殳厉看着这些人的样子,不由得感到好笑,他走到这些人跟前,对这些人沉声道:“你们不用怕,寨子里的生番,全都死了,这个寨子我也不准备用,就交给你们了。”

  那个老人一听殳厉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却是两眼一亮,要知道他们齐家村,原本只是一个小村子,跟殳厉见过的鱼家村差不多,自然不可能有太这样的大寨子,还全都是石头砌起来的。

  要是他们有这样的大寨子,那他们的安全就更加的有保证了,所以一听殳厉这么说,这个老人显得十分的高兴,他马上就冲着殳厉行了一礼道:“大人,你说的是真的吗?这里真的可以给我们吗?”

  殳厉点了点头道:“是真的,这里真的可以给你们,不过你们也应该知道,这个寨子这么大,你们就这么点儿,怕是也住不下,不过将来你们要怎么处理这里,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我不管,对了,这寨子里的粮食还都在,也归你们。”

  那老人马上就道:“大人,不知道我们能帮你做什么?你如此的恩待我们,我们整个齐家村的人,都愿意为你献上自己的一切。”

  殳厉摇了摇头道:“算了,我不需要你们做什么,我只是想要知道,这里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归那个宗门管,因为我有些迷路了。”

  一听殳厉这么说,那老人愣了一下,随后他马上道:“回大人的话,这里是属于魔猿宗的地盘,与野狼宗的地盘相邻。”

  “魔猿宗?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宗门?”一听老人这么说殳厉就知道,自己走错路了,竟然离开了野狼宗的地盘,跑到了这个什么魔猿宗的地盘。

  老人马上道:“大人,魔猿宗是这附近一个比较有名的宗门,他们的实力十分的强悍,而且是一个比较开放的宗门,只要是达到了炼气还神境的弟子,他们都会收入宗门,听说最近魔猿宗正在对外扩张,所以很需要人手。”

  殳厉有些不解的看着老人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老人马上道:“回大人的话,我叫齐伯,是齐家村的村长,也是齐家的族长,我们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我们齐家村,有一个家族弟子,在魔猿宗做杂役弟子,他叫齐钢,是他跟我们说的,不过他虽然每隔一段进间就会给我们来一次信,但是却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村了,也不知道我们村子里出事儿。”

  殳厉沉声道:“听你这话的意思是,我也可以加入魔猿宗?他不怕我是其它宗门派来的吗?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收人进入他们宗门?”

  老人马上道:“回大人的话,魔猿人新收的这些弟子,全都是一些实力不错的散修,而且不管是实力多强,进入到魔猿宗之后,都只能当一个外门弟子,要为宗门出战二十次以上,才能成为一个内门弟子,所以魔猿宗的人,并不怕有其它宗门的人派人加入他们宗门。”

  殳厉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好,那你告诉我一下,魔猿宗在什么地方?我想去那里看看?”

  老人成上道:“从这里往西南方向走,走半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到魔猿宗了,当然,如果大人你是用飞的,那很快就可以到,不过大人要是到了魔猿宗的外围,最好不要在飞了,那样可能会被魔猿宗的弟子攻击的,你也就不能在加入魔猿宗了。”

  殳厉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那你们有没有想过,以后你们要如何的处理这处山寨,这山寨最多可以容纳一万多人,你们就这么点儿人,能占领整个山寨吗?”

  老人马上道:“回大人的话,我们与附近的几个村子,关系都十分的好,这一次只不过是因为我们被攻击的实在是太突然了,所以他们才没有来得及救援,我准备把他产几个村子里的人,也全都领到山寨这里,这样我们就全都安全了。”

  殳厉看了老人一眼,沉声道:“这能行吗?不要忘了,现在你们村子里,可没有多少男丁了,要是他们想要对你们不利的话,你们怕是没有反抗之力吧?”

  老人连忙道:“不会的,请大人放心,我们几个村子里的人,平时都会联姻,所以就像一家人一样,我们几个村子其实就是一个小联盟,要不是这样的话,我们怕是早就被灭了,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好地方,我们当然要一起控制了,单独一家,是绝对不可能控制得住的。”

  殳厉点了点头,接着他有些不解的看着老人道:“你说这里是魔猿宗的地盘,难道说魔猿宗的人,就这么放任这么一个会吃人的山寨存在吗?他们不管吗?”

