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灵界并入到探海宗,对于赵海来说,不过就是一个插曲,他把事情安排下去,就不在管了,不过本来是想让温文海也跟着他去对付金钱界的,但是现在却不可能了,虽然他们处理这种事情十分的有经验,但是让一个界面并入到探海宗,要处理的事情也有很多,所以温文海只能留下来了。

  不过现在探海宗已经把一切全都准备好了,就等着进攻了,温文海处理体灵界的事情,也是轻车熟路,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麻烦,他也不是很忙,所以整个探海宗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就打乱他们的节奏,依然是有条不紊的处理着一切。

  不过曾石金他们到是十分的着急,第二天一早,曾石宗他们,他们就又带着人回到了探海宗,这一次他们带来的人可是不少,全都是宗门里的弟子,他们这些人,都是想要参加对金钱界的大战的,跟曾石宗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体灵界一些小宗门的宗主和弟子。

  体灵界那里的那些小宗门,并不一定就跟金钱界没有仇,事实上有一些小宗门,跟金钱界的仇更大,因为他们当年可能还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宗门,但是因为跟金钱界那一战,他们死了太多的人,所以从此之后就没落了,正是因为这样,有一些小宗门,跟金钱界的仇更大,比曾石金他们还要大得多。

  赵海等他们所有人都到了之后,就把众人,全都叫到了大殿里,大殿里探海宗里的众人,也全都到了,就连劳拉她们今天都来了,不过劳拉她们就坐在赵海的身边,曾石金他们都没有见过劳拉她们,有些不明所以的问着身边探海宗的人,探海宗的人自然跟他们说了劳拉她们的身份,同时也跟她们说了劳拉她们的权力。

  劳拉她们可以说是探海宗实际上的控制者,赵海现在有很多的时候,都是不怎么管事儿的,所以整个探海宗其实是劳拉她们在管理,而温文海他们就是在帮劳拉她们管理,这一点儿是所有探海宗的弟子都知道的,不过却没有人反对,因为劳拉她们管理的十分好,而且我提出了多项的改良措施,让探海宗的弟子过的比以前还要好了。

  曾石金他们一听探海宗的人这么说,也都感到十分的好奇,不过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有些好奇的看着劳拉她们。劳拉她们现在都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平静的坐在赵海的身边,但是久居上位,这让她们的身上,自然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让人不能忽视她们。

  赵海看了下面的众人一眼,开口道:“各位,明天就是我们进攻金钱宗的日子了,现在我们探海宗,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一仗,我们一定要打的漂亮,我知道,现在大家都有一种懈怠的心理,觉得我们这一次,不过就是一次佯攻,又不是真的跟金钱宗拼命,所以不会有什么大仗要打,一个个还都很轻松,不过我要告诉你们,你们要是有这样的想法,那你们就错了,弄不好我们探海宗的人,就会因为这样的想法,而吃大亏的。”

  说到这里赵海停了一下,他两眼扫了众人一眼,众人就感觉到,他们好像是被刀子给扫过一样,身上隐隐的发痛,好像自己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全都被赵海给看得清清楚楚了,这让众人心里都是一凛,他们很少会看到赵海这样,这代表赵海真的有些生气了,所以所有人全都老实了起来,一个个坐的笔直,静静的听着赵海的话。

  曾石金他们更是心惊肉跳,他们第一次见到赵海的时候,赵海可是十分随和的,虽然说也显得有些锋芒,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敌意,而且还显得十分的好说话。第二次在见到赵海,赵海依然十分的随和,也十分的客气,所以他们以为赵海一直都是这样呢,现在他们终于发现,原来赵海也会发怒,也会生气,而且生起气来,还十分的可怕。

  赵海只是看了他们一眼,接着沉声道:“你们是佯攻金钱界,但是金钱界的人并不知道,他们会以为,我们是真的要进攻他们,所以他们一定会跟我们拼命的,要是我们真的掉以轻心,那吃亏的,必然就是我们,在加上金钱界那里,可是有信仰的,他们是信仰金钱之神的,我们进攻金钱界,就等于是攻击他们的神灵,而那个什么金钱之神,也一直在注意着金钱宗那里的情况,所以不管是金钱界的人,还是金钱之神,都不会放过我们的,所以我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相反的,我们还要更加的小心才行,明白了吗?”

