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517章 杀手出现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27 16:54:4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秦朗从毒王家中搬走这三大箱子钱,并没有刻意避着白豹。

  虽然说财不露白,可白豹是他的小弟,很忠心,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眼红就搞鬼的小人。

  退一万步讲,就算白豹惦记上这笔钱,只要白豹不是傻子,也不会打这个主意。

  秦朗有的是足够的实力,保证这笔钱完全归自己。

  自从上车后,秦朗其实发现白豹对这几箱子钱,并不上心,箱子放到车后座后,白豹眼睛就没去瞧过。

  秦朗知道,白豹或许并不是不喜欢钱,毕竟这世界上没有不喜欢钱的人,但白豹对自身的定位很清醒。

  想到这儿,秦朗忍不住打趣白豹道:“白豹,车后这么多钱,你不会直接将车开到警察局门口举报我,拿赏金吧?”

  白豹知道秦朗开的是玩笑,嘿嘿笑道:“秦老大真会说笑,我敢这样做,除非是嫌命长。”

  秦朗说道:“这样吧,待会儿你拿上五十万,回头给你手下也发点福利。”

  到手的这三大箱子钱,总共有两千多万,秦朗觉得分出其中的五十分之一,肯定不会让自己到肉疼的地步。

  毕竟这是给小弟的,小弟为他办事,该犒赏的时候还得犒赏,不能太小气。

  白豹却摇摇头道:“秦老大,这笔钱是你挣来的,我能跟着秦老大,今晚开开眼界,就觉得很满足了,这钱我不要,顶多秦老大给个十万,回头我分给手下弟兄,他们那帮家伙,给钱多了只会花在女人肚皮上。”

  秦朗笑了。

  就算白豹一点不贪心,可秦朗也不好意思今晚到手几千万,只给手下十万。

  最后,秦朗坐着面包车到了海云高档公寓自己家门口,白豹帮着将三大箱子钱搬到了家里面,秦朗拿出五十万,可白豹只拿了二十万,其余的说什么也不要了,就飞快下楼去了。

  秦朗笑笑,没追下去送钱。

  小弟白豹这么忠心,秦朗以后自然不会亏待。

  将箱子放一边后,秦朗坐在客厅沙发上,从口袋中掏出了那块血色凤凰令。

  凤凰令还是从东方傲天的家中得到的,听被他杀的龙一、虎二、豹三和狮四说,这凤凰令正是商泰想要找的宝贝,只可惜今晚杀商泰的时候,他逼问过商泰关于凤凰令的用途,但结果让人失望。

  商泰知道凤凰令是宝物,凭借凤凰令,可以调动一个十分神秘的势力为凤凰令持有人办一件事。

  无论这事是什么,例如是杀人、夺宝、抢夺生意等等,传闻只要将凤凰令交到这个神秘势力手上,对方就会满足其要求,替其办成此事。

  只是,商泰也只是从其他人那儿得知凤凰令用途的,正巧商泰通过一些渠道,无意中得知东方傲天可能藏有这么一块凤凰令,便派出手下想要得到凤凰令,然后储存起来,等遇到麻烦事时,兴许能够用凤凰令摆脱危机。

  至于凤凰令牵扯到的神秘势力,到底是什么势力,商泰不清楚。

  要怎么联系上这个神秘势力,商泰更是一头雾水。

  秦朗确定商泰说的都是真话,再没有更多有用信息后,也只能带着凤凰令回来了。

  所以到现在,秦朗也不知道这凤凰令,到底该怎么使用。

  唯一清楚的,是这凤凰令,属于不折不扣的宝贝。

  只要用的好,就像商泰说的那样,完全能让那神秘势力替自己解决一次大-麻烦。

  好在凤凰令落入他手,知情的人都已经死了,不用担心因为持有凤凰令而惹祸上身。

  “这东西还是要先留着,毕竟很重要,以后有可能派上用场。”

  既然拿着凤凰令,不会让人觊觎,秦朗也就放心将凤凰令,拿在了手上。

  正当秦朗想要拿着凤凰令去卧室,将凤凰令和他的其他宝物放一块时,客厅外面的门,突然咔嚓一下开了。

  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站在门口。

  这人似乎没考虑过要偷偷摸摸地进来,见到秦朗就坐在客厅里,这个年龄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一双锐利的眼睛射出两道如同实质化的冰冷目光,盯住了秦朗。

  秦朗有种自己身在大草原被草丛中猎豹狂狮盯上的感觉。

  对方那冰冷的目光,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发出的。

  秦朗敢肯定,面对这种几乎像利箭一样可以轻易刺进对手心神,让对手不寒而栗的目光,普通人的话,只怕早就被这两道目光,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动弹不得!

  杀手,绝对的杀手!

  秦朗脑海中闪现出了这样的字眼,瞬间便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有了身份上的判断。

  当然,秦朗不是普通人,不会被吓到。

  秦朗从沙发上坐起,将凤凰令放进口袋中,看似随意站着,但实际上肌肉力量都调动了起来,哪怕对方突然发难,他也有应对的准备。

  “谁派你来的?”

