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镶子坐在魔剑宗秘境总堂的书房里,以前这里他总来,不过那个时候,坐在这里的还是剑魔,他只是魔剑宗里的一个实权长老,是剑魔的心腹,还不是宗主。

  后来这里被探海宗给拿下了,剑魔战死,魔剑宗所有人都一心的想要回到这里来,但是他们却迎来了一次次的失败,却没有想到,他最后是以这样的方式,回到这里来的,所以他虽然一脸平静的坐在这里,心里却是感慨万千。

  这里是魔剑宗的根啊,可是当时他们却生生的把根给丢了,一想到这里,他的脸色不由得慢慢的难看了起来,鬼影子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回到魔剑宗秘境这里,魔镶子自己却十分的清楚,他回来这里,其实是为了看看那块法则晶石还在不在。

  他真的希望那块法则晶石还在,虽然他知道这种可能十分的微弱,但是他还是回来了,因为那怕是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必须要回来看看,结果真的没有了,法则水晶真的没有了,这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

  与其说这处秘境是魔剑宗的根,不如说那块法则晶石是魔剑宗的根,那块法则晶石好像就是专门为了魔剑宗的人准备的,他们修练全靠那块晶石。

  魔镶子之所以希望那块晶石还在,就是因为他知道,那块晶石是不能移动的,你要是移动了那块晶石,就会被法则之力攻击,没有谁能承受源源不断的法则之力攻击,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回来了,他希望那块晶石还在,希望自己还能看到那块晶石。

  但是很显然他失望了,虽然他不知道赵海他们是怎么把那块晶石给弄走的,但是那块晶石确实是不见了,魔镶子确实是感到十分的失望。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已经回到了魔剑宗秘境这里。而且他还带回了一些魔剑宗的弟子,只不过魔镶子好像是没有发现,他带回来的这些魔剑宗弟子,全都是刺头。

  要说起来。魔镶子跟鬼影子不一样,鬼影子他一直生活在剑灵界那里,剑灵界那里一直以来的规矩,他可是一清二楚,一个宗门被吞并。投降的人是很少有人会去造反的,你要是想造反,你当初不投降好不好,你要是投降了在造反,那就被人看不起了。

  而且像强者低头,这也是剑灵界一直以来的规矩,所以鬼影子在投降了探海宗之后,很快就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特别是他在了解了探海宗的管理方法之后,也是佩服万分。在他看来,用这种方法来管理弟子,那弟子的实力,一定会提升的飞快,所以他对于探海宗还是十分信服的,甚至因为受到了那些平民的尊敬,他还喜欢上了这个堂主之位。

  但是魔镶子不一样,魔镶子是魔剑宗的人,魔剑宗一直以来生活的还是十分封闭的,在魔剑宗秘境这里。他们就是天,没有人与他们为敌,所以魔剑宗的弟子都十分的高傲,他们一直认为。魔剑宗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宗门,他们魔剑宗理所应当的统治整个剑灵界。这也是魔剑宗从小就灌输给弟子的一种理念,所有魔剑宗弟子都是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甚至在他们看来,他们一出现在剑灵界,剑灵界里的人。就应该把他们当成主人一样那才对。

  但是当他抱着这种想法出现在剑灵界的时候,却被人当头一棒,而打这一棒的人,正是探海宗,正是因为探海宗的反抗,让他们的计划没有成功,也正是因为探海宗,所以他们连魔域第一宗门的位置都没能保住,甚至连魔剑宗秘境都丢了,宗主更是战死了。

  所以说魔镶子对于探海宗,没有一点佩服,他有的只有仇恨,这也是他为什么非要回到魔剑宗秘境的原因。

  魔镶子想要回到魔剑宗秘境,因为之前赵海也说,魔剑宗秘境这里的普通人,还是心向着他们的,只不过现在被探海宗给杀怕了,所以才老实了下来,但是魔镶子却是十分清楚的,魔剑宗这里的普通人,实力也是十分强悍的,而且他这一次还带回了这么多的魔剑宗弟子,他只需要在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在秘境这里平民的配合之下,在重新的把秘境给拿回来,到时候只要他把秘境一封,那探海宗的人就不可能在进入到秘境,那秘境就又回到了魔剑宗的手里,这就是魔镶子的计划。

  正在魔镶子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突的一个声音传来,道:“堂主,郑长老来了。”

  魔镶子一下就回过神来,他马上就沉声道:“快请。”门外的人应了一声,随后门推开,一个修士走了进来。

  这个修士看起来有四十岁,到的到是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整个人看起来还有些木讷,这人冲着魔镶子行了一礼道:“见过堂主。”

  魔镶子边忙笑着道:“不必客气,快快请坐,郑长老这一次来可是有什么事儿?”

