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在下完毒后第十五天,金钱界的人,来到了地下迷宫的入口,之所以要这么长时间才来地下迷宫的入口,也是有原因的,因为灭绝之毒的持续时间,就是十五天,只要过了十五天,在去灭绝之毒所出现的区域,才是安全的,不然的话他们本身都会有危险,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金钱界的人,在第十五天的时间,这才出现在地下迷宫的入口,而他们并不知道,这个进候,探海宗的人,都已经回到了探海宗里,同时已经开始接手器灵界和符灵界了,根本就没有打算在这里等他们。

  当然,赵海也不会让金钱界的人,这么容易就进入到地下迷宫里,他根本就不想让金钱界的人进入到地下迷宫里,所以他直接就在地下迷宫里下了毒,甚至还下了诅咒之术,他下的毒和诅咒之术,可是要比灭绝之毒还要毒辣,金钱界的人想要进入到地下迷宫,那是不可能的。

  同时赵海也发现危险的地方了,这一次金钱界的人能用灭绝之毒对付他们,那么其它界面的人,也很有可能会用这种方法来对付他们,而这种方法里可是有诅咒之术的,探海宗里学习诅咒之术的人,可不是很多,因为那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所以赵海现在必须要想出一种方法,让探海宗的弟子,不会在怕这种诅咒之术,也不会在怕这种毒,对于诅咒之术,是没有什么有效的预防手段的,因为诅咒之术太过于诡异了,变化也太多了,你想要预防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最后赵海想出了一个办法,这个办法其实十分的简单,就是他在探海宗所有弟子的身上,都多加上两个法阵刺青,一个法阵刺青是吸毒法阵,这种吸毒法阵几乎是所有毒物的克星,因为他可以把毒全都吸收吸毒法阵里,然后储存起来,不会对人产生任何的不良影响。而另一个法阵,却是一个预警法阵。

  赵海知道,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有效的预防诅咒之术,为了让探海宗的弟子,不会在身中诅咒之术的情况下,还完全不知情的四处乱跑,所以赵海弄出了一个预警法阵,这个预警法阵对于其它的东西都没有用,只对诅咒之术有用,只要他们身上了诅咒之术,这个预警法阵马上就会有反应,让他们知道,他们中了诅咒之术了,这样他们就可以马上想办法解除诅咒了,这样虽然还是比较麻烦,却是赵海所能想出来的,最好的方法了。

  赵海在探海宗的弟子回到探海宗里之后,马上就让探海宗的弟子,人都刺上了这两种法阵,做为他们的保命手段,同时开始全面的接手器灵界和符灵界,器灵界和符灵界这里的修士,几乎全都死光了,但是他们的传承却还在,要知道器灵界和符灵界各宗门,几乎在探海宗一进攻的时候,就直接溃败了,而他们宗门的一些传承,自然就落到了探海宗的手里,成了探海宗的传承。

  赵海可没有一点歧视器灵界和符灵界传承的意思,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两条大道,是可以能往长生大道的,不然的话器灵界和符灵界这里,也不可能会出现领悟了法则之力的高手,所以赵海还是把器灵界和符灵界的传承,列入到了探海宗的传承之中。

  而就在探海宗开始接手器灵界和符灵界的时候,金钱界的人,也来到了地下迷宫前面,大祭司看了静悄悄的地下迷宫一眼,接着沉声道:“派人进去看看吧,让他们都小心一点儿,探海宗的那些家伙,诡计多端的,他们说不定有方法,躲过我们的灭绝之毒,让大家都小心。”

  他身边的人马上就应了一声,随后直接就去传令去了,接着金钱界分出了一部分人,小心的进入到了地下迷宫之中,而大部分人却还要外面等着,与其说他们是怕探海宗的攻击,不如说他们是在怕灭绝之毒,所以他们没有派太队的人进入到地下迷宫里。

  那些进入到地下迷宫的人,刚刚往地下迷宫里走了几十米,突的一个个全都停了下来,随后全都从空中掉了下来,落到地面上,一个个脸色铁青,口吐白沫,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一看到这种情况,金钱界的人,全都惊呼了一声,随后往后退去,远远的离开了地下迷宫的入口,好像那洞里有洪水猛兽一般。

  大祭司看着那些死在洞里的人,脸色也是一变,随后他沉声道:“怎么回事儿?这毒应该已经消了才对?为什么还会有毒呢?不对劲?绝对不对劲,传令,所有人后退,不要在靠近这里,去抓一些妖兽来,以后每天都要放一些妖兽进入到山洞里,看看山洞里是不是有毒,要是山洞里还有毒的话,就不要在进去了。”

