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029章 结丹期散修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商队的主人,是个胖胖的商贾打扮的中年人样子,脸上挂着刻意的笑容,一点儿也看不出是个结丹期散修的样子。

  他这样子,像一个商贾更多于像一个修真者,在秦朗的感知中,这个中年商贾,也确实是一个结丹期的散修。

  他应该就是散修坊市的几个创建者之一,金算盘吕秦先。

  听说散修坊市七八位创建者中,这金算盘吕秦先的修为排在倒数,但是论起做生意的能力,却是在所有创建者中是最厉害的,所以,一直以来,散修坊市跑商的事务都是交给他来处理。

  现在感应到这一伙匪盗的强势,金算盘吕秦先打着事息宁人的想法,决定还是拿些财物出来,舍财免灾,避过双方的争斗。

  毕竟,这一伙匪盗大多是筑基中后期修为,就算商队中有自己一个结丹期的散修撑场面,双方争斗起来时,也是不怎么讨好,金算盘自保是没问题,但是手下这一伙商队就要散了。

  如果被对方灭掉几个,后续的抚恤什么都是老大一笔开支,所以,双方的战斗能避免就避免。

  果然,那一边不怎么买帐,依然挡住了去路。

  秦朗不动声色。

  他不是商队的主管者,碰到途中遭遇抢劫这事,首先要出来的就是商队的主管者,而不是他。

  再者,来的劫匪整体实力并不低,还是先让几个结丹期的商队修士应对吧,他一个筑基修士纵使有好几张底牌,真正实力要胜过筑基后期修士不少,可也不会当出头鸟。

  金算盘脸色变了变,问道:“各位,某家已经很有诚意,十万灵石可不是小数目,让各位喝茶吃点心已经是绰绰有余,难道看不上这些,双方真要斗个你死我活?”

  “不错,这批货,我们要了。”为道的那名匪盗这时开口,这是个看起来很壮硕的汉子,手臂肌肉纠结有如钢铁,身上的血煞之气也是最浓厚的,几乎将身体完全笼罩。

  这家伙单论真气的浑厚程度,恐怕同为筑基后期的秦朗都稍有不如。

  这家伙的话说得十分霸气,仿佛看上这些货物后,就是给商队面子,商队如果识相,就应该乖乖将货物奉上。

  当然,干匪盗这行的,通常都是不讲道理的,出现这种现象再正常不过。

  “朋友,这批货可是散修联盟的货物,你们如果劫了,得罪的可就是整个散修联盟。”金算盘皱了一下眉,接着说道。

  他一个人不是这伙匪盗的对手,但他来自于散修联盟,有联盟站他背后替他撑腰,所以他才能这么有底气。

  “散修联盟算什么,我们血煞门要的东西,从来都不会放过。”那筑基后期的汉子却是不依不饶。

  他们的确不敢跟整个散修联盟作对,可反过来,散修联盟也不可能集中全联盟之力,来剿他们,他们只要干完这票,销声匿迹,散修联盟根本拿他们没办法。

  “那没得说了。”金算盘叹了一口气。

  这批货物也是散修坊市收集了好久,基本上是一二个月一次,准备运到古海的,价值很大。

  因为散修联盟的坊市之间都相隔万里以上,彼此之间进行一次货物运输,都有大半个月时间,所以,每一次,运输的货物量都很大,价值也很高。

  这血煞门想要吞掉这一次的货物,作为金算盘这一方,当然不会如愿,如果是一二十万的亏损,当也说得过去,这价值一二百万的东西,金算盘他们可亏不起,所以,这一仗看来是难勉了。

  “血煞门?”秦朗听到,印象中,好像玄青子的记忆有点这方面的印象,但是,比较破碎,所以记得并不清楚。

  这应该是一个大型邪派宗门,鼎盛时期甚至在大陆邪派宗门中排列前三,不过在数万年前就已经散架了,分裂出好几十、上百个势力,所以这世界打着血煞门招牌的邪派势力还真不少。

  作为一个曾经的邪派大型宗门,血煞门曾经不少的顶级邪道功法,分裂之后,也被各个势力将功法传承四分五散。

  不过,能打着血煞门招牌的大大小小势力,各自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实力都不弱。

  跟血煞门有关系,或者说是血煞门余孽,难怪就算是金丹初期的金算盘,也要惦量着,不敢轻启战端。

  金算盘祭出了自己的法宝,居然就是一个金光灿灿的小算盘,随着指尖拨动,一道道五彩的光芒散发,化为劲气,半月型笼罩向袭来的血煞门余孽。

  而血煞门那边,也是不慌不忙,随着为首的大汉一声吼,身后的众血煞门随从都是纷纷应和,身上的血煞之气展开,彼此交融,居然连成了一片。

  “血煞大阵!”

  滚滚的血煞之气,顿时扑天盖地,迎向了金算盘的攻击。

  相比这浓厚的血煞组成的阵势,金算盘的攻击就有些不够看了,这个金丹初期的散修脸上也是一黑,向后面一帮人叫道:“大家助我!”

  同时,手中拨动算盘,摧动法宝的动静更大。

  一道道五彩劲气拨出!

  轰轰轰!

