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破解这围杀之局?难道真的要使用那百里遁符了么?秦朗苦苦支撑的时候,也要想办法。

  自己炼制的百里遁符,一经使用,立即遁行十多里,不过遁行地点不一定,并不受控制,那种不够掌握的感觉很不好,所以,能不使用还是尽量不使用的好。

  在五人的攻击下,秦朗也尝试着还手,并且还控制着自己的两只筑基初期千足阴蜈进行骚扰。

  没错,是骚挠,筑基初期的千足阴蜈几乎不破他们的防御,眼前这几个散修都有不错的防御法器、法宝,千足阴蜈本来就只是筑基初期,对上这种高上自己一二个境界的修真者,还真不好对付。

  不过,这样的骚扰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至少,秦朗相当于多了二个帮手,不然真的以一敌五,那就不用打了。

  现在局面,秦朗只是堪堪弱于下风,招架之力多一些,还手之力少一点。

  可惜,如果不是金丹期的灵鬼给了秦红的话,以自己的神识控制能力,击改眼前的这几个家伙,应该不难吧!

  秦朗也有一些后悔,自己在百里山当时的选择,如果是灵鬼袋多好。

  不过,这种想法随即被抛在脑后,当初秦红在百里山为了救人损失一头豢兽,另一头金色大虎也是重伤,如果换成现在,自己还是会让她拿灵鬼袋的。

  在一些问题上面,其实私底上,秦朗的原则性还是很难的,并不受主观一些想法所改变。

  战斗一时僵持着,众人越打越是心惊,这个秦朗看起来天赋惊人,奇思妙法层出不穷,如果不是在场人多,完全压着他打,恐怕任何一个与之单挑,都不是其对手。

  这样,也加深了大家想要除去秦朗的心思,这样的对手,绝对不能留下,一定要干掉!连神识都不能放过!

  想到这里,众人的出手更加的不留情,压箱底的功夫都施展出来,山谷兵兵砰砰的声响不断,连远处观望的牛金虎等人,都感叹这场战斗的激烈。

  而在众人这不惜真力的围攻之下,秦朗的真气消耗加剧,防御弱了很多,这时被一件法器长杖破入,却是大力金猿铁三七的奇门杖,这个筑基后期的散修大力金猿,天生异禀,一身神力,力量是几个围攻者里面最大的。

  秦朗稍稍避开要害,却是直接近身,向着大力金猿迎面拍来,竟然想要以伤换伤,来攻击铁三七。

  看秦朗煞气腾腾的样子,这一记对拼,秦朗很可能受伤,但是自己也不讨好,估计都得丧命,大力金猿顿时迟疑了,那出招就没那么坚决。

  大力金猿也是有智慧的,碰到以命搏命的打法,也会选择退避。

  现在他们一方已经完全掌控了场上的局势,合着众人之力,铁定能够制住秦朗,如此一来,他就没了必要去硬挡愤怒中的秦朗。

  秦朗见自己刻意使出的这一招,果然骗到了大力金猿,明白机会难得,失去了可就难保能来第二次了。

  秦朗轻轻一笑,避开了大力金猿,转身后手攻击散修无常鬼原生,这才是真正的目标。

  无常鬼是几人里面最弱的一个,虽然是筑基中期,但是秦朗在龙象拳大成之后,出招何等的迅速,要不然也不会坚持这么久了。

  削弱对方的有生力量,让对方的合围出现力有不逮的情况,他面临合围时的压力,就会少很多了。

  无常鬼在正常情况下,就在秦朗手上走不过几个回合,更何况现在还是秦朗突然爆发,用的又是杀伤力巨大的绝招。

  于是无常鬼根本就躲避不及,无常鬼面门挨了一记,顿时一股冲击之力带得整个身子飞起,刚才分明有骨裂声和眼球的爆裂声。

  那一记直接砸向他面门的攻击,已经让他毁容,不仅鼻骨、下颌骨裂断了,眼眶中的眼珠子也爆出了花花绿绿的浆液。

  倒地之后,无常鬼原生抽搐了几下,已经没有了动弹,而是就这么死掉了。秦朗的出手是动了真怒,刚才那一记,也是谋划了好久的。

  “奶奶的,给无常鬼报仇!”

  几个围攻的家伙,见秦朗在自己的围攻之下,还这么嚣张,居然反击灭掉了已方一个,顿时更是火大。

  白贵那个筑基后期大圆满的师兄尤志欧,趁着秦朗收招时的一个破绽,也是给了秦朗狠狠一击。

  不过,由于秦朗收身快,这一招击得太正,击在秦朗的侧胸。

  虽然这一下破开了防御,却只造成了秦朗微微一声闷哼,身上有宝甲防身,只是一点点轻伤,并不碍事。

  以轻伤的代价,在众人的围攻之下,干掉了一个筑基中期的对手,这成绩已经很让他满意了。

  现在的对手只有瘦猴李天起,大力神猿铁三七,白家二长老白贵,炼魔宗尤志欧,三个筑基后期,一个筑基中期,压力比之前松多了。

  不过,秦朗至是没有一点轻松,因为局面并没有因此偏转多少。

  甚至,在四个敌人疯狂的出手之下,他感觉到的压力更大了。

  而两条筑基初期的千足阴蜈,在众人的法器、法宝轮番轰炸之下,终于也是阴气耗尽形消体散了。

  在这等不利的局面之下,秦朗却是并没有退缩,一如既往坚定地跟众人对抗,众人没发现,他的嘴角,此刻竟然有了淡淡的笑意。

  进入清河大陆,为的就是提升实力,但前提条件是保住性命,事实上他比清河大陆的其他任何人都珍重性命,等着实力提升到结丹后期或者元婴初期,去昆仑宝殿解救被困的父母,又怎么可以死?

