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样。 ”

  秦朗这时候也明白了过来,不由微微一笑,庞立这些人对自己来说只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当初他只是随手教训了一顿,之后就一直没再想起过这件事情。

  “秦老板,你不知道段飞飞那家伙现在也在这会场之中,如果让他发现可不得了……”

  孙家田露出夸张表情,抚着胸口说道:“虽然我知道秦老板你可能会功夫不怕他们,但是还是得提醒一句,段飞飞这小子身边有一个保镖很厉害,真的很厉害,可以以一当百不在话下,当初我就吃了一点……哦不,反正我身边的保镖没一个打得过。”

  提到段飞飞时,孙家田这个同样看上去有点执绔的家伙也露出一丝丝忌惮,看得出来这小子应该曾经吃过对方的亏。

  听到孙家田的喋喋不休的提醒,秦朗也是微微一笑,眼前这个怀仁医药连锁集团的第三代公司虽然看上来油里油气,是个执绔,但是本质还是一个很善良和质朴的人,有点小可爱。

  微微一笑之后,秦朗却并没有将孙家田的话放在心上,这时候想要抽回自己被拉住的手,但是孙家田这时候却哇哇大叫:“不好了!不好了!那小子过来了,秦老板你赶紧避开吧!”

  这下这小子倒是主动放开了手,让秦朗赶紧躲避迎面走过来的金大立集团二世祖段飞飞的风头。

  顷刻间,这货就怕得躲到了秦朗的后面,好像大气都不敢出的样子。

  不过,这货自己虽然怕,但还是有些义气,拼命提醒秦朗赶紧离开,先避一避风头,不要正面跟段飞飞那个纨绔公子硬碰硬。

  但是秦朗并没有像孙家田想的那样,直接混入人群溜到会场另一个方向,而是继续呆在原地不动。

  这下,孙家田这小子见状更加焦急了:“不好了,不好了!你可能不知道,段飞飞手下那个保镖真的很厉害,我专门打听过的,那家伙绝对不是一般的武者。”

  而这个时候,对面的段飞飞已经走过来了,身边簇拥着五六个保镖。这是一个瘦高个儿的青年,年纪跟孙家田差不多,整个人脸上充满了一种趾高气扬的表情。

  “完了,这下惨了。”

  见段飞飞已经过了过来,孙家田郁闷不已,表情很纠结不说,心中还直打鼓,生怕段飞飞会当着别人的面羞辱他,让他十分没面子。

  段飞飞人还没到这边,声音就已经过来了:“嘿!这不是曾经打赌失败的手下败将么?怎么现在也不按照当初的约定,遇到我段飞飞时赶紧退避三丈呢?难怪又找到了给你重新撑腰的人物。”

  说完这话时段飞飞已经走近了,这时候发现到宋家田旁边的秦朗,一怔:“这人很面熟?”

  而旁边其中一个保镖靠近段飞飞,在他的耳边耳语了一阵。

  然后,段飞飞人色突变,望向秦朗的目光已经非常不善:“原来是蓝润医药的老板,很巧啊你居然也出现在这里,那好,咱们之间正好有一笔帐需要算清楚。”

  “哦,不知道什么帐啊……”

  秦朗随意回应了一声,然后心不在焉地望了望四周,这时候开始盯着墙上一副色彩斑驳的油画出神。

  段飞飞一向无法无天惯了,看到对方如此无视自己,这个金大立的二世祖顿时怒了,冲身边的一个保镖偏了一下脑袋,下巴一勾,示意这个保镖上去对付秦朗。

  而身边这个保镖得到段飞飞的示意之后,一声狞笑,就上前向秦朗的胳膊抓去,同时嘴里道:“这位兄弟,看来咱们得好好聊聊。”

  这名保镖五大三粗看上去有点功夫,应该是个精英级别的武者。

  然而,这保镖狠狠一抓,却感觉像是抓到了一条粗铁柱上面,根本就发不了力。

  反而秦朗随便一抖,这家伙就被弹开了,并且身子蹬蹬蹬连退了好几步,才被段飞飞身边另外一个保镖给挡下。

  “啊!”

  这名保镖这才轻呼了一声,刚才秦朗那一抖其实不光将他震开,还直接用真元力伤到了他手上的经脉,现在他这一双手手腕处肿得老高,整个差不多相当于废掉了,想要恢复起来相当麻烦。

  但是,这时候旁边另一个保镖给这名保镖随便揉了几下,这家伙手腕处的红肿居然消肿了不少。

  而秦朗这时候却是轻咦一声,发现到这个段飞飞身边另一个保镖还真不简单,居然是名武王级别的武者,也不知道出自华夏哪一个古武家族,居然会屈尊降贵给一个普通执绔当保镖。

  这个古武者是个大约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头发发白,身体很精壮,脸上一丝皱纹也没有。

  “咱们来搭把手吧!我叫仆虎皮。”

  刚才在给同伴治疗的时候,这名古武者也很惊讶秦朗的震劲,居然能够将同伴震伤,以为秦朗也是一个强大的武者。

  说着,这名古武者已经伸手向秦朗抓了过来,不过,虽然跟之前那名保镖一样同样是抓拿,这名叫仆虎皮的古武者明显谨慎了很多,十成的劲力大约只用出来七成,还有三成藏于气血之中含而不发。

  “仆虎皮?”

