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朗伸伸胳膊动动腿,晃了一下脑袋,做完了热身动作,才不慌不忙朝三人反冲了上去。

  一记重拳,直接将短发壮汉的鼻梁骨打断,在短发壮汉往地上摔倒的时候,秦朗轻易躲过了长发汉子踢过来的一脚,然后身体一蹦,在短发壮汉身上踩了一脚。

  短发壮汉栽倒在地上,胸口被秦朗结结实实踩上一脚,胸骨都快裂开了,杀猪般惨叫起来。

  秦朗出手如电,迅速跃起,双腿伸开后,如同铁钳一样夹住了长发汉子的脖子,然后往地上一翻,将长发汉子带到了地上。

  松开双腿,秦朗揪住长发汉子的头发,拳头对着这人的脸部使劲砸着。

  每砸一拳,秦朗就示威一般朝那斯文高个子看一眼。

  砰砰砰。

  长发汉子鼻子被砸破,眼睛被砸肿,牙齿被砸落,鲜血涂满了整张脸,杀猪般的惨叫比短发壮汉更大声,让人听着都瘆的慌。

  “来啊,过来啊!”

  又是一拳砸在长发汉子脸上后,秦朗朝斯文高个子勾了勾小指头。

  表面斯文的高个子几乎傻眼了。

  他的两个同伴,居然在秦朗手上走不过半个回合,就被秒了!

  砰!

  对着长发汉子的后脑勺来上一拳后,秦朗扔下此人,站了起来。

  啪嗒!

  长发汉子脸部重重砸在了地上,脑袋在地板上弹了好几下才停下,整个人跟死尸一样,看样子受创不轻。

  “来啊,打我啊!”

  秦朗朝高个子走去,表情很悠闲。

  可高个子却是连连后退,眼睛中充满了对秦朗的惊恐。

  这人太疯狂了!高个子心中欲哭无泪。

  “退啊,再退啊。”秦朗笑道,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高个子打了个冷战,后背已经贴到了坚硬的墙壁上,想退也没法了。

  “敢来养生会所闹事,你们三个逼挺有本事啊!”

  说是这样说,秦朗右手猛地砸出,一拳将高个子的眼镜砸烂,紧接着又是一拳砸在了高个子的额头上。

  嘭!

  高个子脑袋顶在了墙壁上,疼得死去活来。

  “我让你们闹事,让你们闹事!”

  秦朗展露出了暴力手段,黑虎掏心的招式重复使出来,一拳接一拳捣在高个子的肚子上。

  十几拳过后,高个子连胆汁都吐出来了,秦朗“啪”一下抽了这逼一耳光,嘲笑道:“就这三脚猫的功夫,不嫌丢人现眼?”

  高个子没法回答秦朗,他捂着肚子,身体贴着墙壁慢慢滑落到了墙角,样子十分地萎靡和痛苦。

  秦朗走回长发汉子那儿,踢了踢躺地上的长发汉子:“没死吧?”

  “别……别打了!”长发汉子马上惊恐地求饶道。

  秦朗上来就对着长发汉子的裤裆踢了一脚,然后才冷冷说道:“靠,你说不打了我就不打了,你当自己是谁啊!”

  不仅不停止打,反而要痛打。

  秦朗对着长发汉子的裤裆,也连续踢了十几脚才停止,根本不管有没有将这人的蛋蛋踢碎。

  长发汉子捂着裤裆在地上翻来翻去,惨叫连连。

  好在这包间是养生会所最高档的几间之一,隔音效果奇好,秦朗根本不担心外面的顾客会听到。

  “唐大美人,这样教训够了么?”秦朗在长发汉子旁边停下,扭头冲一旁的唐雪笑道。

  “暴力了点,”坐在椅子上的唐雪发表着看法,“不过对付这些人渣,就得用暴力。”

  唯一还没遭受秦朗暴力教训的短发壮汉,听了唐雪这话,脸都绿了,手不知道该捂住肚子还是该捂住裤裆好。

  “不暴力就好,那剩下的这最后一个,我再尝试多加一点暴力啊,你注意欣赏。”秦朗朝唐雪说完,径直走到了短发壮汉面前。

  一听到了自己这儿,暴力还要加重,短发壮汉想死的心都有了。

  “哥,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

  短发壮汉拼命求饶。

  “你说该砸你肚子呢,还是该踩你裤裆呢?”秦朗摸着下巴,一脸的寻思状。

  短发壮汉吓尿了,惊惧不已。

  秦朗忽然打了个响指,冲短发壮汉道:“还是两种都用上吧。”

  说完,也不管短发壮汉怎么求饶了,秦朗“黑虎掏心”,砸得短发壮汉狂吐胆汁,然后照着短发壮汉的裤裆,又狠狠踩了十几脚。

  谁让这逼之前骂自己,又骂唐雪,活该被虐得最惨。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收手了,接下来我问什么,你们给我答什么,要不然,卸掉你们半条胳膊一条腿的,我还是下得去手的。”

  秦朗冰冷的眼神挨个扫视着三人,冷冷警告道。

  三个人都感觉置身于冰窖,心中发寒!他们丝毫不怀疑秦朗的手段,赶紧齐齐点头。

  见这三人这么轻易就被吓怂了,秦朗更是充满了不屑,问道:“耿大威派你们来闹事,具体目标是什么?”

