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415章 偷着乐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27 16:54:4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你瞧瞧自己,不就什么都能看出来了?”

  秦朗搂着蒋盈盈,坐着没动,扭头冲东方俊说道。

  东方俊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发觉自己衣服上都黑乎乎的,裤裆那一块更是见不得人,虽然没有镜子,可估计脸上也被烫出水痘了,而水痘的丑陋样子,他想想都觉得恶心。

  可尽管也知道自己现在根本不像堂堂东方家族的少主,而像一个小丑,可给出他如此不堪评价的人是秦朗,这就让他接受不了。

  “秦朗,别以为你现在得意了,蒋盈盈就是你的!”

  东方俊厉声说道。

  望着蒋盈盈依偎在仇敌怀里,东方俊心中那个气啊,恨不得上前将秦朗撕成碎片才好。

  “东方俊,我本来就是秦朗的。”

  哪知,蒋盈盈却这样跟东方俊说道,表情还挺认真。

  秦朗呵呵笑道:“听到了吧。”

  秦朗得意加上开心,又伸手在蒋盈盈美背上摸了一下。

  “蒋盈盈,你一定要让我难堪是不是?可你别忘了,你们蒋家,可是与我们家有联姻的,你就是我未婚妻,跑不掉的!”东方俊搬出家族联姻来。

  可这正刺痛了蒋盈盈。

  蒋盈盈一直以来就对家族包办的这门婚事十分厌恶,本人更是从来没有将东方俊当未婚夫看过,此刻见东方俊提起这茬,蒋盈盈立即像被踩了尾巴的小猫儿,怒了。

  “东方俊,你别恬不知耻,谁是你未婚妻了,我要嫁,也会嫁给秦朗!”

  蒋盈盈的话,如同一记耳光,瞬间将东方俊的俊脸抽得啪啪作响!

  东方俊脸色铁青,忍受不了这份屈辱,发狂地指着蒋盈盈道:“骚表子,背着老子偷男人,讨打!”

  说完,东方俊就冲上去,扬起了巴掌,对准了蒋盈盈的俏脸,抽了下去。

  听到东方俊这么恶毒地骂蒋盈盈,秦朗不干了。

  秦朗轻轻将蒋盈盈推到了一旁,自己也站起来,脚上顺势一带,将坐着的椅子带了出去,椅子在地上滑行着,撞到了东方俊的腿上。

  东方俊猝不及防,一下就中招,身体失去平衡,朝前面栽倒。

  “让你嘴巴臭!”

  秦朗对凑过来的东方俊毫不客气,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得东方俊在空中翻滚了几下,然后“砰”一声砸到了地上。

  东方俊咕噜噜地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等爬起来时,衣服更脏了,而右边脸上,更是浮肿明显,俨然变为了半边猪头。

  “你敢打我?”东方俊快要疯了,秦朗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他的耳光?

  打人不打脸,可秦朗却偏偏打了他的脸,东方俊咆哮着,像一条单薄的小公野猪,朝秦朗冲了上来。

  秦朗一只脚在倒着的椅子上踩了一下,瞬间让椅子变得端正,然后秦朗端坐上面,翘着二郎腿,不慌不忙朝东方俊说道:“你还想左边脸也被打肿么?”

  秦朗的一句话,就让东方俊脸色大变!

  由此而产生的恐惧,让东方俊生生停下了脚步!

  尽管心中也知道自己被秦朗一句话喊停就只能停住,这样十分丢脸,可东方俊就是不敢再往前半步了。

  他被打怕了。

  昨天他的第一保镖,家族的玄卫,才被秦朗打得成为了废人,自己跟玄卫比起来就是个八级残废,真冲上去只有可能被秦朗暴虐。

  “好,你们等着!”

  心中自我安慰着退一步海阔天空,东方俊扭头就朝店门走,想着以后给秦朗、给蒋家好看。

  一个声音,却在东方俊背后,淡淡地响起。

  “我说过准许你走了么?”

  东方俊听了这话,死死捏紧了拳头,扭头冲秦朗喊道:“你别欺人太甚!”

  他今天在秦朗面前丢了大脸,已经够悲催的了,没想到连走的自由都没有,堂堂世家的少主,竟然有着这般遭遇,他以前打死都不相信!

  “我就欺人太甚了,又能怎么着?”秦朗反问道,脸上挂着淡淡的自信笑容。

  什么“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秦朗面对东方俊这人,不整这套玩意,要来就给东方俊来次彻底的,让东方俊丢大脸!

  一旁的蒋盈盈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秦朗。瞧见秦朗让东方俊吃瘪,她心中畅快不已。

  “那你到底想怎样?”东方俊咬牙切齿,怒容都表现在脸上。

  虽然他在同辈人中,以城府深出名,可他自觉受尽了秦朗的羞辱,早就没法保持城府了。

  “道歉呗,给盈盈道歉。”秦朗说道。

  蒋盈盈有些意外,又有些感动。

  秦朗叫住东方俊,是为了替她出气,这让蒋盈盈心中暖洋洋的,有阵阵暖流在流经心田。

  “不倒!”

  东方俊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让他堂堂一个少主给一个女人道歉,他丢不起这人。

  啪!

  秦朗拿起搅咖啡的汤匙,勺嘴儿对准了东方俊的嘴巴,狠狠抽打了一下,然后又坐回了椅子上。

  “给蒋盈盈道歉。”

  秦朗拿着汤勺,盯着东方俊说道。

  “你别逼人太甚!”东方俊抹着嘴巴,发现嘴巴都出血了,愤怒地吼道。

  啪!

