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725章 心剑种子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当即,妖禽群体之内有三头已经差不多快要脱力的妖禽当场被秦朗斩杀,尸体留了下来。

  这妖禽的血肉其实也是很好的食材,所以秦朗接下来也没有客气,直接就动手采集起妖禽的血肉和材料,血肉可以用来当作食材,而妖禽的内丹和什么的都是很好的炼丹、炼器材料,也不能浪费了。

  妖禽被秦朗这边斩杀三头成年体之后,在天空盘旋叫了一阵,显然很不甘心,但是也知道地下这三个并不好惹,如果再俯冲下去完全是找死,所以纵然再不甘心最后也只能无奈中退却了。

  四个时辰之后,秦朗跟着东海散修沈浪终于来到了青山峡谷隐密的裂缝口处,看到了这个隐密裂缝口那筷子头大小的缺口。

  “前辈,这个缺口实在太小了,我想……我们先试试看,能不能将这缺口扩大,打通一个容纳身体通过的通道。”

  这时候,沈浪提议道。

  而秦朗望了望这不断有灵气逸出的微小裂缝缺口,点点头,道,“那就先试试吧!”

  于是,接下来秦朗、沈浪以及妖猿王轮番对这裂缝缺口发动了轰击,搞了半个时辰都快搞到三个都脱力,那裂缝缺口还是安然无恙,一点儿变化也没有。

  叹了一口气,三人知道自己是没办法将裂缝缺口给扩大了,毕竟青山峡谷的结界太稳定了,就算秦朗爆发出所有的力量,用上了法宝屋也是无济于事。

  “前辈,这个裂缝缺口是无法扩大了……看来我们接下来只能再在这青山峡谷之中呆上一个月,希望这一个月都能够平安无事。”沈浪面对眼前的情况,显得有些苦涩,这结果其实他也有预料,但是想不到事情的发展往往都是朝着最不好的方向去。

  “是啊,恐怕也只能这样。”

  秦朗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其实凭他变化道的手段,他倒是有办法一个人独自脱离青山峡谷闯出去,不过考虑到妖猿王和沈浪二个家伙,他却不能直接丢下两个,所以决定还是留下来再呆一个月。

  值得一说的是,妖猿王猴升是无法收入宠物袋的,秦朗之前试过了,这才是秦朗没有单独离开的真正原因,毕竟现在妖猿王已经投靠了自己,成为自己忠心耿耿的小弟,自己当然不会丢下它。

  青山峡谷之中的灵气浓度跟外面基本持平,甚至更高一些,这里如果修炼的话倒是一个不错的宝地,接下来,秦朗三个准备先修炼一阵子,然后再在这峡谷中转一转。

  毕竟,接下来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都呆在这峡谷,这日子过得可就够单调的,秦朗现在修炼实力是元婴后期大圆满,又精通阵法与机关知识,所以在这峡谷之内能够遇到的危险实在不多,这峡谷对别人来说非常凶险,对他来说却是一个获取资源的宝地。

  虽然大部分的资源都被之前的修士给取走了,但是峡谷之内还是有一些隐蔽和凶险一点的地方,还是有大量好东西存在的。

  秦朗选择的闭关地方就是在这隐蔽的裂缝不远处,建了一个小型的幻阵和困阵,用来遮掩自己,猴升则给自己护法。而带路、党的沈浪也没有离开,就在秦朗附近也找了一个地方修炼,在这名东海散修看来,自己在峡谷中还需要再呆一个月时间,与其单独行动,还不如跟在这一个实力强大的前辈身边比较保险。

  毕竟秦朗不光是一个元婴后期大圆满的修士这么简单,手里掌握的底牌手段让他都看不透,更何况,秦朗身边还有妖猿王这个新收服的小弟,即是强大的战斗力帮手,又是本土的地头蛇,有这样的小弟保驾护航接下来这一个月大家安全系数也就更高。

  沈浪的算盘打得很精妙,但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无论是谁都不会将自己的小命拿来开玩笑,能够将自己的安全系数提升一点,当然就尽量多争取一点。

  而对此秦朗也是无可厚非,沈浪这名被自己救下的东海散修看起来一直都规规矩矩的,后面只要这名散修一直保持规矩,那么他当然也会尽可能关照一二的。

  闭关之后,秦朗就开始拿出了在青山峡谷中最大的收获,从巨峰山体内部祭台之中得到的那个长方形的石盒子,还有一把断剑。

  长方形的石盒子打开之后,秦朗却发现这石盒子内部并没有装什么东西,不由奇怪:“这怎么回事……难道盒子内的宝物早就被人给取走了?还是邪剑帝大能在数万年之前就故意给峡谷的闯入者开了一个玩笑,留下这么一个空盒子?”