  郑长老冲着魔镶子行了一礼道:“堂主,最近秘境里那些平民,听说堂主你回来了,情绪都有些不稳,还请堂主有时间去安扶他们一下,同时那些原住民跟新迁来的人,也有一些冲突,按宗主的意思,一但发生这样的事情,可以先把新迁来的人,在迁出去了,等到秘境里的人,都平静了下来,然后在迁回来。”

  魔镶子一听郑长老这么说,也不由得点了点头道:“好,宗主有命,自当尊重,现在就可以着手,把那些新迁来的人,在迁出去了,至于说安抚那些人的事情,我也会尽快去的,请郑长老放心。”

  郑长老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如此我就先去安排了,告辞堂主。”说完他站了起来,冲着魔镶子行了一礼,接着转身走了。

  魔镶子看着郑长老的背影,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随后他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对于他来说,这是一次机会,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一次的机会,把那些探海宗迁进来的平民给调走,甚至可以安排郑长老他们离开秘境一段时间,到时候他就可以进行自己的计划了。

  不过只是他一个,他怕是有些势单力薄,他还需要一个帮手才行。一想到这里,他马上就想到了鬼影子,鬼影子就是一个不错的帮手,魔镶子才不相信鬼影子会真的安心的当探海宗的一个堂主呢,所以他觉得,这件事情可以与鬼影子商量一下。

  想到就做,魔镶子沉声道:“来人!”随着他的声音,门个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人冲着魔镶子行了一礼道:“堂主,有何吩咐?”

  魔镶子沉声道:“把魔前子长老找来。”这个弟子应了一声,接着转身走了。

  不一会儿一个声音传来道:“魔前子求见。”

  魔镶子沉声道:“进来吧。”门外的人应了一声,接着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人看起来有三十多岁,面白无须,看起来像是一个文弱的书生,但是却长着两只三角眼,眼中凶光闪烁,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魔镶子看着魔前子,沉声道:“魔前子,我还可以信任你吗?”

  魔前子一听魔镶子这么说,不由得两眼一亮,他马上道:“请宗主放心,魔前子一生忠于魔剑宗。”他这一次没有叫堂主,而是叫的宗主,而且他说的也是忠于魔剑宗。

  魔镶子点了点头,开口道:“好,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办,这里有一封信,你把信送到鬼影子堂主的手上,记住了,一定要亲手的交给鬼影子堂主。”一边说着魔镶子一边拿出了一块玉简,交给了魔前子。

  魔前子接过玉简,点了点头道:“是,请堂主放心,我马上就去办。”说完收起了玉简,转身就往外走。

  魔镶子看着魔前子的背影,微微一笑,他希望鬼影子能帮他,这样他就可以他进行自己的计划了。

  魔前子离开了魔镶子的房间,随后一脸平静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收拾了一些东西之后,直接就来到了传送阵那里,随后坐着传送阵,离开了秘境。

  魔前子前脚刚走,就有弟子来到了郑长房的房间外,低声道:“长老,弟子有事儿禀报。”

  郑长老的声音传来道:“进来吧。”那人应了一声,接着推门走了进去了。

  郑长老正坐在房间里,不知道在看着什么,一看到那个弟子进来了,他马上就开口道:“有什么事儿?”

  那个弟子开口道:“回长老的话,刚刚魔前子长老去见了堂主,随后就离开了秘境,好像是去了鬼堂那里。”

  郑长老原本木讷的表情,微微有了一些变化,他点了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了吧。”那个弟子应了一声,接着转身走了。

  等那个弟子离开之后,郑长老这才拿出了一个传送阵,接着又拿出了一块玉简,往玉简里输入了一些内容之后,直往把玉简放到了传送阵上,随后传送阵上白光一闪,玉简就消失在了传送阵里。

  而这个时候,魔前子已经出现在了鬼堂这里,一到了鬼堂这里,魔前子就感觉到身上一凉,这鬼堂这里,是建在一座山谷之中,这山谷之中绿树茵茵,但是却让人感到十分的寒冷,虽然烈日当空,却依然让人感到不舒服。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道:“见过这位长老,不长道这位长老来鬼堂,有何贵干。”

  魔前子转头一看,发现一个探海宗的弟子正站在那里,这个探海宗的弟子,穿着一身的黑袍,整个人也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不过说话到是十分的客气。,

  魔前子马上道:“我是前来求见鬼影子堂主的,还请麻烦通报一声。”(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