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一脸平静的站自己的书房门前,沉声道:“终于开始了,我已经等了三年了,呵呵,要说起来,他们还真的是有耐心啊,竟然等了这么长时间,这才发动了。

  站在赵海身边的,正是劳拉,劳拉开口道:“海哥,接下来你要怎么做?”

  赵海微微一笑道:“不怎么做,三年了,我已经把妖族那里完全的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了,就算是现在我对白志云动手,他又能怎么样,他们就算是想反抗,还能反抗得了吗?你以为现在那些妖族的弟子,还会跟着他们一起来反对我们探海宗吗?三年了,他们早就把自己当成是探海宗的弟子了,所以我这一次就是要快刀斩乱麻,直接就把他们收拾了就完了,然后我就准备去冰原那里看看了,现在我已经有符文护体了,外邪不侵,我到是想看看,冰原那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劳拉一听赵海这么说,也点了点头道:“好,那就依海哥你的,海哥,你什么时候动身?”

  赵海沉声道:“明天就动手,我到是想看看,白志云这一次还有什么好说的。”

  赵海这一次行动,就是去见白志云,经过了三年的蛰伏,白志云终于行动了,赵海派去意门分堂那里的几位高层,他们身上的身份牌,全都亮起了红色的光芒,显然,白志云已经开始准备对付他们了。

  而那几个人一发现自己身份牌的变化,马上就给赵海来信了,赵海这才知道了这件事情,在加上这三年来,赵海收集到的一些情报,他足可以收拾白志云了。

  赵海这一次准备把青龙他们全都带上,然后把证据给他们看看,然后在收拾他们,而且就像是赵海说的,三年的时间,他已经把妖灵界那里的有的妖修,全都变成了探海宗的人了,现在就算是白志云他们真的想要造反,甚至青龙他们想要造反,那些妖修都不可能跟着他们造反了,因为这三年的时间,探海宗对那些弟子实在是太好了,那些妖族的弟子,已经完全的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探海宗的弟子了。

  第二天赵海直接就带着丁春明他们,直接就去了意门分堂那里,不一会儿赵海就到了意门分堂那里,一到了意门分堂那时,赵海就看到了白志云,白志云一看到赵海,连忙冲着赵海一行礼道:“见过宗主,不知宗主今天前来,所为何事?”

  赵海微微一笑道:“有些事情要跟你们说,我们进去吧,过一会青龙他们也全都会来,等他们到了一起说。”白志云应了一声,引着赵海进入到意门分堂的议事大厅。

  赵海到了议事大厅,就坐在主位上,闭目养神,白志云一看到赵海的样子,也不敢说什么只能默默的站在一旁。

  不一会儿青龙他们也全都来了,除了他们之外,牛梗,愕力,还有其它的一些妖族的实权长老,和探海宗的一些分堂堂主也全都到了。

  等所有人都进了议事大厅之后,赵海这才睁开了眼睛,他缓缓的扫了众人一眼,众人全都躬着身站在那里。

  赵海最后把目光定在了白志云身上,沉声道:“白志云,你可知罪。”

  赵海这话一出口,众人都是一愣,除了几个了解真相的人之外,其它的人,全都不明所以的看着赵海,就连白志云都是一样,他也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好一会儿才道:“宗主,不知我所犯何罪?”

  赵海看着白志云,沉声道:“白志云,你还真的是很能忍,三年了,整整三年了,你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是不是觉得,三年过去了,我不会在注意你了,所以你终于开始行动了,白志云,我问你,外魔入侵是怎么回事儿?”

  白志云一听赵海这么说,身体不由得一震,不过他还是道:“志云不知宗主说的是什么事儿,我们探海宗现在没有入魔入侵啊?”

  赵海看着他的样子,微微一笑道:“白志云,这个局我布了三年了,今天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在场所有人,都把你们的身份牌拿出来,看看你们的身份牌有什么变化。”

