殳厉他们的实力,又岂是那些普通的弟子所能挡住的,那些普能的联军弟子,在殳厉他们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要是普通的太上长老级高手,那些弟子联合起来攻击,可能还会伤到那些太上长老级高手,但是伤亡也会十分的惨重,但是面对殳厉他们这样的异形时,那些弟子却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殳厉他们这些妖修,是可以防御法则之力的,而那些弟子就算是联合了起来,也不可能有法则之力的攻击强悍,所以他们的攻击,对于殳厉他们根本就没有用。

  当然,殳厉他们面对的如果是探海宗的弟子的话,他们怕是也讨不到好去,探海宗的弟子,就算是实力并不是很强,他们联合起来之后,战斗力也会十分的强大,就算是不能杀了殳厉他们,自保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这些联军的弟子,可不是探海宗的弟子,探海宗的弟子,都经过军事训练,而这些了军的弟子,可没有经过军事训练,他们看到殳厉他们这些妖修,在他们的大阵之中,冲来杀去,他们想到的,并不是结阵对敌,而是跑,拼命的跑,躲开最危险的地方,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不可能挡住殳厉他们的进攻了。

  “无耻!”战箐天一看到这种情况,两眼都红了,他还真的没有想到,殳厉他们竟然不跟他们来战争了,反到是跑过去对付他们宗门的那些普通弟子了,这真的是要了他们的老命了,他们要是还接着跟殳利他们打下去的话,他们那些普通弟子就要完蛋了,要是那些普通弟子真的死亡太多的话,那他们宗门就完了。

  “呵呵,战箐天,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了,昨在我们是对你们手下留情了,异兽宗换不换宗主,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自己跑过来,想要从异兽宗的身上分一杯羹,我又岂能容你,本以为昨天给你们的教训,已经够多了,你们会撤走了,却没有想到,你们今天又来了,你真的当我们是好欺负的,今天就让你们知道知道,我们的实力。”

  战箐天看着殳厉,殳厉现在虽然还是异形的样子,但是他还是可以听到殳厉的声音,一听殳厉这么说,他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说实话,要不是他们还有些贪心,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话,他们怕是已经退走了,但是他们还是有些不甘心,他们以为自己找到了对付异兽宗的方法了,所以他们今天才会来进攻。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不是他们找到了对付异兽宗的方法,而是异兽宗找到了对付他们的方法,他们想对异兽宗用一招釜底抽薪之计,却没有想到,反到是被异兽宗来了一招釜底抽薪,直底就把他们的普通弟子给灭了,要是在这样下去的话,他们那些普通弟子就完了。

  一想到这里,战箐天不由得压住了自己心里的火气,他看着殳利,突的停下了手,沉声道:“殳利,说说吧,你想要怎么样?”

  殳利一看到他停了下来,他也没有接着进攻,也停了下来,随后他看着战箐天道:“战箐天,是你们来进攻我们的,现在你想停下来,可以,我也不为难你,以后异兽宗还是跟以前的异兽宗一样,以后异兽宗的弟子,还是异兽过的弟子,你们必须承认异兽宗的存在,异兽宗的弟子在外行走之时,你们不能为难,不难对付他们,必须要把他们当成普通宗门的弟子一样,如果你能做得到,那么我们就停战。”

  战箐天看着殳利,沉声道:“就这样?”

  殳利沉声道:“就这样,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异兽宗的人,身份比较敏感,要是我真的让你们赔偿,或是把你们全杀了,那我们也没有好日了,所以从最一开始,我就没有想过要把你们全都给杀了,全都是你逼我们的,如果你同意的,我现在就下令让他们停下来,要是你不同意的话,我们打不了就跟你们拼了,然后这个异兽宗的身份我们也不要了,我们去投靠那些妖王,到时候我想也没有人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吧?”