  众人齐齐的应了一声,随后直接就退走了,他们是真的害怕了,要知道那可是灭绝之毒,他们可是谁也不想沾上那灭绝之毒,要是沾上的话,那就必死无疑,当实金神之神给他们这种毒的时候,可是没有给他们解药的。

  大军在金晶山这里又呆了十天的时间,这十天时间里,他们每天都会放一些妖兽进入到山洞里,但是那些妖兽,都是进入到地洞里,没有跑几步就倒地而死了,而且全都是中毒死的,这让金钱界的大军,一直不敢进入到地洞里。

  大祭司看着地下迷宫的入口,眉头紧紧的皱着,已经过去快一个月的时间了,可是地洞里的毒,却一点儿也不见散去,这是绝对不正常的,甚至大祭司还发现,那些妖兽的中毒现象,比以前还要严重了,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大祭司发现,那妖兽中的毒,好像不是灭绝之毒的毒发情况,这就更加的不正常了。

  虽然说大祭司没有见过灭绝之毒毒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在金钱界这里,却是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当年他们灭杀绿毒蚁的时候,有人不小心中了灭绝之毒,他没有用多长时间就毒发了,而他毒发的时候,面目如常,甚至脸上还带着一丝十分诡异的微笑。

  而现在地下迷宫这里的毒,毒发时,却是脸色铁青,而且还会口喷白沫,这是绝对不正常的,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毒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说这毒不是灭绝之毒?是探海宗下的毒?大祭司心里万千念头一内而过。

  虽然大祭司猜到,这地下迷宫里的毒,可能是探海宗下的,并不是他们下的灭绝之毒,但是现在却绝对没有人敢进入到地下迷宫里,就算是他也是一样,他在不敢肯定那毒是探海宗下的之前,他是绝对不敢进入到地下迷宫里的。

  但是大祭司却十分的清楚,他现在必须要做出决定来了,他们现在不能在这里在这么等下去了,之前大战的时候也就罢了,现在没有大战了,他们在这里在这么等下去,只会让金钱界的人,慢慢的失去耐心,要是大家真的没了耐心,那大军就有可能会散去了。

  大军自行散去,和他命令散去,那可是两回事儿,他命令大军散去,下一次他还可以召集起大军来,要是大军自行散去的话,那以后大军可就不容易在召集起来了。在加上一直在这里这么等下去,每天消耗的物资,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他们也支持不下去了,所以现在大祭司必须要做出一个决定,是不计伤亡的派人进入到地下迷宫里看看探海宗的人是不是死干净了,还是直接下令大军解散。

  在这么犹豫之中,又过去了五天,这五天大家依然每天往地洞里放一个妖兽,但是那些妖兽还全都是中毒死在了地洞里,所以现在大家都有些着急,同时也更加的没有人敢靠近地下迷宫的入口了。

  与此同时,大军之中也传出了各种不满的声音,这些大军之中,有很多都不是神庙直属的,他们都是各大家族的私军,现在这些人全都耗在这里,这让那些人都十分的不满,要知道他们可是在金钱界,时间就是金钱的概念,所有人都知道,而这些私军,是可以给那些家族,创造更多的金钱的,有了金钱,他们才能得到神明的赏赐,要是一直耗在这里,他们那里还能赚到什么钱,要是有战斗也就罢了,他们是在为神灵消灭敌人,全是现在他们没有战斗已经超过一个月了,他们真的等不了了。

  一看到这种情况,大祭司就知道,不能在这么等下去了,在这么等下去,人心就要散了,人心要是散了,那就真的完了,虽然他是大祭司,是神在金钱界的代言人,但是他也不能一点都不顾忌那些家族的感受,那样的话只会激起那些家族的反感,要是那些家族真的全都对他反感的话,也是会影响到他的地位的,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大祭司也不得不做出决定了,最后双看了一下地下迷宫的入口一眼,大祭司下令,在地下迷宫的入口处,布下几个法预警法阵,同是在金晶山这里,建立一座神庙,永久性的监视金晶山这里的情况,之后就下令大军解散了。

  这样的布置,已经是大祭司能想出来的,最好的布置了,让大军解散,那些人就不会在有什么怨言了,同时在这里建神庙,监视地下迷宫,以防止探海宗的人还没有死绝,这样不但不用怕探海宗在从地下迷宫里出来攻击他们,同时还可以解放所有大军,不会让大军一直耗在这里,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现在大祭司已经相信,探海宗的人,不是全都死在了洞里,就是已经离开了金钱界,不然的话那洞里也不会全都是毒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