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豹被人打了,白豹的xiǎo弟也被一起打了,人现在都躺在医院。

  白豹的一只手被敲断,肋骨断了一根,身上另有伤势若干,虽然没伤到内脏,但其实也伤得挺重了。

  白豹的xiǎo弟也没好到哪儿去,身上带的伤并不少,刚来到医院时,身上鲜血淋漓的情况,还吓晕了两个xiǎo护士。

  秦朗马上赶到了医院,虽然医生説白豹他们的伤势,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和康复,还是能够复原的,但毕竟是他的xiǎo弟被人打了!

  一追问,秦朗才知道今天白豹领着手下在一家餐馆吃饭,外面突然就开来了七八辆车,下来了差不多三十个痞子混混,直接冲了进来,白豹等十几人虽然不惧,但终究敌不过对方三十多号带着武器的人,在打趴了对方二十来人后,自己也倒在了地上。

  秦朗让白豹等人好好养伤,医药费什么的不用担心,由他搞定,退出病房后,秦朗脸色铁青得可怕。

  不用猜他也知道这件事是柳如龙弄出来[dǐng][diǎn] 的。

  在医院走廊外面愤怒不已的秦朗,很快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柳如龙打过来的。

  “喂,秦朗,听説你的xiǎo弟吃饭的时候被人打了,怎么样,有没有挂掉?”

  柳如龙阴阳怪气地説道,笑声很刺耳。

  “少来幸灾乐祸!”秦朗怒骂,“老子迟早要整惨你!”

  秦朗很少説脏话,更不会説大话,这一次还没动手就先向柳如龙发出了狂言,其实完全是秦朗胸中那团火无法熄灭,迫切需要释放,需要报复!

  柳如龙打了他的人,他一定要狠狠打回去!不然,枉为男人!!!

  没管柳如龙説什么,秦朗説完后直接挂掉了电话,双拳紧握。

  “柳如龙,该你倒霉了!”

  本来白豹被打这事之前,秦朗整柳如龙的计划,是揍柳如龙一顿,然后将柳如龙扒光扔在商业街上丢人现眼,但柳如龙打了他的xiǎo弟,相当于在重重挑衅他,他决心加大报复力度,一定要让这王八蛋哭都哭不出来!

  秦朗马上乘车来到了省城,顺便从家中带走了一件从没穿过的黑色衣服,以及一dǐng鸭舌帽。

  晚上十一diǎn半,秦朗在省城一家名为“逆时光”的高级酒出现了一下,但很快就在酒门前的一堆豪车中消失了,保安压根没注意上一位戴着鸭舌帽将帽檐拉得很低、穿着黑色衣服的年轻人……

  而酒外面安装的监控探头,因为存在监控死角并不能全广角覆盖的缘故,也被秦朗巧妙利用,他从一堆豪车中消失的画面,并没有被探头捕捉到。

  秦朗安心在一辆崭新的路虎越野车内等待着,车窗全都关上,没人可以发现车内的他。

  行动之前的头几天,秦朗就来过省城两次,打探到柳如龙每晚的夜生活基本就是逛夜店、泡酒,今晚他看着柳如龙从夜店出来进了这家酒。

  凌晨一diǎn,柳如龙醉醺醺地走出了酒,旁边没人陪伴。因为上夜店的时候就已经搞过一名外围女了,因此柳如龙没打算从酒带一个女的回家过夜。

  柳如龙到了酒必醉,这也是秦朗打探到的一个情报,今晚也不例外,柳如龙明显喝高了,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

  保安想讨好柳如龙,要送柳如龙上车,被柳如龙粗鲁地骂走了,柳如龙从裤兜中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路虎车发出了清脆的鸣叫声。

  柳如龙晃晃悠悠朝自己的车走去,不断喷着浓重的酒气。

  拉开车门进去后,柳如龙发动了路虎车,车子还算稳当地驶离了酒停车坪,上了公路。

  柳如龙行事嚣张霸道,哪怕是醉驾也不在乎。当然今晚他从交警队的一个朋友那儿得知这条路没有交警查酒驾,可以放心行驶,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车子行驶了一会,在一个红灯前停了下来,车内忽然出现了一道黑影,十分快地朝柳如龙的颈脖敲了一记手刀!

  秦朗手一推,将柳如龙推到了边上,他则坐到了驾驶座上,等来绿灯后,继续开着路虎车行驶起来。

  秦朗不怕路边的监控探头,因为他是修真者,要用真气施展一个极xiǎo的幻术,挡住车前方的挡风玻璃,让人或者监控探头从外面根本无法看到里面的情景,十分地简单。

  车子在半个xiǎo时后,来到了靠近郊区的一座废弃工厂,这儿连流浪汉都不会来,但附近却活动着多条野狗。

  秦朗打开车门,将柳如龙提到车踏板那儿,然后不客气地一脚将柳如龙踢在了地上。

  大概是地上的石头磕到了柳如龙,柳如龙稍微清醒了一些,在月光下发现面前站着的是秦朗,柳如龙的酒意一下醒了大半。

  “秦朗,你……你敢……绑我?”

  秦朗冷笑,这王八蛋酒喝了不少,人倒还不傻嘛,这么快就知道是自己绑了他了。

  “在我面前你还逞什么威风!”秦朗毫不留情地斥道,扬起手来就是一巴掌抽了下去!

  啪!

