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027章 制造浪漫梦境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不……不可能!”

  饶真惊呼出声。

  他画符以及作法完了后,符纸才刚刚产生效果,眼看着即将要进入纳兰海蓉的梦境中,继续让纳兰海蓉饱受失眠和做恶梦的痛苦折磨,可没想到的是,事情就在此刻异变!

  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一股强大气息,直接将符纸产生的符气尽数斩断!

  现在,他的作法毫无疑问失败了,甚至遭到了一点点的反噬。

  反噬他倒不在乎,但他在乎的是,附近肯定隐藏着一位高人!

  “饶大师,怎么了?”

  一个学生模样的人进来,朝饶真问道。

  这人是外号华少的跟班之一。

  饶真摇摇头,说道:“今晚我有些小问题,不作法了。”

  听到后,华少的小弟不敢做主,急忙捅了捅另外一个跟班,两人跑到了里面的一间卧室,大着胆子叫醒了华少。

  “你麻痹的,叫醒我干嘛?”

  华少怒道,踹了每人一脚。

  华少真名叫做李华,很普通的名字,但在云海大学,却随着他仅仅转学过来一个月,就已经威震云海大学了。

  原因无他,华少不但有钱,有跟班,而且会武功,可谓十分强大的恶少,像这种恶少,基本上大学内没人敢跟他对着干,更别提是有人能够对抗他了。

  “华少,饶大师说要离开。”一个跟班赶紧说道。

  “我去看看。”

  华少见到饶真后,饶真正打算说出自己的担忧,让华少他们也暂时离开,躲避那位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高人,但饶真正要开口,脸色却突然苍白,而且突然惨叫起来,捂着耳朵,似乎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在翻江倒海,他使劲摇晃着脑袋,痛苦地揪着头发。

  这一幕,直接让华少也懵了。

  他请来饶真,并且还特意租下纳兰海蓉对面楼层的这间房子,就是为了对付纳兰海蓉,等纳兰海蓉饱受失眠困扰后,饶真会继续加大攻击,让纳兰海蓉患上夜游症,到时候饶真就能控制夜游的纳兰海蓉,走出卧室走出房门,那他华少,自然就能轻易得到垂涎已久的纳兰海蓉的身体了。

  算盘打得很不错,可突变就此发生,饶真大师竟然无缘无故惨叫起来。

  在华少以及两个跟班目瞪口呆的时候,秦朗则继续用神识霸道攻击着饶真。

  这人使出下三滥的方式对付纳兰海蓉,明显就是心术不正之人,秦朗不介意给这人狠狠的教训。

  他的神识强度,远超饶真,进入饶真的识海轻而易举,现在正在大肆抹杀饶真的灵智。

  半分钟后,秦朗停止了神识攻击。

  因为不再需要攻击,结果已经达成了。

  “现在就去见见那个华少了。”秦朗走出了阴影中,神情一片冷峻。

  而华少租的那间房子内,华少以及两个跟班直接傻眼了。

  只见以前仙气不凡的饶真,此刻披头散发,望着他们嘿嘿地傻笑,最诡异的是,饶真张开的眼睛中,眼白部分占据了眼睛的大部分,眼神空洞毫无思维活动的迹象!

  “饶……饶大师?”

  华少就算身手不错,胆子大,此刻也不禁有些心中发毛,带着惊惧问道。

  “嘿嘿嘿,嘿嘿嘿。”

  饶真不说话,只是傻笑。

  “饶大师,你还认识我么?”

  华少又问道,可尽管他随后仍然问了好几个问题,回答他的,只是饶真的傻笑声。

  “哦,月亮呢,我去看月亮了哦,呃呃呃!”

  饶真欢呼着,跑了出去。

  两个跟班直接傻眼,怔怔地望着饶真,直到华少怒吼,让他们将饶真大师架回来,两人才如梦初醒,这才急急忙忙追上去,堵住了饶真。

  两人并不敢就此粗鲁地绑住饶真,要知道对方可是不折不扣的一个能人,光是用画符的方式,就能让人睡不了觉,还做恶梦呢。

  这样的高人,他们两人从来都是敬畏有加。

  “饶大师,您别闹了,还是跟华少好好说事吧。”一个跟班劝道。

  这人直接就认为饶真是在故弄玄虚,压根没往其他方面去想。

  另一个跟班也紧接着说道:“今晚的事情还没有完成呢,华少那边催的急,饶大师还是回去先办正事吧,办完了再去看月亮也不迟啊。”

  哪知,饶真却傻乎乎地看着他们,嘟囔道:“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

  说完,饶真继续朝外面跑,边跑边说自己要去外面看月亮,就跟个十足的傻小子一样。

  两个跟班只好咬咬牙,强行将饶真拖回到了华少的身边。

  “华少,饶大师他……”

  此刻跟班反应再迟钝,也知道饶真的身上,恐怕是发生了不太好的事情了。

  华少看着饶真,挤出笑容问道:“饶大师,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我要去看月亮,看月亮……”

  饶真翻来覆去就是这一句话。

  华少的脸色更难看了。

  饶真根本不像在装,何况也没必要要装。

  “他,疯了。”

  华少最后下着判断道。

  两个跟班惊恐不已,不明白饶大师好好的,怎么说疯就疯。

  要知道,一分钟前,饶真还皱着眉说今晚出了点问题,不作法了,怎么饶真就一下子疯掉了。

  可看饶真的表情和行动状态,两人也不敢有所怀疑。

  饶真的表现,还真跟疯子一模一样。

  “华少,会不会是他……遭……遭报应了?”

