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上了一些药,又换了一身衣服,于悦明这才离开了房间,往冯林虎的房间走去。

  玉云宗这里,每一个弟子,你想得到什么样的待遇,都跟你的大比排名有关系的,像于悦林,他有一个自己的小院子,而且位置还相信的不错,因为他是在玉云宗内门大比之前,前二十的人物,甚至他在大比之中,得到了第十三的好成绩。

  不过他的院子要是比冯林虎的院子相比,就要差很多了,冯林虎的院子,是内门第七号院,因为他是内门排名第七的弟子,他的院子不但更大,而且位置更好,这个所谓的位置好,就是说他的院子,灵气浓度更高,这才是修士所注重的。

  于悦明来到了冯林虎的院子前面,上前轻轻的拍了拍门,因为他受的只是皮外伤,现在上了药,基本上就已经好了,所以于悦明现在活动完全不成问题了。

  冯林虎的声音传来道:“请进!”

  于悦明推门走了进去,一看冯林虎正站在院子里等着他,一看到于悦明进来了,冯林虎这才微微一笑道:“于师弟,你来了,快请进来吧。”

  于悦明连忙冲着冯林虎行礼道:“见过冯师兄,小弟有礼了。”

  冯林虎笑着道:“不用客气,快进来吧,我们之间你还弄那些了虚礼干什么,进来说吧。”说完引着于悦明进了房间。

  于悦明应了一声,跟着冯林虎进了房间,两人坐下后,冯林虎就从自己的空间里拿出了一个酒坛子,又拿出了两个玉碗放到了桌子上,随后他在两个碗里都倒上了酒,接着端起了一碗,冲着于悦明一举,二话没说,一口就把碗里的酒给干了。

  于悦明一看到冯林虎的动作,也是一愣,不过两人也是老朋友了,于悦明以前还是外门弟子的时候,就跟冯林虎认识,那个时候冯林虎就已经是内门弟子了,冯林虎那时就对他十分的照顾,后来于悦明成为了内站弟子冯林虎对他更是照顾有加,可以说于悦明能有今天,多亏了冯林虎。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于悦明对于冯林虎还是十分了解的,他知道冯林虎一定是十分的不高兴,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现,以前两人也这样喝过酒,每一次都是冯林虎特别不开心的时候,两人大喝了一顿,之后冯林虎就恢复了。

  不过每一次喝过酒之后,冯林虎都会做出一些十分惊人的决定,而冯林虎能爬到今天的位置,跟他的一些疯狂的决定也是分不开的。

  所以于悦明一看到冯林虎这样的表现,也不由得一愣,随后他马上就端起了酒碗,一口把碗里的酒给干了。

  随后两人放下了酒碗,冯林虎二话没说,又把酒碗给到满了,接着又一口干了,于悦明也只好陪着,两人就这么你一碗我一碗的,一人喝了五碗,冯林虎这才放下酒碗,停了下来,随后他看着于悦明,开口道:“悦明,这些年我对你也算是照顾,一直把你当我的弟弟看待,要是我做出什么决定,你会不会支持我?”

  于悦明看着冯林虎,两人虽然每人都喝了五碗酒,但是却都神态清明,这些酒对于他们修士为说真的不算什么,当然,要是他们不用灵气把酒给逼出去的话,那自然另当别论,但是现在两人当然不会那么做,所以他们都十分的清醒。

  于悦明看着冯林虎,沉声道:“师兄请放心,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永远的支持你的,永远都会跟着你。”

  冯林虎点了点头,接着他看了于悦明一眼,沉声道:“这一次我们去猎杀探海宗的弟子,我也接了这个任务,但是说实话,这个任务完成的并不是很好,我被抓了,我相信你也一样,后来我被放出来了,探海宗让我带回来了一封信,你应该也是吧?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于悦明看了冯林虎一眼,接着沉声道:“没什么想法,只是被玉虚子长老敲了一笔,又挨了刑堂一顿打,听玉虚子长老说,宗门最近有针对探海宗的大行动,我想报仇的机会应该到了吧!”

  冯林虎看着于悦明,沉声道:“师弟真的想要报仇吗?”

  于悦明一听冯林虎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两眼不由得死死的盯着冯林虎,他有此示明白冯林虎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试探他,还是在给他下套。

  冯林虎看着于悦明,沉声道:“我问你,探海宗可对你有什么过份的举动?他给他上刑了,不给你饭吃了?还是把你的东西给抢走了?”

