “笑死我了。”

  “果然开始黑燕京人了。”

  “徐乾真的是下的去手。”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这什么态度呀?”

  玉皇也是无语的道。

  “我认识你,相声内分泌。”

  卢新吊儿郎当的道。

  “哈哈!”

  众人大笑:

  “相声内分泌。。。。。。”

  “这台词太搞笑了。”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不偿命。”

  “这台词绝了,也就只有徐乾写的出来。”

  “什么?”

  玉皇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相声内分泌。”

  卢新重复道。

  玉皇盯着卢新道:“内分泌,紊乱了。”

  “哈哈!”

  众人爆笑。

  “这相声真不一样,简直每一句话都爆笑。”

  “不得了,我要笑喷了。”

  “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搞笑的相声。”

  “笑死我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佩服徐乾。”

  玉皇提醒卢新道:“是相声新势力。”

  卢新点点头。

  李宏听到“相声新势力”这几个字脸色都变了。

  “这绝逼是故意的。”

  一而再再而三的提“相声新势力”这样的词语,以后别人提起“相声新势力”这样的名词只会想道卢新玉皇,谁还记得他?

  “真是岂有此理。”

  他还不能反驳,毕竟卢新玉皇的这个相声的确惊艳,要比他以前所有的相声加起来都要好,而观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