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日后,晚,黑云遮空,月黑风高,正是一个杀人放火的好天气。

  玉云龙坐在自己的书房里,闭着眼睛,他的手里拿着一根法杖,而张震就站在他的身后,手里也拿着一根法杖,张震没有闭眼睛,他站在那里,两眼看着窗外。

  好一会儿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一个声音传来道:“陛下,有急事儿禀报。”

  “讲!”玉云龙没有开口,说话的是张震。

  门外的人应了一声,接着沉声道:“是,有线人来报,四王子他们府上有人去了城防军的军营,现在有大批的城防军,往皇宫方向开来了,还有很多不明身份的人,也在往皇宫方向集结,几位王子也在其中。”

  玉云龙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接着沉声道:“他们还是来了,张震,随朕到宫城上去,我到是想看看,他们如何面对朕。”说完玉云龙拿着法杖站了起来,往外走去,张震连忙跟着。

  到了外面,玉云龙也没有上给他准备的辇上,而是直接就往宫墙上走去,张震跟在玉云龙的身后,他看得出来,玉云龙现在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但是他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事实上张震是看着玉云龙长大的,玉云龙的几个孩子,也是他看着长大的,他真的没有想到,玉飞龙他们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对他动手。

  两人不一会儿就到了宫墙上,宫墙上的人忙冲玉云龙行礼,玉云龙摆了摆手,在宫墙的城楼上坐了下来,一声没有出。

  不一会儿宫墙外面传来了阵阵的脚步声,接着大批的军队聚到了宫墙外面,这时守宫墙的将领韩兵转头看了玉云龙一眼,他发现玉云龙已经闭上了眼睛,他又转头看向了张震,张震看着他,摆了摆手,韩兵马上就明白了,他直接就走到了宫墙那里,大声道:“什么人?为何到皇宫外面集结,好大的胆子,想造反吗?”

  宫墙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道:“我是四皇子玉飞龙,听闻皇宫里有刺客,特意带人来保护父皇,你们快开宫门。”

  韩兵冷声道:“宫中一切安好,没有刺客,四皇子请回吧。”

  “大胆,韩兵,我看就是你勾结刺客,企图对父皇不利,如果你不马上打开宫门,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气了。”玉冰龙沉声道。

  “无陛下旨意,任何人不得在夜晚开宫门,末将只是尊领罢了,四皇子殿下,无陛下旨意,不能带兵将来皇宫这里,你不知道吗?你可有旨意?”

  “好你个韩兵,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挟持陛下,来人,进攻,救出陛下!”

  “够了,朕就在这里呢,这里还由不得你做主,哈哈哈,朕的好儿子,你这搬弄是非的本事到是不小,上来就给韩兵扣上了一个挟持朕的名字,你的胆子到是真的不小。”

  玉云龙站了起来,走到了宫墙上,看着下面的玉飞龙,冷声道:“朕的好儿子,你想要干什么?为什么带兵来皇宫?你想弑父吗?”

  玉飞龙一看到玉云龙,不由得一愣,随后他脸色一变,接着他却猛的开口道:“父皇不必惊慌,你受贼子所迫才说出这些话来,儿臣一定救你出来,来人那,进攻!”随着他的话,那些跟在他身边的人,马上就拿出了法杖,各种术法直往皇宫的方向攻了过去。

  但是就在这时,皇宫那里,却出现了一层水蓝色的护罩,一下就把那些术法全都给挡住了,那层水蓝色的护罩,正是皇宫的护罩,只不过很多年没有用过了。

  玉飞龙一看到那一层护罩,脸色不由得一变,接着他沉声道:“快,加强攻击,一定要把父皇救出来。”说完玉飞龙冲着旁边的几个人一挥手。

  那几个人马上就走了出来,随后一个人拿出了一把宝剑,这把剑长有三尺于,通体火红,上面还闪动着红光,看起来十分的漂亮。

  那人手掐剑诀,一挥手,那宝剑马上就飞了起来,随后那宝剑在天空中化成了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直往皇宫的护罩扑了过去。

  站在宫墙上的玉云龙,却没有看那条巨龙,他只是定定的看着宫外的玉飞龙,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一样。而城外的玉飞龙,却不敢看玉云龙,他只是在那里指挥着人,拼命的进攻皇宫。

  那巨龙一下就扑到皇宫的护罩上,一头撞在了护罩上,皇宫的护罩轻轻的晃了晃,却还是没有动,这时另一个人,手里也拿出了一把剑,他手掐剑诀,把这把剑也丢到了天空中,随后天空中在一次出现了一条巨龙,那巨龙也往皇宫的护罩上扑了过去。

  皇宫的护罩晃动的更加厉害了,玉云龙长出了口气,好像是终于回过神来了,他看了下面的人一眼,接着又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两天巨龙,喃喃道:“果然是上界的术法啊,看来真的是上界的那些人在背后支持的。”

  张震也看着天空中的两条巨龙一眼,沉声道:“陛下,现在我们怎么办?”

