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壮一看赵海手里拿着的东西不由得一愣,因为赵海手里拿着的正是一个龟壳,这个不大的龟壳,看起来却有一种十分浑厚的感觉,拿在赵海手里,总是给人一种四平八稳的感觉。

  赵海接着又拿出了几个铜钱放到了龟壳里,接着轻轻的摇了摇龟壳,随后把铜钱从龟壳里倒了出来。

  那铜钱一从龟壳里到出来,马上就东到了甲板上,赵海看着那三枚铜钱,不由得挑了挑眉,沉声道:“在有七天左右,厄运方舟就应该出现了,而且此次厄运方舟出现,对于虚空之界来说,实为大凶之兆。”

  牛小壮看着地上的那些铜钱,接着不解的看着赵海道:“这个,你的这个东西准不准啊?”

  赵海收起了铜钱和龟壳,哈哈大笑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以前没有和过,呵呵,不过我之前说的七天左右厄运方舟就要出现,并不是顺口胡说的,厄运方舟确实是要出现了,这个并不是用铜钱算出来的,而是通过感觉。”

  牛小壮点了点头道:“好,那我让族人去通知他们一声,让大家都做好准备,想是那些想走的,也应该走了。”

  赵海微微一笑道:“那就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正说到这里,突然一艘大法器往冥王号这里靠了过来,接着一个声音传来道:“可是赵海先生当面,在下石铁锋有礼了。”

  赵海转头一看,发现一条船形的大法器,在这个大法器的船头那里,正站着一个修士,这个修士看起来有四十多岁,身材十分的高大,光头,一身短衣,两条精壮的胳膊露在外面,给人一种十分彪悍的感觉。

  赵海连忙冲那人还礼道:“正在赵海,不知石先生叫在下可是有事儿?”

  石铁锋看着赵海,微微一笑道:“先生这一次可是代表生死擂来的?不知唐老可有什么交待?”

  赵海看着石铁锋的样子,微微一笑道:“唐老到是没有什么交待,只是让我注意一下这里的情况,不过在下已经决定了,要在这里会会厄运方舟,看看这厄运方舟,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

  石铁锋一听到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哈哈大笑道:“正该如此,在下也想知道,这厄运方舟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却不知先生之前到阴影之中转了一圈,可有什么心得吗?”

  赵海听他这么说,马上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他微微一笑道:“依在下推断,怕是在有七天左右,厄运方舟就要出现在这里了,我们还是要早做准备为好。”

  石铁锋脸色一变,接着他看着赵海道:“先生此言当真?”

  赵海沉声道:“绝无半句虚言,依在下推测,七天之后,厄运方舟就应该到了,而且厄运方舟一出现,四周的重力马上就会发生变化,会比阴影之中的重力还要大上百倍不止,还请大家作好准备吧。”

  石铁锋沉声道:“那先生可算得出来,这厄运方舟出现的时候,会影响到多大的地方?”

  赵海看了看这片巨大的空间,沉声道:“怕是这片空间都会受到影响。”

  石铁锋冲着赵海一抱拳道:“如此就多谢先生了,在下就先告辞了。”说完石铁锋带着石家的那艘大法器,转身离开了。

  牛小壮却看着赵海道:“赵海兄弟,你说的可是真的?那厄运方舟出现的时候,当真会影响到这里?”

  赵海点了点头,沉声道:“不只是这样,我想那厄运方舟上的重力与我们这里一定有很大的区别,怕是就连厄运方舟周围的生力,也会出我们这里有很多的区别,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那么这一次我们的麻烦就真的大了。”

  牛小壮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道:“为何?就算是厄运方舟那里的重力比我们这里大,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吧?”

  赵海摇了摇头道:“这厄运方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他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在厄运方舟出现的地方,那里瞬下也有陆地,而厄运方舟就是在陆地上制做的,如果厄运方舟上的重力不是与他们陆地上的重力一致的话,那生死在厄运方舟上的人会十分的不习惯,所以厄运方舟上的重力,一定与制做厄运方舟那个地方的重力是一至的,也就是说,厄运方舟出现的那个地方,重力要远远的大于我们这里。”

  牛小壮点了点头,他还是不太明白赵海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赵海看着牛小壮,沉声道:“一般重力大的地方,那里的植物都不会长的太高,如果在我们这里可以长到百米的植物,到了他们那里,所是也就能长一米,就算是人也不会长的太高,但是厄运方舟上的人,却与我们长的差不多一样,也就是说,经过多年的适合,他们已经完全的适应了他们那里的重力,当然这也包括植物,甚至是矿石。”

