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br>? 侧厅内。

  “原来如此,的嘛......”沐叶枫淡淡开口,心表感叹,沐灵曦也就从刚刚就已经把他们此行的目的告诉了她的父亲。

  沐灵曦微小的为此点头,想不到自己仅仅只是想过个团圆年却正巧碰上了举行宴会。

  “灵曦,你应该看到刚刚楼下的情景了吧。”沐叶枫沉着气淡淡开口,温情的望着沐灵曦。

  “嗯,我看到了,那里正在举行宴会,这是沐家难得一次的热闹。”

  话说到这里,沐叶枫便继续开口说道:“那你知道楼下宴会的人都是谁吗?”

  沐灵曦欲言又止,却不料这只是沐叶枫的自问自答:“他们大多都是我请来的一些小众人物,最多也就算得上是烘托气氛的一个陪衬,而其中唯一的一个大人物,则是慕容家的人。”

  沐灵曦听见慕容以后,脑中瞬间回忆起那个少女的面孔。

  “慕容?慕容三雅?”沐灵曦嘴里淡淡低吟着,看来慕容家出现在沐家里也绝非偶然。

  “发生什么事情了,父亲?”沐灵曦疑惑的向沐叶枫问道,也不知眼下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但光是看见沐叶枫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就一定不是一件好事。

  “唉。”沐叶枫叹了口气,自己到真的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对自己的女儿沐灵曦去说,毕竟她现在好不凑巧的成了一枚棋子。

  “别叹气,你这样只会给灵曦徒增压力,而且我也说过了,慕容家——明日将不复存在!”

  相同的话语再次从欧阳炼口中说出,自信的嘴角上扬着邪魅的弧度,那种藐视一切的王者眼神,似乎从来都没有将连沐叶枫自己惧怕的慕容家族给放在眼里。

  “你......”沐叶枫沉默了几秒,旋即继续问到:“话说我从刚才就想问了,你究竟是何出此言?”

  面对话语,欧阳炼只是坦然的淡淡一笑。“详细的话我并不方便诉说,只不过你可以暂且放心了,因为灵曦今后就由我来守护,任何人,都不能动她一根汗毛!”

  欧阳炼的双眸似乎有些金黄的转变,层层的帝王气势也以他的身体向四周不断冲击。

  话音落下,欧阳炼眯着眼温柔的笑了笑,这种笑容强大有力,他现在也开始认知自己真正的感情。

  “这是......”沐叶枫愕然失神,直到那眼眸的金光暗淡下来时,自己才不用被那种气势和气场所压迫。

  “话虽如此,可你又能有何对策,据我所知,欧阳家好像除了财力比慕容家雄厚一点以外,自己却并没有任何对抗的实权。”

  欧阳炼听闻后只是淡淡的一笑,他自然是知道沐叶枫此刻心里的那些担忧。

  “欧阳家在慕容家眼里,自然只是如同披着金衣得过街老鼠,可如果,这老鼠都身后,却有着一家名为‘铭炼娱乐公司’的高猛巨象呢?!”

  淡淡的话语落下,极其渺小都声音里却聚集着震撼无比的话语声音。

  “什么?!你说什么?!”沐叶枫再次惊愕的问道,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都那一切。

  “铭炼娱乐公司,灵曦是那间公司的总裁夫人。”欧阳炼玩味的望着沐灵曦淡淡开口说道。

  沐灵曦顿时俏脸泛红,不过他并没有对铭炼娱乐公司产生任何的想法,而是欧阳炼的态度以及语气,似乎直接打动了沐灵曦的内心。

  “既是如此,看来我还真的是小瞧你了。”沐叶枫惊讶过后逐渐沉下心来,说实话,他之前其实以为欧阳炼仅仅只是一个只会挥霍的纨绔少爷,不曾想欧阳炼也有着鲜为人知的一面。

  “如果你真的能颠覆慕容家的话,那我可就要把曦儿的一生托付给你了,你万不能辜负了她!听清楚了没有?”沐叶枫盯着欧阳炼的眼眸问话,或许让他们两家自相残杀对于沐家而言才是最好的计谋。

  “哦?一生嘛......不知怎么,我好像更加有动力了。”欧阳炼再次望了一眼沐灵曦微微一笑,看来他现在无论如何都要在明日日落之时将事情彻底解决好。

  沐叶枫背依沙发,身体向后倾仰,就在撤离了欧阳炼的视线时,他随即继续问道:“但你刚刚说明日,这会不会显得太仓促了一点,既然对手是慕容家的话,万事总归还是需要有计划从长计议的才好吧。”

  欧阳炼从沐叶枫的嘴里似乎听出了质疑。“你放心,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或者说我从很久以前就已经察觉到了慕容家的小动作,而我,也已经为此做好了不少防范和攻击的措施,你暂且静听佳音便好。”

  “你还真是可怕。”沐叶枫叹气的开口。

  “不,我只是比其他人知道的要多罢了。”欧阳炼望着他,为此回应。

  “那你应该知道失败的结果吧,这可能并非只是战败这样简单。”

  “我知道,但我不会让沐家为难的,到时你照顾好她便好,虽然我并不认为自己会失败。”

  沐叶枫呆呆望着欧阳炼,自己对于这个容貌俊朗还有城府的男人似乎愈加的改观。

  “但我想说的不仅仅只是这个。”沐叶枫淡淡的开口说道。

  “那是什么?”

  “如果你输了的话,那么我就会将灵曦嫁给慕容家的嫡子——慕容少恭。”

  淡淡的话语落下,欧阳炼顿时面容煞白的睁大了双眼,抖动的下颚死死咬住,脸颊下方不禁爆起了青筋。

  “是这样的嘛......”欧阳炼双手抱拳紧握,嘴唇贴近拳头正不断向里哈气,可手温早已滚烫的暗暗的浮现樱红。

  “我只能如此了,为了沐府全体上下的所有人,我也有难以抉择的时候。”

  欧阳炼听闻,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也如同往常的那般浅浅一笑,可笑容的背后却似乎有种毛骨悚然的死亡气息。

  “呐,灵曦。”欧阳炼淡淡低吟,对着坐在一边的沐灵曦开口问道。

  “怎,怎么了?”沐灵曦此刻内心忐忑不安,仿佛接下来即将要发生什么震撼的事情一样。

  欧阳炼眼眸呈无色的黯黑,抖动嘴唇的喃喃话语声宛如死亡宣告。

  “我说,如果我不小心将慕容家的嫡子,慕容子轩杀了,你会怪我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