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白光闪动,刘青锐出现在了一个传送阵里,这个传磅阵好像是在一个房间里,而且传送阵十分的小,只能允许最多不过五个人乘坐,刘青锐真不知道,这么小的一个传送阵,能干什么。

  不过显然,这个传送阵就是用在这里的,这个房间里,现在已经有几个人在了,刘青锐出现在传磅阵里,那几个人的目光,马上就冲准了刘青锐,刘青锐也看了那几个人一眼,随后走下了传送阵。

  这时一个人走到了刘青锐面前,对刘青锐道:“你好,我是这一次行动的指挥,我叫血鸟。”跟刘青锐说话的这个人,他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头顶的发形十分的古怪,看起来就像个一只鸟一样。

  刘青锐当然知道,血鸟并不是他的他真正名字,只是一个代号罢了,他马上就道:“你好,我是毒蛇。”毒蛇是刘青锐给自己起的一个代号,因为会主跟他说了,他们这一次行动,不能用真名,只能用代号,所以刘青锐给自己起了一个外号,叫毒蛇。

  血鸟一听刘青锐报出了外号,两眼不由得一亮,接着沉声道:“你就是那个用毒高手毒蛇?太好了,有你在我们的行动就更加的轻松了。”

  刘青锐笑着道:“这一次我是来配合行动的,有什么任务,只管吩咐就是了,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的。”

  血鸟点了点头,沉声道:“先在这里休息一下,还有几个人没有到,等大家都到了,我在跟大家说一下我们的计划。”刘青锐点了点头,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闭目休息,但是同时他却留意着身边的一举一动。

  现在这个房间里,一共有十三个人,除了他和血鸟之外,还有十一个人,这十一个人,全都相隔一段距离,坐在那里,谁都没有理谁,很显然,这是一个临时组建起来的队伍,大家相互之间都不认识。

  刘青锐没敢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扫其它人,那样可是十分不礼貌的,对方可能会认为,他是在进行挑衅,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怕是还没有行动,他们就要先打起来了。

  又过了两个小时左右,又陆陆续续的来了几个人,最后他们的人数,达到了二十四人。等到最后一个人到来之后,血鸟拍了拍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之后,沉声道:“人到齐了,大家都聚过来,我有话要说。”众人全都站了起来,走到也就血鸟的跟前。

  血鸟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这一次我们的目标,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就不在多说了,商行给你们的情报,十分的祥细,我说的也不如情报里祥细,所以就不在浪费时间了,我先说说这一次的任务分配,毒蛇,你是我们之中唯一的用毒高手,等到开始行动的时候,你要先进行攻击,用毒对目标进行攻击,用最强的毒,能杀死多少人就杀死多少人,等觉得里面没有什么余毒了,不会对我们产生威胁了,我们在进行攻击,到时候你就可以休息了,明白了吗?”

  刘青锐应了一声,他十分的清楚,在这样的环境里,他绝对要听话,不然的话不管是血鸟还是商行,都不会放过他,所以他没有一点的反对意见。

  一看刘青锐已经答应了,血鸟马上接着道:“毒蛇让我们进攻之后,我们其它人分为三队,从三个方向直往目标深处进行攻击,以争取把目标高层一网打尽为目地,明白了吗?”

  其它人也都应了一声,很显然,他们也明白,这里不是他们撒野的地方,所以一个个都显得十分的听话,没有敢说多余的话。

  血鸟一看众人都这么听话,他也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他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现在大家都休息一下吧,到底什么时候行动,等我的通知。”

  众人都应了一声,随后各自找地方去休息了,他们没有说话,因为大家都不认识,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到底是从那里来的,所以自然就没有人开口了。

  刘青锐自然也找了一个地方,安静的坐着,同时他也在回忆着这一次他们进攻的目标。金角宗,一个有着十分奇特宗名,有着奇特法器的宗门。

  金角宗所有弟子用的法器,只有一样,那就是金角号,一种类似于牛角一样的号,这是一种音攻法器,说实话,这种东西,刘青锐还是头一次见到,音攻法器,音攻术法,他在剑灵界那里,几乎已经看不到了,除了佛门还保存着一两种音攻术法之外,其它的宗门,早就没有了音攻术法,所以他以前在剑灵界那里,还真的没有遇到过这种法器。

  这个金角宗成立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实力也不是很强,但是这个金角宗却是有背景的,金角宗的宗主,出身自妙音阁,而妙音阁的阁主,却是烈火宗宗主的双修道侣,也就是说,妙音阁其实不过就是烈火宗的一个分支罢了,而金角宗更是烈火宗放出来的一个小棋子。