  牛小壮看着赵海沉声道:“我说兄弟,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就照直了说吧。”

  赵海长出了口气道:“人适应了那种重力,等他到了我们这里,就会有一种去掉了枷锁的感觉,就算是他们那里的一个普通修士,到了我们这里,战斗力也会百倍的提升,在加上他们那里的矿石,一直处在我们这里百倍左右的重力之下,就就会显得更加的坚硬,提炼出来的金属,也会变得更加的坚韧,这样一来,我们这里的大法器,要是真的与厄运方舟对上,怕是会吃大亏的。”

  牛小壮一听赵海这么说,脸色一下就变了,他看着赵海道:“会是这样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对于我们来说,可就真的是灾难了。”

  赵海苦笑了一下道:“很有可能的,那厄运方舟出现在我们这里,怕不是为了入侵,而是试炼。”

  牛小壮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要知道他们牛头人一族,在这虚空这界里,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势力,没有谁敢轻视他们,可是现在赵海却说,他们这里只不过是别的试炼的地方,不只是牛头人一族,而是整个虚空之界都是别人试炼的地方,这对于他来说,打击可是不小。

  赵海看着牛小壮的样子,长出了口气,接着苦笑了一下道:“是不是感觉很难受?突然成为了别试炼的对相了,是不是很不舒服?”

  牛小壮苦笑了一下道:“是啊,不过现在细想起来,还真的有那种可能,如果那些厄运方舟真的带着比阴影那里还要强百倍的重力突然出现在我们这里,那后果还真的不堪设想,不说别的我们虚空之界这里,怕是就没有多少大法器可以靠近厄运方舟,也就是说,我们的大法器根本就没有办法对厄运方舟构成什么威胁。”

  赵海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这个意思,我们打不到对方,对方却可以随意的攻击我们,在加上要比我们这里的大法器硬度和韧性都要强上很多的厄运方舟,那冲击起来的力量,绝对是我们难以想像的,也是我们这里的大法器没有办法抗衡的。”

  牛小壮看着赵海沉声道:“那先生你准备怎么办?”

  赵海沉声道:“不怎么办,人家都已经打上门来了,还那里容我们想怎么办?现在是,你想打也得打,不想打也得打,没有选择了。”

  牛小壮苦笑了一下,接着沉声道:“那我也把这种情况告诉大家,让大家早点做准备。”

  赵海苦笑了一下,接着沉声道:“你告诉大家可以,不过要告诉他们,这只是我的推测,我也不敢保证这是真的。”

  牛小壮一愣,他不解的看着赵海道:“兄弟,你这话题是什么意思,难道大家还会不相信吗?”

  赵海苦笑道:“我到是认为不相信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不要忘了,那些大家族跟我们生死擂的关系,也并不是十分的亲密,甚至还有一些敌对,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他们会完全的相信我吗?他们不认为我是在搞什么阴谋就不错了。”

  牛小壮看着赵海,苦笑了一下,接着摇了摇头,沉声道:“你们还真是复杂啊,好,我会安排好的。”说完牛小壮转身上了自己的巨牛,接着巨牛在他的指挥之下离开了,而牛三壮却是早就离开了,这里在怎么说也是牛头人一族的地盘,牛三壮在赵海进入到里不长时间就离开了,他还有别的任务,现在还不停的有各大家族和其它势力的大法器往这里赶来,牛头一人一族是要做好接待的。

  赵海看着远去的牛小壮,微微一笑,接着身形一动,回到了冥王号上,同时宗看了一下,他的分身到了那里了。

  赵海所说的分身,自然就是吴仁了,吴仁现在也已经进入到了神牛岭的范围了,正在一个牛头人族的带领之下往这里赶来,在有两天左右就可以到这里来,因为来到神牛岭范围内的自由星域的势力并不少,在加上云霞帮是属于自由联盟那里的新兴势力,与谁都没有仇,所以这一路到是十分的顺利。

  发现吴仁没有什么事儿,赵海也就不在操心了,他指挥着大法器,慢慢的离开了阴影一段距离,之后他就进入到了空间里,而现在空间里也正在为这一次厄运方舟的入侵而做着准备,劳拉她们正在试炼新的诅咒法阵。

  对于空间里研究的诅咒法阵赵海还是知道的,劳拉她们在得到了他给她们的那一千多个诅咒阵文,就开始着手研究诅咒法阵了,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