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唐雪在办公室聊天了一个多小时,期间秦朗自然没能得偿所愿,但施展口花花本领的他,还是占了唐雪不少便宜,气得唐雪好几次都想摔门出去。

  但秦朗之前就交代过了徐秘书,因此办公室几乎成为了禁地,不要怕有人突然闯进来,所以秦朗胆子也很大,唐雪每次想出去,都被秦朗搂抱着回来,然后揩油一阵后才放手。

  午饭,秦朗和唐雪去外面吃,自然没有其他人。

  养生会所内,所有人现在都知道,他们的美女老板,已经被秦朗给拿下了。

  这让唐雪想解释都明白解释不清楚,只能任由自己成为了秦朗女人的“事实”。

  午饭过后,秦朗赖在唐雪办公室,选了张柔软的沙发睡午觉。

  唐雪没法,趴在办公桌上用手枕着睡觉,难受不说,心中还感觉两人独处的这气氛怪怪的,偷偷看几眼正在沙发上酣然大睡的秦朗,唐雪有些不习惯这家伙宁愿睡觉也没有调戏她了。

  想到这个不习惯,唐雪都觉得有些羞涩,暗道自己怎么会这么想?跟中了魔咒一样。

  唐雪干脆低下头,不再偷看秦朗了,免得心中再起波澜。

  其实唐雪真错怪秦朗了。

  不是秦朗不想调戏唐雪,而是办公室开着空调,沙发又柔软,躺下后不久他就睡意来了,自然睡得很香。

  一直到下午两点半,唐雪都开始工作了,见秦朗仍然在呼呼大睡,不由摇摇头,但也没有要叫醒秦朗,破了秦朗美梦的意思。

  可有秦朗在,即便秦朗睡着了,唐雪也没法静下心工作,总是要时不时偷偷瞄一下秦朗,也不知道内心是希望秦朗醒过来然后继续口花花呢,还是希望秦朗多休息一下。

  一晃,时间就到了下午的三点。

  秦朗确实睡得很舒服,在家里睡午觉也没法睡这么久,但到了三点,秦朗还是自己醒了过来。

  毕竟,这么多些天成习惯了的生物钟,会起作用。

  一睁开眼,秦朗刚好看到唐雪在瞄他,而且还是偷偷摸摸地,秦朗立即睁大了眼睛,坐直了身子。

  吓得唐雪赶紧收回视线,装模作样地盯着桌上的文件看,但脸色的不自然,还是出卖了她。

  “想看本大帅哥,光明正大看呗,我又不收钱。”秦朗伸了个懒腰,笑呵呵道。

  唐雪立即说道:“我没看。”

  说完,唐雪依然假装低头看文件。

  “看你那表情就骗人,”秦朗笑道,突然像是来了兴致的样子,拍掌兴奋道:“哈哈,我明白了。”

  唐雪忍不住好奇,抬起头来,纳闷道:“你明白什么了?”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趁我睡觉的时候,偷偷看我了。”秦朗认真说道,“你是不是在看我的时候,内心中冒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没有!”唐雪心想,我就是觉得你睡在办公室,气氛怪怪地。

  “行了,瞧上本大帅哥的身体直说就是,跟你的话,我不收钱。”

  唐雪愕然看着秦朗,然后勃然大怒:“浑蛋!”

  她……她怎么可能在幻想要得到一个男人的身体?

  这家伙到底怎么想出来的,怎么什么都敢说?

  气死她了!

  秦朗欣赏了一下唐雪因为急于辩白而颤抖的高耸峰峦,又伸了个懒腰,然后站了起来。

  打趣打趣这妞,还是挺好玩的。

  “浑蛋!”

  哪知,唐雪又骂了起来。

  秦朗一头雾水,心想自己没再调戏这妞了啊,怎么又用“浑蛋”来表达羞愤了?

  “走吧,去外面,我请你吃雪糕。”秦朗朝唐雪走近,好心请客道。

  “你转过身去,我不想看到你这浑蛋。”唐雪好像翻脸比翻书还快。

  秦朗郁闷不已,心想这是怎么了?

  “喂喂喂,唐大美人,难道是我睡着的时候梦游了,将你那啥那啥了?要不然你怎么现在反应这么大?”秦朗猜测着说道。

  心中,秦朗则在祈祷,别真发生这样狗血的事情啊,好不容易送出去的第一次,如果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那也太衰了!

  “浑蛋,我让你转过身去啊!”唐雪羞红着脸,真想上前扳着秦朗的肩膀,将这家伙转过去。

  秦朗这次捕捉到了唐雪话中的重要信息。

  这妞是让自己转过身去?

  这是不是表明,自己的正面,不被唐雪认可了?

  可自己才睡了一次午觉而已,又没去整容,以前也没见唐雪不接受自己的正面啊,怎么现在突然就不接受了?

  百思不得其解,秦朗仍然朝唐雪走近,笑道:“别闹了,走,一起去吃冰棒去,我请你吃一根又大又好看的冰棒,保管能解暑解乏,让你爽歪歪。”

  “冰棒你妹啊,听见没有,给老娘转过身去!”唐雪开始狮子吼了。

  秦朗真不明白唐雪为什么要让自己转过身去,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

  然后,当看到自己因为“午勃”而在裤裆处发生的生理反应时,秦朗终于明白了。

  “嘿,我还以为什么事让你这么激动呢,不就是出现个小帐篷嘛,这是正常的反应,我都不羞,你害羞什么啊。”秦朗笑呵呵道。

  唐雪脸色更显羞红,羞愤道:“呸!我没你脸皮厚!”