  所以,假如真的面临严重的危险,秦朗不会死扛,绝对会选择遁走。

  而现在,他没有遁走。

  眼看秦朗就快要被拿下了,这时候变故终于发生了,发生变故的是在大力神猿铁三七这边,他正举杖狠砸秦朗的护体防御,但是,突然身子一僵,背后感觉被人暗算了。

  转过头,才发现之前倒下的无常鬼不知怎么的又站了起来,刚才用法宝千阴梭偷袭了他,此刻的无常鬼五官尽毁,一脸的鲜血,模样说不出的诡异。

  “你……”

  铁三七颤颤地伸过手,指着他,却发现自己居然使不出真力,无常鬼这家伙暗算的时机把握得非常之好,恰好在他最没防备的时候,暗算了他。

  无常鬼原生的倒戈却是众人所没有想到的,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瘦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大声道:“不好!这家伙掌握了元婴期散修的真正藏宝,这肯定是从散修洞府得来的秘咒,他控制了无常鬼!”

  果然很机警,很聪明,难道上次能够借着傀儡术从秦朗手中逃脱,秦朗也不由叹服,这瘦猴李天起有两把刷子,一下子就猜到了关键。

  没错,就是秦朗利用神识控制着无常鬼原生,趁其不备,将大力神猿铁三七给干掉了。

  真正的无常鬼原生,其实已经死去了,现在控制原生的,只不过是当时打入其体力的一记幽冥鬼咒。

  从百里山冒险回来之后,秦朗就已经将阴符经掌握的差不多,幽冥鬼咒是阴符经里面最神奇的一门秘术,自然被他当成重中之重练习过,这一次当成保命的后手,想不到真的有了奇效。

  幽冥鬼咒,能够给施术者下咒,不管是活人,还是将死之人都可以,甚至一些阴物也可以利用幽冥鬼咒来控制,这门咒法,活人中了就像是中蛊术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作,身体会不受控制,有若癫痫发作。

  而刚刚死去的人,带有幽冥鬼咒,就跟刚才无常鬼的表现一样了,完全是由秦朗在用神识控制着。

  比起纯粹的神识,幽冥鬼咒神异之处太多,作为阴符经最珍贵的一门术法,现在的秦朗感觉还有一些没研究透。

  毕竟,阴符经是一门元婴级别的鬼道功法,功法不简单,实在有些晦涩难懂,秦朗能够施展并掌握一些妙用,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大力神猿虽然没有死去,但是现在已经失去战斗力,局面变成了秦朗面对二个筑基后期,一个筑基中期,可以说现在的秦朗已经不弱于对方,局面一下子反转过来了。

  “战斗吧!”秦朗哈哈大笑,既然刚才那么不利的局面,自己都挺了过来,并且干掉了对方两个,现在局面反转,更没道理胜利不倒向自己这边。

  一直被压着打,刚才实在太多郁闷了,要不是靠拼着受伤,用幽冥鬼咒控制了死掉的吴常鬼,后面偷袭又让大力神猿丧失战斗力,现在被干掉的绝对是他秦朗了。

  压抑之后的爆发,秦朗的出手,也变得猛烈,狂风暴雨。

  大成的龙象拳,突破了音速,乃是天医门的一门功法秘技,用它来对付眼前的三个家伙,却是足够了。

  感觉到秦朗那澎湃的战意,以及浑身强大的自信心,那种气势,让在场的三人几乎感到有些迷茫。

  没错,是迷茫,虽然他们是在以多打少,但是,却是频频失利,连人手都失去了二个,搞得现在变成了三打一的场面。

  五个打一个,都打不过,现在变成三打一,还有战胜对方的底气没有?

  根本就没有,在场的三个都起了别样的心思,注意力不集中,局面更加的不堪。

  而秦朗是越打越畅快,大成的龙象拳,那种掌握一些的道韵,现在被他运使得越来越纯熟。

  其实,秦朗一直以来的战斗方式,更像是一个强大的体修,喜欢最直接,最粗暴的打法,而不是法宝、法器一通乱砸。

  这从他一直以来,手头都没想过添置一件攻击法宝,只有一件辅助攻击法宝十方神火鼎,而防御法宝却有了两三件,就可以看出来。

  直接的打爆对方,更加的热血,也更加的畅快,也是秦朗所追求的自身实力的强大,而不是法器、法宝的辅助。

  典型的体修的战斗方式,就是秦朗目前的战斗状态,也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当然,这需要足够的底气才行,现在的秦朗已经是彻底掌握了战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