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主,这一场让给我吧,我到是想试一试,看看他的链枷能不能挡得住我的暗器。”一个声音突的传来。

  刘青锐转头一看,发现说话的,正是海玉,刘青锐微微一笑道:“好,记得我给你的符纸。”海玉点了点头,随后走了出去。

  等到海玉站到冯真前面之后,他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两把短刀,他手持短刀,冲着冯真冷笑道:“冯真,我们又见面了,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没想到,我们还有单独对战的机会。”

  冯真看着海玉,冷声道:“海玉,你真的以为我怕你吗?当年的事情,根本就怪不得我,你却非要把事情算在我的头上,你真的以为,我冯真是好欺负的?”

  海玉冷笑道:“怪不得你?当年我们一起出去冒险,后来遇到了蛇群,是你先逃跑的,我们一队整整二十人,最后活下来的,不过五人,要不是你先逃跑,让蛇群突破了我们的防线,我们如何会死那么多人,最为可恨的你,你在逃跑的时候,为了让我们更吸引那些毒蛇,竟然往我们的身上洒了一此引蛇粉,这些年你加入了神鹿帮,人多势众,我不是你的对手,正好,今天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就让我们把事情了结了吧。”

  冯真看着海玉,冷冷一笑道:“海玉,你真的是太天真了,我辈修士,与天争命,为了能活下去,我舍弃你们有什么错,今天就让我看看,你这些年有什么进步。”说完这冯真手一动,一条链枷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这链枷就是后面一根杆,前面是带刺的铁球,中间以铁链相连,是一种奇门兵器。十分的厉害,而冯真用的这条链枷,还是一个多头链枷,就更加的厉害了。

  海玉冷冷一笑。身形一动,直往冯真扑了过去,冯真手里的链枷一动,直往海玉扫去,海玉身法完全的散开。整个人化成了一道轻烟一般,在冯真的身边不停的转。

  链枷算是一种长兵器,而海玉用的却是短刀,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两人完全是两种风格的对撞,到是十分的有看头。

  不过刘青锐他们却知道,海玉除了会用短刀之外,他还有一手很强的暗器功夫。刘青锐记得清清楚楚,海玉的暗器功法可是十分了得的。

  海玉围着冯真转了好一会儿,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这时突的海玉动了起来,他手一扬,一张符纸直接就飞了出来,随这符纸直接就落到了地上,下一刻一团绿色的藤条,突的从地上长了出来,这藤条挥舞着。直接就往冯真缠去了。

  冯真冷笑道:“早就等着你了。”说完他手一动,一张符纸也丢了出去,这是一个火球符,符纸一出现。一下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直接就打在了藤条上,轰的一声,藤条一下就变成火团,算是没有用了。

  还没等冯真高兴,他就突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微微的一痛。随后身上一麻,下一刻他就感觉自己动不了了,冯真不由得一愣,他想看看自己到底怎么了,但是还没等他低头,就感觉到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冯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刘青锐却十分的清楚,刚刚海玉用符纸攻击冯真,不过是为了吸引冯真的注意力,在他丢出了符纸之后,马上就射了几根飞针,这飞针极细,射出之后,无声无息,所以冯真注意。

  至于说冯真的死,当然不只是因为飞针,而且因为毒,是海玉前两天像他求的毒,刘青锐的毒,自然不是普通的货色,所以冯真是死于毒针之下的。

  看着冯真发黑的尸体,海玉冷哼一声,随后哈哈大笑着走回到了探海宗的大队之中,到了大队之中,海玉还冲着刘青锐一抱拳,道了声谢。

  刘青锐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阴后转头看了一眼五帮那里,现在没有出手的,只有巨熊和黑蛟两帮了,这两帮之中,黑蛟帮应该是最后一个出手,这一次出手的,应该是巨熊帮。

  果然,焦金风一看到他们又败了一场,脸色也变得十分的难看,他转头看了一眼巨熊帮的帮主,熊武。熊武明白他的意思,马上沉声道:“唐令,这一场你来。”他身边的一个弟子应了一声,往场中走去。

  这个弟子身高近两米,身上肌肉隆起,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巨人一样,他到了场中之后,手一动,手里多了一把大关刀,随后手持大刀站在那里,看着探海宗的方向。

  刘青锐一看到这种情况,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转头对刘青松道:“小松,这一场让给你,全力的打败他,不要留手。”

  刘青松应了一声,也往场中走去,不一会儿就到了场中,接着手一动,木棍出现在了他的手里,接着刘青松看着那个唐令,沉声道:“探海帮刘青松。”

