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海静静的站在古力的骨车上,看着不远处的圣骨城,固然,他是在用精神力在看,这圣骨城也不过就是冥界其中一个城市罢了,这里可没有隔绝黑雾的效果

  这圣骨城外表看起来跟枯骨城并没有什么不合,只不过是比枯骨城稍大一点,可是赵海却注意到了,圣骨城虽在也是由石头砌成的,可是制做城门的骨头,却不是普通的骨头,而是像他收入到空间里的大骨架那样的,一种洁白如玉的石头拼成的,虽然这城在其它的处所都显得十分的低调,可是这大门,却显示出了这城的不凡之处。

  赵海微微一笑,他不知道这算是算是一种低调的嚣张,就像是地球上的一些有钱人,他们明明十分的有钱,可是却喜欢低调,好比骑着一辆不算好的自行车,穿上一身看起来不太好的衣服,可是他们的一块表,可能就是世界上限量刊行的那种,贵的可以吓死人,这也算是一种低调的嚣张吧。

  这一次赵海并没有带太多的人来,不过古力和将正却跟在赵海的身边,他们是赵海在冥界这里最早认识的人,感情自然是不一般,所以两人在平定冥神殿的人之后,就一直跟在赵海的身边。

  不过两人平时都在地狱空间里修练,其实不总是跟在赵海的身边,就是跟在赵海身边的时候,也变得跟正常人一样,不会以僵尸或是骷髅的样子呈现在赵海的跟前。

  这一次赵海只是带着两人来圣骨城这里跟自由联盟的人见上一面,两人自然不会在以普通人的样子呈现,又酿成了骷髅和僵尸的样子。

  骨车慢慢的接近圣骨城,就在骨车刚刚到圣骨城门外的时候,圣骨城的城门轰的一声打开了,接着再排骷髅从城里排队而出,站立两帝,这些骷髅身上都穿戴骨甲,不过他们的骨甲可不是赵海空间里的那种骨甲,他们的骨甲”是自己用冥界里无处不在的骨头制成的,不过看起来到也威风凛凛。

  这些骷髅手时的武器都是同一个样式,都是蛇矛,每一个亡灵都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到是别有一翻威势。

  接着几十个亡灵从城里走了出来,这些亡灵有共妖,有骷髅也有僵尸,还有吸血鬼,不过看得出来,他们都是王级的强者。

  赵海让骨车停了下来,从骨车里走了出来”古力和将正跟在他的身后,三人往那群亡灵迎了过去。

  那群亡灵当先一个却是一个僵尸,一身黑色的皮肤,肌肉已经完全的萎缩了,黑瘦的胳膊让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根老树根。

  可是这个不起眼的僵尸却是让赵海两眼一缩,因为他从这个僵尸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十分危险的气息了,这让赵海十分的意外。

  最主要的是,赵海在这个僵尸的身上”感觉到了阴风鬼帝那几只骨兽一样的能量波动,还才是赵海最为注意的处所。

  尤利就跟在这个僵尸的旁边,看样子这个僵尸竟然是这些亡灵中,地位最高的一个,赵海对这个僵尸更加的注意了。

  正在赵海打量那个僵尸的时候,那个僵尸已经走到了赵海的跟前,他先是哈哈大笑,接着对赵海一躬身道:,“将天德见过赵海先生,先生今天能来,实在是天德之幸。”赵海还礼,笑着道:,“将先生客气了”各位相召,赵海岂敢不来。”

