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是真的对牛族人的这种方法感到好奇,他是真的想知道,牛族人的这种方法,是不是真的可以加强人的记忆,要是真的,那这种方法的用处可是很大的。

  探海宗里的一般修士,他们虽然也学过一些体修之术,但是身体并不是十分的强悍,如果可以在他们的身上,刺上一些防御性的法阵的话,那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好事儿,那会大大的提升他们的防御力。

  而且对于一些体修来说,也是好事儿,他们可以在身上刺上一些阵组,要是真的发动了这些阵组,那威力可就大了,还可以起到突袭的做用,等于是让体修增加了一种攻击手段。

  当然现在这些还都只是设想,他就是想要看看,这种方法到底是可以让牛族人直接的记下所有刺在他们皮肤上的东西,还是他们只能记下,他们原本就学过的东西,要是他们可以记下,所有刺在他们皮肤上的东西,那么这就是他们的种族天赋了,用在其它种族的身上,怕是不会有什么效果。

  但是如果这种方法,只是加强他们的记忆的话,那么这种方法可能就可以全面推广,不过在赵海看来,第二种的可能性更大,也就是说,这种方法,只能加强人的记忆。

  为什么赵海会这么认为呢,就是因为他之前看那些药水的时候发现,那些药水可能是有一些做用,但是做用并不是很大,那种药水,应该只是能起到轻微的刺激大脑的做用,但是要说,直接让人在不知道自己皮肤上刺了什么东西的情况下,就记住那些刺在身上的东西,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那种药水,之所以能让牛族人,记住刺在他们皮肤上的东西,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本来就记下了这些东西,只不过这些东西,属于记在了他们的深层记忆之中,如果他们不深挖自己的记忆的话,是想不起来这些东西的。

  而这种药水,就是起到一定的刺激做用,把他们在深层记忆里的一些东西,给刺激出来,让他们记在他们大脑的记忆区里,这样人就记住了这些东西了。

  而之所以在刺在皮肤上才行,就是因为,牛族人的防御力十分的强悍,有一些像修士中的体修,体修不只是要修练肌肉,骨骼,经脉。皮肤当然也是要修练的,就像修练铁佛莲花身一样,就是通地皮肤,慢慢的把铁无素吸收进自己的体内的。牛族人也是一样。他们的皮肤是他们第一层防御力,十分的坚韧。但是这并不表示说,他们的皮肤就不敏感。事实上他们的皮肤也是十分的敏感的,他们可以通过皮肤感觉到敌人的攻击方向。然后自然而然的生出反应,防御自己。一般的体修,其实也是这个样子的,所以他们的皮肤也是十分敏感的。并不是说,一个人的防御强,主是因为他的皮肤,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样的人怕是早就被人给杀死了。因为他的皮肤没有感觉,他就不可能通过自己的皮肤,感觉到敌的人攻击方向和力量,那他就没有办法更好的调动自己身体里的灵气进行防御,那只有死路一条。

  体修说是皮肤可以防御,那绝对不只是单纯的依靠皮肤进行防御,他更多的依靠的是灵气。他们的皮肤是比其它的人皮肤坚韧,但是如果只靠皮肤防御的话,那是绝对在找死。他们修练皮肤,一是让皮肤变得坚韧,二就是让皮肤变得敏感,敌人的攻击还没有到,但是他们皮肤已经感觉到了敌人的气力,甚至是杀气,这样他们的灵气就会做出反应,灵气就运行到敌人攻击的地方,帮着他们的皮肤进行防御,这才是真正的皮肤防御。

  而他们的皮肤敏感,在另上药水的刺激,就会形成一个,一加一大于二的刺激性信号。用这个信号,刺激着他们的大脑,让他们的大脑,自然而然的,记住了这种刺激,这就变成了一个记忆信号,储存在了他们的大脑里。这应该就是,为什么牛族人,把法阵刺在皮肤上,他们就可以记住这个法阵的原因。

  当然,现在这一切还都只是赵海的推断,所以他才让牛平今天晚上在进行一些试验,要是牛平今天晚上只记住了他学过的东西,就代表赵海的信断是正确的。要是他没有成功,那就代表他推断的是错误的,牛族人之所以能记住这些,就是因为他们的种族天赋,那这种方法自然也就没有办法推广了,所以一切还要等到第二天才能知道。

