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经过深思熟虑,刘城决定还是暂时放弃教训秦朗的打算。

  除非将秦朗彻底调查清楚,并且雇佣到了可靠人手,否则在这之前,刘城都不敢动秦朗。

  “该死的,太他玛憋屈了!”

  做出这个决定后,刘城十分地懊恼,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脸色铁青。

  “等着秦朗,四百五十万我一定要让你吐出来!”

  ……

  秦朗根本没打算吐出那四百五十万。到手的钱就是他的了,何况到了第二天,秦朗就开车直奔市中心的一套黄金楼盘的售楼处,打算将四百五十万块的其中三百万,用于购买一座装修齐全可以直接入住的豪华公寓。

  反正这钱几乎是白白赚来的,正好可以奢侈一把,先弄套豪房住住。

  很快,秦朗就拿着一个灰不溜秋毫不起眼的黑色拉链包,到了那栋楼盘的售楼处。

  拉链包中除了放了银行卡外,还放了刚刚从银行取出来的二十万崭新票子,之所以还带上这些现金,秦朗是打算有现金带身上办事更方便,毕竟今天出去这一趟,可不仅仅是买房子的。

  对于房地产商出售房子过程中存在的猫腻,秦朗也了解得不少,在从医专毕业后,秦朗除了干过针灸师,也当过一阵子的地产行业置业顾问,对云海市的房地产市场也算知道一些。

  所以,这一次来到海云高级公寓的售楼处,秦朗也是照着自己的经验,不紧不慢地看着楼盘,并不听信售楼小姐的吹嘘。

  因为海云高级公寓采用的豪华装修,装修已经到位,甚至于购房者愿意,他们都能够按照购房者的要求,迅速采办齐全完整的家具。当然,现成的家具也有,而且统统有详细的图片,在交钱之前,还能够进入心仪的房子看个仔细。

  所以秦朗选择得比较快。

  他反正对公寓的装修以及家具布置,并没有什么严苛的要求,除了考虑了舒适方便这两个性能外,也只考虑了投资利用这个因素。

  毕竟,秦朗想过了,购买这单身公寓,他只是拿来暂时居住而已,等钱赚更多了,迟早要换别墅,所以选择有投资价值的公寓,以后出售的话,以云海市当前的房地产情况,至少能够保证不亏本。

  半个小时后,秦朗甄别之后,选择了一套自己很心仪的房子,面积在九十个平房左右,户型啊周边绿化和交通啊,都不错,至于物业管理等方面,有海云高级公寓这块招牌,也不用他担心。

  去公寓转了一圈,秦朗发现公寓的实际情况,与图片上的情景差不多,便将房子定了下来,采用全额付款的方式,与海云地产开发公司达成了协议。

  产权证等东西,大概等半个月就能拿到了,毕竟海云高级公寓在建设局那儿的手续都是齐全的,替户主将房产证等证件办好,并不需要很长时间。

  于是,秦朗交了一部分购房押金,签署了合同,便在售楼小姐的热情送别中开车离开了。

  售楼小姐十分高兴,因为这栋一百平米的房子,卖价两百八十多万,她光是拿提成,钱就不少了。

  秦朗搞定了房子的事情,发现才下午四点半,还有时间去买一块手表,便开车直接去了中金大厦。

  在中金大厦内,云集着世界各地的名贵奢侈品牌,这儿是整个云海市奢侈品最集中的地方。

  秦朗到了二楼,这儿云集着售卖世界名表的专卖店,像百达翡丽、劳力士等著名手表品牌,都能在这儿找到专属专卖店。

  秦朗选择了百达翡丽。

  百达翡丽的专卖店,面积超过了两百平方米,装修、灯光等十分地奢华,但又显得十分有品味,店内最多的还是各种内敛的、代表百达翡丽文化的饰物,当然,作为绝对的主角,百达翡丽手表,自然被放置在最显眼地方的玻璃柜内。

  玻璃柜里面安装着灯源,柔和的光线将各款百达翡丽名表,衬托得十分出众,让人一看就觉得这表很有高大上的气质,戴手上一定符合成功男人或女人的定义。

  当然,百达翡丽本身,其实并不以奢华的外表著称,很多款这种名表,售价超过百万,但外表看去却显得有些普通,不识货的人认不出来,只不过如果识货的人,也一定不会小瞧了这款名表。

  秦朗选择百达翡丽,自然不是为了炫富,觉得它有品味就够了。

  只是,当秦朗走进店内后,却发现这家百年名店开在云海市的这家分店,店员的素质,与百达翡丽的企业文化,很有些不符合。

  因为他发现店内有一名顾客,是个中年女的,穿着很洋气很新潮,专门有一个女性店员负责接待,此外,旁边还有一个涂着口红、指甲染成深紫色的年轻女店员,正在玩手机,显得百无聊赖。

