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看着胖子的样子,微微一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道:“胖子,有些事情是一定要有人去做的,我留下来,也不见得就一定会有事儿,就像是你说的,那个魔神的身边有那么多的高手,就算是我想对付他都不可能,我也不想在去找死了,在说了,我们两个要是一起行动的话,目标太大了,鬼面的人很快就会知道是我们两个人,他们一定会对我们动手的,这个给你,这是我弄出来的一个法阵,没有别的用处,就是用来改变人的相貌,你带在身上,只要用一丝的精神力维持着,别人就看不到你的样子,这样你就可以安全的回到了冰洋大陆了,快一点儿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你的父亲才是真的,厚土大陆这里要是真的事不可为,我也会离开,不过我准备去杂灵大陆那里看看。”

  一听赵海这么说,胖子不由得愣住了,他不解的看着赵海道:“老赵,你还要去杂灵大陆那里?去干什么?”

  赵海微微一笑,接着他长出了口气道:“我想去那里看看,胖子,杂灵大陆也是五灵界的一部分,虽然那里的人全都是杂灵,但是杂灵的人,不一定就实力弱,那里人的实力其实也是很强的,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打退其它五块大陆人的进攻,所以我想去那里看看,而且我也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杂灵大陆那里的人,要是那个魔神在厚土大陆这里失败了,跑到杂灵大陆那里去了,而那里的人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得到,到那个时候,他们就完了,他们完了到是没有什么,那魔神很有可能以杂灵大陆为基,弄出大军来,要是他们真的弄出大军的话,那才叫麻烦呢。”

  胖子愣愣的听着赵海的话,好一会儿他才叹了口气道:“你说的对,老赵啊,这件事情可是十分危险的,你真的要这么做?要知道,你本可以置身事外的,毕竟不管五灵界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有高个顶着,轮不到你出头,你还是会很安全的。”

  赵海看着胖子,摇了摇头道:“胖子,我现在就在五灵界这里,五灵界这里发生什么事情,都跟我有关系,所以这一次的事情,我是一定要做的,在说了,我原本的计划就是想去杂灵大陆那里看看的,现在不过就是按我的计划进行罢了。”

  胖子看着赵海的样子,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改变赵海的想法,在说什么都没有用。

  赵海看着胖子的样子,微微一笑道:“好了,走吧,我们要快一点儿走出茫荡山这里,不然的话要是那个什么魔神真的苏醒了过来,在把我们当成零食给吃了。”

  胖子苦笑了一下,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他还是加快了脚步,两人这一路上都有些沉默,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一次不过是一时的兴起进入到茫荡山里,最后竟然会发现这么大一个秘密。

  出去的时候要出进来山的时候快,两人又刻意的加快了速度,所以几用了不到五天的时间,他们就已经走到了茫荡山的边缘了。

  这天两人早早的安了营,他们准备在茫荡山这里在住一晚,明天起来之后就离开茫荡山这里,这样时间也刚刚好。

  两人安好营之后,赵海拿出了一块玉牌,对着六脚道:“六脚,这是战宠牌,我不知道你以前用没用过,现在我想把你收到这个里面让你在里面好好的休息一下,因为你要是跟着我一起出去的话,别人马上就会怀颖我们的身份,毕竟你身为亚雷的战宠,在五灵界这里可是很有名的,要是突然跟着我出去,那鬼面的人,马上就会知道,所以我只能把你收到里面人,你同意吗?”

  赵海这话是用精神力跟六脚说的,六脚自然也明白赵海的意思了,他点了点头道:“好,我同意。”跟着赵海这几天,一直在跟赵海说话,六脚对赵海的感观,已经是越来越好了,事实上他也是半路被亚雷收为战宠的,跟亚雷的感情虽然不错,但是还没有达到那种同生共死的地步,而亚雷跟他沟通可是很费劲的,那像赵海这么轻松,在他可以跟赵海说话之后,他跟赵海的感情也越来越好了。

  赵海一看六脚答应了,他这才心念一动,把六脚收进了玉牌里,不过这只是给胖子看的,其实这个时候,六脚已经进入到了空间里。

  一进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六脚就是一愣,随后他马上就警惕的看着四周,就在这时,赵海的声音传来道:“六脚,不必害怕,这是我的空间,你以后就生活在这里吧,因为不能让外人知道这个空间的存在,所以才把你装做收入到玉牌中的,你不用担心。”

  六脚愣了一下,这时空间也发挥做用了,现在他已经开始臣服于赵海了,所以他并没有反对,赵海也吩咐空间里的其它动物,让他们跟六脚多接触一下了。

  把六脚的事情处理好之后,赵海这才转头看着胖子,就在他刚要说话的时候,突的从茫荡山的深处,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响,这让赵海和胖子一下就把目光转移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但是现在是晚上,他们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两人的脸色却是同时的一变,因为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他们之前去的那里,也就是鬼面的人要叫醒魔神的地方。

  胖子转头看着赵海道:“老赵,这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那个魔神已经苏醒了?”

