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秦朗原地恢复的时候,包尔已经将法宝屋九层玲珑塔收归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

  这老光头兴奋地满脸通红,收了法宝屋后得瑟地冲地上吐一口唾沫:“我呸!混蛋……抢老夫的宝物都是没好下场的,现在倒霉了吧!”

  看他那得瑟的样子,好像干掉鬼手廖化的应该是他,而不是秦朗这个大功臣一样。

  包尔现在也算是翻身了,原本他清醒的理智也告诉他这一次冒险进入绿柳城刺杀鬼手廖化很可能无疾而终,甚至连自己四个都是命悬一线,但是他当时也是为了夺回自己之物彻底疯魔,没有考虑什么后果,甚至憋着一口气的他都有种破罐破摔,准备到时候跟鬼手廖化拼个同归于尽的想法。

  原本事实的发现确实是这样,但是出现了秦朗这个异数,就让战局发生了转机,这也是众人所想不到的。

  而就在包尔美滋滋的同时,大量的散修开始包围这里,那些鬼修弟子看到秦朗干掉了自己的头儿,一个个都疯狂了,向这边蜂涌过来,准备跟秦朗四人拼命。

  而红婆李子婆和石大开两个散修此刻呆了一呆,却是最先清醒过来,直接向这些鬼修攻击过去,同时大喊:“包尔,咱们为秦朗道友争取恢复的时间,接下来我们要突围,说不还还要依靠他。”

  这一场战斗已经彻底将秦朗四人暴露,知道城内居然出现了四个散修,所以大量鬼修从城内各处赶过来,有鬼修弟子,也有散修,甚至还有闻讯之后的长老级别鬼修。

  红婆李子红和石大开两个坚持得很辛苦,眼看众人已经再一次被包围,并且包围圈正在被缩小,这时候包尔终于清醒过来,知道现在不是庆祝和欢喜的时候,他强忍住继续手舞足蹈的心情,展开了一个防御阵法,而这个阵法其实就是之前他一直没有完成的,现在终于被他刻画成功了。

  这阵法一出,就在地上亮起光芒,勉强将四人守护在阵法之内。

  这其实是一个仓促布置的阵法,并不是很高明,所以包尔也知道这个不稳定的阵法最多只能够撑过三四分钟的时间,而过了这个时间,就会被外界这些鬼修给攻破。

  看了看秦朗,发现秦朗依然在恢复,他皱了皱眉,眼球子骨碌碌一阵转动,这老家伙这时心想:“我已经得到法宝屋,所以不能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不然的话,待会儿鬼修越聚越多,说不定城内那一二个元婴后期的鬼修长老也会赶来,那再逃就很麻烦了。”

  光头包尔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之后,居然卸磨杀驴……或不,应该说是过河拆桥才对,这时候居然直接放弃了阵中三个同伴,大喝一声:“对不住了各位,老夫还是先走一步!你们先慢慢在这呆着!放心,如果三位出现什么意外,今后老夫每年给你们烧纸……”

  这老狐狸又出现背信忘义的一幕,驾起了极品法宝先天雷纹罩直接冲出了包围圈,因为有先天雷纹罩护体,这老家伙还真杀出一条血路突破了出去,远远的抛下了秦朗三个。

  包尔的这种行为也让红婆李子红和石大开两人气得跳脚,两人都在此刻破口大骂,骂包尔这老匹夫没义气。

  不过,对此秦朗倒是淡定很多,包尔这家伙无耻程度他在无双遗迹中就已经见识过一次,现在也算是见怪不怪了,好在这一次包尔虽然逃了,但是没有真的卸磨杀驴将眼前这个守护阵法给撤掉,不然的话,秦朗三个就真的危险了。

  毕竟,现在围住这个大阵的鬼修除了那些结丹中后期的鬼修弟子,还有大量挂单鬼修,人数至少三百多人,并且这其中还有好些元婴初期、中期的鬼修存在,更可怕的是远处还有两道强大的气息向这边锁定过来,看情况这气息不比曾经的鬼手廖化弱多少。

  这才是秦朗感到顾忌的地方,如果光是眼前这三百号鬼修的话,他还是有办法带人冲出一条血路的,但是两个元婴后期的鬼修长老即将赶到,他感觉自己这三个要冲击重围就麻烦了很多。

  现在的秦朗依旧在努力恢复,好在刚才吞下的丹药已经化开一大半,这才短短一分钟时间不到,修为就已经回复了五分之一的样子。

  看样子,最多再过二分钟自己就可以完全恢复过来。

  秦朗庆幸自己使用的是参血丹与芝精丹两种丹药,如果是服用血元丹的话,估计没有小半个时辰自己都回复不了。

  而有点遗憾的是,刚才他忙着全心全意回复真元力,所以也没功夫关注包尔的动静,如果当时操纵神识收回包尔身上的先天雷纹罩,那包尔这背信忘义的家伙可能早已经死在鬼修人群之中了。