  这能一样么?反正她看到秦朗的突出生理反应,心是如同小鹿乱撞,第一反应就是羞涩,此外还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好奇心……

  “呵呵,你脸皮儿薄,那为什么不自己转过身去,偏偏要让我转过身去?我看你一定是在偷偷看它!”秦朗坏笑道,“我觉得你是在嘴上说着不要,心中却很想要,对不对?”

  “对你妹!”唐雪没好气道,撩了一下额头的散发,催促道:“快点背过身去。”

  秦朗却不这样做。

  这本来就是正常的反应嘛。

  再说了,以后反正唐雪也会见到,还会用得着,现在隔着裤子先熟悉熟悉,不好么?

  嗯,反正秦朗自己觉得这挺好。

  于是秦朗没有要转身的意思,走到了唐雪面前,敲了敲办公桌,笑道:“走啊,去外面吃冰棒去。”

  九十月份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人最是困乏,吃根冰棒喝点冰饮料,确实能迅速提神。

  “我不喜欢吃冰棒,太小了,咬着没劲。”唐雪拒绝道。

  唐雪是没什么异常反应,在她看来这话很正常。老冰棍太小了,还是雪糕嚼着有劲。

  秦朗却想入非非,不时还低头望自己小腹下两眼。

  唐雪嫌弃冰棒太小了,那敢情好啊,他的可是资本够强!

  联想到自己之前还在邀请唐雪吃一根又大又好吃的冰棒,秦朗就更想入非非了。

  “喂,你一副獐头鼠目的样子,干什么?”唐雪问道。

  “走走走,吃雪糕去,雪糕大,咬着过瘾。”秦朗没去纠正“獐头鼠目”与自己十分不合适的事情,满脑子都是唐雪低头吮吸的少儿不宜画面。

  ……

  和唐雪在外面吃了两根哈根达斯的雪糕,逗留了一番精致的士多店,秦朗送唐雪回到了办公室,自己在上厕所撒尿的时候,接到了电话。

  手抖了抖,将最后几滴尿抖干净,秦朗让鸟儿归巢,系好皮带拉上拉链,洗干净手后,才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叶小蕊打过来的。

  秦朗大概猜测,叶小蕊找他,一个应该是云姨想让他和叶小蕊去家中吃饭,另外一个,则恐怕是医院来了棘手的病人了。

  要知道,随着秦朗好几次妙手回春,尤其是上一次在医院当中打脸气功大师后,名声几乎如日中天,医术也被神经外科多位医生所肯定,再加上连老院子孙浮沉都对他礼遇有加,也让秦朗成为了实实在在的名医。

  因此,除了脑部疾病外,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碰到其他束手疾病,想要找他帮忙,也在情理之中。

  而叶小蕊无疑就是桥梁,负责联系他了。

  叶小蕊心地十分善良,有着比医生更多的救死扶伤观念,他即便不想“抛头露面”,不愿过度展示医术,但也从不忍心让叶小蕊为难。

  “坏人,你有空吗,能来医院一趟么?”叶小蕊在电话接通后就立即问道。

  坏人,已经成为她称呼秦朗的习惯名词了,就跟柳真真称呼秦朗为“秦朗哥”,蒋盈盈用“小秦朗”,唐雪老是“浑蛋”地称呼他一样。

  即便是叶小蕊碰到棘手的病情,秦朗也不会紧张,边往唐雪办公室走,边打趣道:“当然有空了,女朋友呼唤,我没空也要腾出空来。”

  叶小蕊知道秦朗是在哄她,可脸颊还是浮现出了两个可爱的梨涡,心深处很甜蜜。

  “坏人,不和你开玩笑,是我们医院收治了一名眼睛出现了怪病的患者,眼科那边甚至邀请了省内眼科翘楚开了个会,想拿出诊治方案来,最后也毫无办法,省内的眼科和脑科专家随后听我们医院医生说有人应该能治疗这种怪病,都是一脸的不相信,有医生还打赌了,说如果有人能治好这种眼睛怪病,他可以将女儿都给送人呢。”

  叶小蕊介绍着情况。

  秦朗听得目瞪口呆。

  对那个怪异的眼睛怪病,他固然有些兴趣,不过更感兴趣的,还是叶小蕊最后说的那句话。

  什么医生这么彪悍大方,笃定没人能治得好这种眼睛疾病,竟然放出话来,说如果有人治好了,就将女儿送给这人?

  这医生该不会是有个丑女儿嫁不出去,所以特意想讹上人,好将女儿送出去吧?

  不过也说不定这医生正好有个二十多岁、青春靓丽的女儿呢?

  他倒是很想见见这个医生……还要这医生的女儿。

  反正既然叶小蕊找上了自己,那这个忙一定是要帮的,秦朗马上答应了下来。

  “好,我过来看看。”

  叶小蕊点头笑道:“嗯,那我等你哦,坏人。”

  挂断电话,秦朗推开了唐雪办公室的门。(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