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时候秦朗灵机一动,将s级变种人分身召唤了出来,s级变种人分身几乎拥有不死之身,本身自愈能力也是很强,用来对付眼前这种场面是最好的。

  在秦朗的操纵之下,随后s级变种人冲进了广场,跟这些刺脊魔怪战斗起来。

  s级变种人分身虽然战斗风格偏软,但好歹也拥有元婴后期的实力,所以它利用起自身天赋金属异能对付起这些刺脊魔怪自然不在话下。

  利用s级变种人吸引仇恨,然后秦朗一只一只的引怪,将这些刺脊魔怪引出广场再一一对付,这样的话战斗的效率就快了很多。

  一只,二只,三只……

  当秦朗将广场三百多只刺脊魔怪全部干掉,这时候已经五六个时辰过去了,干掉了这三百多只刺脊魔怪他一直收获了三百多块银白色的魔晶,在储物袋子中堆了一小堆。

  收拾掉整个广场的魔怪之后,秦朗现广场对面又有一个小小的孔洞型通道,于是好奇之下走了过去,现这通道连接了一个石室,石室被一层厚实无比的石门隔着。

  秦朗用力推了推这一扇石门,好家伙,他用了一百吨的力量都没推动,不得不再一次加力,一直加到二百多吨的时候,这扇石门才终于缓缓打开了。

  而随着石门被打开,一阵气浪向外推了出来,秦朗被这股强大的气浪一推居然稳不住身形,直接被吹得飞出几十丈远,再一次落地时,现在广场都刮起了旋风,风力至少十四级以上。

  这样的风力可以地球上的台风剧烈多了,而秦朗这时候明白过来,这石门深处应该是封闭着一个巨大的风穴,这时候随着石门打开,风穴的风力不断刮出来,现在广场上的风力也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秦朗渐渐有稳不住身子的感觉。

  “风……太……大了……还是……离开这里……吧……”

  秦朗现在感觉这整个风穴吹出来的风根本就不是普通的风,而是一种强烈无比的罡风,这罡风居然能够穿透真元力防御层直接作用在人体,现在他的脸都被吹得皱了起来,头倒竖,眼睛也几乎睁不开来。

  不过,好在这风穴刮出来的罡风并没有多少伤害力,不然的话,秦朗就遭殃了。这时候他已经吹罡风吹得贴近了广场这一头的墙角,正准备一点一点挪回原来的地方的时候,突然间神识感应到风穴那一头有强烈的灵力波动!

  “定风珠……风穴里面有一颗定风珠?”

  秦朗神神一扫,扫到风穴里面一颗灵气波动很激烈的小珠子,那感觉像是传说中的定风珠。

  不过,定风珠这东西是传说之物,清河大6数万年来都没人见到过,传说上古修真界有地、火、水、风四大奇珠,分别是定风珠、分水珠、裂土珠、乾火珠,是修真界难得一见的天生灵宝之物。

  就拿分水珠来说,分水珠的持有者据说可以翻江倒海,施展大神通,作用虽然跟现如今修真界的避水珠相似,但绝对比避水珠强大千百倍,毕竟避水珠只拥有避水之能,施展不出翻江倒海的大神通。

  而定水珠可以定住大千世界三十六种天罡之风,七十二种地煞之风,效果也是非常神奇,一样是大神通之物。

  这样的宝物可以说比一些极品法宝还要强大,甚至上古时期修真者直接以四大奇珠来炼器,炼出先天古宝,这些先天古宝每一件都是威力无匹,开山裂地不在话下,威力甚至还过现如今修真界的法宝屋。

  不过,炼制先天古宝是上古修真士之能,属于神仙之流,现如今先天古宝的炼制方法早已经失传,所以秦朗就算是得到风穴里面的那一颗定风珠,也根本炼制不出先天古宝。

  不过,就算秦朗炼制不出先天古宝,现在如果能够将这颗传说中的定风珠拿下,一样是赚大了,这等宝物可以说远远过秦朗身上的任何东西,别说秦朗这样元婴中期的修士,恐怕就算化神期修士见了都会心动,所以当秦朗判断出风穴里面有一颗定风珠的时候,立马瞪大了眼睛,沉默了好半晌。

  而半晌之后,秦朗终于拿定了主意,无论花费任何代价他都要将这一颗定风珠拿到手。

  只是定风珠藏在风穴里面,而现在就连广场里面翻起的都是十四级以上大旋风,更别说风穴里面了,现在进去跟找死没两样,估计风穴里面的风力至少达到了十七级,秦朗进入风穴能不能拿到定风珠不说,这么大的风力作用下,在里面摔个半死那是肯定的。

  怎么办呢?