  想来想去,秦朗却怎么也想不透其中的缘由,所以只能将这石盒子再次收入储物戒指之中,所以今后时间还长,这个空盒子就算有玄机后面也有办法研究出来的。

  而之后,秦朗又拿出半截断剑,这把断剑应该是邪剑帝莫崃曾经使用过的,内部蕴含着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意,秦朗作为半个剑修也能够直接感应得到。

  于是接下来,秦朗打算这几天都反复揣摩这把断剑之中的剑意,看能不能将剑意提取出来,获得一些宝贵的剑道修行经验。

  毕竟自己虽然也算是半个天赋不错的剑修,但是比起上古大能邪剑帝那肯定还是有诸多不足,这种化神后期大圆满的修士就算从身上拨根汗毛,估计也比自己的胳膊粗。

  打定了主意之后,秦朗就很快沉浸下心神,将神识融入断剑之内,感应起断剑内部的那一股剑意。

  但是,当秦朗的神识一接触到断剑,从外面注入一丝进入内部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就一震,断剑内部的那一股凌厉剑意居然直接将自己这一丝神识给斩断了。

  同时,一股杀意从断剑内部传来,反馈到秦朗的大脑让他如坠冰窑,这断剑内部的剑意实在可怕,几乎当场让秦朗产生幻觉和心魔。

  好在秦朗的神识够坚韧,并且身上也有稳定心神的宝物,比如说极品法宝千年寒玉床,比如说蕴神丹之类,都是非常有效的。

  而在将心神彻底稳定之后,秦朗顿时感应自己神识之中多了一些难以言明的东西,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有些模糊,应该是自己的感悟还不够。

  没关系,手中的断剑还在,所以秦朗打算接下来一直跟这把断剑耗下去,哪怕将自己的神识给耗光都没关系,反正身上补益神识的丹药够多,神识快要耗光的时候他就被回来就是。

  毕竟从西漠来到东海,秦朗来之前也是作了充足的准备的,一些常备的丹药根本不缺,资源点的丹鼎坊那是什么地方啊……那地方不光秦朗能够炼丹,可是一大批的炼丹师都能够炼丹的,所以丹鼎坊根本就不缺丹药,很多丹药就连当时的秦朗都非常心动,利用资源或者贡献度兑换了一大批出来。

  吞服了几颗益元丹之后,秦朗将神识补充了一些,就再一次研究起这断剑。

  益元丹恢复神识的效果虽然不如复神丹,但是胜在物美价廉,秦朗一次性在丹鼎坊兑换了将近三万多颗,这么多的益元丹估计三五年都用不完。

  当然了,有修损神识效果的复神丹他也没少兑换,身上至少也有一二千颗,事实上,整个丹鼎坊当时也只有秦朗有那么多的资源和贡献点可以兑换大量丹药。

  毕竟,秦朗提供的魔晶丹三个系列的丹方都是价值巨大,除了第一个普通级别的丹方是以山羊胡子九鼎的原方作了一些调整和改良之外,其它二个系列丹方说是改良,其实跟自创丹方也差不了多少,材料的配比和性质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药性的君臣佐属都属于重新来过,跟普通级别的丹方完全不同了。

  而中阶魔晶丹丹方、高阶魔晶丹丹方研究出来之后,对丹鼎坊、对整个修真界来说都是意义重大,当时秦朗当时也得到了丹王余德成交易的大量贡献度,这些贡献度价值数亿甚至十数亿灵石,可不容小视。

  这样的话,也直接让秦朗从原本爆发户变成了大土豪,如果算上他在丹鼎坊拥有的股份,恐怕就算是一些西漠的大家族也没秦朗这么丰厚的身家。

  而秦朗有了灵石和资源之后,当然也没有再亏待过自己,身上的一些常备之物那是尽可能给足,一直以来他都是苦惯了的人,所以当然明白缺少修炼资源时是多少无奈,所以身上时刻都保持着修炼资源的充足。

  就在秦朗不计神识的消耗之下,断剑之中的剑意就算再凌厉,也在一点一点被秦朗给剥离,恐怕化神后期大圆满的邪剑帝数万年前也没能够想到,有修士会用烧钱的方式用大量的丹药补充神识消耗,硬生生的一点一点破解自己这把断剑中的剑意。

  如果能够想到的话,恐怕当初的邪剑帝也会吐血,事实上邪剑帝在上古时期也是亦正亦邪行事毫无顾忌之人,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在这青山峡谷留下什么传承,毕竟这青山峡谷只是邪剑帝青年时期的一个闭关场所,断剑其实也只是一场战斗意外留下的。

  想想也是,一个青年时期的修士正是人生的上升时期,锐气无双,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在这个时期考虑到身后的太多退路,考虑到传承的继承……那是修士到了人生未途才会考虑的事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