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这回事!”

  唐雪拼命强调。

  “再耍赖,当心我变流氓啊。”秦朗威胁道。

  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利用打赌赢下了赌约,眼看着能够得到唐雪的初吻,秦朗怎么会放弃。

  唐雪羞臊不已。两个承诺都让她非常窘。

  献上初吻给秦朗这家伙,她想想都觉得初吻不应该在这种情况下被夺走;

  至于穿上黑色丝袜和低胸裙出现在办公室?也让她做不到的,她就从来没有这么穿过,何况是穿上后要被秦朗这家伙盯着看?

  “我不管,你用别的条件代替。”唐雪説道,拒绝履行赌约。

  “唐雪,做人要讲信用,你得遵守承诺啊,反正我什么时候想要吻你了,我会提前通知你的,好不好?”秦朗得意地笑道,他就喜欢捉弄这位冰山美女,在他面前,冷艳美女老板也变成了可以“欺负”的对象,真爽。

  唐雪当然觉得不好!

  “不准再=dǐng=diǎn= 提这事了,否则你当心你的眼睛,我会将它刺瞎,让你让我穿那种衣服!”

  唐雪説着,从汽车一个卡座中突然拿出了一把锥子,在秦朗面前晃了晃。

  秦朗脸色大变,唐大美女怎么还真将锥子带在身边啊,这妞防他像防贼一样啊。

  “怎么样,不敢再提让我穿那种衣服的条件了?”唐雪笑着,很有一番女孩儿的可爱姿态。

  “行行行,算你狠。”秦朗决定暂时认输了,然后説道:“那我要吻你一下,这个你得遵守?”

  秦朗想着,吻唐雪跟眼睛可没关系,这妞总不能拿锥子刺自己眼睛。

  唐雪呵呵笑着,放下锥子,在卡座中摸了一会,得意地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大号剪刀出来。

  秦朗:“……”这个是什么意思?

  “你敢吻我,我就剪掉你下面的那玩意!”唐雪彪悍无比地説道。

  “哎,碰上了你这种不讲信用的人,我真是倒霉悲催。”秦朗哀声道。

  唐雪将剪刀放回,侧过头看向秦朗,笑道:“算你聪明。”

  “可承诺还是承诺,你得执行,不能反悔。”秦朗话风一变,不肯退让。这样的好事他当然不会退让了,必须让唐雪献上初吻,和进行性感衣着表演嘛。

  唐雪还想拿出剪刀锥子,却摸了个空,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秦朗就将它们拿到了手上。

  “唐雪,停车,我决定现在就让你履行第一个承诺了。”轮到秦朗得意洋洋了,“你要吻我一下,嘴对嘴哦。”

  “想得美!”

  唐雪加快了车速,不给秦朗可乘之机。

  秦朗“阴险”地笑着,只要唐雪还在,自己还怕收不回那两个赌约么?

  ……

  两人很快回到了蓝润公司。

  江心忠等人见到唐雪的车子出现,都没有什么高兴的表情,他们知道秦朗和唐雪去了新闻发布会的现场,现在回来了,那肯定是发布会结束了,蓝润公司肯定被人当做了垃圾公司,名誉扫地,只怕等明天,公司就不得不倒闭关门了。

  虽然跟随秦朗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可江心忠等人都觉得秦朗人很好,跟着秦朗干事业,是一件十分愉悦的事情,因此见到公司要没了,自然很难过,心情低落。

  车子在台阶前停下,秦朗走下车,见到江心忠等人愁眉苦脸的,不禁笑道:“江伯,你们大家都笑一笑嘛。”

  江心忠叹气道:“我们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啊。”

  “公司没事了,产品明天就能够在市内的各大卖场继续销售。”唐雪下了车,跟大家报告着好消息。

  好消息来得太意外,江心忠等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又看向秦朗,问道:“这是真的吗?”

  秦朗笑着diǎn头:“谢谢大家这段时间对公司的支持,现在公司确实没事了,各大商场的负责人已经答应,我们的产品明天就能上架销售,而且同时也会签订合同。”

  “那这样是不是工厂可以开工了?”一位在工厂做萃取工作的工人,恰好在边上,不禁兴奋地问道。

  “当然,待会儿我就会通知所有的工人,咱们下午就开工!”秦朗笑道。

  这名工人连声説着好,高兴地离开了。

  其实他来这儿,本来是想跟江心忠打辞职报告的,因为他的一个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见公司困难很难开下去,他为了生计,也只好辞职,可听説公司没事了,他立马决定继续在公司上班,原因无他,就因为在这儿工作,他觉得值!