  靠着山壁的秦朗望着前方几十丈远的风穴,皱起了收眉头,强劲的罡风在广场肆虐,吹得耳朵边上呼呼作响,现在秦朗除了风声之外,几乎就听不到广场四周有其它的声音出现。

  秦朗皱眉了一阵,之后咬了咬牙利用变种人分身的金属异能转化出细长的合金绳索,将合金绳索一边固定在这一处山壁,然后一点一点在地面匍匐前行,一边前行,还一边在地上打上深深孔洞,利用金属桩将细长的合金绳索固定在每一个孔洞里面。

  秦朗一点一点向风穴靠近,爬得很艰难,到风穴这段距离他至少用了三个多时辰才搞定,而回到原本打开风穴石门的地点时,秦朗感觉那股强大罡风从风穴刮出来,几乎吹到了骨头里面,快要将自己的灵魂都吹散。

  这样强大的罡风之下眼睛已经变成了致命弱点,几乎随时都会被吹伤。

  为了保护自己的眼睛,秦朗不得不紧闭了双眼,依靠神识努力在向着风穴里面继续爬住,他的身体几乎是贴着地面在爬,一点一点挪动,尽管不让刀子般的罡风伤到自己。

  而进入风穴之后,秦朗的匍匐移动比在广场无疑又艰难了三分,秦朗往往半柱香功夫也没能够前进一尺,在罡风作用下,他的体表一些微小的毛细血管甚至出现爆裂的情况,让体表的皮肤出现血一样的潮红,看起来就跟高烧大病的病人差不多。

  不过,秦朗的真元力虽然护不住体表的毛细血管,但却一直牢牢守护住自己的五脏和内脏等器官,不让这些关键部位被罡风给伤到,普通的元婴级别修士进入这风穴还是有一定的危险的,如果真元力护不住自身的话,风穴里面强烈的罡风甚至会撕裂修士整个人身体。

  在风穴内部,秦朗想要前进每一尺都是千难万难,想要做到每一个动作一样也是千难万难,不过,他也不心急,一点一点慢慢的挪动自身,一点一点在上面钻孔固定金属绳索。

  这地穴和广场的地面都是石层,而且堪比金刚岩,硬度非常高,秦朗每钻出一个孔洞都费老大力气,这还是使用法宝工具的情况下完成的,如果他是拿普通的钻头来对付这地表岩层的话,估计一天一夜也别想钻出一个孔洞出来。

  终于,秦朗在风穴努力跟罡风搏斗了差不多二个时辰,终于接近了风穴中心处的那一颗定风珠。这时候他伸出手一接触那珠,现在风穴呼啸声更大,突然之间剧烈的罡风居然将秦朗一条胳膊吹得轻微骨折了。

  然后他想要拿出疗伤药加恢复,但是那些疗伤药一拿出来就被强烈的罡风吹飞,根本就没办法控制住。这下麻烦大了!

  秦朗再也不敢有所动作,而是牢牢地贴在地面运转起螺旋型的真元力,利用真元力对骨折的部位进行刺激和共振修复。

  这办法虽然原始,但是效果还是有的,在真元力的刺激与共振修复之下,秦朗大约花了半个时辰才勉强将骨折部位粘连好,然后又花了一个时辰才将骨折完全修复过来。

  被修复之后,秦朗感觉自己骨折的地方愈合后变得更加粗壮,更加牢固,恢复得比没受伤前更好,真元力共振修复身体具有一定的疗伤效果他是知道的,但是这种碎裂骨头修复过程中再进一步得到强化,他还是头一次现。

  这一次骨折自愈之后,得到的强化效果秦朗感觉比吸收一颗蟒筋丹都差不了多少,这是以前秦朗利用真元力疗伤过程中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其实在以前他也不是没有利用真元力共振刺激过身体,刺激过筋骨皮,刺激过血肉,但是从来都没有得到过这么好的强化效果,真元力共振效果最好的就是强化筋络和血肉,但如果想要深入骨髓进行强化时,效果就差了很多。

  秦朗这时候静静地趴在地面想来想出,却一直想不出个所以然。

  既然想不出来原因,索性秦朗就再也不想,而是继续尝试着想要接触那一颗定风珠,但是在接触到定风珠的那一瞬间,整个风穴的风力突然又再次变强好几倍,将他的手再一次吹得骨折。

  没办法,秦朗只能够运转螺旋型的真元力再一次对骨折部件进行修复,又花了大约一个半时辰才弄好,而修复之后,这一次他学了个乖,先在接触定风珠之前先在嘴里放了颗造化丹,然后才开始用手继续接触那一颗定风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