  秦朗听到这个古怪的名字也是一怔,他也不知道华夏的古武家族里面有没有一个姓仆。

  而这个时候,仆虎皮已经直接抓向了秦朗的脉门,用的是一招很古老的擒拿之术,而接下来对于武学很是精深的秦朗也有了一丝兴致,并没有使用真元力,而是同样使用武学应对。

  秦朗的手微微一摆,然后呈一个蛇形勾手的样子一勾,反而四指并拢如蛇头咬向了对方抓拿之手。

  “好!”

  仆虎皮叫了一声,这名古武者看样子也是为遇到一个好对手而兴奋,顿时也拿出真功夫,双手旋风一样开始反击。

  啪啪啪!啪啪啪!啊……

  这名古武者其实没坚持几招,就已经被秦朗一掌拍中了胸口,闷哼了一声连退好几步。因为这里是交流会,人来人往的缘故,秦朗并没有下死手,也只是给了这名古武者一点点教训,刚才拍断了这家伙几根肋骨而已。

  这样的伤势对于一名古武者来说并不算什么,顶多一个月功夫就能够彻底恢复过来。

  这时候,打斗的动静已经影响到周围了,附近已经开始有人注意到这里。

  而段飞飞看到自己手下保镖接连落败,特别是自己最得力的一个手下居然在跟秦朗交手的时候也败了,也不由惊讶万分。

  “看来这一次表舅的仇是没办法报了。”

  段飞飞其实一时都不相信当初表舅一伙人的伤都是秦朗一个人而为,而现在事实摆在眼前,秦朗就是这么强大到不可思议。

  “我早晚想到办法会收拾你的。”

  段飞飞恨恨地盯了秦朗一眼,然后让另外二个保镖扶着二名伤者,带着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体育馆。

  “哼……”

  望着段飞飞的背影,秦朗却是不屑地哼了一声,段飞飞目光里面的意思他完全懂的,他根本就无所畏惧,眼前这只不过一帮子跳梁小丑而已。

  要知道自己已经是元婴中期的修真者,别说是一般的古武者,就算是武神级别的古武者来了,估计都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

  古武者武王阶段分为初级古武者,武王中期,武王后期几个阶段,然后才是传说中的武神。

  而刚才跟秦朗交手的只不过是一个初期的古武者,就算秦朗只使用武学,那家伙也最多只撑过了秦朗六招,就被秦朗一招击败。

  所以秦朗对于段飞飞这些人还真不怎么看得上眼,交流会上刚才发生的这些只不过是一件小事,根本就用不着挂心。

  “好身手!秦老板好身手啊!”

  这时候旁边的孙家田拍着巴掌欢庆,然后不要脸地凑了过来:“段飞飞居然被你给打跑了也,连他身边那个超级保镖都挡你不住!这么好的身手我也想……能不能打个商量,我想拜你为师学点真功夫。”

  “呱躁!”秦朗直接一伸手,点了这小子黑甜穴,然后就见这大家伙的家伙翻了翻白眼之后,软绵绵就往地上栽倒。

  “你干什么?”

  孙家田身边其实也有几个保镖的,见秦朗对自己保护的人出手,一个个也很震惊。

  “没事,他只不过是睡过去而已。”

  秦朗对这些保镖笑了笑解释道。

  之所以这么做,也实在是他感觉自己根本就受不了孙家田的喋喋不休,就像一万只乌鸦在耳边吵吵,让人感觉烦都烦死了。

  而在秦朗走开之后,几个保镖给孙家三代公子忙着做了一阵按摩,又将这小子给弄醒了过来,秦朗果然没骗他们,孙家田确实没事刚才只不过是昏睡了过去。

  而醒过来的孙家田却是晃了晃大脑袋,好像总感觉脑子里面丢失了什么东西,一时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他喃喃道:“这是怎么了?我到底忘记了什么……感觉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不行,我一定要努力想清楚。”

  不过,之后孙家田在原地苦苦思索了好久,还是没能够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一切。

  至于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嘛,自然还是因为秦朗,在点了孙家田睡穴的同时封印了这小子刚才的一小段记忆,反正这小子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烦到他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