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在耿大威面前暴露自己能用神识大致判断原石中有无翡翠的本领,是很愚蠢的行为。他修真者的身份,连最信得过的叶小蕊、蒋盈盈等人都没有告诉,岂会暴露在耿大威面前?

  其次,他也不会天真地相信去缅甸边境大放异彩一回,回到内地后就能逍遥自在了,他可听说过,缅甸的赌石行业,背后都有大毒枭大财阀控制的影子,他如果几天时间内连续能开出翡翠,肯定会引起当地势力的注意,到时候就算返回云海市,平静的生活也会被扰乱。

  即便他不怕那帮人报复,可事情终归麻烦。

  所以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要利用修真能力,去大肆赌石的想法。

  实力强,并且需要足够的聪明和理智,才能生活得更风生水起。

  这个道理,从他得到“玄青子”的记忆传承后,就不下一百次的跟他自己说过了。

  “耿老板的想法太让我意外了,我也想有耿老板说的那种独特能力,但很可惜我没有啊,所以耿老板想和我一起去缅甸发财的建议,我只能拒绝了。”秦朗清楚无误地跟耿大威表明着自己的决定。

  “秦先生你这么谦虚,可就让我有些不明白了,大家都是痛快人,也都是聪明人,我肯定是调查清楚了,知道秦先生在选购原石上有独特的本领,才打这个电话建议秦先生和我一起合作的,我不明白秦先生为什么放着这么大好的发财机会不要。”

  耿大威反过来诱导着秦朗,极力咬住“发财”二字来说事。

  因为秦朗对他态度的冷淡,让他措手不及,似乎他认为秦朗应该欠他一个人情,但秦朗不这么看,不愿意与他合作,所以他的计划有些被打乱了,只能寄希望于发财能够让秦朗动心。

  “耿老板,话我再说一遍,我没有你说的那种选石本领。”秦朗语气有些生硬,特意顿了顿,又说道:“何况就算是有,我为什么要用这项能力与你合作?”

  这话反问得耿大威一噎,答不上来了。

  坐在自己办公室内的耿大威,恨恨地将手上的香烟狠狠掐灭在烟灰缸内。

  可耿大威不甘心白白发大财的机会就这样溜走,强忍着对秦朗的不快,耿大威又摆出伪善的笑容,笑道:“秦先生说笑了,我是真的很有诚意与你合作的,要不这样,你给我一个见面的时间和地址,我过来找你,然后我们见了面详谈,我相信到时候我的建议一定能够让秦先生心动的。”

  秦朗心中冷笑不已。

  这货杂七杂八说了这么久,却始终真正只关注一件事:那就是要他合作。

  说白了,这货是看中他能够从原石中选出翡翠的能力了。

  这和不安好心没什么两样。

  所以他之前对这货存有提防之心是对的。

  这货故意卖给自己一个人情,是想借此博得他的好感,然后让他甘心情愿地被利用。

  对于这种想利用自己的小人,秦朗一样没有好感。

  “请你不要再废话了,这事没得谈。”秦朗也懒得称呼什么“耿老板”了,冷邦邦地回应道。

  耿大威在办公室内气得嘴巴都歪了。

  他明白,秦朗是铁了心不打算给他面子,执意要拒绝他的建议了。

  “秦先生,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要不然以后会后悔的。”耿大威变换了嘴脸,不阴不阳地说道。

  秦朗眉头一皱,不客气道:“我会后悔什么?”

  “嘿嘿,那可说不准的。人啊,说倒霉的时候就倒霉,你说是吧?”

  电话那头,传来了耿大威嘿嘿的笑声。

  秦朗讨厌被人这么威胁。

  “少在我面前阴阳怪气,我和你不熟!”

  秦朗扔下这句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什么玩意!”秦朗不满地自言自语道。

  早知道这耿大威小人嘴脸变换得这么快,那他最初根本就懒得和颜悦色跟这货说话,直接挂掉电话最好。

  “靠!”

  耿大威将办公桌上的文件一股脑推到了地上,发泄着怨气。

  秦朗毫不迟疑地拒绝了他的提议,让他十分恼火。

  “敬酒不吃吃罚酒,软的不行我就来硬的,可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耿大威脸色阴沉,恶狠狠地说道。

  不管用什么方法,他都要利用秦朗的独特能力,帮助他选出能开出翡翠的原石。

  而既然“合作”不成,他瞬间想到的,就是来硬的,逼着秦朗不得不与他合作。

  “臭小子,等我逼着你就范之后,就榨光你的利用价值!”

