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伍凯,赵海说不上熟悉,但是也不陌生,他只知道伍凯以前是毒龙宗的内门弟子,后来晋升无望了,所以就被毒龙宗给放了出去,成立了一个毒树宗,这个毒龙宗其实就相当于毒龙宗的一个分堂,只不过这个毒树宗有自己招收新弟子的权力,可以说这毒树宗,也是给毒龙宗送弟子的。

  虽然赵海只是利用伍凯,他就是要利用伍凯,让他可以加入到毒龙宗里,但是在毒龙宗人的面前,他却不能这么做,他必须要表现出对伍凯的感激,因为他之前的身份是散修,就是因为他加入了毒树宗,所以他才有机会加入毒龙宗,毒龙宗可是魔门大宗,一个散修,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可不容易,他怎么能不感激呢。

  陶靖看着赵海的样子,点了点头道:“确实是,伍凯那里遇到了一些问题,前一段时间,我们与五毒教发生了冲突,这件事情你也知道,你也出手过,甚至一下就灭了对方一个分堂,这件事情也让五毒教十分生气,虽然他们把沙长老的几个记名弟子给杀了,但是他们还是十分的生气,所以他们把主意打到像伍凯他们那些分宗上,听说五毒教现在正准备对付毒树宗,这件事情宗门准备派出一些弟子前去支援,跟据双方的约定,双方是不能派长老或是核心弟子去参与这样的进攻的,不然的话就会引起两宗的大战,所以这一次我们只能派出内门弟子,如果你想参加这一次的任务的话,那这个任务里就会有你的名字,怎么样?”

  赵海点了点头道:“好,这个任务我参加了,对了师兄,我要带铁蛇过去,让他也历练一下,你还是把他的身份给你解决了吧,对了,沙长老最近没有什么动静吧?”

  陶靖看着赵海的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也是我让你参加这一次任务的原因,你要是自己单独做任务,那么沙长老可能会派人对付你,但是你参加这一次的任务,沙长老想对付你可就不那么容易了,毕竟这一次去的内门弟子不只你一个,外门弟子更多。”

  赵海点了点头道:“是,师兄,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小心的,多谢师兄,师兄这一次可还有其它的任务?可是有什么人需要我出面解决的?”

  陶靖一听赵海这么说,两眼不由得一眯,接着他微微一笑道:“师弟有心了,我还真的有一件事儿想请师弟你帮帮忙,不,准备的来说是两件,如果师弟能帮着我把这件事情给做了,我一定好好的谢谢师弟你,当然,这两件事儿,是我个人的请求,与宗门,与周师兄都没有什么关系。”

  赵海沉声道:“师兄请讲。”

  陶靖沉声道:“第一件事儿就是,请师弟你一定要帮我对付一个人,此人是一个内门弟子,名叫陶亮,此人是我同宗的弟子,但是我是陶家的旁支,而他是陶家嫡传,小时候我家就没少受他们的气,我母亲更是因为他而死,后来我们一起加入毒龙宗,我一直想对付他,但是却没有什么机会,后来我成了内门弟子,但是他也成了内门弟子,不过他这个内门弟子,却是用丹药堆出来的,不过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内门弟子了,我想要对付他就更加的难了,这一次师弟你要有机会,一定要帮了除了他,杀母之仇不共待天,我一定要他死。”

  赵海点了点头道:“好啊,不知道师兄你要想什么样的结果。”

  陶靖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道:“师弟的意思我有些不太明白。”

  赵海沉声道:“师兄是让他直接消失,还是想要他的尸体炼成毒尸,还是想要他的人头来祭拜伯母,有什么要求,师兄只管提出来,我试着看看是不是能做到。”

  陶靖一愣,接着他看了赵海一眼道:“师兄真的能做到?”

  赵海摇了摇头道:“不敢保证,尽量试试吧,要是做不到,师兄也不要怪我,要是做到了,师兄不是会很高兴吗?”

  陶靖点了点头,沉声道:“如果有可能,我要他的人头,要是做不到,就直接让他消失吧,他的尸体就不要了,要是让人发现我把他给炼成了毒尸,那也是挺麻烦的。”

  赵海点了点头道:“好,我尽是帮师兄把他的人头拿回来,第二件事儿呢?”

