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没办完,你不是说只要我们做完这件事,我们就能离开了么?”

  张彬带着火,质问道。

  先前东方长雄痛骂他,让他心中夹着愤怒,所以连带着面对秦朗,脾气也上来了。

  秦朗却是面上带着寒霜,冷冷道:“你什么态度啊?”

  一句话,就立即让张彬尴尬地站在了原地,缩着头,像只斗败的公鸡,讷讷地,不敢再冲秦朗质问了。

  人的名树的影,他们面对秦朗,只有恐惧,这种惧意让他们根本无法和秦朗对着干。

  秦朗压服了张彬等三人,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是说过你们完成一件事,就能离开,可我还可以告诉你们,现在你们只完成了这件事的一半。”

  张彬等人,明知道秦朗这是在耍着他们玩,曾经这套东西,只是他们戏弄别人的,如今却落到了自己的头上,但又无可奈何。

  打根本就打不过秦朗,还能有什么办法?

  “另一半是什么?”张彬主动询问,这也代表他基本接受了现状了。

  秦朗很满意,离间这四个二世祖是一桩很好玩的事情,如今还只完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张彬等三人愿意配合就成。

  于是秦朗不紧不慢地说道:“很简单,我看雄少呛水过后,脸部有些浮肿,人好像也被呛得有些神志不清了,这样,你们三个,上去每人给雄少三个耳光,争取打醒他,让他的脸消消肿。”

  一听秦朗竟然使出了这样的奸计,纳兰海蓉都忍不住吃吃地笑了。

  围观的学生们则显得异常兴奋。

  欣赏秦朗用暴力手段压制四大恶少固然不错,可是看到秦朗不直接动手,用这样的方式打脸,则更加痛快。

  只有张彬等三人,愕然望着秦朗,眼神中很有些愤怒。

  傻子都明白,如果他们每人打了东方长雄三耳光,以东方长雄那臭脾气,铁定和他们翻脸。

  “我这只是个建议哈,做不做,决定权在你们这边。”秦朗说道。

  说是这样说,可秦朗却同时抖动着手上的橡胶带,弄得张彬等三人望着橡胶带就忍不住全身打哆嗦。

  打还是不打?似乎不用怎么考虑了。

  “雄少,对不住了。”张彬小声跟东方长雄道。

  他当然不愿和东方长雄撕破脸皮,毕竟以后东方长雄报复他们,他们可只能被动承受,甚至于刚才东方长雄连他们祖宗十八代都骂上了,他们也是选择强忍着,寄希望东方长雄能够体谅他们的苦衷。

  但被秦朗逼着,自私的一面让他们不愿遭受皮开肉绽之苦,就只好选择让东方长雄受点罪了。

  可张彬等三人,很快就发现东方长雄连这点罪也不愿意受。

  “你们三个狗杂碎,今天你们有种打老子一耳光的话,老子事后都会跟你们算账,弄死你们!”

  这话,让张彬有些不舒服了。

  他心中想着,你骂都骂了,却还是连为兄弟们做点牺牲的觉悟都没有,不就是几个耳光么,凭什么弄得你要比我们金贵,只许你不挨耳光,而让我们遭受秦朗的百鞭鞭挞之刑啊?

  张彬立即带着不满道:“雄少,我们兄弟三个,也为你办过不少事情了,你就不能体谅体谅兄弟们一次么?”

  其余两人,也都和张彬是一样的想法,对东方长雄的独断霸道,产生了不满。

  “原谅你玛逼!我日你娘!”东方长雄大骂道:“你们三个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如果不是跟了我,你们能够在云大耀武扬威么?”

  东方长雄的逻辑很简单,张彬等三人就是他眼中的跟班、奴才,凭什么卑贱的跟班也敢打他耳光?

  “雄少,说归说,你别骂娘啊。”张彬的声音中,不满的成分更多了。

  “我日你娘,我日你娘,我就日你娘了,你能怎么着?”东方长雄瞪着双眼,恶声恶气道。

  “东方长雄,你别欺人太甚!”张彬快隐忍不住了,额头的青筋都显露出来了。

  “秦朗,你是早知道他们四个会内讧,故意这样做的吧?”纳兰海蓉小声跟秦朗说道,没想到秦朗仅仅用了一招,就叫四大恶少狗咬狗了。

  秦朗微微一笑,很有高人的风范。

  但实际上,秦朗心中也是直乐。

  他还真没想到四人现在就内讧上了。

  原计划是事后这四人会产生隔阂,那么四大恶少就会瓦解,可他还是低估了这四大恶少的气量,这四人气量都小,都很自私,内讧了也就不奇怪了。

  不过越是内讧,他这个外人,自然越会喜欢。

  “张彬,我日你娘!我他玛就日你娘了,你来咬我啊!”东方长雄很是嚣张。

  他心中恶狠狠想着,麻痹的,你们三个狗杂碎,平常对老子毕恭毕敬的,现在居然还想打老子的耳光,靠。

  “我日你娘,日你妹!”

  张彬终于爆发,人在一米多深的水中快速前进,带着一身怒火朝东方长雄冲去。

  啪啪啪。

  逮着东方长雄后,张彬箍住了东方长雄的脖子,一口气赏了东方长雄三只大嘴巴子,然后将东方长雄粗暴地往水里一推。

  “靠,老子忍你很久了,日你娘的!”

