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也都知道赵海的意思,所以也都跟着起轰,这让本就老实的亚龙,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脸色涨红的站在那里。

  赵海看着亚龙的样子,不由得微微一笑,他其实十分的明白亚龙的意思,上一次在对付意门的时候,亚龙他们虽然也参战了,但是当时他们是几亿人对付几千万人,根本就没有出什么力气,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亚龙才会说,他们到现在也没有参加过什么战斗,也许在他们看来,上一次的事情,根本就不能算是一场战斗。

  赵海看着亚龙的样子,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开口道:“好了,我答应你了,这一次让你们打头阵,坐下吧。”一听赵海这么说,亚龙一脸高兴的坐了下来。

  赵海看了亚龙一眼,微微一笑,又转头看了其它人一眼,接着开口道:“好了,现在大家应该都知道,我们要怎么行动了,这一次我们就是要攻击圣门总门,一举把圣门给灭掉,我知道,圣门现在还有不少的弟子,甚至还有不少的精锐,但是这些都不是理由,我要的就是要一鼓作气,灭掉圣门,你们明白吗?”

  众人同时站了起来,齐声道:“是,宗主,我等明白。”

  赵海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圣门之前算计了意门,他们在大军没有那么多的损失时,就跟意门的人说,他们的损失很大,让意门出兵帮他们,而他们把那部分没有损失的人,给藏了起来,所以现在圣门大军的数量,其实比我们想像的要多不少,不过这一次,我们不会 在像以前那样了,我们这一次就是要灭掉圣门,任何挡在我们面前的人,全都是我们的敌人,一定要全部消灭掉,所以我们这一次的目标只有圣门的总堂,任何当在我们前面的人,都必定会被我们给碾碎!”

  众人轰的应了一声,一个个都无比的兴奋,赵海站了起来,沉声道:“我命令!”

  一听赵海这么说,所有人全都站了起来,赵海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大队集结之后,马上就向圣门总堂出发,之前我一直都跟大家说,不要急,不要急,但是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我们要讲究兵贵神速,明天大军就出发,要是还有人没有来得及回来,直接在大型法器上,建立传送阵,让他们直接往大型法器上传送,遇敌之后,所有弟子,从大型法器上下来,大型法器进攻第一波冲锋,随后海族之人,跟在大型法器之后,进行冲锋,亚龙,你说了,要让你打头阵,这就是头阵,你们海族之人,在恢复本体的时候,体形都十分的巨大,我的要求就是,冲击他们,在大型法器冲击过后,你们就是第二波,你们也要冲击他们,你们不用管别人,也不用管任何的命令,就只管往前冲,那怕是大型法器停下来了,只要你们的前面还有敌人,你们就要往前冲,什么时候,人们把对方的大阵给冲破了,或是你们全都战死了,才能给我停下来,不然的话,就要往前冲,不准停。”

  亚龙轰的应了一声,不但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反到是一脸的兴奋,他们海族虽然也加入到了探海宗一段时间,但是他们对于战阵配合这方面,真的没有太大的天赋,所以让他们去执行太复杂的任务,肯定是不行的,像这样的任务,他们最喜欢,不用管其它的,就是往前冲,什么也不用管,这样的任务更加的轻松。

  赵海点了点头,随后转头看着丁春明,沉声道:“春明,你这一次依然领着骑兵,你们骑兵大军,就跟在海族身后,你们去的任务也是一样的,冲锋,所有聚在一起的敌人,就是你们冲击的目标,所以大型法器,和海族人没有冲开的敌人,就是你们的目标,你们也是一样,只管冲锋,什么也不用管,只管往前冲就好。”

  丁春明轰的应了一声,骑兵是探海宗的一张王牌,但是赵海却很少使用,这一次这张王牌,却要真正的发威了。

  随后赵海转头对温文海道:“剩下的大军,由文海你来统领,要求依然只有一个,推进,跟在骑兵的身后推进,所以挡在你们前面的,所有拿着武器对准你们的人,就是你们的敌人,推进,只要没有把圣门的总门给我推平,你们就要一直推进,明白了吗?”