  唐令却没有冲他行礼,而是轻蔑的看了他一眼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也敢出来送死,我看你们探海帮真的是没有了,小子,你要是不想死的话,现在就退回去,也许还有命在,要是你不退回去了,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刘青松一听唐令说话如此的不客气,他心里也有气,他看了唐令一眼,冷笑道:“那我到是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了。”说完刘青松双手他握住木棍,随后一棍往唐令打去。

  唐令一看刘青松手里的木棍,也知道对方这根木棍怕是不是凡物,所以他马上爆喝了一声,接着一刀往刘青松斩去。

  唐令用的是大关刀,这本就是一种十分重的武器,算然不可能用太多的虚招,大关刀就是以力大刀沉而取胜的,所以大关刀的刀法,都是堂堂正正,很少有虚招,所以你跟大关刀的人对战,最好不要想什么他用的招是虚是实,要么直接跟他硬拼,要么你就游斗,不必想太多。

  刘青松自然不会用什么游斗的招式,他上来就是跟唐令硬拼,他手里的木棍也是十分沉重的,要知道他手里的木棍,可是用千年木心炼制的,不管是材料还是份量,都要比唐令的大刀强,他没有理由不跟唐令硬拼。

  当!一声巨响,木棍和大刀撞在了一起,两人都被震得往后退去,一直退了五步,这才停了下来,刘青松脸带惊色的看着唐令,唐令也是一脸吃惊的看着刘青松。

  唐令人高马大,一看就知道是力量型的选手,而刘青松看起来却是十分的普通,任谁也没有想到,刘青松在力量上竟然能跟唐令拼个不相上下,这着实是让人有些吃惊。

  “哈哈哈,痛快,终于有一个人,能跟我比比力气了,好,在来。”说完唐令大刀一摆,直往刘青松攻了过去。

  刘青松冷哼一声道:“怕你不成。”说完手里的长棍挥舞,直往唐令攻去,两人刀来棍往,打的是不亦乐乎。

  两人交手五十余招,刘青松慢慢的上了上风,他的棍法不但势大力沉,而且身法还十分的灵活,这本是十分矛盾的事情,但是刘青松却很好的把他结合了起来,这样一来,唐令就慢慢的落到了下风。

  两人又交手了二十余回合,刘青松一棍抽在了唐令的后背后,唐令的身体直接就被抽得飞了出去,随后口吐鲜血,倒地不起,整人出气多,入气少,眼看是活不成了。

  虽然说唐令也是一个体修,力量十分的大,防御力也十分的好,但是刘青松的棍,也十分的重,这一棍下去,唐令的内脏都已经被打碎了,自然不可能在活了。

  打死了唐令,刘青松也长出了口气,随后直接就回到刘青锐的身边,刘青锐拍了拍刘青松的肩膀道:“做的好,休息一下吧。”说完刘青锐转头看了一眼焦金风,焦金风现在脸色铁青,他看了刘青锐一眼,沉声道:“真没有想到,探海宗的实力竟然如此的强悍,真是让我想不到啊,刘帮主,不知道最后这一场,你要派什么人来出战啊?”

  刘青锐看着焦金风,微微一笑,沉声道:“最后这一场,当然是由我来出战了,不知道焦帮主你要派什么人出战啊?”

  焦金风一听刘青锐这么说,两眼不由得精光一闪,沉声道:“原来是刘帮主亲自出战啊,那我要是派一般的人出战的话,怕是会让刘帮主以为,我是看不起你,那最后这一场,就让我来会会刘帮主好了。”

  刘青锐一听他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微微一笑道:“噢?焦帮主能亲自出手,那是最好不过了,我正好想要领教一下焦帮主的高招。”说完刘青锐就走了出去,他其实早就看出来了,这焦金风的实力很强,他已经达到了炼气还神境了,也就是说,他可以在天空中飞行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用了一种伪装术,把自己伪装了起来,让自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炼精化气境的修士。

  其实刘青锐并不知道,在三山城里,小型帮派想成为中型帮派,是有两条路的,一是得到三个中型帮派的认可证明,第二就是帮派人数达到了一千人,就可以自动的成为一个中形帮派了。

  而从中形帮派,想在成为一个大形帮派,却有三个办法,一是帮中弟子人数达到了五千人,自动成为大型帮派,二是得到两个大型帮派的认可,三是帮中出现一位炼气还神境修士,都可以自动成为大型帮派,焦金风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实力,也是因为这个,他感觉现在还不是时候,让人知道自己的真正实力。(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