  东方俊嘴巴同样的位置,再次挨了秦朗汤勺的一下抽打。

  一下子,东方俊的嘴巴,就高高肿起,两瓣嘴唇跟腊肠一样,还沾染上了紫黑的污血,瞧着都惨,想必也一定很疼痛。

  东方俊捂着嘴巴,眼神中带着仇怨,死死瞪着秦朗。

  秦朗没当回事,继续说道:“道歉。”

  东方俊本来想骂脏话的,可话才到喉咙口,想起嘴巴上的剧痛,东方俊又赶忙将话咽了回去。

  他知道,如果自己再喊拒绝的话,一定又要被秦朗拿着汤勺掌嘴。

  痛倒还是其次,关键是掌嘴这事,会让他十分丢脸,简直就是在狠狠打他的脸。

  终于,东方俊还是选择了跟蒋盈盈道歉。

  “对不起。”

  “不够诚意。”秦朗面无表情,只扬了扬手上的汤勺。

  东方俊怨恨不已,但没法,只好这样说道:“对不起蒋盈盈,我不该骂你。”

  “大声点啊,我听不清啊,你没吃饭吗?”秦朗斜眼看着东方俊,手上的汤勺转动了起来。

  东方俊吓得脸都变色了,生怕那汤勺再次落到他嘴上,只好屈辱地扯起嗓子:“对不起蒋……”

  “行了,声音比嚎丧还难听,滚蛋吧。”秦朗手一挥,冷冷发话道。

  东方俊这一刻感觉自己要癫狂了!

  秦朗这么做,就是故意的!而且还让他滚蛋?从小到大,就没有人跟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

  仿佛是知道东方俊心中怀中极度的怨恨和不甘,秦朗淡淡说道:“是不是不满意啊,那单挑啊。”

  单挑?

  东方俊彻底傻眼。

  他知道十个自己都打不过秦朗,更别提是单挑了。

  秦朗戏谑地看着东方俊,嘲讽道:“既然不敢单挑,那就滚蛋!”

  东方俊灰溜溜地离开了咖啡馆,心中憋屈不已。

  “玛的,秦朗,等大长老捉住了你,我要和父亲一起,一刀一刀将你的肉割下来喂狗,让你受凌迟之刑而死!”

  店门外面,东方俊表情完全扭曲,怨毒无比地说道。

  正好这时,一路飞奔去又飞奔回来的黑西装保镖,抱着九十九朵荷兰进口红玫瑰下了车,讨好一般送到了东方俊面前。

  “少爷,您要的红玫瑰。”

  “滚!”东方俊看着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又扭头看到咖啡厅内蒋盈盈和秦朗亲密无间的样子,一下对红玫瑰充满了恶感,发疯一般夺过这些昂贵的玫瑰,奋力踩在脚上,直到发泄一般将红玫瑰踩得稀烂,才冲黑西装保镖道:“回家!”

  ……

  “小秦朗,刚才你可不乖哦。”

  蒋盈盈坐着秦朗的车,搞起“秋后算账”来了。

  赶走了东方俊后,她和秦朗又在咖啡厅待了十分钟,换了两杯咖啡喝完,现在才出来。

  因为明天还要在云大授课,正巧秦朗开着车,所以蒋盈盈现在正搭乘免费车回云海市。

  “我怎么不……那个了?”

  要让秦朗说出这个“乖”字,委实太难了,秦朗模糊替代了。

  “你还说,姐姐问你,你为什么要强行拉着姐姐坐到了你腿上?”蒋盈盈眨着美丽的眼睛,笑容中带着小狐狸似的狡黠。

  “小样,让你那会儿不老实,现在轮到我讨回利息了。”蒋盈盈心中得意洋洋,等着看秦朗敌不过自己的攻势,败下阵来。

  但这一次,秦朗却很无赖地说了一句:“怎么了,是不是你被什么坚硬的利器顶到了?痛不痛啊?”

  蒋盈盈自然明白秦朗说的是什么,脸色一红,啐骂道:“流氓!”

  “哈哈,你总算扛不住了,先败了。”秦朗得意洋洋道。

  蒋盈盈这才反应过来,可为时已晚,哼哼了两声。

  “诶,说正经的啊,你这么一闹,东方俊如果利用家族之力,逼着你们蒋家马上履行联姻的事宜,你该怎么办?”秦朗想起了这个问题。

  “我不着急了啊,反正我豆腐都被你吃了,相当于是你女人了,你一定会保护的,是吧?”蒋盈盈咯咯咯笑道。

  秦朗头大如斗:“我的盈盈老师哦,别闹,谈正事呢。”

  蒋盈盈这才一本正经起来,说道:“不怕东方家族这么干,因为我们家已经有了取消这门联姻的打算。”

  秦朗立即明白过来:“是因为最近东方家族势力大减的缘故?”

  蒋盈盈也没隐瞒,直接点头,承认了秦朗这一说法,然后才补充道:“我爸妈决定遵从我的意愿,答应放手让我去选择自己的爱情,也是一个原因。”

  “哦。”秦朗点了点头。

  “只顾着哦啊,我看你心中一定乐了吧。”蒋盈盈笑道。

  “这话怎么讲?”秦朗实在没搞懂。

  “小秦朗,姐姐现在可是自由身了,非你不嫁哦,但你又有唐大美人,到时候我们两个都得跟着你,你心中一定偷着乐吧。”

  “那还真是。”秦朗很实诚地回答道。

  “咯咯咯,你想的美,重婚可是犯法的。”蒋盈盈故意浇了一盆冷水。

  然后两人说说笑笑起来,兰博基尼超跑载着两人,在渐暗的天色中,朝云海市飞奔着……(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