  赵海摇了摇头道:“看起来不像,要真的是魔神苏醒的话,那应该会有一股很强的阴气才对,我之前在他们的法阵上感觉到了这股阴气,但是这一次却只听到了声音,没有感觉到暗气,胖子,看来怕是有人发现那里的不对,开始跟鬼面的人交上手了。”

  一听赵海这么说,胖子到是一喜,他马上道:“真的?那可太好了。”

  赵海看了胖子一眼,苦笑一下道:“好什么好,鬼面的实力可是很强的,而且那里光是灵师级的高手,就有不少,在加上还有一些大师级的高手,你真的以为茫荡山这里,那些没有组织,没有统一管理的高手,就能打败他们吗?我看不见得,接下来怕是大混战了,只要等到鬼面的人,挺过这一段时间,他们的魔神能出来,那么茫荡山这里的高手,怕是就会死伤惨重了,当然了,这样一来,鬼面的人也会死伤惨重。”

  胖子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皱了皱眉头道:“那怎么办?”

  赵海沉声道:“今天晚上别睡了,在这里等着吧,明天早上我们就离开茫荡山这里,然后直接去镇上,先把消息传出去,然后马上就离开那个小镇,按我们原来的计划进行。”

  胖子看着赵海,苦笑了一下道:“你到是沉得住气,算了,我也不问了,反正今天晚上也不能睡了,喝两杯吧。”赵海自然不会反对,两人拿出酒来,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来。

  赵海喝了一杯酒,之后看了胖子一眼,沉声道:“胖子,这一次你回家之后,记住了,什么也不要争,你还像以前那样生活就好了,你现在什么也没有,而且你也没有经营过什么人脉,你的哥哥天生就比你有优势,所以你什么也不要争,不然的话怕是你就危险了。”

  胖子呵呵轻笑了起来,不过赵海看得出来,他笑的有些苦,胖子沉声道:“我本来就没想争,但是我出生的顺序却是一个大问题,就算是我不去争,那些人也会防着我,不过在皇宫里,我自保还是有余的,就算是让我出宫建府,只要我闭门不出,不结交大臣,那些人也不会对我怎么样,说实话吧,要不是出了这件事儿,我肯定不会这么快就回去的。”

  赵海点了点头,接着他看着胖子道:“你试试我给你的那个法阵。”

  胖子点了点头,拿出了赵海给他的那个法阵,接着往里面输入了一丝能量,法阵上白光一闪,随后就恢复了原样,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胖子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赵海微微一笑,随手一挥手,一面冰镜出现在了赵海的身边,胖子转头往冰镜里一看,却一下就呆住了,冰镜里面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看志来有三十多岁,身材也十分的胖,但是跟他却完全的不一样,现在他就算是走到别人面前,别人也不会认出他来,甚至就连他身上的衣服都变了。

  胖子伸手摸了摸脸,发现镜子里的人也摸了摸脸,跟他的动作一样,甚至就连表情都一样,但是长相真的跟他完全的不一样。

  赵海沉声道:“这个法阵会改变人的相貌,但是不能改变人的体形,只会让你看起来跟原来不一样,但是你要记住了,这法阵虽然改变了你的衣服,但是如果有人把你的衣服给撕破了,只要衣服离开了你的身体,那就会变成原来的样子,他们也就会马上发现你不对的地方了,还有,你要换一根法杖,在茫荡山里得了那么多的法杖,随便的拿出来一根,自己用上,这样别人就不会怀疑你了。”

  胖子点了点头,感叹道:“好东西啊,老赵,这个法阵可是好东西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着弄出来的?”

  赵海微微一笑道:“不过就是幻术法阵的一种变体罢了,你要知道,身为一个冒险者,有的时候是不能让人看到你的真面目的。”

  胖子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