  ……

  秦朗将自己有疑惑的问题,都问到了。

  三个人果然是有问必答,显然是屈服在了秦朗的“淫威”之下。

  秦朗了解的信息很全面。

  这三个家伙确实是受耿大威指派来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要将事情闹大,逼着他就范、与耿大威合作。

  具体的计划,是三人假装在康乐养生会所接受针灸时受伤或者皮肤过敏,然后以这个来威胁恐吓唐雪,败坏养生会所的名声,等事情闹得人尽皆知不可开交的时候,耿大威则会带着城管还有卫生局的人,以维护市场秩序为名,带走唐雪、秦朗等人,查封养生会所,如果秦朗敢反抗,城管就会动手。

  这计划,因为没有实施,所以具体细节方面,三个人也没法说得很清楚,但秦朗和唐雪听完后,都觉得耿大威有够卑鄙的!

  如果养生会所被查封,养生会所的员工被带走,康乐这块招牌肯定玩完不说,只怕进了局子后,耿大威还会让人对付他们,逼着他们低头!

  “原来耿大威笑起来,根本就是一只笑面虎!”唐雪气愤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即就抽耿大威两个大耳光子就好。

  “嗯,真让他得逞了,这养生会所就得完蛋了。”秦朗捏着拳头,关节直响。

  就是因为眼下局面被自己控制了,秦朗才没发狂,但秦朗依然很恼怒。

  耿大威这逼,笑里藏刀,见他不答应合作后,竟然用了这样下三滥的法子,说什么这一次也要让这逼栽个大跟头了。

  “秦朗,我们怎么应付耿大威?”唐雪习惯性地向秦朗求助。

  “放心,他就算在城管队和卫生局那儿有关系,能够拉来一批人,可如果没有证据,他还能指鹿为马不成?”秦朗显得胸有成竹。

  唐雪见秦朗有了全盘的计划,也跟着放下心来,指着地上的三个人道:“他们三个怎么处理?”

  这三人是耿大威雇佣来的地痞,按照耿大威事先交待的,短发壮汉在后背上抹了固体酒精,等拔火罐的时候,火罐内的高温会将后背上的固体酒精点燃,然后酒精燃烧,在短发壮汉后背上造成灼伤,借此将责任推给针灸师。

  而长发汉子和高个子,则是在针灸的时候,趁针灸师没注意,自己往身上抹了一点刺激性的药膏,让皮肤出现大面子的红疙瘩,从而将皮肤过敏的责任推给针灸师。

  耿大威本以为三个人齐上阵,足够将康乐养生会所闹得鸡犬不宁,但眼下三人非但没有大闹成功,反而折了自己。

  “看着就讨厌,要不趁耿大威还没来,我再揍他们一顿?”秦朗说完,动了动手掌,手指各个指节发出了爆响。

  吓得三人魂都险些丢了,三人赶紧拼命求饶。

  “不想再被揍也成,按我说的办,办得好,说不定我就放了你们。”秦朗威胁道。

  这三人虽然没什么本事,但用来对付耿大威,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是是是,大哥说什么,我们兄弟三个都照办。”斯文高个子点头如同小鸡啄米。

  其余两人也是拼命应承,生怕表示慢了,会遭到秦朗的暴打。

  对于秦朗的暴力手段,他们可是恐惧到了骨子里了,实在不想再被秦朗揍。

  “很好。”秦朗点点头,“那你们按照我下面说的办……”

  花了几分钟时间,交代这三人以后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之后,秦朗径直扔下一句话。

  “自己呆在这房间里面,谁出去我打断谁的腿。一会等耿大威来了,配合我行动,谁不配合我打断谁两条腿再加两条胳膊!”

  然后秦朗拉着唐雪离开了,连房门都只是象征性地掩上,懒得反锁。

  短发壮汉等三个人面面相觑一阵后,一起叹息,没一人敢将秦朗的话当耳边风。

  “你这连打带吓的,都把那三个王八蛋吓成软蛋了,太解恨了。”唐雪十分地解气。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出马?”秦朗骄傲上了,得意地说道:“我跟你说啊,唐大美人,你要找男人,就得找我这样能给你带去足够安全感的男人。”

  “别贫了啊。”唐雪赶紧叫停。

  “这怎么叫贫呢?这是在向你传授正确的择夫观。”秦朗笑呵呵道。

  唐雪忍不住朝这家伙翻了个白眼。

  秦朗也不生气,搂着唐雪的肩膀在唐雪晶莹的耳垂旁低声道:“你真的应该好好考虑我啊,我觉得咱俩很般配,要不今天晚上就将事情办了,建立负距离的亲密的关系?”

  “滚!”

  唐雪挣脱开,怒道,很想拿针线将秦朗的两瓣嘴巴缝起来。

  还负距离,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荤话是怎么想出来的!

  秦朗正打算继续轻薄轻薄唐大美人,徐秘书匆忙跑了过来。

  “秦顾问,老板,大厅里面来了十多个城管,还有四个自称卫生局的人,他们称要老板赶快去见他们,说是咱们养生会所出现了严重的服务问题,必须严惩。”

  唐雪脚步丝毫不停,径直往大厅走,问道:“徐秘书,他们中间,是不是还有一个大肚腩的胖子?”

  徐秘书点了点头。

  “果然是耿大威。”唐雪说完,看向了秦朗,“又要麻烦你了。”

  “麻烦什么啊,我俩之间就不用讲客气了。”秦朗爽快地笑道,却趁徐秘书没注意,低声跟唐雪道:“如果你硬要讲客气,那就以身相许吧,这个我不介意的。”

  唐雪大怒,伸手在秦朗腰间软肉上掐了几下。

  秦朗哎哟的叫声让走最前面的徐秘书好奇地回过头来,秦朗嘿嘿笑道:“没事没事,我们先去会会那个耿大威。”

  很快,秦朗和唐雪就走到了大厅……(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