  众人一听赵海这么说,马上就拿出了自己的身份牌,却发现他们的身份牌上,红光大盛,这一发现让他们都是一愣,随后青龙他们的脸色就是一变,一个个都面色不善的看着白志云。

  但是白志云却明显的不知道这个,白志云也拿出了自己的身份牌,但是上面却什么也没有,他一愣,随后他一举身份牌,沉声道:“宗主,我的身份牌没有发红啊,这真的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赵海看着白志云,沉声道:“白志云,记得三年之前,我们宗门有一次大规模的换身份牌行动吗?其实当是给你们的身份牌上,就已经开始发红光了,也就证明了,你们当时确实是被外魔入侵了,但是当时我没有收拾你,因为你当时是领着意门投降的,我要是收拾了你,青龙他们会怎么想?其它的意门弟子会怎么想?在说了,你当时也没有什么动作,我以为三年的时间,你能炼化心魔,没想到,三年过去了,你不但没有炼化心魔,反到是被心魔所制,竟然开始对我探海宗的弟子出手了,所以我才会出现在这里,三年前为了让你没有办法发现自己的身份牌,与其它人的身份牌有区别,所以你们这些人的身份牌,都是特制的,你们的身份牌是不会发光的,与其它人用的身份牌是不同的,现在你明白了吗?”

  一听赵海这么说,青龙他们都是一呆,随后他们的脸色就是一变,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赵海竟然会有如此的耐心,用三年的是境布一个局,或者说,他等待了三年,就是为了等这么一个机会,这可真的是太厉害了。

  白志云看着赵海道:“宗主,你说我被外魔入侵,我就被外魔入侵了吗?你有什么证据吗?就算你是宗主,你也不能随便的诬陷于我。”

  赵海看着白志云,微微一笑道:“白志云,看来你还不死心啊,那我就让你看看证据,这意门分堂的议事大厅,你们好像是重新的装修过了吧?很不错,特别是头上这个魔法灯,做的真的是很漂亮。”说完赵海手指大厅顶上的一个魔法灯。

  这个魔法灯的造形十分的漂亮,灯身上镶满了各种宝石,这些宝石对于修士来说,还真的没有太大的用处,只能是装饰用,所以在修真界里,也不会有人注意这些东西。而在这个魔法灯上,中间的位置,却镶着一块足有人拳头大的,巨大红色宝石,红的就像是鲜血,十分的漂亮。

  不过现在赵海一说到那魔法灯,白志云的脸色就是一变,随后就见赵海一伸手,魔法灯上那块巨大的红色宝石,就已经到了赵海的手里。赵海打量了一眼这块宝石,接着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这个,这个应该就是你们白蛟一族的传世之宝吧?我听牛梗说过,你们白蛟一族,以前不过就是白蛇一族,后来在妖族大兴的时候,你们得到了一件传世之宝,从那之后,你们白蛟一族就慢慢的崛起了,成为了妖族中的一大族,那这块宝石,就应该是你们白蛟一族的传世之宝了吧?”

  白志云看着赵海,两眼慢慢的变红,他沉声道:“看来宗主知道的事情已经不少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一点对赵海尊敬之意了。

  赵海看着白志云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我知道的是不少了,上古之时,剑灵界无比的强大,而妖灵界这里,不过是剑灵界的灵兽山地界,在这里也有一些强悍的大宗门存在,但是后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有其它界面的高手,算计剑灵界,他们不知道有了什么方法,往剑灵界这里偷了一个东西,就是在妖族大兴的千年之前,有流星横空而过,随后人族慢慢末落,而妖族慢慢的强盛了起来,最后那流星落入到极北之地,极北之地火光映天,最后天降极寒,这才把那大火给灭掉,但是从此之后,极北之地,也变成了冰原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流星,应该就是一个可以影响人心智的东西,当时剑灵界的人并不知道,所以被流星给影响了心智,发生了内斗,这才会越来越末落,最后被妖族灭掉了,而相传你们白蛟一族,得到的传世之宝,就是那流星的碎片,那也就是说,这东西就是流星的一部分,就是可以影响人心神的东西,我说的对吗?”

  白志云看着赵海,突的哈哈大笑道:“对,你说的很对,不过这东西可不只是影响人心智那么简单,他还有传承,可以说妖族之所以能大兴,就是多亏了这份传承,只是可惜,这传世之宝的传承,是自动往外逸散的,等我们白蛟一族,得到了这块宝石的时候,只得到了一部化蛟经,就在也没有其它的好处了,我白蛟一族,这些年来,一直都十分小心的守着这人秘密,没想到还是被你给知道了。”

  赵海沉声道:“本来妖灵界界这里的实力,也会比现在强得多,但是你们受到了这传世之宝的影响,生生的把一统的圣门,给分出了一个意门来,让两门之间,战争不断,不停的削弱着妖灵界的实力,我说的对吗?或者说,其实你们就是得到了一些人的指示,他们让你们这么做的,就是为了让妖灵界,绝对不能统一起来?”(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