  第二天一早,牛平早早的就来到了李明盛的院子,赵海和李明盛现在已经起来了,而且吃过了早饭,正坐在房间里喝茶,李明盛正在对赵海汇报现在牛族人这里的情况。

  赵海听了李明盛的汇报之后,也十分的满意,因为牛头山平原这里的土地,十分的好,牛族人原本打理这些土地,也十分的用心,所以这里的土地,改良起来,相对来说,要容易一些,这对于赵海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正在这时,牛平从外面跑了进来,他一跑进来,就冲着赵海一抱拳道:“少爷,昨天晚上,我爷爷把所有阵符都纹在了我的身上,今天早上起来之后,我发现,所有我学过的符文,我也全都记得,而那些我以前没有学过的符文,我却不记得了。”

  赵海点了点头道:“这样,你今天就在这里跟李明盛学,把那些你没有学过的符文,全都学会了,明天你看看你还能不能记得住,要是能记得住,那就最好了,要是你记不住的话,的是就人请你爷爷在给你纹一骗了。”

  牛平点了点头道:“是,少爷,我现在就。”

  赵海点了点头,随后对李明圣道:“你们在这里教牛平,我要出去看看,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在这里留下一个字,以便于牛族人可以早日领悟到法则之力。”

  牛平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他有些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但是李明盛却明白,他两眼放光的看着赵海,高兴的道:“多谢宗主,宗主这一次还是要写道字吗?”

  赵海微微一笑道:“不错,我还是要写道字,只要这个道字,才能让大家,更快的领悟法则之力,好了,你在这里教他吧,我去找牛梗。”说完赵海身形一动,从李明盛的房间里飞了出去,去找牛梗了。

  等赵海一走,牛平就一脸不色的看着他李明盛道:“李院长,少爷说的留一个字是什么意思?我看你好像是十分的高兴啊?”

  李明盛看着牛平道:“牛平,你们牛族人真的是要发达了,你知不知道宗主留下来的字代表着什么?你们牛族,到现在也没有一个领怔法则之力的人,而宗主留下来的字,却可以让人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领悟法则之力,在整个剑灵界里,宗主只在我们探海宗的总堂,天空之城的山上留下过一个道字,所有想要领悟法则之力的人,就一定要去那山下参悟那个道字,以便让自己更早的领悟法则之力,而这一次,宗主就要在人们牛头山这里留下一个道字了,以后你们牛族人,在想领悟法则之力的话,就更加的容易了,你们可以到在牛头山这里,看着宗主留下来的字,领悟法则之力,到时候你们牛头人族,太上长老级高手就会很多,说不定你们以后会成为,妖灵界第一大族呢!”

  牛平一听李明盛这么说,不由得两眼一亮,他马上就明白了李明盛的意思,要知道牛族人,因为之前传承出现了问题,所以到现在他们族里的高手虽然不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成功的领悟法则之力,这是牛族人最为痛心的一点,要是他们真的可以领悟法则之力的话,那可就太好了。

  牛平看着李明盛道:“真的吗?真的有那么的神奇吗?”

  李明盛点了点头道:“真的,绝对是真的,以后你们牛族可是要发达了。”

  牛平高兴的哈哈大笑,就要跑出去告诉其它人这个好消息,却被李明盛给叫住了,赵海现在已经去找牛梗了,当然不用牛平去告诉这个好消息了,用不了多长时间,牛族人就全都知道这个好消息了。

  牛平一听李明盛这么说,也就不在出去了,不过他还是一脸的兴奋,李明盛看着他的样子,也是微微一笑,说实话,这一段时间跟牛族人接触以来,他还真的是喜欢上了牛族人,他们单线纯,朴实,善良,他们要是认定你是他们的朋友,那不管你做什么都可以,他们会全力的支持你,这样的人,在修真界里真的是太少了,李明盛也明白为什么赵海会如此的重视牛族人了,他们的心就像是纯净的,这样的种族,值得人重视。

  虽然说探海宗里,现在也没有太多的勾心斗角,大家都是按照赵海的意识在行事儿,在加上探海宗的宗规这在是太严了,就算是你想去害一个人,也要小心一点儿,不然的话,要是被人发现了,那可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不过探海宗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两个人要是真的有解不开的仇,大不了伸请去其它的分堂就是了,探海宗那么大,也许他们两个人,一辈子就在也见不到面了,所以现在探海宗里的人,一般都不会去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的仇人给弄死了,因为那样的话,还不如自己多修练一段时间,让自己的实力变得更强的,要是自己比仇人的实力更强,让他每一次见到自己,都不得不行礼,那感觉不是更好吗?(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