  听到好消息的,可不止江心忠一人,很快蓝润公司内,便是喜气洋洋,有人干脆还从储藏室抱来了鞭炮放着,噼里啪啦的爆竹声显示着喜庆。

  蓝润公司进入了狂欢时刻,柳如龙的清韵公司,却是有许多人在发愁,最忐忑不安的,非陈世锋莫属。

  柳如龙去冰岛了,能通过柳如龙的私人号码联系上柳如龙的,除了公司的高层外,他也是其中一个,起初他还对老板柳如龙的信任感到洋洋自得,在柳如龙出国前,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表示这一次一定会让蓝润公司完蛋,但现在他不得不将坏消息告诉给柳如龙。

  “老板,大事不好了,那几位商场负责人临时改主意了……”

  陈世锋xiǎo心翼翼介绍着新闻发布会上的事情,可话还没全部説完,就被身在冰岛的柳如龙粗暴地打断了。

  “你他玛怎么做事的?是不是脑袋进屎了,这diǎn事情都办不好,我靠你老母的!”

  柳如龙开口就是大骂。

  陈世锋哭丧着脸,压根不敢dǐng嘴。

  柳如龙那边大骂了几分钟,才询问道:“查清楚是什么原因没有?”

  “还没有……”陈世锋吞吞吐吐地説道。

  “我靠!你他玛猪脑子啊,老子花钱请你,你他玛毛事都干不成,滚,现在起去财务室结账,马上给老子卷铺盖滚蛋!”又是柳如龙暴怒的声音响起。

  陈世锋试着解释,但又被柳如龙呵斥:“别跟老子求情,不滚蛋老子立马让你后悔!”

  电话被柳如龙粗鲁地挂断了。

  陈世锋垂头丧气地往财务室去了,如果有机会可以重来一次,陈世锋觉得就算打死自己,自己也不会去得罪秦朗,正是因为相信可以整死秦朗,到头来却将自己的工作都弄丢了,陈世锋是郁闷不已……

  冰岛那边,柳如龙猜也能猜到,那些商场负责人突然改口,肯定和秦朗有关,只是他明明威胁过那些人了,难道那些人就不怕?

  什么时候,他柳二少的话,别人也敢不听了?

  “靠,居然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让你们的商场开不下去!”

  “还有那个秦朗,没想到一只苍蝇,也敢冒充飞机在我耳边飞,还想将我轰炸死啊?到时候老子有的是办法让你好看,让你敢得罪老子!”

  骂骂咧咧着,柳如龙给公司副总裁打了个电话,询问新闻发布会的事情。

  对方告诉他,已经找人调查过了,刚刚得到的消息,那些商场负责人之所以敢改口,据説是因为省城有人知道了这事,给那些人免除了后顾之忧,让他们放心大胆地説真话。

  当然,省城的那人,其身份,对方也告诉给了柳如龙。

  挂断电话,柳如龙让人找到了市委副秘书长张志远办公室的号码,给打了过去。

  “张秘书长吗,我是柳如龙啊。”

  尽管柳如龙的大名,省城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是面对市委的副秘书长,柳如龙也知道轻重,毕竟对方在省城为官,又没有得罪柳家,柳家不会针对对方,因此他也不可能拿对方怎么样的。

  一番寒暄后,柳如龙问起了新闻发布会的事情。

  张志远直接説道:“柳老板啊,你的公司和蓝润公司肯定是有误会在里面,所以我今天上午特意找了那些商场的负责人谈过话,他们只是经销者,我想就不必把他们牵扯进误会之中,他们同意了,本来我也想打电话提前告诉你这件事的,可你的电话关机了,打给你公司的秘书,又説你出国了,联系不上,所以就没告诉你了,对不起啊。”

  柳如龙听了,当然知道自己来冰岛,带的是私人手机,也交代过秘书,一般人的电话就不要转告他了,看起来张志远没通知到他,是有原因的。

  可柳如龙也不傻,如果张志远真的想提前将商家负责人要改口的决定告诉他,那完全可以通知公司的副总裁,可张志远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故意不告诉他,让新闻发布会变为他公司丢丑的发布会。

  这无疑就表明,张志远是秦朗的靠山了。

  柳如龙很气恼,可不敢拿张志远怎么样。

  一来,张志远身份并不简单,又没得罪柳家,柳家肯定不会因xiǎo失大,去得罪张志远;

  二来,张志远在处理这事中,完全合情合理又合法,他真要去找张志远的麻烦,张志远反而能够以他威胁商家为由,追究他的责任。

  现在张志远明显是给了他面子,虽然这面子是事后给的,可他还真只能受着。

  “没事没事,我公司和蓝润公司确实有diǎnxiǎo误会,不过很快就能解决了。”柳如龙只得説道。

  “这事也是我通知没到位,哪天和柳老板见了面,我请客来赔罪啊。”张志远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会去为难柳如龙,毕竟柳家的实力摆在那儿。

  到此为止,柳如龙也知道商户改口这事,只能是不了了之了。

  可柳如龙不打算放过秦朗。

  “哼,一个苦逼的xiǎo老板,居然敢和老子叫板?这一次张志远帮了你,下一次我看谁来帮你!”

  柳如龙的眼神,很是毒辣和霸道。
我的1979 天才高手在都市 无敌天下 九幽天帝 最强升级系统 仙都 娱乐韩娱 命之途 极品最强大少 箭魔 清妾 圣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瞅瞅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最强仙医,都市最强仙医最新章节,都市最强仙医 笔趣阁biquge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