  其它的那些亡灵也冲着赵海行礼,不过那些亡灵身上都隐隐带着敌意了”赵海到是没有在意,他也还了礼。

  等众人都见过礼后”将天德这才对赵海行礼道:“先生里面请。”完引着赵海往城里走去。

  赵海自然也不会客气,带着古力两人,跟在将天德的身边,往城里走去,这圣骨城一共有五座高塔,将天德把赵海引到中间的一座高塔的最顶层,这里显然是经过扫除,并且经过了提前的安插,在这个房间里摆着很多的椅子,这些椅子都是由骨头制成的,上面铺着兽皮,房间里也使用了魔法阵,把黑雾隔在了外面,在棚顶上,同样的也放着一个魔法阵,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分宾主落坐之后,将天德也没有客气,直接对赵海道:“今天请先生来,主要就是跟先生商量一下,我自由联盟的未来,先生虎威,一举灭失落了冥神殿,现以隐隐有统一冥界之态,我自由联盟虽然一直向往自由,可是同样的,也希望看到冥界和平,不希望看到冥界这里有太多的冲突,所以我们可以同意先生的统治。”到这里将天德停了一下,

  看了一眼赵海。

  赵海的脸上被罩着,自然是看不出来什么脸色。赵海也没有着急,他知道对方一定还有下文,他在等着。

  将天德一看赵海没有话,他才接着道:“我等可以臣服于先生,不过我们希望获得一定的自由,还希望过上自己现在的生活,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赵海看了将天德一眼,他十分的清楚将天德的意思,将天德这是想来一个国中之国,他们的意思就是,臣服于他,他获得的不过就是一个名声,而他对自由联盟这里,依然没有太大的权力。

  赵海看着将天德,他实在是有些不解,究竟是什么工具竟然给了他这么大的底气,让他敢跟自己谈条件。

  虽然这一段时间自由联盟制造出了很多的高手,可是跟以前的冥神殿比起来,还要差上一些,而赵海在获得了冥神殿的土地和物质之后,现在的实力是有增无减,按自由联盟是没有那个实力敢跟他谈条件的,可是现在自由联盟的人却这么做了,并且做的理直气壮,这让赵海有些不解。

  将天德一看赵海半天没有作声,他好像也一点不着急,只是静表的坐在那里,看着赵海,一旨胸有成竹的样子。

  赵海看着将天德的样子”沉声道:,“我需要一个理由,将先生凭什么认为我应该给我们这样的待遇?”

  将天德好像早就想到赵海会这么问,他对赵海微微一笑道:,“先生不要着急,听我完,先生也应该看到了,我自由联盟的实力其实不弱,要是真的拼起来的话,先生的损失也不会。”

  到这时他停了一下,赵海摇了摇头道:,“这牟不是理由,我都应该清楚,在冥界这里,死亡其实不代表什么。”

  将天德点了颔首道:,“先生的没错在冥界这里,死亡确实不代表什么,不过不知道先生对冥神有几多了解?”

  将天德这话一问赵海的眼神禁不住一缩,将天德口中的冥神,自然就是阴风鬼帝,将天德显然的其实不是阴风鬼帝冥神这个身份,而是指阴风鬼帝的本尊!

  而这正是赵海受惊的处所,阴风鬼帝的本尊,可以肯定是修真界的人,而听将天德话里的意思他好像是知道阴风鬼帝这个人,难道他也是修真界的人?

  一想到这里,赵海禁不住想要试一下将天德,他点了颔首道:,“差不多有所了解了,冥神在与我夹战的时候使用了好几种十分神奇的魔法,并且他自称自己是鬼帝,难道他是那一个位面的帝王吗?不过就算他真的是什么帝王,我也不怕,我能打败他一次,就能打败他两次。”

  一听赵海这么将天德的脸上禁不住lu出了一丝笑容,他看着赵海,摇了摇头道:“先生看来对冥神还不是很了解冥神只不过是他跟据冥界,自己起的一个名号他本名为阴风鬼帝,不过他其实不是那一个位面的帝国,他其实是一个高品级位面的强者。”

  赵海装做震惊的样子道:,“高品级位面?难道还有比我们冥界更加高品级的位面不成?那不成能,我手下也有很多生来就有神智的亡灵,我从他们那里已经听到了大大几十个位面了,而这些位面里,却没有那个位面比冥界的品级更高了!”

  将天德一看赵海的样子,脸上禁不住lu出了一丝冷笑,他接着道:,“先生误会了,我们冥界其实不是一个最高品级的位面,在我们冥界之上,还有一个更高品级的位面,那个位面被称之为仙界!”

