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三位道友都在这儿呐!你们退后,让我来会一会这两个鬼修!”

  看到这两个长老级别孪生鬼修,秦朗这时候也是眼睛一亮,他现在手中法宝屋也是初次炼成,正愁没机会大发利市,现在遇到这样的试手良机,自然不会避战。

  秦朗大呼一声,提剑打入了战团。

  他并没有马上施展法宝屋,而是先展开了精准流剑法,将三生剑决完完整整地施展了出来。

  毕竟遇到一个合适的对手也不容易,他准备先拿这两个鬼修炼炼剑,然后等炼剑炼得差不多了再展开杀招,施展法宝屋。

  改良版本的三生剑决算起来到手已经一个多月了,但是,秦朗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实战的机会不多,要不就是对方太强,比如鬼手廖化之流,要不就是对手太弱了,比如黑袍鬼修弟子之流,所以像孪生鬼修兄弟这样二个元婴中期的对手对秦朗来说,用来试剑却再合适不过了。

  毕竟,之前利用精准级剑术思路施展改良版本的三生剑决对敌之时,秦朗还从来就没完整地施展过一次,眼前这两个长老级别鬼修孪生兄弟实力强大,但是又不是强得过份,所以秦朗也可以借着试剑招的机会将这一套剑决好生磨练一遍。

  毕竟这是实战,而实战过程中对剑法的提升和领悟也是最快的,这等良机秦朗当然不会放过。

  秦朗让包尔三人退出战团,然后自己一个人就提着向二个长老级别鬼修攻过去,这两个孪生鬼修见秦朗虽然修为比包尔几个都强,但是跟自己一样还是没有突破元婴中期这门槛,所以都认为就算强也是强得有限,对手实在太托大了。

  对于这样的好事,两个长老级别孪生鬼修自然不会推却,立马各自施展手段向秦朗迎了上来,准备先干掉秦朗,然后再继续找另外三个散修的麻烦,如果能够在这城内干掉四个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散修,对他们二个来说也是大功一件,所以他们的战斗热情也很高。

  双方开始乒乒乓乓打了起来,不交手不知道,这一交手,两个长老级别孪生鬼修发现小看秦朗了,眼前这家伙根本就不是托大,而是确实很强大,以一挑二,施展了一套不知道什么的古怪剑法,威力大得惊人不说,而专挑两人出招的薄弱之处进行攻击,那手法简直神了,就好像这家伙背后长眼能够“未卜先知”一样。

  好多次,两个孪生兄弟合力施展出来的杀手锏都被对方破解,并且对方每出一招,都是直接挑往自己两人不得不自救的薄弱之处,剑法出奇的精准。

  并且,这小子移动速度也是非常的快,跟以速度见长的自己两人基本不相上下,所以两个长老级别孪生鬼修在速度上并不能硬吃对方,战斗出现了胶着的情况。

  这样的战斗也让旁边的包尔三人大呼叫好,不过,他们的叫好声还没出现,远处却渐渐又有鬼修发现了这里激烈的打斗,正有一伙鬼修向此处赶来。

  包尔三人知道不妙,赶紧采取迂回包抄的方式截住那远处赶来的鬼修,然后想办法先干掉,不过这也只是解一时之危,相信如果秦朗这一场打斗场面持续太久的话,还会惊动更多的鬼修前来这里进行查探。

  而秦朗跟两个长老级别孪生鬼修战斗到白热化的时候,两个长老级别孪生鬼修这时候也都各自施展了杀招,拿剑的鬼修直接像刺客一样突然强行隐身,消失在眼前。

  而拿棍棒的鬼修则作为掩护,直接提着棍棒狠狠一击向秦朗当头砸来:“我砸,小子给我死开!”

  秦朗微微一笑,躲开这名拿棍棒的鬼修同时,千里瞳的绿芒闪动,他的眼睛已经锁定空气中的残影,那进行强行隐身的拿着黑色骨剑的鬼修隐身状态对他来说是无效的。

  注意到远处有一些喧哗的动静之后,秦朗这时候不用留手,直接划出一记十字剑气,然后退后了两步,取出了自己新祭炼成功的法宝屋黑骨飞轮。

  要想快速解决战斗,秦朗靠剑法还是慢了一点,所以现在祭出法宝屋……也表明他准备速战速决了。

  而两个长老级别孪生鬼修看到秦朗祭出的黑骨飞轮,也是惊讶出声:“黑骨飞轮……怎么可能?难道这法宝屋是廖化那混蛋故意借出来,用来对付咱们的?”

