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026章 又是我洗碗啊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6-25 23:57:38 源网站:阿甘小说网
  [阿甘手机站:m.agxsw]m.fhxsw 烽火中文小说网 “死盈盈,说什么呢!”唐雪对于闺蜜不跟自己站在一条线上,很是不满。

  秦朗则惊得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当马骑?

  啧啧,多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词啊。

  当然,蒋盈盈和唐雪是不知道这个词的银荡意思的,秦朗看两女的表情都知道。

  “反正你们的反对无效,想要吃我做的饭菜,首先就得买齐原材料。”

  秦朗霸气说道。

  是要翻身了,否则以后怎么将她们吃得死死的?

  “以振夫纲”这个词虽然不合适,大体意思却是差不多。

  秦朗可不想以后自己继续成为做事的,烧菜做饭不说,最后洗碗也得是自己。

  唐雪突然说道:“那你快去厨房吧,米和菜都够。”

  敢情一开始不让他留下吃饭,拿出米和菜不够的理由。就是唐雪的杰作。

  可惜,秦朗有的是办法。

  “是吗,那你俩快去淘米择菜,菜全部洗干净了记得叫我,我先躺躺。”

  说完,秦朗直接睡在了沙发上。

  蒋盈盈和唐雪彼此对视了一眼,都发现了眼睛中熊熊燃烧的火焰。

  一左一右走上去,两女每人揪住了秦朗的一只耳朵,蒋盈盈怒道:“好啊秦朗,现在敢骑到我们头上来了是吧?赶紧去淘米择菜!”

  “你们这是三天不打,就敢上房揭瓦啊。”

  秦朗坏笑着,猿臂一舒,两只手搂住了两女的腰肢,将两女也放到了沙发上,三人打闹成一团。

  不过很快蒋盈盈就退出了,神情有些羡慕,却不显现出来,只是笑道:“喂喂喂,你们两个可不要就在沙发上开始办事啊。”

  “浑蛋,快放开我!”

  唐雪窘得整张脸都红了,慌忙说道,呼吸都不平稳了。

  秦朗啪一下在唐雪翘臀上拍了一下,这才意犹未尽地说道:“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还不快去淘米择菜!”

  ……

  午饭三个人都是大快朵颐,就连唐雪,也不顾女强人的姿态了,还跟闺蜜抢菜,生怕好吃的都被闺蜜和秦朗吃了。

  家常菜而已,但的确很好吃。

  秦朗很得意,自己的厨艺偶尔拿出来露一手,其实也不错。

  不过好景不长。

  饭吃完后,两女配合默契地,先秦朗一步放下了筷子,摸着肚子嚷着吃太撑,需要休息休息,便齐齐坐在沙发上,将餐桌留给了秦朗。

  “喂,不能让我一个人洗碗吧?”秦朗愁眉苦脸。

  “那你有本事喊唐大美人一起出洗碗啊,就是去浴室洗澡都行,我没意见。”蒋盈盈笑道,懒洋洋靠在沙发上,看样子是死活也不愿动了。

  唐雪则假装没听到,看着电视,也是没有要挪窝的迹象。

  秦朗只好恨恨说道:“吃了都不动,当心长胖。”

  这句话对女孩子通常都有着巨大的杀伤力,脾气不好的甚至会直接跟人翻脸。

  然而,这要看是什么女孩子了。

  蒋盈盈毫不在意,唐雪也是这样,并且唐雪还淡淡地说道:“就算长胖了,你不是会针灸减肥么?”

  秦朗:“……”我该啊我!

  没事显摆什么针灸技术啊,这下可好,丰体不找我,减肥就想起找我了。

  眼珠子一转,秦朗打趣道:“找我针灸减肥也可以,但针灸的时候有一个硬性要求。”

  不等秦朗说完,蒋盈盈就插话道:“不就是要脱衣服么?正好我觉得自己不胖,没必要,唐大美人可能想通过减肥变得更加漂亮,你脱她衣服好了。”

  “死盈盈!”唐雪大怒,一个抱枕砸了过去,很为有这样一个吃里扒外的闺蜜而感觉深深的欲哭无泪。

  ……

  秦朗将厨房收拾妥当,又跟两女闲聊了一会,这才依依不舍离开了。

  现在已经下午三点了,再呆下去秦朗怕自己会忍不住留下来吃晚饭,甚至连晚上去哪过夜的问题,都能够在这里解决。

  回到自己的住处,秦朗开始配制中药。

  既然答应了纳兰海蓉,要开一副药给纳兰海蓉改善睡眠,这事秦朗自然不会忘记。

  秦朗除了用普通的中药外,也没吝啬,将部分灵药也用上了!

  这些东西熬成药汤,治疗效果绝对神奇。

  反正能够让纳兰海蓉不再做噩梦,不再失眠,是肯定的。

  当然,如果那个叫华少的人继续搞鬼的话,问题还是不能彻底解决。

  事实上,听完纳兰海蓉的描述后,秦朗就认为华少搞了鬼。

  别人或许不知道有的能人,可以通过符篆来让人做噩梦,但秦朗却很清楚。

  因为,他就能炼制符篆。

  那个叫华少的学生,应该是请了这样的能人,利用画符的方式,害得纳兰海蓉失眠做噩梦。

  画符通常是用来趋吉避凶,例如符画完后会在杯子中烧掉,然后用水冲服这些符渣,一起喝下去,病人就能摆脱厉鬼纠缠之类的……

  而纳兰海蓉本身并没有失眠的征兆,失眠和做恶梦是突然发生的,秦朗这才大胆推测,应该是有人用画符的方法,影响到了纳兰海蓉。

  至于具体结果,今晚就能见分晓了。

  现在,秦朗则专心熬药。

  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后,药终于熬好了,只有三分之一个保温杯那么多,药液呈棕黑色,颜色跟其他熬煮的中药差不多,但气味却香气扑鼻!