  并且,这个玩手机的、红色头发拉成波浪卷的高挑女店员,还偶尔看一眼旁边的同伴,眼神中有着赤果果的嫉妒。

  这一幕倒是很正常,毕竟店员的收入与提成直接挂钩,彼此存在竞争。一个店员如果拉到了顾客,肯定不会让其他店员插手,只想着将这名顾客的生意做好就能拿到提成了。

  不正常的是,这波浪卷的高挑女人,眼睛明明看到秦朗进店来了,但对秦朗这位潜在顾客,却并没有露出什么期盼的表情,也不见热情地服务态度,仍然拿着手机在玩着。

  秦朗不舒服的地方,就在这儿。

  他是穿着有些普通,那是因为在衣服打扮方面,他向来不要求穿名牌,只需要穿着舒适就行,就好比现在九月份,他习惯穿的是短袖,那种西装西裤一本正经的打扮,他会不适应。

  而显然,这名波浪卷的高挑女店员对他服务态度谈不上友好,就是觉得他穿着太普通,根本不像有钱人。

  但是,在海云地产售楼处,那名同样年轻的售楼小姐,可没有轻视他。

  当然,秦朗也不至于因为对方的这点行为,就立即走人。

  秦朗走到柜台前,朝店员笑笑,然后开始挑选起手表来。

  “先生,这儿都是百达翡丽的名表,你随便看。”波浪卷的高挑女店员瞄了一眼秦朗,随随便便敷衍着秦朗,便继续盯着手机屏幕。

  “美女,给我介绍介绍这款表吧。”

  秦朗自己看了一会,对一款黑白两色的百达翡丽手表很有兴趣。

  波浪卷的高挑女人放下手机,眼睛再次瞟了一眼秦朗,眼神中分明闪过了一丝嘲讽。

  “穿得这么普通,一看就没多少钱,敢进百达翡丽,只有两个原因,一个便是土包子,根本不知道百达翡丽的昂贵价格,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来拿我寻开心、想泡我。”女店员心中腹诽道。

  碍于专卖店的硬性规定,女店员尽管对秦朗充满了鄙夷,恨不得直接赶秦朗出去,但还是对秦朗指着的那款手表进行起了介绍。

  “先生,这款手表是百达翡丽5270g型号腕表,价格是130万元。”

  波浪卷女店员一开口,就先将这款手表的价格报了出来。

  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秦朗这个根本没钱买这么贵的伪顾客,知道这表的昂贵,趁早走人,免得让她白费口舌。

  “嗯。接下来呢,更详细的介绍呢?”秦朗自然也觉察到了这女店员的用意,但还是没生气,愿意再给女店员一次机会。毕竟,他和这女店员没仇,犯不着因为女店员而不去买自己中意的手表。

  波浪卷的高挑女店员又望了秦朗一眼,认为秦朗脸皮太厚了,明明买不起还要她详细介绍。

  当下,女店员就想直接赶秦朗走,但今天店长刚好在,她担心秦朗会投诉,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介绍起来。

  “该枚腕表是在2011年巴塞尔钟表展上新推出表款中的一款万年历计时腕表,做为热门表款5970的后继者,百达翡丽新型万年历计时腕表5270g型号虽然在若干设计细节上有所变化,但仍传承了其符合传统审美的精髓。”

  “此表款的表盘现代简洁且易读,由456个零部件组成的腕表搭载百达翡丽于2009年研发的ch29535ps计时机芯,并启用新型万年历配置。新型机芯旨在减轻机芯磨损,提高运行效率,防止齿轮磨撞。从佩戴者的角度来讲,这些技术优化减少了指标在计时启动时出现跳针误差的可能性,也减轻了齿轮间的相互摩擦,使得计时秒针更顺畅地运行。”

  “5270g是当代腕表的设计经典。表盘嵌入黑色氧化处理的金质立体时刻,手工打造的18k白金表壳上保留了长方形的计时按钮,沿袭了40至50年代百达翡丽万年历计时腕表的设计,是款很有收藏价值且相当能彰显品味的经典腕表。”

  波浪卷的高挑店员,跟背书一样,机械地将她对这款手表的介绍,平淡如白开水一般说了出来。

  这样的应付方式,任何顾客都受不了。

  秦朗这时候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便指着另一款自己也很中意的手表,对波浪卷女店员说道:“嗯,我知道了,那麻烦你再给介绍介绍这款。”

  “先生,你来我们专卖店,是有购表的意向了么?”波浪卷的高挑女店员刻薄地问道。

  任何人都能够轻易听出来这店员说话的用意,无非就是在说,如果你没钱,没有购买手表的打算,那你快点走开,不要浪费我时间,我才不会为你介绍!

  “要不然你认为呢?”秦朗反问道,故意针对着对方:“再说,为每一个顾客提供最贴心的服务,是你们专卖店的宗旨,对吧?”

  秦朗就是这性格,别人和和气气地对他,他肯定也不会针对别人,但如果别人瞧不起他,还话里话外地带着对他的嘲讽,那么不客气了,他也不会对别人有好感。

  “那你听仔细了,我只介绍一遍,你不明白也不要再问我。”波浪卷头发的店员,没好气道。

  “这款是百达翡丽5971p型号腕表,价格185万,表壳整体由950铂金打造,而且镶嵌了总重约3.88克拉的36颗顶级长梯形钻石。”

  波浪卷头发的店员草草介绍完,很明显一点也不详细。

  说完后,她还用怪异的眼神盯着秦朗,示意秦朗如果不打算买,那就赶紧滚蛋,别来烦她。

  秦朗也是服了这店员的服务态度了,就这差劲的态度,他就算对百达翡丽有意,也不愿在这买了。

  不过,走之前,还得给这可恶的女店员一点教训。(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