  迎向了滚滚而来的血煞,但是以他一人之力,纵然是金丹期修为,还是敌不过对面的十数人合围的血煞之势。

  这时候,商队里面其它护卫中的散修也各自取出了自己的法器、法宝,协助商队主人,一共迎敌。

  整个商队利益是一个共同体,一荣俱荣,如果这次货物被劫,估计大家都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一个个都不得不拼命。

  这还是秦朗第一次亲眼看到金丹期修真者出手,感觉之中,金丹期的金算盘吕秦先修为倒是很深,但是,攻击方面,比较薄弱,恐怕在金丹期修真者里面都属于那种不擅长战斗的一类。

  这也是,看这金算盘偏好跑商,连自己的法宝都是做成算盘一类的样式,就可以知道,他的爱好是什么。

  如果是战斗类的修真者,以金算盘的修为,至少可以将自身的实力再激发个好几成,达到现在一二倍的战斗力。

  相比之下,对面的血煞门众邪修就在这方面强太多了,纵然没有一个是金丹期,但是现在组成血煞大阵,也是把金算盘这个金丹期都逼得很狼狈,如果不是后面还有几个筑基期散修支援,恐怕早已经溃不成军。

  看场面上的情况,散修联盟坊市官方商队的落败,也是迟早的事情,那边血煞联盟好像都没使尽全力,这边已经疲于应付。

  “这个血煞门确实有两下子,这血煞大阵传承自血煞门,竟然让这些邪修发挥出了百分之二百的战斗力!他们的每一次攻击,都是利用战阵,将力量集中,相当于十几个人的力量聚集在一个点。

  “这样的情况,纵然是金丹初期的金算盘,使出全力,也是不怎么是他们的对手,看金算盘汗如雨下,滚滚而流,最多十几分钟就要落败了吧!”

  “我要不是出手帮助商队,帮金算盘一把……”

  “血煞门基本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邪修,金算盘为了保住货物,刚才的话恐怕已经激怒了这帮人,如果之前他们只是为了劫掠的话,现在恐怕要杀人了!杀光整个商队对他们来说只是小菜!”

  秦朗琢磨着,估计着如果商队落败,这些血煞门的人恐怕要大开杀戒,自己少不了也要受波及,便有了出手帮忙的意思。

  而就在这时,商队的一个哪个行商的家属,一个懵懂五六岁小女孩突然跑出来,向一个跌倒被血煞门的人击落在地的炼气九层散修奔过去,嘴里还大喊着:“爹!爹!”

  那个顺手击落了炼气九层散修的血煞门之人,见这小女孩过来,顿时脸上一个狞笑,一掌拍了一条血龙,笼罩向小女孩子缠绕着过去。

  不好!

  在场的眼见此情景的散修,都知道,如果让这血龙缠绕而上,恐怕这小女孩子马上都会被吹干身上的鲜血,鲜血化成血煞,而整个身躯都会变成人干。

  “不!”那个炼气九层受了重伤的散修,眼见女孩子就要殒落,顿时悲愤得顾不了伤势,扑了过去,想要以身挡住这条血煞之龙。

  但是,他的距离,跟小女孩的方向,是两个对立点,根本就来不及救援了。

  于是,只能绝望地,望着那血煞之气,一点一点的侵蚀自己的女儿。

  “血煞门杂碎杀我女儿,我跟你拼了!”

  那散修顿时疯了,不顾一切扑向了那血煞门之人,也不知道驱动了什么密法,居然在奔跑途中身躯自爆了,强烈的爆炸四散,同时还有漫天的血雨。

  风遁符!

  亮起!

  抢在血煞快要临近那个小女孩的时候,秦朗终于赶上,从血雾中救上了小女孩,险之又险,只差一点点,小女孩只要稍稍沾到血雾,就会被血煞侵蚀,抽去身体的全部血液精华。

  这是一门歹毒无比的邪派功法,跟血煞门的人动手,功底弱点的修真者,都被会血煞给侵蚀真气,越战越是无力。

  可惜,小女孩的爹已经自爆,他临死都不知道秦朗已经救下了自己女儿,他所看到的,其实只是一瞬间的残影,刚才那时正好是她被秦朗搭救的时候。

  这个散修的自爆,还是给那个血煞门的家伙造成了一点干挠,受了一些小伤,不过无所谓,身处血煞之中,炼这门功法的都是越战越勇,身上的伤势,受血煞的滋润,恢复能力也会越来越快。

  受伤对他们来说,更是激发战斗力的一种方式。这个家伙,现在变得更加厉害了,周身的血煞之气比之前更加浓厚。

  斗了一阵,在场的散修除了金算盘,或多或少都受了伤,甚至还死了好几个。

  而秦朗在出手之后,也是毫不留情,他知道,血煞门的功法诡异,受伤之人,战斗力更加强悍,所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做到一击致命。

  “听说,修炼血煞门秘术的家伙,周身上下几乎没有弱点,受伤之后战斗力更强,除了直接被砍去头颅,几乎可以跟自己的僵尸傀儡可比。”

  “不过,这只是几乎,其实修炼血煞门秘术的邪派,还是有弱点的,只是藏得很深,一般的修真者根本就无从知道。而在玄青子的记忆里,恰好有一点关于这门血煞邪派的描述,并且提供了寻找罩门弱点的方法,我倒是可以一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