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了电话,通知到秦朗后,神情明显放松了不少。

  这自然让敬老院的人,大为地好奇。

  黄丽就忍不住问道:“张院长,你说的那个秦朗,到底是谁啊?是不是大干部啊?”

  如果是有实权而且清廉的大干部就好了,那么李大壮想强行逼着他们搬走的计划,就会流产了。

  但**却摇摇头,示意不是。

  “那秦朗到底是谁啊?”

  又有一个老者忍不住追问道。

  其余的人,也都很关注这个事。

  毕竟,他们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就算是通知镇政府,镇上领导出面,也只能暂时阻止李大壮而已,根本没法让李大壮转性,因此他们寄希望于外来的力量,能够迫使李大壮永远地放弃针对敬老院的卑鄙计划。

  至于秦朗虽然拿出了两百万,资助**建儿童福利院的事,因为秦朗自己没宣扬,所以敬老院的人,也并不认识秦朗。

  “秦朗啊,他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个有能力的人。”

  **说着这话的时候,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

  就连李大壮卑鄙附加到他身上的那些伤,此刻也没让他感觉疼痛一样。

  众人一起奇了!

  张院长对这个秦朗,能够有这么高的评价!

  自然,他们对秦朗,也带上了极大的期待。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的三点钟,敬老院门前的水泥坪,早就被人清晰过了,李大壮倒的污秽物被收集到了一个废弃的大铁桶里面,空气中总算没有了臭味。

  只是,三点钟了,距离傍晚的约定期限,也就仅仅两三个小时了!

  虽然**跟他们说,秦朗要从云海市赶过来,没这么快,但也没法尽数宽他们的心。

  毕竟,时间离得越近,他们越是能够感受到害怕和惧意!

  五点钟,敬老院的厨房内,就飘出了饭熟了的香味,但和以往不同,在厨房忙活的人也是没精打采的,生怕李大壮会带着人突然闯进来。

  人人都很焦虑。

  在这个时候,**打了秦朗的电话,得知秦朗已经出了县城,再有约莫十几分钟,便能赶到,敬老院众人的心情,总算那么焦虑了。

  “大家不要担心,相信我,秦朗来了后,一定有办法解决我们的困难的。”

  **跟众人保证道。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

  秦朗来了后,用的手段,以他对秦朗的了解,绝对不会柔和,他怕此刻说出来,会吓着了一些老人。

  黄丽整个下午都写满焦灼的脸上,此刻也总算舒展了不少。

  “是啊,大伙不要焦虑了,该吃饭就吃饭,反正咱们请的帮手还有十几分钟就来了。”

  众人觉得黄院长说的很有道理。

  现在才五点钟,十月份的时节,基本要到六点钟左右,太阳才下山,那时候才是傍晚,估计李大壮不会这么快带人来。

  于是,敬老院众人,摆桌子的摆桌子,去厨房端菜的端菜,打算吃饭了。

  很快,热气腾腾的菜就被端上了桌,几十个人分坐在四张大圆桌前,桌子上摆着五个菜,老人们以及敬老院的职工,都端起了饭碗,开始吃饭。

  “哟呵,都准备开饭了啊!”

  正当众人才来得及吃下第一口饭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

  一个个头不高但肩膀很宽的粗壮汉子,带着一群人,站在了堂屋门口!

  敬老院所有的人,都认出了这个汉子,或者是这个混混了。

  正是今天上午凶狠地毒打张院长的那人,李大壮称呼他为“豹子”!

  此刻,豹子就带着八个凶神恶煞的手下,堵在了门口。他们九个人,每人都拿着铁棍砍刀,丝毫不避讳来这儿的目的。

  豹子凶眼瞪着黄丽,骂骂咧咧地喊道:“喂,老不死的,我代表我家老大来问你一声,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李大壮因为临时有事,下午去了县城,要明天才能回来,所以就将敬老院这事,交待给了豹子。

  而论凶残程度,豹子也不输李大壮多少,是李大壮最“得力”的手下。

  见这么快李大壮的人就上门了,本来还算热闹的堂屋,一下子寂静了起来。

  四张桌子,每张桌子上坐着的人,都放下了饭碗和筷子,盯着这群来闹事的人,眼神中有着愤怒,但同时也有着恐惧。

  李大壮的凶名早就传遍了青山镇,今天上午李大壮更是用畜生不如的手段对付着敬老院,敬老院的人很无助,产生惧意也正常。

  见自己一现身,就震住了所有人,豹子哈哈大笑,以为敬老院的人怕了,做出妥协了,于是得意洋洋道:“一群老东西,不识好歹,现在不还是要听咱们老大的,哈哈哈!”

  敬老院众人都望着豹子一帮人,尽管很讨厌这人这样说话,可大家并不敢大声呵斥。

  就连黄丽,也是慌乱不已。

  现在人家已经堵上门了,给不了让他们满意的答复,谁知道这帮畜生,还会做出哪些发指的事情来?

  直到一个人站了起来。

  **看着豹子,平静地摇摇头:“你错了,我们没有说要将敬老院搬离。”

  “老家伙,你他玛耍我啊!”豹子果然恼羞成怒,一脚踢翻了放电饭煲的桌子,满锅的白米饭滚了出来,锅盖也摔到了地上。

  豹子又是一脚上去,将玻璃钢锅盖踩得粉碎,指着**狞笑道:“老家伙,上午打了你你还嫌不够是吧?那我就拆掉你这把老骨头,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皮鞋硬!”