  众人全都齐声道:“是,我等明白,请宗主放心。”没有人在敢嘻皮笑脸的样子了,所有人都重视起这件事情来了,他们都知道,赵海这么正式,那就代表着这件事情十分的重要,无比的重要,所以他们只会更加的小心,绝对不能出一点儿的差错,要是探海宗百战百胜的威名,败在了他们的手里他们就算是死了,也会成为千古罪人的。

  赵海看了众人一眼,点了点头道:“好,明白就好,最近我们探海宗接连的大胜,你们一个人尾巴都翘起来了,都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我告诉你们,你们可以傲,但是不能骄,傲是一种态度,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为我是探海宗的人而傲,我们的骨子里都带着傲气,因为我们是探海宗的人,我们是这一层界面,最为强大的宗门,我们敢合任何一个势力叫板,而且我们坚信,最后胜利的一定会是我们,但是你们给我记住了,绝对不能骄,骄是一种心态,一种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心态,这种心态是要不得的,我允许你们傲,但是不允许你们骄,明白了吗?”

  众人齐声道:“是,我等明白,请宗主责罚!”他们一个个被赵海说的是热血沸腾,他们真的很傲,因为他们是探海宗的人,他们为自己探海宗的身份而傲,他们的傲气,要刻在骨子里,只要有这股傲气撑着,他们的腰就不会弯,不管到什么时候,他们的腰都不会弯。

  赵海看着众人,点了点头道:“好,废话就说到这里,事实我全都跟你们说了,你们给我记好了,把我的话,跟那些弟子说清楚,谁要是敢不重视这一战,谁要是在战斗的时候,给人出现任何不必要的失误,我必严惩!”众人齐声应是。

  赵海沉声道:“好了,去准备吧,明天集合,我们进攻金钱界,记住了,这一战我们虽然是佯攻,但是也要打出我们的威风,要是我们三两下就退回来,那金钱界的人是不会看得起我们的,他们更加的不会从其它几个界面退兵,所以我们必须要打痛他们,让他们知道,他们要是不老实一点儿,就要被我们灭亡,这样他们才会重视我们,明白了吗?”

  众人齐声道:“是,明白了!”说完这才站了起来,冲着赵海行了一礼,接着转身走了,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也只是微微一笑,随后也站了起来,领着劳拉她们到了后院,等到只剩下他们的时候,劳拉这才笑着道:“海哥,只有你能敲打他们,其它人还真的不行。”

  赵海笑着道:“这些家伙,听话到是很听话,实力也不错,但是一个个现在都骄傲的不行,这是不行的,必须要敲打敲打他们才行,不然的话,他们还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这一仗可不是那么好打的,金钱界那里的人,几乎是金钱神的狂信徒,这样的人最不好对付,要是不让他们收起他们骄傲的心态,这一次怕是就要吃大亏了。”

  劳拉她们都点了点头,劳拉开口道:“家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好了,我们保证把家看好,同时也会安排好异形族和死灵一族的进攻时间的,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器灵界和符灵界给拿下的,对了,海哥,傀儡宗为什么没有投降?”

  赵海笑着道:“傀儡宗那里的人,虽然与金钱界他们发生过冲突,但是金钱界他们看起来,并没有全力的进攻他们,所以他们还没有体会到金钱界他们的可怕之处,他们对于金钱界的仇恨,也没有体灵界那么深,所以他们还会在等一段时间,我估计我们这一次大战结束之后,傀儡界的人,就差不多想要加入我们了,其实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有想到,体灵界的人,会这么快就投降我们,这真的让我十分的意外,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得出来,体灵界对于金钱界的仇恨,真的是很深。”

  劳拉沉声道:“是啊,体灵界这里这一次做的事情,真的是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意料,不过这样也好,这样他们就可以更快的融入到探海宗里来了,说实话,我以前还真的有些担心,体灵界的人会不想加入我们探海宗呢,要是最后动武的话,那可就真的不太好了,毕竟体灵界的人,也是一直坚持不与除灵联盟合作的,这一点儿十分的难得。”

  赵海点了点道:“是啊,这一点我也十分的佩服他们,这一点儿真的是太难得了,不过我到是十分的喜欢体灵界那些人的性格的,他们真的是很不错,当你的朋友,你就是朋友,说要投降你,那就是要投降你,我想当初他们要投降我们的时候,已经做好准备了,要是我们不接受他们的投降,他们怕是就要准备跟我们开战了。”

  劳拉点一点头道:“是啊,真的是太难得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