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贼 新书预告

小说:大盗贼 作者:泛舟填词 更新时间:2018-12-09 19:37:07 源网站:2K小说fpzw
  人生本就是一个不断选择,不断放下的过程,困难的不是选择,是选项。

  我2015年3月10号开始动笔写网文,距今已经过了三年半,在这三年半的时间里,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有感情的,有事业的,也有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放弃了很多东西,有事业上的机会,有心爱的姑娘,也放弃过一些朋友。

  唯独一直没有放弃的,就是这本书。

  我不知道把书当儿子是什么感觉,我没有儿子,其实我更喜欢将来会有一个女儿。

  书对我来说,是一种救赎。

  很小的时候,我经常跟随母亲下地干活,整天缠着她讲故事,这样年幼的我就可以在烈日下暴晒一整天而没有怨言。

  母亲是我的启蒙导师。

  时下的段子里最常出现的主角叫小明,而那时候我听最多的叫做王二,他有时候会和黄大仙斗智斗勇,有时候会和天上下凡的仙女过上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我从很小的时候脑子里就在不断的编造一个又一个肤浅而又简单的故事,像是有毒/瘾一样的去阅读任何可以看到的文字,甚至包括我根本看不懂的各种说明书,还有小叔私藏的小黄书。

  我热爱故事,但是它是一把双刃剑。

  初中的时候我把生活费用来租书看,经常饿着肚子,以至于贫血倒地。

  后来我不得不辍学半年修养,然后转到了一所离家近的学校,和一群老师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他们千方百计的阻止我看课外书,我想我必须感谢他们,否则我的求学生涯大概就止步于初中时代了。

  上了高中,再也没有人管我,他们有更多的好学生需要操心。

  出了校门左转,就有一家更大的租书店,我很无耻的偷了一本书,然后每一次登记的时候都登记上一本书的名字,这样我不管看什么书,都只用花一天的钱。

  当我不停的沾沾自喜,命运再一次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

  白天上课看小说,晚上点蜡烛看小说,我精神憔悴,成绩一落千丈,终于被班主任给抓了个现场,请了家长,我看着窘迫而又卑微的母亲,心里想着必须要做出改变了。

  第一年考了个二本,第二年考了一本,开始了大学生活。

  那可能是我一辈子最颓废的时间,每天都是和游戏小说混在一起,于是我上了五年才从大学里毕业,班上的同学大半都不认识。

  第一次开书,大概是因为书荒,那个时候的选择并没有预料到对我有这么大的影响。

  我曾经面临过好几次的选择。

  开一本什么类型的书,游戏还是科幻,或者是历史,我选择了游戏,而且是传统网游,而不是更容易出成绩的游戏异界。

  原因似乎很单纯,就是因为喜欢。

  也面临过是把重心放在工作上,还是放在写书上的选择,最终还是选择了写书。

  谈不上好与坏,从心吧。

  也面临过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女朋友身上,可惜那种自己的事业不被理解的感觉实在难受,最终还是没有委曲求全,所以我一次次的成了单身狗。

  进入2018年,我已经明显能够感觉的到自己写作上的瓶颈。

  必须要开新书了,我和几个作者聊天的时候说,不知道是说给他们听,还是说给我自己听。

  那老书怎么办呢?

  一起写呗,有作者如此说,双开虽然艰难,但是也挺有意思的。

  我不觉得有意思,一本书写着都难,更何况两本。

  虽然写开篇的时候很顺,但是我知道后面都是一样的难,任何书都是越写越难,尤其是对我这种没有细纲的人来说。

  那你是写老书,还是写新书呢。

  我仔细想了想,我在老书上面所能收获的,无论是成就感,还是稿费,都少的可怜了。

  三年半之后的今天,开新书已经成了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

  我知道我写不过从零开始,也没有资格那么任性。

  他们说,那就把老书完结吧。

  我曾经无数次想象大盗贼完结的这一天,但是绝对不能以这样的形式,我还有一些东西没有写出来,我的魔兽世界才写到七十级。

  新书必须开,老书不舍得完结。

  所以才有了双开的疯狂念头,一个并不是专职的作者,想要双开,不管是谁听了都觉得可笑。

  我不是一个多努力的人,但是这一次也想努力一把。

  趁着我还没有老到体力不支,没有老到思维腐朽,拼这最后一把。

  新书依旧是游戏,依旧是传统网游。

  我在游戏这一块最喜欢的作者是蜗牛和蝴蝶蓝,但是我最羡慕的却是失落叶的名头,失落叶网游三部曲,听着就很带感,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写三部,时代不同了,他写的时候还是网游鼎盛的时期,而现在看游戏尤其是看虚拟网游的人已经不多了。