  一记耳光结结实实抽中,柳如龙的一张脸立即高高肿了起来。

  “秦朗,你……他玛……”柳如龙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口中不干不净,似乎到了这里,仍然认为秦朗不敢拿他怎么样。

  可他的话还没説完,秦朗又是一巴掌抽下:“我説过要狠狠整你一次,现在就是时候!”

  创造了机会,将柳如龙绑到了这种没人管的地方,秦朗当然不可能简单地饶过这个王八蛋。

  砰砰乓乓!

  一道道沉闷的声响,伴随着柳如龙杀猪般的惨叫在响起,秦朗将柳如龙揍得不成人形,心中恶气出了不少。

  附近没有人,也不用担心被人循着声音找来,秦朗放心地将柳如龙虐成了一条狗。

  柳如龙在秦朗的有意控制下没有晕倒,但趴在地上哎哟哎哟叫着,长这么大,这是他第一次被人打得这么惨,柳如龙自然在心中恶狠狠想着,回去后就动用更深的关系,直接从东南亚请来杀手,干掉秦朗!

  秦朗借着月光,通过柳如龙的表情,也猜到了这王八蛋的心思,秦朗只是冷笑一声:“你没有机会整我了。”

  然后秦朗补充了一句:“而我整你,今天还没结束,现在才开始。”

  柳如龙不禁打了个冷战,浑身激灵不止。秦朗整他才刚刚开始?打得他浑身是伤还只是开胃菜?那后面还会有什么等着他?

  就在柳如龙惊惧的时候,秦朗已经暂时离开。

  不一会儿,秦朗抓来了一只狗,狗体型很瘦,但骨架比较大,一看就是成了年的大狗,而且很凶恶,即便被秦朗抓住了,也汪汪汪叫个不停。

  秦朗从裤兜中掏出一个纸袋子,拿出几片肉干扔在了地上,大狗立马狼吞虎咽起来,在秦朗面前也温顺了不少。

  “你……你要干什么?”柳如龙疼得根本没法逃跑,靠在车子旁,眼神中除了惧意还有不解。

  秦朗冷笑道:“喂饱了后,大狗才有力气干活嘛。”

  干活?

  望着这条还不知道性别的大狗,听到“干活”这个字眼,不知怎么地,柳如龙心中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秦朗又扔了几片肉干,然后从裤兜中掏出一个xiǎo巧的盒子,取出了一根银针,揪住柳如龙的衣领,银针在柳如龙身上多处特殊的穴位扎了下去。

  治病时,秦朗扎针的动作十分地轻柔,但对付柳如龙这王八蛋,秦朗可就一diǎn也不温柔了,下针很快很重,懒得去管这王八蛋疼不疼。

  扎完几十个穴位,秦朗这才停手。

  柳如龙吼道:“你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我告诉你,你敢对我不利,我一定要杀死你!”

  秦朗自然不会理睬柳如龙的威胁,因为这威胁对他没什么用,秦朗只是説道:“我用银针激活了你体内的情火,让你的交配欲望激增,为了泄火,你会饥不择食,而这荒郊野地的,不可能有女人,嗯,我良心好,特意给你抓来了一条狗,是条母狗。”

  秦朗平静地説着,并不为自己这“另类”的报复方法感到任何的愧疚,只因为柳如龙做得过分,就不要怪他的报复太狠太毒!

  “你敢……”

  柳如龙快要疯了,秦朗竟然搞来了一条母狗,用意太阴险了!望着那条骨架很大的大母狗,柳如龙真不敢想象接下来的事情。

  他想要威胁秦朗,可才説出两个字,就感觉体内一团火在极速扩散,瞬间烧遍了全身,让他皮肤发热,眼睛都红了。

  啊!

  叫了一声后,柳如龙从地上站了起来,理智快速消失,整个人唯一的心思,就是想要和人合欢,熄灭那团邪火。

  “我还是坐车里。”秦朗将最后几块肉干扔下,好让母狗的体力增加一些,然后坐到了车里面,他可怕六亲不认的柳如龙“饥不择食”。

  这边,柳如龙体内的邪火已经让柳如龙完全失去了理智,逮到了一条母狗,柳如龙也是眼睛大放光芒,一个饿虎扑食过去,将大母狗压住,然后疯狂地开始脱掉裤子,双手抓住母狗的后背,人与动物搞在了一起……

  秦朗自然不会去看这种恶心的东西,他只是将一部数码相机固定住,镜头对准了地方,用夜间拍摄模式,让相机忠实记录着那一幕……

  二十分钟后,秦朗下了车,狗已经离开了,柳如龙趴在地上晕了过去。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我面前为非作歹,留住你一条命就是便宜你了。”秦朗冷冷説道,如果不是因为柳家能量太过庞大,他现在还没办法撼动的话,他早就将柳如龙这王八蛋彻底废了。

  清理了一下痕迹,秦朗开着拉着柳如龙回到了市内,随便选了一条路停住,将柳如龙扔在了车内。

  不过秦朗自己在离开之前,还做了两件事。

  一件事便是给柳如龙摆好了一个醉酒的造型,反正柳如龙今晚确实喝了不少的酒,车子停在这儿人睡在车里面,也很正常。

  第二件事,则是秦朗用真气冲入了柳如龙的脑袋……

  两件事做完,秦朗不慌不忙离开了。所有的和他有关的线索,都被他抹掉了,即便事后柳家的人怀疑是他干的,也找不到任何证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