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其实最为简单的说话就是站立,这是谁都会的,所以对于立,也没有人会注意,但在我们血杀宗里,他却是八要中的一个,那就说明他其实也是十分重要的。”吴先对巴豙讲到,立是八要中的最后一位,看起来好像也并不重要,但是吴先讲的还是十分的认真。

  巴豙也静静的听着,他现在可是不敢小看血杀宗的任何一种看起来十分普通的东西了,之前的七要,已经让他知道了血杀宗的厉害,现在说到立,他当然也是不敢小看了,所以听的十分的认真,而他这样的态度,也让吴先暗暗的点了点头,不过吴先还是接着开口道:“普通的站立谁都会,这个是人的本能,不用人去教,但是要学会好好的站立,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不说别的,就拿我们修练的时候用的一些桩功来说吧说,那些桩功,其实也就是一些特殊的站立方式罢了,而我今天要教你的立,是军中的立,甚至可以说,这也是军中的一种桩功,你一定要仔细的记住了。”

  巴豙用力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吴先这才接着开口道:“普通的站立,一般都有怎么舒服怎么来,要是长时间的站立的话,人们会习惯性的,把重心集中到一条腿上,等一条腿站累了,然后在把重心转移到另一种腿上,或是把两腿分开,形成一个角度,来支撑身体的重量,这让人会感觉到不那么累,但是在军中,这样的站立是不行的。”

  说完这话之后,吴先摆出了几种大家平时站着的姿势,但是最后却全都给否决掉了,随后巴豙这才摆出了一个站立的姿势,他这个姿势看起来十分精神,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杆长枪一样,笔直的站在那里,给人一种十分精神,十分有力的感觉。

  吴先接着开口道:“看到这个姿势了吗?这就是我们要求的站立方式,重心微微的向前,整个人就是一个整体,这样的站立方式,是为保护我们自己,如果我们在这样战着的时候,有敌人突然来攻击我们,我们的身体就会整体的向一个方向倒,而并不是出于身体本能的进行一下挣扎,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不让我们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受到二次攻击。”

  吴先看到巴豙好像还有些不太明白的意思,他马上就开口道:“这么说吧,用军中站姿站立,你就好像是一根立在地上,但是却没有根的木头,只要人一碰,你可能就会顺着那个方向倒去,这其实是一种泄力的方式,同进你在倒下之后,你与你敌人之间的距离,也算是拉开了,可以让你做出下一步的反击,但是如果你挣扎的话,那你的重心就会受到影响,在你挣扎的时候,你是没有办法反击的,而这个时候,敌人却可以在第一时间就攻击到你,这是最为要命,所以这样的站姿,是最后保护你的手段。”

  巴豙点了点头,他有些明白了,是同时他也更加的惊叹,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血杀宗连一个普普通通的站姿,都能研究到这种地步,他感觉自己这一次军中真的是没有白来,他在军中补上了十分重要的一课。

  吴先讲过之后,这才转头看着巴豙,接着沉声道:“我现在跟你讲的这些,全都是需要你要牢牢记住的,最好是可以形成本能,你接下来就是要把我教你的这些东西,全都记住了,反复的练习,今天就先练习你能练习的东西,等到你出去之后在去找我,我会把宗门一些常用的战阵阵图给你,你要牢牢的记住阵图的内容。”

  巴豙应了一声,吴先这才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你已经得到了宗门的血金法阵了,那也你应该得到了光脑了吧?”巴豙点了点头,该他得到的福利他全都得到了,甚至也早就分魂完成了,可以说他现在除了不太了解军中的这些事情之外,他已经是一个合格血杀宗弟子了,他这一次到军中来,可以说就是来补课的。

  吴先点了点头道:“好,记住了,要学会活用你的光脑,他可以帮你很多,好了,你在这里练习吧,这一次在真实幻境这里,你就不要练别的了,就练这个吧,好好的练,等到出去之后在去找我,我会把阵图给你。”巴豙应了一声,随后吴先就退到了一旁,巴豙开始一个人默黑的练习,他从最一开始的坐,卧,立行开始练起,行军他是没有办法练的,所以他现在只能从坐,卧,立开始。

  吴先看着巴豙在那里不停的练习,眼中也闪过了一丝赞赏的神情,随后就缓缓的离开了那片区域,当然,其实他是假意的离开,他就是想要看看,巴豙在他离开之后,还会不会接着练习,如果巴豙在他离开之后,就不在练习了,那吴先马上就会把这种情况向上反应,巴豙怕是马上就会被调走。