  “是,头儿,我明白了!”温文海也一脸严肃的冲着赵海行礼道,他知道,赵海下了这样的命令,就是要弊其功于一役了,这也正是他们想要做的。

  赵海点了点头,沉声道:“下去准备吧,明天早晚,准时出发。”众人轰的应了一声,随后直接转身走了。

  第二天一早,众人吃过早餐之后,就全都到了外面集合,赵海也上了万剑船,随后万剑船就直往圣门的总门那里开去。

  而温文海他们几个现在也站在赵海的身边,正在像赵海报靠事情的进度,温文海对赵海道:“头儿,现在都已经准备好了,那些没有来得及赶回来的弟子,现在也在大型法器上,装好了传送阵,他们已经可以直接传送到大型法器上了。”

  赵海点了点头道:“好,做的很好,去吧,把弟子管好了,遇到敌人,就按我们之前说的办,要是半路上没有遇到敌人,那就等到圣门的总门时,我们在进行攻击。”

  温文海应了一声,几人随后也都离开了赵海的万剑船,他们也都有自己的万剑船,因为他们每个人要管的事情都不少,需要处理的事情也有很多,所以他们必须要有一个自己的办公场所才行。

  探海宗的万剑船,速度可是十分快的,在加上这一次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突然了,圣门那里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青龙长老他们的大军,就已经被逼降了,在加上这一次他们的大军,是被引入到了大阵之中,然后才被逼降的,根本就没有人逃出来,所以圣门那里也是之后很长时间才得到的消息。

  等他们得到了消息,在想把自己藏起来的大军调到总堂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有些晚了,不过圣主还是全力的把大军调回来,同时他也不在客气了,直接就出动了大军,把青龙长老他们那些投降长老的家人,全都给抓了起来,而且直接就丢到了前线,让他们做为敢死队,去对付探海宗的大军。

  当然现在探海宗的大军还没有到总堂这里,但是圣主却知道,探海宗是不可能放过这一次的机会的,所以他们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才行。圣主直接就用了秘法,把青龙长老他们那些长老的家人,全都给下了一种禁止,让他们不能化成人形,只能现出他们的真身,同时在他们的身上,装了一些可以自爆的法阵,要是他们敢不听话,那些法阵就可以要他们的命。

  现在圣主可是恨死青龙长老他们了,正是因为青龙长老他们突然的投降,这才让他们一下陷入到了如此被动的局面,现在他们的大军还没有完全的调回,虽然说总门这里还有很多的大军,而且还有护山大阵在,但是这些东西,却是一点也没有让他们感觉到了安全,探海宗的大阵那么的强悍,他们的破阵之术听说也十分的强悍,所以那护山大阵,根本就不可能给他们一点儿的安全感。

  而之前他们藏起来的大军,一共也不过三亿左右,在加上总堂这里的现有的大军,加起来不过四亿多,现在圣主正拼命的从圣门各处调军,不过现在圣门各处可战的大军数量,也十分的少了,就算是把所有能战的人,全都集中起来,圣门现在可战的兵力,也不过五亿多一点儿,不足六亿,就凭这些人,想要挡住探海宗的大军,实在是很难。

  为此圣主甚至不得不低头,像意门的人求救,但是就在意门那里的人想要抽调大军来支援的时候,一直盘踞在东海那里的探海宗大军,突然杀出,虽然人数不是很多,但是这也让意门的人不敢在轻举妄动了,这一下圣门这里,等于是没有援军了,这让圣主万分的头半疼,而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恨青龙长老他们,还好他手里控制着一只属于他自己的精锐大军,他就是出动了这只大军,把青龙长老他们的家人,全都给抓起来的。

  而圣门这里的情况,赵海并不知道,因为现在圣门的总门那里,早就已经是戒备森严了,所以他现在也没有办法探到圣门总门那里是什么情况。

  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赵海他们就已经到了圣门的总门那里,看着圣门的总门,还有总门里那座高楼,赵海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沉声道:“通知大家,扎营,把法阵全都给我建起来,法阵堂的人,全开始全力的建立法阵,从我们这里,一直到狼牙山那里,所有法阵尽快的建立起来,去吧。”盛兕应了一声,马上就去传令去了。

  而随着赵海的这一声令下,整个探海宗的大队,也全都动了起来,他们先是用大型法器,在他们的大营与圣门的总堂之间,建起了一道防线,然后在防线后面,开始建立法阵,探海宗的人,对于建法阵,早就已经是轻车熟路了,所以他们休息用的法阵,很快就建好了,随后法阵堂的人,就离开了大军,开始一直往狼牙山那里建立法阵,不过他们现在也只能是先把法阵的框架给搭建起来,以后有机会,才能真正的建立起法阵来。(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