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35章 二振纯阳针法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医生们中有个别脾气稍不好的,在秦朗説完这话后,甚至都想直接将秦朗驱逐出病房了。

  这年轻人还真是敢説!

  连张教授通过胃镜图,都只能判断出那是两只活物而已,可这个年轻人倒好,一没看胃镜图,二没有借助其他任何医学仪器,甚至连询问病人都没有,就光凭着几下把脉,就能判断出两只活物是两只虫子啦!

  什么时候中医的把脉,都能“把”出天眼神通,看到病人胃壁内的动静了?

  这不瞎胡闹么?

  只是碍着有张教授在场,医生们不好明説什么,但包括主治医生在内,其实都认为秦朗是在胡説而已。

  秦朗没什么表情,依旧很平静地站在病床前。医生们想的什么,他很清楚,可医生们并不清楚他把脉的奇特。

  “xiǎo帅哥,你説那两只活物是两只虫子,有什么依据没有啊?”

  张自民温和地问道。

  医生们又不淡定了,不明白张教—dǐng—diǎn— 授是怎么了。

  似乎张教授,真相信这个xiǎo伙子的话了?

  该不会张教授这么轻易就被蒙骗了?随随便便説出两只活物是两只虫子,谁都会説啊!

  在医生们看来,张教授没有任何理由相信秦朗的话。

  相反,如果张教授以“瞎胡闹”将秦朗赶出病房,他们反而觉得这才是正常的。

  但医生们却忽视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虫子中,也有啮齿型的。

  因此,张自民特意询问秦朗,就是出于这个认识。

  “那两只虫子,是蛊虫。”秦朗终于将后半截话説了出来。

  这下,医生们的反应,比之前更大了!

  “蛊虫,这怎么可能啊?”

  “就是,下蛊已经只存在于传説中了。”

  “蛊虫和蛊毒,只是苗疆的神话故事而已,并没有任何科学的依据,又怎么会有真的蛊虫。”

  “这个年轻人,我都不知道该説他什么好了。”

  秦朗对医生们的反应并不动气,毕竟如果半年前的他,也不会相信这档子事。

  秦朗看向张自民,笑道:“张教授,您的看法呢?”

  “我虽然没有见到过蛊虫,不过很想听听xiǎo帅哥你的描述,对了xiǎo帅哥,该怎么称呼你?”张自民和颜悦色地説道。

  “我叫秦朗。”秦朗笑道,接着説道:“蛊虫是苗疆那边的蛊师,将各种毒物,例如蜈蚣、蝎子、毒蛇、毒虫等放在一起,经过毒物的各种撕咬,最后生存下来的那一个,利用特殊的办法训练后得到的,传闻蛊虫训练成功后,蛊师催动催蛊咒语,便能命令蛊虫钻入人的体内,使人身中蛊毒,而蛊毒多种多样,和蛊虫的特性有关。”

  “嗯,这些我也听人説过。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属实。”张自民説道。

  秦朗diǎndiǎn头。其实关于蛊虫和蛊毒,他也没亲身经历过,他説的这些,也都是流传于民间的传闻。

  但秦朗显然不会拿这段没经科学证实过的传闻来戏弄大家。

  “真的蛊虫,指的便是可以受蛊师操控的那种,而在叶叔胃壁内的这种蛊虫,只是最初级的,没有被人训练过,其实称呼为蛊虫也不合适,但它确实是经过毒虫之间厮杀后生存下来的,因此还是比普通的毒虫要可怕一些,叶叔胃壁中的这两只虫,专门以噬咬为攻击手段,在胃壁上留下了一个个十分细xiǎo的伤口,这就是为什么叶叔胃壁不断渗血的原因。”

  秦朗的这番话,让众人将信将疑,毕竟这事听着太玄乎了!

  就算不是真的蛊虫,可两只虫子居然能够进入胃壁,还生龙活虎,不断撕咬出伤口,这两只虫子到底是什么做的,这么厉害?

  “大家不用怀疑,叶叔胃壁内确实就活动着两只这样的虫子。”秦朗看出来了大家很难相信和接受自己的话,便十分自信地説道。

  “我相信秦朗説的。”叶xiǎo蕊第一个表态。

  早就对秦朗的医术陷入了极度崇拜中的叶xiǎo蕊,不仅相信秦朗説的,也相信秦朗来到了这儿,就一定能够治好她老爸的病。

  “我也相信。”苏云没有任何犹豫,跟着女儿后面,声音很坚定。

  医生们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张自民,想听听张教授的看法。

  “啮齿型的xiǎo型动物,能够进入胃壁还能生存的,据我所知,普通的一类没有符合的,而秦朗説的那种虫子,显然是经过了变异的,符合条件也不是没有可能,我觉得秦朗的判断应该是对的。”张自民缓缓説道。

  “那他只用了把脉的手段,难道就能看出来?”一个医生终于忍不住地説道。

  “先不谈这个了,救治病人要紧。既然找到了病因,现在的目标,就是消灭那两只虫子,病人胃壁渗血的情况自然会消失。”张自民説道,他想好了,等救治完病人后,一定要找秦朗谈谈,他觉得秦朗很不简单。

  “可张教授,病人现在血压值很低,打开腹腔进行手术的话,也有一定的生命危险,不知道张教授这边有没有其他好的方法?”主治医生眼巴巴地问道。

  毕竟叶明城的身份非同一般,他可不希望叶明城出什么意外。

  张自民摇摇头,示意自己也没有其他好的方法,但不知怎么地,想起秦朗之前的奇异表现,张自民还是笑着朝秦朗问了一句:“秦朗,你有好的办法吗?”