  好在巴豙虽然注意到吴先离开了,但是他却并没有停下来,依然是不停的在练习着,他知道自己比起吴先他们来说差得太远了,必须加强练习才行,所以他也不用吴先看着,就一直在练习,事实上只要是修练的人,都可以做到这一点儿,要是没有这样的心境,他们也不可能成为一个修士,修士修练本身就是十分枯燥的。

  一直等到真实幻境强行的把他给踢出去,他这才从真实幻境里出来了,出来之后,缓了缓神,随后就慢慢的向吴先洞府里走去,在向吴天的洞府里走的时候,他记得之前学过的东西,选了一条最为安全的道路行动,而且走的时候也十分的小心,争取不给敌人任何攻击他的机会,虽然他知道现在这里十分的安全,但是他也知道,这是他必须要养成的一种习惯。

  很快的巴豙就到了吴先的洞府外面,他刚要敲门,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了一个声音道:“巴豙来了,进来吧。”巴豙应了一声,随后推门走了进去,一进门他就看到,吴先正坐在房间里,手里拿着几块玉简。

  一看到他进来了,吴先就对巴豙道:“这几块玉简就是宗门里的一些阵图,还有一些阵法变化,包括魔方大阵的一些变化,都是比较常用的,你把他们全都拿回去吧,一定要记住了,就算是你记不住,也一定要记在你的光脑里,去吧。”巴豙应了一声,接过了那几块玉简,随后冲着吴先行了一礼,接着转身离开了。

  巴豙从吴先那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马上就拿起了那几块玉简看了起来,那几块玉简里的内容可是不少,那里面包括血杀宗一些常用的战阵还有战阵的变化之法,还有常用的一些阵符,这些阵符该在什么时候,如何的使用,写的都十分的详细,当然了,还有关于魔方大阵的,关于魔方大阵的一些内容是最多的。

  巴豙记着吴先的话,他把玉简里的内容,全都记在了自己的光脑里,但是并不是说他把这些内容记在了自己的光脑里之后,他就不在注意这些内容了,而是不停理解这些内容,甚至有的时间,还会自己飞起来练习一下,就这样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天,巴豙刚刚醒过来,就听到外面有钟声响起,巴豙连忙从自己的洞府里飞了出去,到了外面跟着大家一起集合,他还是跟着吴先,他知道现在他只能跟着吴先,因为他对于军中的事情,了解的还是太少了,所以他只能跟着吴先。

  郑龙看了巴豙一眼,随后开口道:“今天进行正常的训练,大家做好准备。”众人都应了一声,随后在郑龙的指挥之下,众人进行正常的操练,正常的操练有两个时辰,所有人都做的无比的认真,而巴豙一直跟在吴先的身边,他不只注意着吴先的训练,也在看着其它人,他发现所有人都训练的十分的认真,而且今天他们还训练了魔方大阵的变化,他发现大家一起训练魔方大阵的时候,比吴先一个人控制那些幻影组成的魔方大阵时,还要顺溜,这让巴豙感到无比的吃惊,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血杀宗的弟子竟然全都掌握了这些战阵,这些战阵的变化,好像已经成了他们的一种本能一样,不管郑龙让他们如何的变阵,他们都可以在最短时间之内完成,而且完成的十分顺利,不会出现一点的不适。

  训练之后,众人要一次站在那里,郑龙站在最前面,他看着众人,接着开口道:“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了,解散。”众人都应了一声,随后这才散开了,而巴豙还跟着吴先,两人一边往前飞,吴先一边对巴豙道:“回去吧,直接进入到真实幻境里去。”巴豙应了一声,冲着吴先行了一礼,随后转身离开了。

  等到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马上就进了真实幻境,到了真实幻境那里,发现吴先已经在那里特着他了,巴豙发现他们今天出现的地方,正是一个跟他们的营地一样的地方,吴先冲着巴豙点了点头,巴豙马上就到了吴先的身边。

  吴先看着巴豙,沉声道:“昨天教给你的那些,全都是最为基础的东西,也是需要你常年坚持的东西,我就不在多讲了,今天开始,主要就是让你练习各种法阵,让你熟悉你在各法阵之中的位置,法阵变化的时候,你该如何做,开始吧。”巴豙应了一声,他十分的清楚,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让自己一点一点去练习,所以吴先才会如此的教他,他必须要怒力的学习,才不会拖吴先他们的后腿。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