  玉云龙沉声道:“这应该是上界一种十分强悍的法器,不过用法器的人,却不是上界的人,我想他们不可能支持这法器太长时间,传令,加强护罩能量,一定要挡住他们。”张震应了一声,马上就下令去了,韩兵也马上就让人加强了护罩的能量。

  其实在五灵界这里,每一座重要的城市都是有护罩的,而你国家的皇宫,自然也是有护罩的,而给这些护罩提供能量的,是一种晶石,这种晶石是五灵界这里无意之间发同的一种晶石,这种晶石里含有大量的能量,不过产量却十分的少,一般都被各国的皇室所珍藏,轻易是不会拿出来用的。

  像冰玉国的皇室这里,这个护罩用的就是这种晶石,不过这种晶石可不是牵引水晶,不可能自己吸收能量的,用没了就没了,所以这消耗也是十分大的,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种水晶才一直很少有人使用,各城的护罩,除非是到了战时,平时根本就是不开启的。

  皇宫的护罩虽然加强了,但是那两条龙却仍然在那里张牙舞爪,不停的撞击着护罩,引得那护罩晃得越来越厉害了。

  玉云龙两眼精光闪闪,他沉声对张震道:“张震,传令,让营里的人做好准备,只要护罩破了,就是他们全力进攻的时候,一定要给我顶住。”张震应了一声,传令去了,而这时,从皇宫里,也出来了无数的甲士,除了那些甲士之外,还有一些人是没有穿盔甲的,他们都穿着袍服,而且看起来年纪不小了,他们手里都拿着法杖,一脸平静的站在皇宫里,抬头看着天空中的那两条巨龙。

  玉云龙看着玉飞龙,突的沉喝道:“玉飞龙,你是朕的儿子,是朕最信任的儿子,朕将来是要把皇位交给你的,难道你连这么几天都等不了吗?”

  玉飞龙却没有看玉云龙,只是不停的指挥着人攻击护罩,而这时,站在他前面那两个操纵巨龙的人,却是身体一晃,脸色苍白无比,有些支持不住了。两人手里一掐法诀,天空中的两条巨龙,仰天长啸了一声,随后变成了两把飞剑,落到了那两人的手下。

  那两个却直接就把飞剑,递给了他们身边的人,随后两人就退了下去,他们身边的人接过飞剑之后,马上就掐着剑诀,在一次唤出了巨龙,往皇宫的护罩上撞了过去。

  就这样一直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皇宫的护罩终于松动了,随后皇宫的护罩,轰的一下碎掉了,而这个时候,那些操纵飞剑的人,已经换了十几批了。

  一看到皇宫的护罩碎掉了,玉飞龙脸色一喜,他马上大声道:“进攻,全力进攻,攻下皇宫,重重有赏。”这个时候他也不说什么求玉云龙了,直接就说赏了。

  玉云龙看着玉飞龙,脸色十分的难看,玉飞龙这个时候,好像也有了底气,他抬头看着玉云龙,哈哈大笑道:“父皇,你老了,你看不清形势,现在五灵界这里,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现在上界的大能已经到了五灵界这里了,他们想要统一五灵界,试问父皇,以我们五灵界的实力,如何能挡得住上界的大能?与其被上界的大能给一一灭掉,还不如我们主动的投降他们,这要就可以保我们玉家永世富贵,这不好吗?我这么做,也全都是为了玉家好,父皇,你可不要怪我啊!”

  “放屁!你是真傻还是在装傻,所有人都知道,上界的人要是到下界来,不能在下界停留超守三个月,不然的话就永远也不可能回到上界去了,现在从上界到下界来的,不过就是上界的一些奴仆罢了,他们能有多强的实力?他们到了下界之后,实力就会下降,最强也不会比我们的人强上多少,他们要是真的强到可以横扫整个五灵界的地步,怎么还会用这种手段,玉飞龙,你真的以为你杀了我,就可以当上冰玉国的国王了?别做梦了,就算是你杀了我,你也不过就是一个傀儡罢了,你还是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儿。”玉云龙看着玉飞龙,大声怒骂道,他真的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玉飞龙竟然还能说出这种话来,他实在是太蠢了。

  玉飞龙一听玉云龙这么骂他,他脸色不由得一寒,接着冷哼道:“父皇,不管怎么说,以我们的实力,是不可能与上界大能相抗衡的,我这么做,全都是为了玉家,我是为了玉家!”(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