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15章 结结实实地怕了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6-25 23:57:38 源网站:阿甘小说网
  [阿甘手机站:m.agxsw]m.fhxsw 烽火中文小说网 第115章结结实实地怕了

  施科两眼一黑。

  一百万都给了秦朗了,还嫌少?

  秦朗笑道:“这一百万可是我正大光明打赌赢你的。”

  施科做不得声。

  “那你准备要多少?”半响后,施科才无可奈何地问道。

  “两百万。”秦朗云淡风轻地说道,仿佛这个数字在他眼里就是小数目,因此说起来毫不费力一样。

  事实上,就因为这笔钱是由施科出,又不需要他秦朗出。

  施科听到还要出“两百万”,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黑虎门的一百万才被他输光,公司这边没有了钱,余下的两百万想也不用想,只能从他的私人账户中拨给秦朗了。

  可是,他卡上的余额也不多,只有一百五十三万的样子,其余的都用在购买房子和豪车上了,离秦朗所需的两百万还差了一些。

  当然,施科也没有要乖乖交钱的心思。

  “还要这么多?可我真拿不出这么多了,我就算硬挤,也只能拿出二十万了。”

  秦朗听了,不由冷笑。从两百万变为二十万,这施科还真以为是在菜市场买菜,可以讨价还价么?

  “你只能拿出二十万,是吗?你确定?”

  秦朗面无表情地伸出一根手指,当着施科的面,突然径直朝楠木地板插去!

  施科不明白原因,但随着“噗嗤”一声,发现秦朗的这根手指,几乎全部插入了楠木地板中后,施科就傻了。

  那可是楠木做成的地板啊,木料十分地坚硬,就是一拳砸在上面,受伤的也会是拳头,但秦朗居然用一根手指头捅破了地板?

  秦朗悠闲自得地抽出了手指。手指完好,连皮都没蹭破。

  而楠木地板上,一个洞却赫然留着。

  施科怕了。想着如果自己也被秦朗来这么一下,那身体不得多出一个血窟窿?

  “四十万,我是真的只有四十万了。”施科慌忙喊道。

  “你认为我会信吗?”秦朗身上冷意释放,“有多少钱完整地说出来,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施科真慌了,十分担心秦朗也拿出类似“一阳指”这样的神第115章结结实实地怕了

  功,往他身上戳一下,衡量后果后,施科最终还是垂头丧气地说道:“我卡上的余额只有一百五十三万。”

  秦朗沉默不语。

  “真的,我没说谎。”施科真急了,只差赌咒发誓了。

  秦朗瞧了瞧,确认这厮不是在说谎,这才借了桌上的电脑用一下,将施科卡上的一百五十多万,都转到了自己的卡上,只留给了施科几毛钱的余额。

  反正他准备彻底打压施科,自然不在乎施科失去这笔钱后会怎样报复。况且,施科有这样的胆子么?

  “算了,看在你只有这么多钱的份上,余下的四十多万我就不找你要了。”秦朗看着手机短信上显示的新的银行卡余额,这样说道。

  施科要吐血了。这还叫大方了?他一下子就损失了两百五十三万啊!

  “我听白豹说,你们黑虎门真正掌舵的人,是上一任门主?”秦朗收好了钱,转而有兴趣地问道。

  施科不知道秦朗问这话的用意,不过还是说道:“是,我们都叫他大门主,他名字叫金岳。”

  “很厉害?”秦朗又问道。

  施科无从将两人比较。

  虽然说秦朗一根手指就能捅穿楠木地板,而且步法灵活,可大门主传闻已经将内力修炼到了五脏六腑的地步,这可是先天武者能够达到的最高层次了,传闻如果能更进一步的话,便会成为后天武者。而后天武者,绝对是让这个世界绝大部分人都要很忌惮的狠角色,他听大门主有一次提到过,说是部队里出来的尖刀兵,在后天武者手上,通常都难以走过三招!

  虽然大门主是先天武者,但大门主已经五十多岁了,浸淫武术多年,一根黑犀牛长鞭使得虎虎生风,威力绝伦,至少就不是在云海市很有名气的那个陈霸可以相比的。

  陈霸好大喜功,为了出名,经常抛头露面博取眼光,但大门主低调了许多,连他对大门主的真实实力,都不太清楚。

  因此,大门主对上秦朗,谁胜谁负,他还真说不准。

  不过,施科能够肯定一点。他说道:“大门主是很厉害,你拿走了两百多万,被大门主知道后,大门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觉得我会怕吗?”秦朗反问了一句。

  施科第115章结结实实地怕了

  愣了一下,然后老实地摇摇头。

  不过大门主会不会对付秦朗,怎么对付秦朗,都不是他能左右的,索性施科也懒得多想。他现在只想知道如何送走面前这位年轻的煞神。

  秦朗则思索着刚才施科的话,能够肯定那个大门主金岳,不是一般的角色。他倒不怕这人,关键是如果金岳耍阴的,他很难保护完全他认识的所有人。

  “那个金岳现在在哪里?”秦朗打算今天一锅端了。

  “不知道。”施科摇摇头,发现秦朗锐利的眼神在注视他后,他赶紧又说道:“我真不知道,大门主去了长白山中采集一些深山草药,去了七八天了,根本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回来。”

  秦朗有些失望,想抢先解除了金岳这个麻烦的想法,只能先搁置了。

  秦朗将心思,重新放到了当前上。

  “你怕死么?”秦朗忽然问道。

  施科脸色大变,慌不迭地点头。谁不怕死啊!