  他们也觉得这种想法有点荒唐,不过事实摆在眼前,这件熟悉的法宝屋黑骨飞轮的出现,让两人不得不往坏的方向想。

  鬼修生性多疑,两个长老级别孪生鬼修看到秦朗拿出黑骨飞轮之后,立马错误地认为这是鬼手廖化在借秦朗这名散修的手,要对付他们这些联盟中另一个阵营的人。

  不过,秦朗这当头也没有解释什么,直接操纵着法宝屋向两个鬼修当头砸了过去。

  黑轮飞轮一脱手,就在在空中不断涨大,很快就变成一座黑色圆形小山,直径大约二三十丈。

  这件法宝屋补完之后,现在的威力跟之前相比,提升了何止十倍,已经是真正的极品法宝档次。

  这黑骨飞轮一出立马以泰山压顶之势向两个鬼修头顶压来,那强大的气机与压迫感,也让两个孪生鬼修遍体生寒,直觉道:“我命休矣!”

  不过,求生的意识还是让两个鬼修在危机来及之前尽起反抗,各自将自身最强大的防御手段都施展了出来,然后拼了命……拼了命也要脱离这个危险区域。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完整法宝屋的威能又怎么可能是两个元婴中期鬼修能够抵抗得了的,毕竟秦朗也是一个元婴中期的散修,现在施展这一件强大的鬼道法宝屋时,发挥出来的威力绝对跟化神期修士随手一击差不多。

  化神期修士随手一击,怎么也比一个元婴后期大圆满修士全力一击要强吧!

  而元婴中期修士面对这相差了好几个级别的攻击,绝对是死翘翘。

  这种程度的攻击,双方的距离又是如此靠近,两个元婴中期长老级别孪生鬼修根本就避无可避,法宝屋直接强势无比的砸了过去,两个家伙的护体光罩就像鸡蛋壳一般脆弱不堪,然后此处地面猛得一震,两个家伙已经被直接砸进了地面之下。

  当法宝屋黑骨飞轮再一次腾空的时候,地面出现一个二三十丈直径的深深陷坑,而中央处则是二堆模糊不堪的血肉,两个孪生兄弟此刻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只是估计之前作梦也想不到他们自己会是这般死法,真的好惨。

  确实,死得够惨的!被法宝屋直接给砸死了,这在高阶修士里面也不多见,一般来说,高阶修士逃生的手段也是很多的,而两个元婴中期的孪生鬼修之所以会被砸死,也是刚才震惊之时来不及反应导致。

  毕竟,刚才看到秦朗拿出法宝屋黑骨飞轮时,这其中包含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两个孪生鬼修实在有些反应不过来,所以才死得这么郁闷,连逃生的手段都来不及使用。

  不得不说一点就是,完整状态的法宝屋威力确实够大的,单单是刚才那么一砸,就比以往秦朗施展过的任何手段都要强,现在元婴中期的他配合这一件法宝屋黑骨飞轮,战斗力绝对爆表。

  而现在取得战绩的秦朗也是信心爆棚,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跟受伤了的鬼手廖化进行对抗之时,到底是谁手中的法宝屋更加厉害呢?当初天雷子爆炸的威力很大,就算自己在远处都受到了波及,如果不是造化丹估计现在都没能恢复过来。

  而鬼手廖化当时处于爆炸的中心,这种堪比化神修士全力一击的爆开,比现在法宝屋黑骨飞轮这一记泰山压顶威力还大,相信当时鬼手廖化也是受了很大的闷亏,不然不会那么果断地捏碎传送符撤走。

  鬼手廖化手中应该没有造化丹这类疗伤圣药,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呆在绿柳城内养伤,现在也不知道伤势好了几成,如果还没有完全好的话,秦朗应对起来信心就更足了。

  毕竟除了法宝屋外,自己手头压箱底的手段还有很多,比如说自己还有一套高级蛊阵,还有极品防御法宝先天雷纹罩,还有忘忧丹,另外还有一颗神雷子……这些都是能够跟法宝屋直接抗衡的宝物。

  所以,秦朗自信这一次跟鬼手廖化对上的话,应该不会像之前那么狼狈,恐怕如果可能的话……运气够好的话,一把偷鸡干掉鬼手廖化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战斗中很多时候很讲究机会和运气,秦朗自己也是很会把握时机之人。

  将战场打扫,将两个元婴中期孪生鬼修随手炼化,取到一些骨材,秦朗这时候才望着已经目瞪口呆的包尔等人。法宝屋刚才那一击之威已经彻底震惊了他们,他们完全想不到秦朗手中居然也有法宝屋这种高档宝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