  刘青锐他们要进攻金角宗,其实就等于是在跟烈火宗做对,烈火宗是整个术灵界里有名的大宗门,以火系的术法见长,在术灵界里的势力可是很大的,他们这一次要是真的灭了金角宗,那就等于是把得罪了烈火宗,要是让烈火宗知道了他们的身份,那他们怕是不会有好果子吃。

  不过金灵商行这一次会有这样的一个行动,那就不会不考虑后果,他们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至于说是不是要牺牲他们,在刘青锐看来,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金灵商行的人要牺牲他们,也不会这么做,他们的身上可都带着金灵商行的身份牌呢,要是让烈火宗发现了他们的身份牌,马上就会知道是谁对付他们了,到那时,金灵商行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不要看金灵商行的实力强悍,甚至可以说比烈火宗还要强,但是他们一直都是以商行的形式出现的,他们虽然也干过一些灭人宗门的人事情,但是都是暗地里做的,不敢让人知道,要是让人知道他们干那些事情的话,那些宗门怕是就会感觉到他们的威胁,可能就会第一时间把金灵商行在他们宗门内的店铺,直接就给关了,要是术灵界所有宗门都这么作,那金灵商行就完了。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金灵商行的实力虽然一直十分的强悍,但是行事却是十分的低调,而且一直都是以和为贵,当然,你要是欺负到头上,他也是一定会反抗的,不过能不用武力解决的事情,他们一般是不会用武力解决的。

  而刘青锐他们这些人,就相当于金灵商行养的一些打手,各宗门也许知道他们的存在,但是没有证剧,金灵商行也不会留下证剧,所以就算是各宗门知道金灵商行有这些人,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有金灵商行在,他们也会省去很多的麻烦。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正在刘青锐想着自己的事情时,突的血鸟沉声道:“时间到,行动。”

  一听他这么说,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随后都聚集到了血鸟的身边,接着血岛走到了一帝,那里有一个小型的传送阵,只能让五十人使用,众人上了传送阵,随后白光一闪,他们就消失在了那个房间里。

  下一刻他们已经出现在了另一个传送阵里,这个传送阵却是在一个山洞里,而且显然是临时建立起来的,看起来十分的简陋,在传送阵的旁边,守着一个人,这人穿着一身的黑衣,没有人看清他的脸,他的脸上带着一个面具。

  众人刚一出现在传送阵里,那个面具人就开口道:“你们有四个小时的时间,四个小时之后,如果你们不回来,我会毁了传送阵。”说完就不在出声了。

  血鸟点了点头,沉声道:“走。”说完领着众人直接就出了山洞,随后他看了一下四周,认准了一个方向,直接就飞了过去,众人连忙跟着。

  不长时间他们就看到了一片灯火,为片灯火的范围并不是很大,不过在黑夜里,却显得十分的显眼。血鸟一看到那灯火,马上就降低了飞行高度,随后低声道:“毒蛇。”

  刘青锐连忙飞到了血鸟的旁边,血鸟看着他,沉声道:“你要离他们多远,才能放毒?”

  刘青锐看了一眼灯火的方向,沉声道:“还要在近一些,最少也是要在两里之内才行。”

  血鸟一听刘青锐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两眼放光的看着刘青锐道:“两里就可以?那你的毒有多强?不会因为离的远,就降低效果吧?”

  刘青锐沉声道:“中着无救。”

  血鸟看了刘青锐一眼,显然是不太相信他说的话,不过他还是沉声道:“好,那就到两里之内,在由你下毒,然后你说我们可以进攻了,我们在进攻,走吧。”刘青锐没有说话,跟着他往前飞去。

  不长时间,一行人就飞到了那片灯火的外围,那是一个小宗门,说是小宗门,是因为这个宗门的外面,立着一个牌楼,牌楼上刻着三个大字,金角宗,而这个金角宗,其实就是一片庄园,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血鸟停在了庄园的外面,看了庄园里一眼,低声道:“这个距离可以了吗?”

  刘青锐沉声道:“可以了,你等一下。”说完他用手指沾了一点口水,辨别了一下风向,随后转到了上风口处,接着拿出了一个瓷瓶,随后他把瓷瓶的盖子打开,随后把瓷瓶里的水倒了出来,这水十分的特别,遇风而散,转眼就消失得一干二净,在地面上竟然没有一滴水留下。(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