  丢下这句话,张彬大踏步离开。

  东方长雄在水里扑腾了几下,总算冒出了脑袋,但脸色通红,估计又呛到水了,左脸的红指印分外明显。

  “张彬,我一定要干死你!”东方长雄发疯似的吼道。

  “好了,你们三个都上来吧。”秦朗发话道。

  另外两人打没打东方长雄,都已经不重要了,反正这三人和东方长雄的仇怨是结下了,内讧会继续下去。

  张彬等三人湿漉漉地从喷泉池中爬了出来,临走前,张彬经过秦朗的身边,说道:“你狠!将我们四个都玩弄在股掌之上。”

  到了这时候,他们肯定都明白了,这场争斗,热闹全让秦朗给看了,他们反而遭了难。

  “呵呵,那是你们自己蠢,送上门来找死。”秦朗轻飘飘的一句话,送给了张彬等三人。

  三人一想,不禁更觉得憋屈了。确实,他们是看到东方长雄被人打才露面逞强的,但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在秦朗面前碰了钉子,还能怪得了谁?

  三人马上离开了广场这边。

  “张彬,我们要不要借机报复秦朗这小子?”一人朝张彬问道,还特意望了一眼后面,生怕秦朗会出现一样。

  “我们还有这个闲心么?光应付东方长雄的报复就够头痛的了!”张彬说道,“至于秦朗,你想想,谁比我们更加怨恨他?”

  那人明白过来了,点头道:“也是,就等着看东方长雄怎么报复秦朗,如果他报复成功了,我们再去踩秦朗就不费事了,如果连他也斗不过秦朗,那我们就更斗不过了,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就这样,三人很快做出了选择。

  被秦朗戏耍一顿,却发作不得,云大三大恶少,也是倒了大霉。

  ……

  “秦朗,你等着,今天在这受的气,以后我会让你百倍还回来。”东方长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是么?可我让你受的气,我觉得还不够啊。”秦朗淡然笑道。

  反正都和东方长雄、东方玉结上梁子了,那还怕个逑啊,索性不如趁着这次机会,好好虐东方长雄一顿。

  “你他玛别太过分!”

  一听秦朗这样子是还打算折磨自己,东方长雄又骂上了。

  只是,在秦朗“啪”地一鞭子,狠狠砸在他面前,他面前的水被砸得飞起七八米高后,东方长雄吓得面无人色,立即慌忙往后躲。

  躲的时候,这个二世祖还一脚踩滑了,在水里面摔了个狗吃屎,引得围观的学生们哄堂大笑。

  “我过分又怎么样?现在脱掉身上所有的衣裤,快点!”

  秦朗就是要过分一点。

  “不脱!”东方长雄差点吐血,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光着身子,比断了他胳膊还让他难受。

  “不脱是吧?”

  秦朗冷笑着,突然又是一鞭子,砸在离东方长雄不足五厘米的地方,激起的水砸得东方长雄的脸颊都生疼不已。

  “下次,我可不敢保证还能砸这么准了。”秦朗挥舞着鞭子,作势又要抽下。

  东方长雄面色惨白,额头冷汗涔涔直冒。橡胶带做成的鞭子的威力,他可见识过了,如果抽在他的身上,光想象皮肉被揭开的惨状,他都受不了。

  没有做什么“士可杀不可辱”的举动,东方长雄很没骨气地,将花衬衣脱了下来。

  “裤子,内裤,都脱掉,扔水里。”秦朗命令道。

  东方长雄瞪着秦朗,眼睛中的怒火恨不得将秦朗烧死才好,可还是乖乖地照办。

  几件衣物,漂浮在了水面上,东方长雄半蹲着,夹紧着双腿。

  “还害羞什么啊,出来,给大伙亮个相。”秦朗继续强逼。

  反正今天是怎么虐东方长雄爽,就怎么虐着来,谁让这逼想要害他。

  围观学生们,立即摆好了手机摄像头。女生们虽然害羞,可知道东方长雄即将要出洋相了,还是感觉很解气。

  唰。秦朗抖出橡胶带,缠住了东方长雄的脖子,将东方长雄往水面拉。

  “既然你害羞,那我就帮帮你吧。”

  东方长雄马上就被秦朗拉离了喷泉池,光着身子,瘦骨嶙峋的,不仅没有美感,反而很丑陋。

  “你你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东方长雄哆嗦着,显然所受刺激并不小。

  秦朗却不动怒,扬着下巴命令道:“绕着喷泉池跑一圈。”

  “你!”东方长雄咬牙切齿,裸奔,还是在云大校园内,而且还有这么多学生观看着,打死东方长雄,他也不愿这样,因为一旦裸奔了,以后在云大,他就甭想抬起头来。

  “你什么你?这还由得着你么?”秦朗冷笑道。

  两分钟后,东方长雄终于气喘吁吁地裸奔完了。

  当然,关于他的这条新闻,迅速被顶到了校内论坛的最热门帖子的位置……

  “记住,今天只是给你的一点教训,回去最好让你父亲收手。”秦朗警告道。

  东方长雄怨恨地瞪了秦朗一眼,然后匆忙下水,去捞衣服了。

  “还有,你以后啊还是少纵欲点,那玩意都小得跟蚯蚓一样了,丢人呐……”

  秦朗在背后的嘲弄声,让东方长雄面红耳赤,一头栽进了喷泉池里面。

  秦朗叫上纳兰海蓉,重新拉着斗车,往生物科学院实验大楼走去,任由深受刺激的东方长雄继续被学生们围观着……(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