  毕竟,这里面加了一些灵药,灵药本身的香气会直接盖过其他普通中药材的气味。

  下午差不多五点,秦朗赶到了云海大学的生命科学实验室,纳兰海蓉还在做实验,当然,也还是跟上午一样的打扮。

  “海蓉妹妹,给你的,趁热喝了吧。”

  秦朗将保温杯递给了纳兰海蓉。

  “好香啊。”

  纳兰海蓉揭开盖子,陶醉般深深吸了一下,小鼻子可爱地翕动着。

  中药在她记忆里,通常都是气味难闻甚至冲鼻的,但这一次却是例外了。

  药水还有些温度,但不会烫人,纳兰海蓉扬起脖子,咕噜咕噜打算一口气将药喝完,因为她能想到这药会很苦,长苦不如短苦,不如一口闷的好。

  哪知,咕噜咕噜才喝了几口,纳兰海蓉就停住了,怔怔地端着保温杯,望着秦朗。

  “望我干什么,看上我了啊?”

  秦朗笑道。

  纳兰海蓉直接忽略了这句调戏她的话,她说道:“你是个怪胎啊,竟然连熬的药都是甜的,但绝对没有放白糖,对不对?”

  不得不说,纳兰海蓉的味觉是十分敏感的,连有没有放糖,都能品尝出来。

  “对,”秦朗点点头,“没有放白糖,这里面的几味中药本身就带着甜味。”

  秦朗没有炫耀什么灵药,对他而言,将这些在外人看来价值连城的灵药,用于纳兰海蓉以及其他女孩子的身上,是很值得的。

  当然,如果有一种灵药可以让蒋盈盈和唐雪每次吃完饭后,总能够自觉地去刷碗洗筷子,那他更是会抢着将这种灵药喂给两女吃……

  纳兰海蓉咕噜咕噜地,将剩余的药也喝完了,然后很没淑女样的打了个嗝,放下保温杯,朝秦朗说道:“好喝。”

  秦朗:“……”

  好吧,头一次听到有人说药还很好喝的,这也算是对自己熬药技术的一种赞赏吧。

  “今晚你不会做噩梦了。”秦朗说道。

  “那太好了,对了,我也不会失眠吧?”

  失眠的滋味,纳兰海蓉可算是受够了,躺床上像锅上面摊饼一样,翻完a面翻b面,痛苦死了。

  “自然也不会失眠,保证你今晚会睡得很香。”

  秦朗笑道。

  纳兰海蓉这才放心了,说道:“太谢谢你啦秦朗。”

  “光口头上的谢谢多没意思啊。”秦朗摸了摸下巴,笑得有些银。

  “那请你去食堂吃晚饭好了。”纳兰海蓉真的是认真想了一下后,才盛情邀请道。

  秦朗再一次被打败。

  这妞是真的纯真,他为自己的银荡感觉有些羞愧……

  晚上十点,秦朗到了叶小蕊和纳兰海蓉合租的小区内。

  下午送了药后,他也没客气,和纳兰海蓉在学校食堂吃了晚饭,然后回家休息了一下,洗了个澡,九点多驱车来到了这儿。

  叶小蕊已经去非洲进行医疗援助了,目前合租的房子里,肯定只有纳兰海蓉一个人居住。

  秦朗就在这栋楼的下面,身形掩藏在一片黑色的阴影下,外人就算走进,也发现不了他。

  神识从秦朗身上尽数释放出来,顺着钢筋水泥,穿过层层砖块和混凝土,进入了纳兰海蓉的房子,然后又进入了纳兰海蓉的卧室。

  借助这种神识,秦朗甚至能够“看”到纳兰海蓉奇葩的卧室内,书架和书桌上都摆放着专业书籍,甚至有实验仪器,而纳兰海蓉则穿着白色睡衣,抱着一只企鹅毛绒玩具在睡觉。

  秦朗当然不是为了偷窥。

  见纳兰海蓉刚睡下不久,目前才十点钟,秦朗静静等待着。

  如果那个华少雇来的能人,今晚想继续让纳兰海蓉失眠以及做噩梦的话,那今晚就必须再次画符。

  而且画符完了后,必须在附近作法,燃烧符纸,才能产生效果。

  他的目的,就是等着对方主动露出马脚。

  等待的时间并不很长,十点半,秦朗扩展开来的神识,就有了收获。

  在纳兰海蓉居住楼层的对面那一栋,二十层的一个房间内,传出了一股无形的、但实实在在的气息!

  这股气息瞄准的目标十分明确,直接冲向了对面楼层纳兰海蓉居住的地方。

  秦朗用神识扫视,甚至能够看到这股无形的气息里面,隐约有着各种鬼物在张牙舞爪。

  毫无疑问,这些气息一旦接触到了纳兰海蓉,就会影响纳兰海蓉的梦境,那些张牙舞爪的鬼物会直接变为纳兰海蓉梦境中出现的情景,纳兰海蓉不做噩梦,不严重失眠才是怪事!

  “哼,就是你了!”

  秦朗心念一动,神识突然化作一把把利剑,对着那股飘过来的气息毫不留情展开了杀戮。

  刹那间,气息被万道剑气切割开来,消失于无形,那些隐藏其中的鬼物纷纷惨叫着,消散在朗朗乾坤之中!

  对面楼宇二十层的那个房间内,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突然从跪着的姿势直接站了起来,双眼中爆发出了惊恐至极的目光,连身体都禁不住颤抖起来。

  ...7笔趣阁 m.7biquge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