  “都没有!”于悦明沉声道。

  冯林虎点了点头道:“对,都没有,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那你找他们报的是什么仇?不要忘了,最一开始先攻击他们的,可是我们。”

  于悦明看着冯林虎道:“师兄,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有点不太明白。”

  冯林虎沉声道:“悦明啊,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我也不跟你转弯抹角了,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想要投靠探海宗,不想在当这个受气的内门弟子了。”

  于悦明一听冯林虎这么说,脸色也不由得一变,他转头看了四周一眼,发现他们是在房间里,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于悦明不由提开口道:“师兄,你说真的?你为什么要投靠探海宗?”

  冯林虎冷哼了一声道:“我为什么不能投靠探海宗?你也经历了今天的事情了,你觉得这合理吗?我们去完成宗门的任务,我们被抓了,但是我们并没有说出宗门里太多的事情,事实上人家探海宗也没想问,可是我们回来,不但要被玉虚子敲诈,还要上刑堂去受罚,这合理吗?你看看我们,我们内门弟子每年能领多少物资?那些物资真正到我们手里的,还能有多少?我听说了,像我们这样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成为核心弟子了,因为我们宗门的核心弟子,全都被那些大宗族的弟子给占了,那里已经成了他们的天下了,其它人是不可能成为核心弟子的,那里已经成为了培养他们家族弟子的地方了,别看玉虚子在我们内门这里横,到了核心弟子那里,他什么都不是,因为那里随便一个弟子的家世,都不比他差,可是你知道我们玉云宗核心弟子的战斗力吗?”

  于悦明摇了摇头,他与玉云宗的核心弟子没有什么接触,所以不知道核心弟子的战斗力,以前玉云宗还有核心弟了大比,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他们也看不到那些核心弟子斗法,在加上那些核心弟子几乎不做任务,到时是不是的就传出,那些核心弟子又击杀了什么什么人,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冯林虎冷笑道:“现在核心十大弟子的战斗力,怕是还比不上内门十大弟子,哈哈哈,真是可笑,什么十大核心弟子,他们根本就不是以实力来划分的,而是以家世来划分的,你家的靠山强,你就可以成为十大核心弟子,根本就不是因为你的实力强。”

  于悦明震惊了,他看着冯林虎道:“师兄,你说的是真的?可是我经常听说,核心弟子击杀什么宗门的核心弟子,这难道不是真的吗?”

  “是真的。”冯林虎叹了口气,接着开口道:“不过那些并不是普通的核心弟子,而是真传弟子,就是那些天赋特别好,被一些长老收为真传弟子的人,还有就是那些大家族,倾全力培养的人,他们的实力并不差,甚至比其它宗门的核心弟子还要强,但是你要知道,他们是真传弟子,他们一共才有多少人?我们整个玉云宗,真传弟子的数量,一共也不超过五十人,五十人那,这怎么跟人家几百,几千个核心弟子相对?真要是打起来,人家就算是真的比不上你,用人堆也堆死你了,更何况其它宗门也是有真传弟子的,他们的真传弟子,也不见得就比我们玉云宗的真传弟子差,所以你经常可以听说,有核心弟子击杀了什么什么人,但是到底是那一位核心弟子击杀的却没有说,因为他们要是说的话,你就会发现,击杀其它人的那些核主弟子,一共就那么几个人。”

  “怎么会这样?核心弟子可是一个宗门的未来,就他们这么弄,我们玉云宗将来不是要玩蛋了吗?”

  “不会,当然不会了,那些核心弟子现在实力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他们的实力,却还是很不错的,毕竟有那么多的资源供他们去挥霍,但是他们的平均实力,就要比其它宗门差了,当然,这些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挡住了所有人的路,让所有内门弟子都没有了前进的动力,在加上玉虚子的欺压,所有内门弟了,以后怕是也只能是内门弟子了,我不想当一辈子的内门弟子,我还想要在前进一步,我还想要追求那长生大道,所以我只能另想办法了,而加入探海宗就是唯一的办法。”

  “为什么?师兄你对探海宗了解多少?”

  “了解的不少了,我之前与凌风剑宗的一个弟子交好,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加入探海宗的吗?是所有长老废去了宗主,这才长入到探海宗的,你知道他们的待遇吗?他们的外门弟子,待遇都比得上我们了,不过具体的他没有跟我说过,因为探海宗在这方面控制的十分严格,要是他们敢乱说的话,可能会被处罚的,你也知道,之前探海宗因为叛徒的事情,一下就处死了一千多个弟子,不过他多次劝我加入探海宗,说实话,我也有些心动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