  一个跟班小心翼翼地说道,即使是五月份,也忍不住打起了寒战。

  另一个跟班下意识地松开了饶真的手,唯恐避之不及,惊恐得好像疯子能够相互传染一样,担心他也会变得跟饶真一样。

  趁此机会,饶真没有了别人束缚,嘿嘿嘿傻笑着,口水都流到下巴上了,也不去擦,就那样嘿嘿嘿地笑着,嚷着去看月亮,然后跑了出去。

  华少脸色阴沉如水。

  “毛的遭报应,别他玛自己吓自己!”

  对于这点,华少还是认识得很清楚的。

  报应这玩意,他素来不信。

  他干了那么多坏事,光是玷污的清白女生,就不止二十个,而这些还都是他用强行手段弄的,事后也没见落什么报应,反倒是想举报他的人,都被他以及他的家族整惨了。

  如果有报应,那他早该遭报应了。

  “是是是,华少说的对,我们不能自己吓自己,可华少,我们该怎么办啊?”一个跟班连忙说道,脸上极力挤出来一丝笑容。

  今晚饶真的事,总透着一股古怪,但跟班没法径直跑开,否则华少不会轻饶他,只能硬着头皮跟在华少身边了。

  华少想了想后说道:“还能怎么办,先去看看饶真跑哪去了。”

  “他应该是真疯了,但疯子也是有危险的。”

  华少随即冷冰冰地说道。

  两个跟班不明所以,华少自然也不会去解释。

  饶真虽然疯了,但保不准有痊愈清醒过来的那一天,而他对付纳兰海蓉的事万万不能泄露,毕竟纳兰家族非常不好惹,所以只有死人,才能保守好秘密。

  华少正要出去,顺便打个电话,让家里的人办妥饶真的事,不想这时候外面传出了脚步声。

  两名跟班差点吓尿!

  饶真走出去后,他们忘记关门了,眼下有人进来,听那沉稳有力的脚步声,绝对不是饶真在走路!

  “谁?”

  华少直接抄起了旁边的棒球棍。

  “你说的没错,饶真的确疯了。”

  一道人影在灯光下投下影子,影子拉长,人走了进来。

  秦朗冷冷地看着三人说道。

  “你是谁?”一个跟班喝问道。

  华少显得淡定一些,反问道:“饶真是你弄疯的?”

  秦朗点了点头,冷笑道:“不但是他,你们也会变成那样。”

  “少吓唬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华少怒不可遏,他的家族在辽沈省都赫赫有名,这人竟然敢威胁说要将他弄成疯子,真是反了天了!

  “傻鸟,我有必要知道你算老几么?”

  秦朗觉得对方真是无可救药。

  以他如今的实力,就是跑去国外直接干掉一个外国的元首,他都有把握事后能活得好好的,所以对方的威胁算个屁!

  秦朗直接动用了神识攻击。

  对于敢伤害纳兰海蓉的人,他不会留情。

  很快,华少的两个跟班都变得疯掉了,记忆全部丧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白痴,而且是永远不可能恢复的那种。

  秦朗并没就此收手。

  华少惊恐万分。

  他亲眼看着两个跟班变得跟饶真一样,可秦朗却没同时朝他动手,他现在还很清醒,可正因为清醒,所以才忐忑,才恐惧!

  “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我跟你无冤无仇啊。”

  华少急了,求饶起来,“你要钱要女人我都可以给你的。”

  秦朗没回答华少,神识化作无形的利箭,洞入了华少的心脏。

  华少就此死掉,连道惨叫声都没发出来。

  秦朗随即从房间中退出,并且反锁上了门。

  等明天或者更久之后有人找到这儿,两个疯子白痴和一个死人关在一起,这一幕绝对会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毕竟,他退出房间时,顺便清理掉了他的所有痕迹,而且他来这座小区都是背着监控的,就算再高明的警察,也休想将这事跟他联系起来……

  重新到了阴影下,秦朗神识释放,发现纳兰海蓉睡得很好,于是又做了一件事。

  秦朗的神识进入了纳兰海蓉的识海内,帮助纳兰海蓉编织着一个美梦。

  这种用精神念力的方式来让别人做梦的方法,不是只存在于电影中,秦朗达到筑基后期后,神识已经很强大了,能够做到这一步。

  于是,纳兰海蓉在睡梦中,发现自己坐在海边银白的沙滩上,穿着白色的长裙,一脸的憧憬模样,而不远处一匹纯白的白马上,她的白马王子正朝她骑马过来。

  然后,纳兰海蓉分明看清楚了,她的白马王子,就是秦朗!

  ……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后,纳兰海蓉没将自己做的梦,告诉其他人。

  她不像以前那样,起床后就挂念着实验了,而是脑海中会想起她的白马王子。

  “我的白马王子,竟然是秦朗?”

  纳兰海蓉念叨着,很吃惊。

  但不管怎样,秦朗给编织了这么一个梦后,秦朗在纳兰海蓉的心中,也悄然生了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