  “有。”秦朗简短地应道。

  既然来这儿,就是为了治好叶叔的病的,秦朗当然有办法了。

  张自民听了眼镜一亮,连忙追问道:“快説快説,是什么办法?”

  他是真的很好奇秦朗掌握了什么解决的办法,现在秦朗给他的感觉,是越发深不可测了,以至于在秦朗面前,在那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荣誉,那著名教授的称呼,以及无数闪耀的光环,都被他自动略去,他就像一个普通的、好学的医生,在真心向秦朗求教。

  医生们都傻眼了,看向秦朗的眼神也都变得郑重、钦佩起来,毕竟连张教授都对秦朗这么看重!

  “用银针就行了。”秦朗笑道,神态十分轻松。

  医生们听了这话,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不,是倒吸了好几口!

  他们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用银针就能消灭胃壁中的两只虫子?

  主治医生试探性地问道:“那……秦朗,银针该怎么扎啊?”

  “就像平常针灸一样啊,不用打开腹腔的。”秦朗很自信地説着,“对了,麻烦哪位给我一盒银针。”

  只是像针灸一样地扎针?医生们更加不淡定了,心肝儿噗通噗通直跳,这还是他们在确认了秦朗不是在胡闹,要不然,他们一定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

  即便如此,医生们的震惊程度,也是非常非常大的。

  要知道,虫子在胃壁内,银针非但不需要直接进入胃壁扎死虫子,甚至都不需要在皮肤上扎得太深,那两只虫子究竟会以什么样的形式被灭掉?

  “我会通过银针在特殊穴位上的扎针,逼着那两只虫子,从胃壁中出来,到达腹腔皮肤的表面,到时候只需要在皮肤表面切开一个xiǎo口子,便能用镊子等xiǎo工具将虫子夹出来了。”秦朗解释道。

  他其实还有更直接的办法,便是直接使用真气,在胃壁中就将虫子杀死,但见到医生们现在还有些不相信他的话,他有心让大家看看那两只虫子的庐山真面目,这样更有説服力。

  医生们再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都发现了对方眼睛中的吃惊。

  就连张自民都好奇不已,愈发觉得秦朗不可看透了。

  光用几根银针,就能将两只寄居在胃壁内正忘情噬咬的变异虫子给“揪”出来?别説是张自民无法办到,就是张自民仔细想了想,发现哪怕最牛逼的中医医生,也做不到啊!

  自然而然地,张自民更加迫切地希望看到秦朗的医术了。

  很快就有护士送来了一盒消过毒的崭新银针。

  秦朗吩咐医生将叶明城的上衣脱下,平躺着,然后他打开了银针盒,依次取出长短不一的银针,在叶明城的腹部各个部位扎下,银针扎入的深度深浅不一,最浅的只有半寸,最深的却达到了一寸半。

  不过就算这样,银针也没有尽根而入,更没有到达病人的胃壁,于是医生们看着病人腹部上毫无规则排列的十六根银针,愈发想要知道接下来秦朗会怎么做,让那两只深藏在胃壁中的虫子,乖乖跑到皮肤表面来。

  张自民在一旁专心致志地看着,沉默不语。

  他仔细看了又看,并没有发现这十六根银针排列得有什么玄奥之处,看着也很普通。这反而让张自民觉得秦朗非常地深不可测。

  其实排列真没有什么玄奥,就是扎在了十六个需要扎针的穴位上而已。

  接下来,秦朗郑重説明让医生不要碰到他,不能让病人的身体有任何的移动,好在叶明城已经晕迷了。

  医生们都紧张起来,看样子秦朗是要在十六根银针上做文章了。

  秦朗调匀呼吸,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银针上,他暗中运用起了真气,手掌对着第一根银针,十分迅速果断地拍了一下!

  不作任何停留,秦朗如法炮制,又在其余十五根银针上,也各自拍了一下,整套动作十分地快,十分地平稳。

  不等医生们反应过来,秦朗只是简短地呼吸了一下,又举起了右掌,对着十六根银针,依次拍了一下,每根银针又稍微地颤了颤,往里面深入了一diǎn,然后静止不动。

  而秦朗却因为这两轮看似轻松的“拍”,额头已经见汗了,耗费了不少的心神,显然这两轮“拍”,并不像表面看到的那样简单。

  医生们有些茫然,不明白秦朗专门这样做的用意。

  然而张自民此刻却脸色大变,激动难耐,失声喊了出来:“是二振纯阳针法!天啊,竟然真的是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