  “那你觉得我有随时杀死你的能力么?”秦朗继续问道。

  施科很肯定地点头,这一次没有任何的迟疑。

  见到了秦朗比白豹厉害十倍的手段、尤其是秦朗悄无声息就击伤了他两个手下的手腕后,关于自己在秦朗面前毫无反抗之力这个问题,施科就已经认识得非常清楚了。

  “很好,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不希望看到你的人,再去蓝润公司生事,否则,红云河中出现你的尸体,也绝对不会是意外的事情。相信你不想意外死掉,是吧?”秦朗很温和很轻缓地说道,听着看着都人畜无害。

  可施科硬是在二十多度的空调房里,生生打了个冷战,连灵魂都在战栗!

  “不会,一定不会。”施科老老实实回答道。大门主那边如何对付秦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以后就算是大门主命令他对付秦朗,他也会坚定地拒绝。

  只因为,他不想在秦朗的手上,被意外变成为河中的一具浮尸。

  “很好。”秦朗第二次用了这个词,然后笑道:“现在,该解决最后一件事了。解决完了,我就离开了。”

  施科舒了一口气,这个煞神终于要离开了么?

  可紧接着,施科的心又重新悬到了嗓子眼。第115章结结实实地怕了

  还有一件事没有解决?会是什么事?

  施科禁不住提心吊胆。

  “你之前骂江伯为老东西,大放厥词,你自己知道吗?”秦朗冷冷问道。

  江心忠是长辈,而且对他很好,在蓝润公司刚刚建立的时候,江伯花费了许多的心血在其中,帮了他许多,他很尊重这位花甲老者,当然容不得施科左一句“老东西”右一句“老东西”的侮辱江心忠。

  “我错了,秦朗,我不该骂那位大伯,是我的错!”施科慌忙认错,诚惶诚恐。

  “错了就得付出代价。”秦朗说道。

  施科大骇,却又听到秦朗接着说道:“你还命令你的两个手下,要割断江伯的喉咙,这话也是你说出来的,没错吧?”

  施科两腿打摆子了,他再傻也知道秦朗说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了。

  “不要!秦朗,求求你,放过我!”

  发现秦朗轻轻捡起了地上的一把锋利匕首后,施科惊惧万分,瞳孔放大到了极致,里面充满了惧意。

  “记住我之前说的所有话,尤其是要记住,我有足够的能力,让你变为红云河中的一具尸体。”

  秦朗认真提醒完毕,“唰”地一声后,匕首在空气中划过一道轨迹,发出一线寒光,利刃切开了施科的气管。

  鲜血从施科的喉咙处,汩汩地流了出来。施科只能发出如同拉动破旧风箱时的声音,喉咙每耸动一下,必定带出来更多的血。

  秦朗笑笑,看着施科吓得屁滚尿流面无人色的样子,他的笑容中有着鄙视。

  看来就算是“黑虎门”的门主,也有怂的时候嘛。

  “用不着这么紧张,你还不会死,我只是割断了你的气管而已。当然,如果我是你,我现在一定不会试着开口说话,而是会用手捂住气管上的伤口,让自己能够顺利呼吸。”

  “这一刀,是你威胁了江伯的后果。”

  秦朗说完,拿上那个大手提箱,施施然朝门外走去。

  嗖!

  从秦朗的手上,飞出一把匕首,匕首去势如流星,擦着施科的衣袖飞过,直接利落地洞穿了办公桌上的电脑,电脑瞬间四分五裂,黑色塑料片以及第115章结结实实地怕了

  螺丝钉等零部件满天乱飞。

  嗤!

  洞穿电脑后,匕首径直刺入了墙壁中,深入有两寸。

  残留在匕首上的施科自己的鲜血,还在顺着匕首把柄缓慢地滴落。

  嗒嗒,嗒嗒。

  很少的两滴鲜血落在干净的地毯上,殷虹艳丽,却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施科死死捂着喉咙,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施科唯有目送着秦朗潇洒离开。

  此次与秦朗的较量,终于以他的全面惨白而告终。

  原本只是为了去蓝润公司收一点保护费,最终变为了他损失两百五十多万、折损了三个手下、他全身多处受伤气管还被割开的“悲惨事故”。

  施科万分懊恼,无比悔恨。

  早知道秦朗这么难惹,不但和叶副市长关系匪浅,本身更是煞神,就算是借给他一万个胆,他也不敢去招惹秦朗,只会在碰到秦朗的时候,给秦朗一万个赞啊!

  施科边摁响了办公室的警铃,边在心中发誓,一辈子都不愿去招惹秦朗了,他怕了,结结实实地怕了!

  ……

  “江伯,你没事吧?”

  在大厦的外面,秦朗见到了白豹和江心忠。

  “没事。秦朗,谢谢你救了我。”江心忠衷心感谢道。

  “江伯快别这么说,如果不是因为我,您也不会遭这个苦,我该向江伯道歉才是。”秦朗很诚意地说道。

  江心忠愈发对秦朗赞誉有加了。

  “老大,黑虎门的金岳万一要像施科那王八蛋一样来阴的,该怎么办?”白豹有些担忧地问道。7笔趣阁 m.7biquge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