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锋坐着奥迪车,从云海市回到了省城一处花园别墅。

  在别墅内一层大厅内,陈世锋老老实实坐着,对大厅内富丽堂皇的装修,以及随处可见的名贵古董,很是眼热。

  这栋位于省城天然氧吧背靠省内最出色温泉靠近一个高尔夫球场的花园别墅,占地将近十五亩,拥有大花园大游泳池,上下三层,光是别墅内部一个小小的储物间,其面积之大装修豪华精美程度,就足以超过了白领精英阶层精心装修的主卧室了。

  陈世锋面对自己老板所居住的这套别墅,眼热归眼热,却不敢乱走乱动,生怕损坏了其中任何一样不起眼的物件。

  他听人说过,这栋花园别墅,如果将地皮以及别墅内的古董字画都算上,价值超过了十个亿!

  现在,陈世锋在等着老板柳如龙下楼。

  别墅内各个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但陈世锋知道柳如龙在办事时,没有关房门的习惯,因此即便他坐在一楼大厅,也能听到从三楼某个房间内,传出来的“啊啊啊”的**声音。

  一会儿后,两个大洋妞穿着比基尼从楼上下来,白色人种,各自高挑,容貌秀丽,堪称极品尤物,下楼后便去游泳池了,陈世锋只有吞口水的份,暗道老板生活真是奢侈豪华。

  柳如龙懒洋洋地穿着睡袍,走了下来。他三十多岁的年纪,身高一米七八左右,脸上线条硬朗,给人的感觉却不是阳光帅哥,而是别人一见到他,便会从他各具特色的五官组成的一张脸中,一眼的性格乖戾嚣张。

  事实上,柳如龙就是这样的人,从不掩饰他的霸道和毒辣,因为就算惹了天大的事,他父亲柳松仁也会帮他处理好,久而久之,省城名流圈的人都知道,柳家的二少爷是个目中无人不学无术但绝对容不得被别人指指点点的人。

  因此,没人敢当面指责柳如龙,而就算是背后在议论柳如龙的不好,一旦被柳如龙知道,也会遭来毒打成残废的厄运,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

  “老板好。”

  陈世锋点头哈腰,在柳如龙面前像一条摇头摆尾的哈巴狗。

  柳如龙在一楼大厅最大的沙发上坐下,随便眼陈世锋,忽然说道:“你被谁打了?”

  毕竟秦朗的那两个耳光,下手可不轻,要消肿可不简单,因此直到现在,陈世锋的一张脸还是明显浮肿着。

  “还不是那个秦朗?老板,那人太不给您面子了,他居然不同意老板您的收购要求。”陈世锋在柳如龙面前“哭诉”,心中暗自想着,等老板出面了,还怎么硬气。

  柳如龙听说秦朗打了陈世锋,先是骂了句脏话,然后怒道:“打狗得,靠他老母的,这分明是不给老子面子啊!”

  陈世锋对老板将自己当成了一条狗,竟然没表现出任何不适,好像已经认可了一样,反而是急急忙忙附和道:“老板,那秦朗就是故意这样做的,他打了我,其实就是对老板您的不敬!”

  “一个苦逼的小老板而已,是活得不耐烦吧!你给我说说当时的情景!”柳如龙半躺在沙发上,叼着雪茄抽了起来,尽管他身材匀称,身强体壮,但纵欲过度,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他的体质并不怎么好。

  陈世锋赶紧添油加醋将当时的情景说了一遍。

  “我草!那个秦朗真说了我脑袋被驴踢了是个傻子二百五的话?”

  柳如龙将雪茄狠狠往茶几上一丢,跳脚怒骂。

  “是……是的。”陈世锋很小心翼翼地说道,心中却窃喜不已。

  老板柳如龙最不能容忍别人对其有什么意见,平常就是有人议论几句他的不是,都会遭到柳如龙的一顿毒打,秦朗居然敢骂柳如龙,柳如龙一定会发狂发怒了。

  果然,柳如龙随后就骂道:“这小子肯定死定了!你给我盯紧点,通知大大小小的卖场,谁也不准进蓝润公司的产品,谁做了就是和我过不去!我让他公司几天内就完蛋,到时候怎么硬骨头!”