  对于包尔这头老狐狸……秦朗现在只是呵呵了,他其实早看透了这老家伙,如果要对付的鬼手廖化不是两人共同的敌人的话,他根本就不会跟这老家伙合作。

  轰轰轰!轰轰轰……

  包尔地上刻画出来的阵法在众鬼修的攻击之下,终于破碎了,而秦朗这当儿也差不多恢复了一半真元力,已经能够催动法宝屋了,他赶紧将法宝屋黑骨飞轮催动,整个人进入了法宝屋之内。

  并且在进入法宝屋之前,他还向红婆李子红和体修石大开一招手:“两位,拉着我的手,我带你一起进入法宝屋,避开这一次鬼修合围!”

  “谢,谢谢……”

  李子红跟石大开一听,感激得不得了,跟包尔的背信忘义相比,秦朗这才是真正的大善举啊!两人没有多犹豫,直接拉着秦朗的手,跟着身形缩小也进入了法宝屋。

  值得一说的是,如果没有法宝屋主人的许可,李子红跟石大开是进入不了法宝屋的,而秦朗要带两人进入法宝屋,就必须直接接触两人才行,所以才会拉着两人。

  进入法宝屋黑骨飞轮之后,秦朗才发现这操控室比较拥挤,毕竟现在挤了三个人。原本黑骨飞室的操纵室还算是比较大的,比之九层玲珑塔控制室那绝对舒服多了,但是再怎么舒服,设计者当初也没考虑里面会有挤三个人这样的情况出现。

  不过,虽然比较拥挤,但是三人的小命现在总算是保住了,虽然黑骨飞轮在极品法宝里面算是比较弱的一类,但是毕竟法宝屋攻防一体,自身防御能力也是无比强大的,至少比上品法宝强大很多倍。

  进入法宝屋之后,秦朗决定一边反击一边突围,法宝屋对真元力的消耗非常巨大,以他现在元婴中期的修为如果全力攻击,恐怕这件法宝屋最多半个时辰就会榨干自己的修为,就算有丹药补充,也没那么快补充回来。

  当然了,如果不作攻击的话,秦朗维持二三个小时甚至四五个小时都没什么问题,毕竟维持法宝屋的运转还是依靠真元力,真元力消耗越少,操纵法宝屋的持续时间就越长。

  冲!在秦朗的控制之下,这法宝屋体型变成了巴掌大小一个圆盘,他开始利用法宝屋黑骨飞轮进行冲击,这么小的体积,受到的攻击也就越少,也更加节省自身的真元力消耗。

  秦朗避开了两个元婴后期鬼修赶来的方向,向另一个方向发动了冲刺。这一路上遇到的二三十个鬼修,不管是鬼修弟子也好,还是挂单鬼修也好,都在法宝屋的冲刺之下被撞得缺胳膊断腿,筋断骨折。

  如果不是现在法宝屋变小了体积,秦朗以之前那种放大了无数倍的体型进行冲刺的话,恐怕这些鬼修弟子和挂单鬼修就不止筋断骨折这么简单了,很可能粉身碎骨连小命都丢掉。

  但是,那样的话,秦朗的真元力消耗也比较巨大,不利于这一次的脱困计划,所以秦朗没有采用那种杀伤力更大的办法来突围。

  秦朗突围之后,跟之前光头包尔逃遁的方向其实是一个方向的,这时候回头,看到身后密密麻麻的人群里面,两团强大的煞气已经出现在原本阵法所在位置,也就是说两个元婴后期的鬼修终于赶到了这里。

  好在秦朗现在已经突围而出,不然再在原地多呆几秒,他就在在面对大量普通鬼修的同时,又要面对两个元婴后期的长老级别鬼修,恐怕就算他有法宝屋在手也不一定有办法脱困。

  脱困之后,秦朗操纵着法宝屋黑骨飞轮开始提速,向着来的方向赶,想要回到一天前进入绿柳城的那一个隐秘地点,然后利用法宝屋直接破开血雾结界,真正的突出重围。

  但是,就在这时候,整个大地都开始剧烈震动起来,这一次的震动堪比十二级地震,城内很多不是很牢靠的房舍纷纷倒塌,而远处突然一道血雾从地底破开地面窜出出来。

  “那是什么……”

  秦朗回头一望,看到一个高达十几丈的血雾中的黑色巨人,两个瞳孔像是灯笼一样射出探照灯一样的光,直勾勾地射在了秦朗的法宝屋上面,而这时候秦朗发现整个法宝屋好像被定在半空中,动弹不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