  耿大威打算一分钱都不分给秦朗。

  至于如何用强硬的手段逼迫秦朗就范,耿大威也有办法。

  外人看到他笑眯眯、弥勒佛一般的样子,会认为他人畜无害,但实际上,他暗地里做起恶事来,可是阴狠而果断的。

  ……

  秦朗开车回到了三香小区,进家门没多久,唐雪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唐雪告诉他,耿大威果然将电话打到了她的手机上,不过她没有接,直接挂断了。

  秦朗赞了一个,顺便将耿大威与他的对话,跟唐雪大致说了一遍,让唐雪也看清楚了此人的小人面目。

  第二天上午,秦朗九点多就到了康乐养生会所。

  本来今天,他这个养生顾问,并不需要来养生会所给针灸师们培训,但他仍然来了。

  在唐雪的办公室,唐雪对秦朗破天荒地“勤快”大感吃惊。

  要知道,这家伙自从当上养生顾问后,一万零一百块一个月的工资照拿不误,但却随便旷工,比她这个当老板的还要潇洒,今天不是这家伙上班的日子,这家伙却主动跑来了,她可不会认为这家伙是来主动加班的。

  “说吧,来这儿什么事?如果是游手好闲就不要说了啊。”唐雪望着坐在她对面翘着二郎腿,没个正行在大口喝茶的家伙,一阵无语。

  如今她的办公室,除了她本人,其余的东西只怕这家伙都动过了,就上次她出去有事办公了一个小时,回办公室就看见这家伙拿着她的电脑在看黄色小电影,总之这家伙将这儿当家一样的随便。

  “来看你穿低胸裙的啊。”秦朗放下茶杯,眼睛色眯眯地恰好在唐雪傲人的上围上停留着。

  唐雪欠下他两个赌约,一个是由着他亲吻一次,一个是在穿上低胸裙装出现在他面前,如今唐雪只完成了第一个赌约,还剩着一个呢。

  想象唐雪穿着性感低领长裙,胸口露出大片雪白的炫丽艳景,秦朗就感觉内心那个火热啊,看唐雪傲人上围的眼神,更加地炽烈了。

  “移开你的眼睛!”

  唐雪大声骂道。

  虽然拥有傲人的身材而且被秦朗所欣赏,于她而言,也是高兴和值得骄傲的事情,但她也受不了秦朗那种炙热眼神的侵略啊。

  “移不开啊。”秦朗笑着道,“谁让你那儿长得这么吸引人啊,不看白不看。”

  “你浑蛋!”唐雪恨不得掐死这家伙才好,还不看白不看,占便宜都占得这样光明正大了。

  “你上次买的那件低胸裙呢,穿上给我看看呗。”秦朗眼睛笑眯眯的。

  “没有,带回家了!”唐雪直接拒绝。

  就上次为了履行那个亲吻的赌约,她都差点被秦朗这家伙吻得呼吸停止了,这一次如果穿上低领裙装,她真担心这家伙会兽性大发,将她那啥那啥了。

  “那用其他衣物代替,也是一样的哈。”秦朗对着唐雪傲人的上围,虚画了两个连在一起的圆圈。

  唐雪是女人,如何不明白秦朗对着自己的胸比划的那两个圆圈,代表的是什么,羞得脸都红了,使劲骂道:“不害臊啊你!”

  “那有什么啊,低领裙穿着是性感,但只保留着内衣更性感啊。”秦朗笑道。

  “你这么喜欢看,自己买一个罩罩穿上照镜子看去!”唐雪没好气道。真不知道这家伙色胆怎么越变越大了,都敢如此赤果果调戏她了。

  知道唐雪没有真生气,秦朗乐呵呵道:“那叫啥事啊,穿着四不像,哪像你,事业线这么深,穿上才能体现效果嘛!”

  “深不深关你屁事啊!”唐雪抱着双臂,但随即发现手臂交叉放于胸前,反而让上围显现得更加胸围,急急忙忙放下了手臂,身体往前弯,刻意让那处地方不显得那么傲人。

  秦朗看得都乐了,打趣道:“行了别遮掩了,别人飞机场都还恨不得挤出事业线来,要戴上透明乳贴,你身材这么好,就更应该在你男人面前挺直胸膛,展现你的风采。”

  “呸!谁认你是我男人了?”唐雪红着脸淬骂道。

  “我认的,”秦朗一本正经道,“我是你的男人,你是我的女人,这关系不复杂,你一定能够理解的,对吧唐雪?”秦朗有恃无恐,闲着也是闲着,调戏调戏唐大美人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对你妹啊对。”唐雪觉得秦朗的脸皮厚度,都赶得上万里长城的城墙厚度了。

  想象两个多月前,那时候秦朗还是养生会所一名业绩垫底的落魄针灸师,见了她别说敢调戏她了,就是跟她正常说话都显得有些不自在,可仅仅才几个月的时间,这家伙不仅成为了养生会所最重要的人,连她都离不开这家伙了,而且还学会了口花花。

  “你想说我脸皮比城墙还厚是不是?”秦朗笑着问道。

  唐雪直接点头,心想原来你也知道啊。

  “那也没办法,我不油腔滑调一点,怎么泡你啊。”秦朗认认真真道,一个“泡”字,却彰显着他的不羁,表明他确实油腔滑调不假。

  “哼,少来!我看你是想用口花花的本事,去祸害其他的女孩子。”唐雪哼哼道。

  秦朗想到了叶小蕊,想到了柳真真,甚至还想到了蒋盈盈和纳兰海蓉,被唐雪一语说中,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脸上却不表现出分毫,厚着脸皮道:“其实我就想祸害你,要不你给个机会,让我祸害祸害呗。嗯,办公室就很不错,沙发够大够软。”

  “滚!”唐雪哭笑不得。

  被秦朗这家伙这样调戏,她非但不会生气,反而会觉得和秦朗在一起,异常地轻松。

  也许,短短几个月时间,秦朗从落魄针灸师变为口花花的男人,并不是坏事。(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