  柳如龙之所以不像以前那样,直接派人去打砸蓝润公司,或者对秦朗下手,是听到了几条消息。

  一是蒋家的蒋盈盈,似乎和秦朗是好朋友,秦朗虽然自身无权无势,但他吃不准蒋盈盈会维护秦朗维护到何种程度,所以暂时不准备明目张胆地动手。

  二是听说秦朗和云海市的叶明城关系匪浅,打砸秦朗的工厂声势太过暴露,并不是很好的方法。

  当然,这些都不是柳如龙不向秦朗直接动手的最重要原因。

  最重要的原因,是柳如龙决定要好好玩死秦朗。

  作为豪门大少,柳如龙的整人方式,不仅仅局限在打打杀杀上,例如整垮秦朗的公司,先让秦朗体会体会公司倒闭的痛苦,便是柳如龙整秦朗的第一步。

  所以,他随后又交代陈世锋道:“等秦朗的公司倒闭了,你再给我去找他,就说只有我能救他的公司,嘿嘿,到时候该怎么做,他应该很清楚。”

  柳如龙要整秦朗,也要从秦朗手中得到化妆品的生产配方。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出十万块收购蓝润公司的原因。

  早几天,听手下的职业经理人说最近云海市出现了一种高端美白精华液,对“清韵”产品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他就打定了这样的主意:除了不容许蓝润公司做大外,也要将蓝润公司的产品配方拿到手,变为“清韵”自己的。

  ……

  秦朗和唐雪一起,极力争取着让蓝润美白精华液打开新的市场,但情况很不乐观,现在公司派出去的销售人员,一天只能够卖出不到三十瓶的产品,连本钱都赚不回来,自然更别谈是打开新市场了。

  这种情况维持了两天后,秦朗果断让工厂暂时停止了生产,安排工人放假。

  虽然秦朗不想这么做,但心态很好的他,还是保持着相当的冷静。

  公司账户上还有几十万的余钱,公司还没破产,何况员工也站在他这边,能理解他,因此实际上蓝润公司现在的情况,并不像外界那样,离倒闭近在咫尺。

  秦朗自己则保持修炼不停止的同时,在想着让蓝润公司重现生机的办法,生活倒也没太大的变化。

  说实话,秦朗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去对付柳如龙,暴打这人一顿是最后的办法,在这之前秦朗还想没有其他方法。

  但总之,柳如龙这个人,他是肯定记住了,不会永远让这个王八蛋这么嚣张狂妄。

  ……

  这天,秦朗正在吸收灵石中的精纯灵气,修炼赤炎诀,白豹忽然打来了电话。

  “老大,施科要见你。”

  “他说了什么事吗?”秦朗问道。

  “老大,他说是专门找你赔罪的,带来了一箱子的钱。”白豹电话中很得意,毕竟有人上门给老大送钱,证明了老大的威风,他这个当小弟的,也觉得神气。

  “嗯,你带他到我家附近的那公园吧,我一会就到。”

  秦朗有些好奇,施科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给自己送钱赔罪?

  很快,秦朗就见到了施科,这人正坐在公园的石凳上,膝盖上放着一个白色手提箱。

  见到秦朗,施科赶紧迎了上来:“朗哥,劳烦您亲自过来了。”

  施科不仅巴结讨好,而且有着隐隐的忌惮。

  秦朗不动声色,问道:“你来找我干什么?”

  施科连忙将手提箱拿出来,恭恭敬敬说道:“以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朗哥,这里是一百万,是黑虎门一起贡献出来,特意拿来向朗哥您赔罪的。”

  秦朗笑道:“这么大的礼,我可受不起啊。”

  “受得起受得起。”施科陪着笑脸一个劲说道,仿佛秦朗如果不收下这钱,他寝食难安一样。

  秦朗于是笑眯眯问道:“你送这么大的礼给我,总有原因的吧?”

  施科明明是有原因的,却不敢说出来,讷讷说道:“这真是我们黑虎门向朗哥您赔礼道歉的,还有朗哥,我们已经决定了,以后黑虎门会解散,不会再存在了。”

  白豹听了惊讶不已。

  虽然自家老大是很威风凛凛,施科送一百万过来“孝敬”自家老大,在他是应该的,可施科为什么怕老大怕成了这样,都要自动解散“黑虎门”了?

  秦朗当然知道其中原因,见施科不敢说,他肯定也不会言明,只是笑呵呵道:“你们要解散就解散吧,这事我管不着,和我也没有关系是吧?”

  “是是是。”

  施科点头如小鸡啄米,心中却在发苦:这事和您哪能没关系啊,要不是怕了您,我也不会解散“黑虎门”啊。

  “对了,解散门派这事,你们大门主知道了么?”秦朗像是随口一问。

  “那个……嘿嘿……”施科傻笑了两声,接着便一脸的苦色,“这个……不用大门主知道,也行的。”

  内心中,施科郁闷不已,心想大门主知不知道这事,你不比我清楚啊。

  一连几天没见到大门主金岳和两个手下,只是听说警方那边找到了两辆车,和金岳的离奇失踪有关,但除此之外,警方那边再没有任何线索,到现在连金岳是否死亡都无法确定,不过施科敢肯定,大门主金岳以及两个手下,已经死了。而这事,肯定和秦朗有关。

  施科当然不敢找秦朗的麻烦,他还想多活几年。相反,秦朗神不知鬼不觉就让大门主消失了,他惶恐得紧,于是思来想去,他决定解散“黑虎门”,用于向秦朗示好,同时在门内集齐了一百万现金,当做消灾钱,准备送给秦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