  秦朗冷冷问道。

  秦朗的无情目光,和对方像看死人一样的冰冷目光,碰到了一块。

  对方发出了“咦”的声音,视线稍微往回收了收,再次落到秦朗身上时,视线中多出了一丝惊奇。

  血衣没想到自己要杀的这人,年纪虽然很小,但至少心性水准,就不比他这个专业杀手差。

  血衣觉得,自己要杀的这年轻人,只怕实力也不会太差。

  毕竟,有这样强心性的人,通常意义上,都需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能支撑得起这么强大的心性。

  秦朗问完后,冷冷看着对方。

  既然对方是杀手,而且出现在门口了,那肯定不是为了和他夜晚聊天来的,对于这样一个来杀自己的杀手,秦朗自然不会客气。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只要知道我是来杀你的,就行。”

  血衣并没有说出金主的名字,语气中蕴含着强大的自信。

  尽管秦朗表现出来的镇定,让他很意外,可并不代表他就自认为弱了秦朗一筹。

  他血衣要杀的人,还从来没有逃脱过。

  秦朗发觉对方的气机,牢牢锁定住了自己,假如自己想退到厨房或者从窗户上逃生,对方的雷霆一击,必定会很快释放出来。

  秦朗站着没动。

  他可没想过这么早就逃。

  至少,也要看一看对方的实力。

  真的打不过,再逃也不迟。

  所以秦朗依旧用镇定的冰冷眼神看着对方,不急不缓道:“是商泰雇佣的你吧?”

  “我叫血衣。”

  血衣却只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一共才四个字。

  秦朗懂这个杀手的意思。

  意思是杀了他,他死后只需要知道杀他的人的名字就行了。

  秦朗忽然笑了:“血衣是吧?你大概来了辽沈省后,还没见过商泰吧?”

  如果血衣知道金主都死了,得不到占大头的剩余酬金,血衣还会不会接单,本身就会打上问号。

  毕竟,无良一点的杀手,会直接选择弃单,拿着预先支付的定金走人。

  血衣一愣,不过反应不慢,也是很冷静地朝秦朗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商泰已经死了?”

  “看来金主就是商泰了。”秦朗笑道。

  血衣冷哼了一声,说的话,多少出乎秦朗的意料。

  血衣说道:“商泰死了,可商家还在,我杀了你,会去找商家要余下的酬金。”

  “你似乎很自信。”秦朗说道。

  血衣只是平淡说道:“还没人敢赖我的账。”

  秦朗从对方平淡的语气下,藏着的嗜血疯狂,知道这杀手说的不是自夸的话。

  这是一个没有多少职业道德的杀手。

  秦朗很快分析出来了。

  这杀手指不定什么恶心残忍的事,都做的出来。

  想到这儿,秦朗自然没有了任何一丝不安,毕竟这种杀手,杀了就杀了,完全能当做替天行道。

  下一刻,血衣和秦朗,几乎同时动了起来,向着对方冲了过去。

  砰!

  两人极其短暂地用拳碰撞了一下,就迅速拉开了距离,交换了位置。

  秦朗看着被踩裂的地板,暗骂商家无良,光一下践踏,木地板就裂了。

  “你很强,”血衣忽然说道,“不过你身上的衣服,我要定了!”

  血衣绰号的由来,便是血衣在杀死目标人物后,会将目标的一件衣服剥下来,这件沾染了目标鲜血的衣服,会被血衣当做血衣,挂在或者放在目标尸体的旁边,当做血衣的独家标志。

  “那你要有这样的本事才行!”

  秦朗吼道,径直朝对方冲了过去。

  这个叫血衣的杀手,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那种杀手,他没有使用行刺、暗杀的手段,但刚刚硬碰硬的那一拳,居然显示他有着至少先天一层的实力,所以秦朗必须主动出击。

  两人很快便一路打了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秦朗越打,越觉得这杀手实力不凡,绝不只是精英级别的杀手。

  虽然他的实力,还远没到巅峰,只是练气五层,但也足够应付普通高手了,可这个血衣,秦朗猜测这家伙在杀手界,应该是一个名头响亮的杀手。

  对方使用一把匕首,身体移动像泥鳅,每每用匕首或者身体部位攻击他,都会是动作十分刁钻凌厉的那种,让他应付起来,比和东方傲天打斗都觉得要吃力。

  一会儿后,两人便从公寓,打到了几百米外的一处荒郊树林中。

  这儿是还没开发的土地,生长的树木很稀疏,不过晚上十点多,也没有人来这儿,因此两人尽管打斗声音不断,可没有人关注。

  秦朗发觉血衣的实力,比自己要强上一些,尽管自己仗着“疾风步”,可以不落下方,可是血衣的移动速度也很快,秦朗连番攻击之下,也没能伤到血衣。

  “很好,你值得我出全力了。”

  就在这时,血衣却直接将匕首放回,从身体不知道哪儿,抽出来了一柄软剑来,手腕一抖,那种好看的剑花便显露在夜色中,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秦朗一看就知道这家伙,竟然是用剑的,至少用剑比用匕首要熟稔。

  关键的问题还是,剑比匕首长。

  对方的还是软剑,特么还会拐弯!

  一时间,秦朗被逼得好几次都险些挂彩,还是借助“疾风步”第二层“白驹过隙”,才堪堪躲过。

  可对方的攻击一波接一波,秦朗感觉自己只能逃了,没有把握杀得死对方。

  这让秦朗有些气馁。

  毕竟,这一次杀不死对方,对方下次再找上门时,很可能就会用暗中袭击的方法了。

  可秦朗没有犹豫,拔腿就走。

  “还想逃?”

  身后传出了血衣的冷笑声,以及剑气切割空气的锋利声响。

  但下一幕,让秦朗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