  陶靖沉声道:“第二件事儿跟五毒教有关,师弟你也与五毒宗斗过法,你应该十分的清楚五毒教的实力,五毒宗的那些家伙,十分的善于毒虫,而他们的毒虫都很不错,如果师弟你对上五毒教的那些人时,一定要记得,多收集一些毒虫,越多越好,要是能收集到五毒教的本命毒虫,那就更好了。”

  赵海一听陶靖这么说,连忙道:“原来是因为这个,没问题,交给我吧。”

  陶靖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情十分的重要,五毒教的毒虫,是我们用来配毒的好材料,所以一定要多收集一些毒虫。”

  赵海点了点头道:“放心好了师兄,我一定多收集一些毒虫,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后天。”陶靖沉声道:“后天到传送广场那里集合,直接就传送到毒树宗那里去,你后天早上去传送广场那里就好了,接任务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明天我会派人把铁蛇专属仆从的身份牌给你送过去,你给他换了就可以了。”

  赵海点了点头,这才站了起来,冲着陶靖行了一礼,随后离开了陶靖的小楼,陶靖看着赵海的背影,喃喃道:“果然是一个聪明人,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在为一个内门弟子,了不得啊。”说完就没有了声音。

  赵海领着铁蛇回到了他的小楼,他对铁蛇道:“记得修练,明天要是有人送你的新身份牌来,记得叫我。”说完他就转身上了楼。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一个内门弟子,给赵海送来了一个身份牌,正是铁蛇的专属仆从身份牌,赵海把铁蛇原来的身份牌给换掉了,只留下了现在这个专属仆从的身份牌。

  有了这个专属仆从的身份牌,以后铁蛇就是他一个人的仆从了,他是杀是剐都跟宗门没有关系了,那怕是有一天他背叛了毒龙宗,铁蛇也得跟着背叛,要是他不跟着赵海一起背叛的话,被毒龙宗的人抓住,也是要处死的,不过却不会连累到他的家人,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铁蛇不要在毒龙宗的人了,而是赵海的人了。

  第二天没有什么事儿,赵海不过就是多准备了一些术法之毒罢了,又给铁蛇换了身份牌,就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第三天一早,赵海早早的就起来了,他领着铁蛇直接就去了传送广场那里,这个时候传送广场这里已经有不少的修士了,这些人中,有不少都是内门弟子,只有一个长老站在那里,赵海直接就走到了那个长老那里,对那位长老道:“见过长老,请问长老可是要去毒树宗?”

  那个长老看了赵海一眼,他也知道赵海是内门弟子,所以他点了点头道:“是,所以去毒树宗的弟子,都在这里集合,不过我不跟着去,到了毒树宗那里,你们要听伍凯的指挥,站在一旁吧,等人到齐了就可以出发了。”赵海应了一声,站到了那位长老的身后。

  这时又有一些弟子来到了传送广场这里,这里取集的人也越来越多,赵海数了一下,内门弟子大概有一百人左右,而外门弟子的数量已经有近千人了。

  一直到上午八点钟左右,才不在有弟子加入他们之中了,那位长老看了这些人一眼,点了点头道:“人都到了差不多了,开始出发吧,记住了,到了毒树宗那里,不管你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都要听从毒树宗的宗主,伍凯的指挥,要是谁不听从伍凯的指挥,回到宗门之后,定当重罚。”众人都应了一声,随后那位长老指挥着他们上了传送阵,那个传送阵每次只能传送百人左右,第一批上去的全都是内门弟子,不过带仆从的内门弟子可没有,只有赵海一个。

  赵海领着铁蛇上了传送阵,随后传送阵上白光一闪,他们就消失在了传送阵里,下一刻他们已经出现在了另一个传送广场上。

  等赵海可以看清四周情况的时候,他马上就看到了伍凯他们,伍凯正带着毒树宗里的几位长老站在那里,其实这几位长老,也是毒龙宗里的内门弟子,不过他们也是晋级无望了,所以就跟着伍凯到了毒树宗这里,成了毒树宗的长老。

  赵海他们马上就从传送阵上走了下来,那些内门弟子都冲着伍凯行礼,口称师兄,不过赵海并没有上前去,一直到那些内门弟子都见过礼了,赵海这才走到了伍凯跟前,冲着伍凯行了一礼道:“见过宗主,见过各位长老。”

  伍凯一看到赵海不由得一愣,随后他马上就记起赵海是谁了,不过他有些吃惊的打量着赵海道:“田海啊,真没有想到,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内门弟子了,还叫什么宗主,叫我师兄就可以了,没想到,我还真的是为宗门输送了一个人才。”

  伍凯确实是十分的高兴,不管怎么说赵海也是从毒树宗里走出去的,他在宗门里的地位高,他这个发现赵海,把赵海送到宗门里的人,也是脸上有光。

  赵海一脸正色的道:“当初要不是宗主的话,也不可能有今天的田海,在田海心里,宗主你永远都是我的宗主。”

  伍凯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脸的激动,不管赵海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在这里说出来,他都很高兴。(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