  写大盗贼的时候更新一直不算好,写法上也越来越懒,伤了很多读者的心。

  这一次恐怕还是要旧事重来,伤心失望在所难免,所以也不敢做出什么保证,我食言的次数也不少了,在读者的印象里绝不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大盗贼是一本写魔兽的书。

  我喜欢魔兽。

  早期的时候玩传奇,玩热血江湖、完美世界、剑网三什么的,后来遇到了魔兽世界,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玩过其他类型的游戏。

  我玩的不好,非常笨拙,

  我是七十级才入坑的,那时候在能源舰玩了一个小牧师。

  莫名其妙的就进了一个公会公会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我自始至终都没弄清楚那一串英文字母代表着什么意思,也不明白id里带了莎莎两个字的人妖会长又如何看上了当时花了九张点卡才升到满级的我。

  我被郑重的告诫,一定要稳定,不能退会,只要不退会就可以跟着大家一起吃香的喝辣的。

  第一次进大副本,直接进的就是黑暗神殿,我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的到处乱窜,人妖会长喊麦喊得嗓子沙哑,公会里有人说把这货踢了吧。

  莎莎骂了他一句,说这是自己人。

  于是大家就怀疑我是他媳妇,顺便说一句,我那时候也玩的是个人妖没多久我就和他们坦白了,可是他们不相信,因为他们坚决的认为只有妹子才能这么菜。

  为了证明清白,我不得不注册了一个语音号以示清白,于是就少了很多人嘘寒问暖。

  公会里还有其他两个牧师,装备都比我好,两个人经常一起飚治疗量,他们不要的装备都插到了我身上,于是我也渐渐的能够奶一下地狱火城墙副本。

  在没有加入公会之前,和我一起刷本的经常是一个战士,时间太久我忘了他的id,只记得他是个好人。

  每一次我刷ot而团灭,他都默默的说一句再来。

  等到我成长到一定的程度,而公会里的两个牧师又走了一个,我成了主力牧师,和战士的交集就越来越少了,他始终没有加入什么像样的公会,我一身sw装的时候,某一天他找我下副本,去的是祖阿曼,身上的装备依旧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一次之后他就不在找我了,我找了两次他被他拒绝,后来就不再联系。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头像就彻底的暗淡了下去,等我意识到他可能不再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好几个年头。

  和我一起玩游戏,或者说鼓动我接触魔兽世界的是另外一个法师,我倒是记得他的id风生火起,练了一个法师,到了七十级之后从来都不下副本,也没加什么公会,后来加了也不去参加活动,他一直反反复复的刷战场,终于弄了一身s2。

  至于竞技场,他根本不知道有那种东西。

  在我九张点卡冲七十级的时候,他经常带我刷副本,刷的是血色修道院,我看着他风骚的操作和走位,觉得法师果然是个爷。

  后来才知道他是彩笔,因为我和他在血色修道院里死的有点多。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同级不同系,我用了五年时间拿到了毕业证和学位证,而他用了六年的时间什么也没拿到,后来去做了淘宝客服,再后来就没了联系。

  魔兽世界给了我好些年的人生记忆,有些是好的,有些不是好的,也认识了很多人,只是大部分都忘记了。

  大部分人都是我生命中的过客,记住和忘却没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某一天我强烈的想要写一本书,于是就写了大盗贼。

  最开始的名字叫网游之大盗贼,后来我觉得太长了,于是就改成了大盗贼,和我喜欢的一部动画片重名。

  新书的名字叫做《怪物聊天群》,这个想法大概在去年我看完《修真聊天群》之后产生的,断断续续的构思了很久,一度放弃过,因为我想写玄幻或者都市赚大钱。

  后来还是忍不住,决定冲动一把。

  我发现写感言比写小说更流畅,难怪香蕉写的感言比正文多,我这一篇不知不觉就写了三千字。

  说了这么多,其实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的新书,别让我生活不下去,让我能够把写书这种很多人认为不务正业的事当成一份事业。

  成绩好的话,很可能会离职吧,当一个自己曾经很向往的专职写手。

  那,可能又是一次选择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