  战箐天一听殳利这么说,就明白了殳利的意思,异兽宗的人,大多都是妖修,以前兽灵界这里的人承认他们的存在,是因为他们专杀妖修,要是他们同在突然把周围的几个宗门全都给灭了,那兽灵界这里其它宗门,一定不会放过他们,所以殳利他们也不敢把他们全都给灭了,但是如果真的要把他们给逼急了,他们真的投靠了那个妖王的话,那还真的没有人能把他们怎么样。

  战箐天虽然还是有些不甘心,但是他也知道,形势比人强,现在他们要是不同意的话,怕是他们几个宗门的普通弟子,就要死光了,要是现在他们答应了殳利,那么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他们几个宗门都会十分的和平,等到他们缓过劲来,完全可以联合其它的宗门,在来对付殳利他们,到时殳利他们就必死无疑了。

  一想到这里,战箐天就看着殳利道:“好,我答应你,以后你们异兽宗的弟子,会跟其它宗门的弟子一样,我们承认你们异兽宗的存在,不会随意的攻击你们的弟子。”

  殳利点了点头道:“好,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是一个聪明,你要是真的敢违背你今天说的话,那么就算是异兽宗不存在了,你们战虎宗,也绝对不会存在。”说完殳利化成人的形,大声道:“所有人,住手!”

  战箐天也沉声道:“所有人,都停下来吧。”

  随着两人的话,所有人全都停了下来,异兽宗的人,退回到了殳利他们身后,而联军那对的人,却有一些直接就退回到了大营,更是有一些,直接就跑路了。

  不过现在战箐天他们也没有心情在管这些,他看了殳利一眼道:“希望你说话算话。”

  殳利看着战箐天道:“彼此彼此!”

  战箐天哼了一声,随后一挥手道:“撤!”说完他领着众人退回到了大营里,随后在大营那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接着转身就走了。

  而随着他们离开,异兽宗这里也传出了震天的欢呼声,异兽宗的弟子真的是十分的高兴,他们在正面对战之中,打败了几乎十倍于他们的敌人,这是前所未有的大胜,他们以后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的做人了。

  一直等到战箐天他们离开,殳利他们这才回到了宗门里,不过打退了战箐天他们,还不算完,异兽宗这一次的损失也不算小,很多的弟子战死了,更多的弟子,却是受伤了,他们还需要很长时间的修养才行。

  除了这些之外,异兽宗的地盘,也要好好的了解一下,看看异兽宗这里有什么东西,怎么加以利用,最重要的是,与四周各宗门接触,让他们承认异兽宗的存在,以后异兽过的弟子跟他们联触的时候,需要用什么样的态度,还有以异兽以后的发展,如何能更好的利用好异兽宗这里的一切,这些都是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的。

  殳厉他们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走,事实上他们也没有办法走了,他们的样子,战箐天他们都知道了,他们要是不改变自己的样子就离开异兽宗近里的话,很快战箐天他们不会知道。

  殳厉他们也没有想要走,现在异兽宗这里这么多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离开呢,所以现在他们全都在异兽宗这里,帮着殳利处理异兽宗的事情。

  虽然说现在异兽宗的下面,全都被虫族给挖空了,成了一个巨大的迷宫,不过殳利他们却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异兽宗这里的那些弟子,殳利十分的清楚,异兽宗里的那些弟子,不知道有多少,是其它宗门的探子,之前那些长老,都是其它宗门一些人的本命兽,就更不要说这些普通的弟子了,要是这些普通的弟子,真的是其它宗门弟子的本命兽,那把这个地下迷宫告诉他们,对他们可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殳利他们现在就是在利用这些异兽宗的弟子,当然,要是这些异兽宗的弟子,对他们十分的忠心的话,等到探海宗的大军到了,他们也会有一个好的结果,要是这些异兽宗的弟子,对他们不忠心,而是想要帮着其它宗门的人来对付他们的话,那他们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探海宗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战箐天他们全都离开了,殳利他们也开始了对异兽宗地盘进行了一些普查,他们就是想要知道,这异兽宗的地盘里,到底有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是他们可以利用的。

  但是这一查之后,殳利他们却直接就傻眼了,因为异兽宗的地盘上,什么东西也没有,没有精铁矿,没有晶石矿,没有其它的任何矿产,甚至异兽宗这里连药园都没有,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些普通的植物之外,异兽宗的地盘上,可以说是一穷二白。

  当然,你要说真的找的话,在异兽宗的地盘上,还是可以找到很多野生的草药的,但是异兽宗的地盘,只有方圆一万里左右,但是这地盘上,却是没有一条矿脉,除了普通的大山之处,竟然还有一处被称之为死亡山泽的地方。

  这处死亡山泽十分的诡异,一般沼泽都不会出现在大山里,但是这处死亡山泽,却偏偏就是出现在大山里,最让人受不了的是,这处死亡山泽里,根本就是一处死地,那里没有任何的生命,没有动物,没有妖兽,甚至没有植物,除了烂泥和上空飘浮着的毒气之外,什么都没有。(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