  “仙界?”赵海这一下真的受惊了,他以为将天德会修真界,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仙界,难道在修真界的上面,还有一个位面不成?

  将天德看着赵海的样子,点了颔首道:,“不错,正是仙界,阴风鬼帝就是来自于仙界,他其实不是那个位面的帝国,他只是仙界中一个普通的高手,在仙界那里,像阴风鬼帝这样的高手,还有很多,而与先生大战的,也其实不是阴风鬼帝,而是阴风鬼帝的一个投影,一丝残hun,连阴风鬼帝百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有。”

  赵海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将天德口中的仙界,其实就是修真界,只不过是被换了个名,听起来更威风了,他看着将天德道:,“将先生这些事情是从那里知道的?我怎么知道将先生不是在骗我?”

  将天德看着赵海,笑着道:“先生不消怀疑我的话,因为我们自由联盟的身后,也有来自于仙界的靠山,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阴风鬼帝才不敢把我们逼得太狠。”

  赵海虽然早就想到了这种结果,可是听将天德亲口成认,他还是大吃一惊,他看着将天德道:,“将先生的可是真的?”

  将天德颔首道:,“自然是真的,不过我们的靠山现阴风鬼帝不一样,阴风鬼帝在仙界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高手,而我们的靠山,却是仙界中有名的大势力,只不过我们在仙界中的靠山,其实不是那种十分蛮横的势力,而是一个以做生意为主的势力,而我们自由联盟,不过是我们的靠山设在冥界这里的一个收购点,连分店都算不上,并且到我们手里的工具,有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没有用的,能被仙界看得上眼的工具,很少很少。”

  赵海一听将天德这么,就知道将天德那个所谓的靠山是什么势力了,那一定是一个像商行一样的势力,不过他们能把店开到冥界这里来,并且还能让阴风鬼帝不主动来找他们的麻烦,那就明他们的势力,在修真界那里怕是不会。

  赵海看着将天德道:,“不知将先生跟我这些有什么用?难道将先生身后的人是仙界的人,我就要给将先生几份面子?将先生,不要忘了,阴风鬼帝给面子,是因为他自己就是仙界的人,他怕身后的势力报复他,可是我却不是仙界的人,我自己就是冥界的人,我也不想去仙界,身后的人就算是在强,也不成能跑到仙界来对我吧?如果他们真的有那么大的能耐的话,今天也不会跟我废这么多的话了,直接让他们派一个人下来,把我灭也就走了。”

  一听赵海这么,将天德愣了一下,赵海这话还真的到点子上,就是因为修真界的人不得到冥界这里来,所以他们个天才不得不跟赵海来谈,要是他们真的可以调动修真界的力量,早就划破虚空,把冥界给占了。

  刚刚将天德可没有实话,其实在冥界这里,有很多工具都是修真界那里所需要的,否则的话将天德身后的势力,也不会冒着获咎阴风鬼帝这老魔头的危险,还跑到冥界这里来设这么一个收购点。

  将天德的脸色有些发阴,不过他还是道:“先生,话不得这么,想冥界这里,物资如此的贫乏,就算是先生成了整个冥界的王又能如何?先生依然每天都要面对黑雾,都要面对血池,可是只要先生让我们保存自由,我们就可以与仙界之人进行交易,先生到时就可以享受到仙界那里特有的工具了,先生可以吃到仙果,喝到仙酒,那才是一个王者应该过的生活,不是吗?”

  赵海装做一付十分心动的样子,看着将天德道:,“不知身后的那个势力叫什么名字?我可否有幸听到?”

  将天德一听赵海这么,禁不住有些为难,他可不敢出他身后那个势力的名字,他沉吟了一下,禁不住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先生,上界之名,我不敢随意的提及,不过请先生安心,我跟先生过的交易,是一定可以完成的。

  赵海看着将天德,哈哈大笑道:,“将天德,太天真了吧?如果我杀了,那我不是一样可以跟上界交易,为什么还要留下们自由联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