  老人摇了摇头道:“他们是不会管的,这个山寨虽然吃人,但是对于他们的却没有任何的影响,虽然他们也不会收这个山寨里的人做弟子,但是他们也不会浪费时间来管这些事情,在加上这一片地方,可以说是比较偏僻的,所以他们不会在意这里发生了什么。”

  殳厉点了点头,他现在有些明白了,魔猿宗跟其它的宗门一样,他们都想不会在意这里发生了什么,因为在他们看来,一位入了宗门,那就与下面的那些人,仙凡永别了,他们自然不会管下面发生了什么。

  当然,如果齐家村他们几个村子里的人,有人成为了魔猿宗的正式弟子,那怕只是一个外门弟子,也一定会有人来管生番寨的,可惜的是,他们几个村子没有一个人能成为魔猿宗的外门弟子,齐家村的齐钢,虽然只是魔猿宗的杂役弟子,却已经是他们几个村子里,地位最高的人了。

  殳厉看了老人一眼道:“行了,你们的事情我不会管,我会在这里休息两天的时间,你们抓紧这一段时间,把其它几个村子里的人,全都叫到这里来吧,把这个山脉给控制好,然后我就要离开了,我要去加入魔猿宗。”

  老人马上应了一声,又冲着殳厉道了声谢,这才安排人去人殳厉收拾房间,让他去休息去了,随后老人马上就派他们村子里剩下的几个青壮,马上就去联系其它几个村的人,让他们马上就迁到这里来。

  殳厉自然不会在意齐伯他们是怎么安排的,他只是想在这里休整两天,然后就出发,至于说齐伯他们会怎么样,他根本就不会管。他之所以帮齐伯,也不过就是顺手的事儿,在加上齐伯他们,对他一直十分的尊重,所以他才顺手的帮了齐伯他们一下。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就在当天的晚上,齐伯派出去的那几个齐家村民失,全都回到了山寨这里,跟着他们来的还有几个人,他们就是其它几个村子里的人,他们就是来看看,山寨这里是不是真的被齐家村给控制了。

  等这几个人到了之后,齐伯就领着他们拜见了殳厉,殳厉也只是接见了他们一下,就让他们离开了,他不想与这些人有什么关系,因为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第二天那几个村子里的人就全都回到自己的村子里去了,他们是想让村子里的人,尽快的搬到山寨这里来,在天山山脉这里,有这么一个山寨,他们的安全以后也会更加的有障了,所以他们当然不可能放弃这个地方。

  虽然说在天山山脉这里,会飞的人不少,但是很少会有人来到他们这里,他们这里太偏僻了,就连飞行妖兽都很少会攻击他们这里,所以在这里有这样一个山寨,对他们的安全,真的是十分的有保障的。

  第三天一早,殳厉就直接离开了山寨这里,当然了,他也并没有把所有异形都带走,他给齐家村的人,留下了一些异形,主这些异形,可以成为齐家村人的战兽,当然,异形是不会跟齐家村的人合体的,但是光是异形的战斗力就很强了,有他们帮着齐家村的人战斗,就已经十分的不错了。

  齐家村的人对于殳厉的决定,可是十分高兴的,他们齐家村的人,以前的战兽,也是一种猴子,只不过在与生番寨的人战斗的时候,那些猴子全都被杀了,所以现在齐家村的人,可以说并没有战兽,现在殳厉给他们留下这些战兽,正是他们所需要的。

  当然,殳厉是不会把异形巢留在这里的,异形巢他必须要随身带着,因为异形巢对他来说,用处实在是太大了,要是以后有机会,他还想用异形巢,发展出异形大军呢。事实上,现在他手里的异形大军,数量已经不少了,光是他手里异形数量,就快有一千头了,要不是探海宗研究出来的这个战兽袋,十分的特别的话,根本就不可能装得下那么多的异形。现在殳厉就算是不出手,光是他手里的那些异形,战斗力就已经十分的不弱了。在兽灵界这里,他只靠手里的异形,就可以成为一方的小高手了。

  对于殳厉来说,齐家村不过就是他经历过的一件上事罢了,他根本就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对于见识过几十亿大军的人来说,这种规模的战斗,就好像是在玩一样,他完全的不放在心上,现在他只想去魔猿宗那里看看,看看能不能加入魔猿宗,然后在通过魔猿宗来打听打听消息,他的这种方法,也是前两次到其它界面去打听消息的人那里学来的,加入一个宗门,有了一个公开的身份,有了宗门做靠山,在打听消息,会轻松很多,还不会有人怀疑,殳厉不过就是活学活用罢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