  豹子身后的一帮地痞,一个个拿着铁棍等武器挥舞着,笑得前仰后合,狂妄至极。

  “来啊,去将那老家伙拖到老子面前来!”

  豹子恶狠狠说道。

  尽管敬老院有人拦着,可也架不住几个壮实地痞的推搡,很快**还是被架着,拉到了豹子面前。

  “老家伙,上午你跟我们作对,现在又跟我们作对,你就不怕真惹怒了我家老大,将你拆散,让你变成死人?”

  豹子眯着眼睛,狰狞着说道。

  **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畏惧之色,义正词严道:“这儿不是公共场所,我们不欢迎你们,你们赶紧离开!”

  敬老院的确有权,让不受欢迎的人走人。

  只是,张院长讲道理,面前这帮畜生却不会。

  豹子夸张地做了个“我好怕怕”的动作,然后脸色陡然变得狠厉起来:“老家伙,你还真他玛嘴硬!”

  说完,豹子就将电饭锅中的饭勺拿起,从地上铲起一堆白米饭,而他的手下则强迫着捏开了老院长的嘴巴,豹子蛮横地将脏饭粒,灌进了老院长的口中。

  “玛的,吃,给老子使劲吃,吃死你个老家伙!”

  可怜的老院长,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豹子粗鲁地将老院长推到一旁,再次看向黄丽:“黄院长,我再问你一遍,搬还是不搬?”

  他的手下,如狼似虎,大有下一刻就冲上去殴打老人的意思。

  黄丽带人扶起了老院长,对于豹子的极端无耻要求,黄丽也是没法同意。

  敬老院是孤寡老人的家,这儿的房子没了,还是被李大壮用的暴力手段,强行弄没的,换谁,谁也接受不了啊!

  到时候,孤寡老人要到哪儿去养老去?

  难道流落街头?

  李大壮那帮畜生,就没想过为这些可怜老人考虑考虑么?

  黄丽眼镜中噙满了泪水,终于还是带着愤怒,坚定地摇头!

  这儿就是他们所有人的家,家就是他们所有人的全部!

  凭什么他们要搬走?

  “不搬是吧?”豹子冷笑着,手一个个指着四张桌子上坐着的人,“那就让你们看看豹爷的手段!”

  “核桃,带人将饭桌砸了!”

  等在旁边已经不耐烦的地痞们,听了这话,一个个像鬼子进村一样,挥动着手上的砍刀铁棍等,使劲打砸着四张饭桌。

  无数的汤水饭菜,溅到了敬老院众人的身上。

  而几分钟后,饭桌全烂了,木屑满地都是。

  饭碗、菜碗全碎了,一地的瓷片儿。

  “告诉你们,敢不听我们老大的话,这还只是个开始!”

  豹子耀武扬威着,命令着手下,将敬老院的所有人,都赶到了门前的水泥坪上。

  “不同意搬走是吧?那我就折磨得你们同意为止!”

  豹子眼睛中闪着畜生不如的凶光,眼睛落到了六十多岁的黄丽黄院长的身上。

  “核桃,押着黄院长过来。”

  很快,黄院长就被人架着,站在了空地上。

  豹子凶残地说道:“黄院长,这可是你逼我的啊。”

  “来人,将这老女人的衣服给扒了,全扒光,让你们这群刁民知道惹了我家老大的后果!”

  一听李大壮的手下,竟然要干出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敬老院所有人都无比的愤怒,老院长以及其他几个人,冲了上去。

  架住黄丽的两个地痞,被老人们的热血吓到,几个老人合力总算推开了两个地痞,黄丽被护送着到了众人的中间。

  豹子的脸垮了下来,眼睛凶狠地瞪着**。

  “麻痹的,你个老不死的,就你事多,行,老子就拿你开刀!”

  豹子从车上拿下了一条狗链子,丢给了一个手下。

  那个手下,嘿嘿笑着,拿着狗链子朝被人架住的老院长走去。

  “老不死的,既然你这么想出头,老子就用条狗链栓你脖子上,拉着你上街遛去!”

  铁链拖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离老院长越来越近。

  敬老院的人,双眼中全是怒火!这帮畜生,竟然要干出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来。

  “怒了?哈哈,你们怒了也没用,就等着这老东西被戴上狗链吧!”

  豹子哈哈大笑,得意洋洋。

  呲!

  一道急促的刹车声,突然在水泥坪上响起。

  紧接着,车门刚打开,一个矫健的人影就冲了出来。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几下子就到了那名拿起狗链想要套在老院长脖子上的地痞旁边。

  “找死!”

  这人劈手夺过狗链子,口中怒骂道,链子一段狠狠打在了那名地痞的肩膀上。

  咔嚓!

  那名想要给老院长戴上狗链进行羞辱的地痞,肩膀完全碎裂,摔在地上一声不吭晕了过去。

  “秦朗!”

  老院长看清来人,布满皱纹的脸上,绽放出了喜悦的笑容!(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