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74章 败家玩意坑爹货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秦朗听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并且称呼自己为“秦朗叔”,不由笑了。

  他才二十三岁,在云海市会认认真真称呼他为“叔”的人,只会有一个。

  那就是张教授的儿子张志远,驻扎省城的市委副秘书长。

  “志远侄子,是你啊,在这碰到你,还真是凑巧。”秦朗笑着和张志远打招呼。

  只不过被周斌以及几个保安隔着,没法直接面对面和张志远説话。

  张志远听见秦朗叫他侄子,再不像最初那样抵触和反感,更加不会认为秦朗是在故意装逼。

  更何况,他也看得出来,秦朗没有要在辈分上占自己便宜的意思。

  真要论起来,自己父亲和秦朗是老哥俩的关系,辈分方面他还的确就是秦朗的侄子。而且秦朗治好了他勃不起来的难言之隐,已经是他最大的恩人了,他叫秦朗为“叔”也是甘心情愿的。

  “秦朗叔,你怎么被人围住了?”张志远自然看出周斌等一伙人面-dǐng-diǎn-xiǎo-説-色不善,有些为秦朗着急。

  “你们这是干什么,还准备在图书馆打架吗?”张志远又冲周斌等人质问道。

  他只知道秦朗医术高超,并没有见过或者听过秦朗动手,所以并不知道秦朗的身手如何。但既然碰到了这事,张志远想好了,一定会管这事。

  要不然,叔当着他的面被人打了,他没面子不説,事情被老爹知道了,他铁定会挨揍,哪怕是市委副秘书长都没用。

  “哪里来的xiǎo职员,滚一边去!”

  秦朗还没説话,周斌就不耐烦地走到了张志远面前,粗暴地推了张志远一把。

  “周斌,你最好对他客气diǎn。”秦朗冷冷説道。

  周斌大笑起来,笑声很刺耳:“不客气又怎样?他以为自己是谁,啊,就推不得?”

  説完,周斌又肆无忌惮地瞪了张志远一眼。

  在他看来,这个从图书馆出来的男人,既然不是学校的领导,那看他的打扮,就应该是图书馆的某个工作人员了,而图书馆的工作人员见了他,都会客气地打招呼,毕竟他老爸是教导处的处长还兼任机械学院的院长,可这男人一上来就质问他,分明就不给他面子,那他仗着老爸的权势,也用不着对这男人客气。

  只是一个xiǎo职员而已,而且又和秦朗那人有着关系,他将一部分怒气,也撒到了张志远身上。

  秦朗见周斌对着省城副秘书长又是推搡又是瞪眼的,作死得厉害,暗笑这周斌就是一个没脑子的蠢货。

  “周斌,你还真推不得他。”秦朗冷笑道,“他是省城的副秘书长。”

  秦朗説出了张志远的身份,张志远也是面色沉了下来,哼了一声。

  堂堂省城副秘书长,身上的官威肯定是有的,何况张志远对周斌的无礼举动也颇为生气,所以这一声哼,也让周斌惊了一下。

  不过随后周斌看了看张志远几眼后,又消除了惊疑,重新变得有恃无恐起来。

  “哈哈,你以为老子吓大的啊?”

  周斌明显不相信张志远的身份。

  道理很简单,哪个官员到下面去调研或者走访,身边不是一大票人跟着,何况还是省城的副秘书长?可面前这男人孤身一人,出现的地方还是图书馆,副秘书长会这样?

  由此,周斌断定眼前这人,不可能是省城副秘书长。

  再看看秦朗被十个保安包围着,插翅难飞,周斌认为自己看出了秦朗扯虎皮做大旗的目的。

  “你遇到一个熟人,就随便説这人是省城副秘书长,想用这官职来压我,好让我害怕,不敢朝你动手啊?”周斌得意地看着秦朗,“告诉你,没用!老子照样要揍你!”

  “你太目中无人了!”一旁的张志远气愤地説道。

  自己的身份都説出来了,周斌还是这样的嚣张,态度极其恶劣,可想而知平常时候这人坏到了什么程度。

  “叫毛叫啊,再嚷嚷,老子第一个揍你!”

  周斌朝张志远恶狠狠地挥舞着拳头。

  秦朗看到周斌一连串的作死表演,反倒不急于动手了,抱着双臂朝周斌冷笑道:“上天入地,没人能救得了你了。”

  开什么玩笑,周斌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一位手握实权的大官,看张志远发沉的脸色,就知道张志远是真生气了。

  之前秦朗在图书馆外面和两名保安纠缠的时候,就曾经听到保安説,今天省城来了一位实权领导,虽然不是正式地对云海大学进行访问,但学校领导还是高标准严要求地接待了这位领导。

  周斌的老爸是学校的教导处处长,周斌估计应该知道这事,可没有将那位领导,与张志远联系起来,也只能怪周斌倒霉了。

  “你就可劲吓唬我?”听到秦朗説得罪了这个xiǎo职员的中年男人,就上天入地没人能救得了自己,周斌唯一感觉的,就是好笑。

  “穷逼,还有你这xiǎo职员,我不妨告诉你们,老子的爸爸是学校教导处的处长,别説在图书馆打个人,就算是真将这位校花给圈圈叉叉了,也能用钱和用权摆平!”

  周斌嚣张地説道。

  然后,周斌看着柳真真,面露兴奋。

  只等教训完秦朗,将秦朗打成残废,那他就可以放心大胆地享受艳福了,谅柳真真一个弱女子,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你爸是李刚都没用。”秦朗嘲弄后,脸色变换,变得冰冷铁青起来,“还有,你这么对柳真真不敬,待会儿就等着迎接我的愤怒。”

  秦朗丝毫不掩饰要报复周斌的打算。

  他在乎的人,例如柳真真,就容不得别人去羞辱,谁敢这么做,就相当于是在冒犯他的女人。他当然不能容忍!

  “动……”周斌气急败坏,就要下命令让保安动手,好给秦朗好看。

  却马上被肥保安李二拉住了。

  “斌少,似乎……这男的,有……有些来头。”

  李二时不时地瞟张志远一眼,凑到周斌耳边低声説道。

  “有个吉巴的来头!”周斌很不耐烦,还推了李二一下。

  李二赶紧解释道:“斌少,你没听説今天从省城来了位领导,来了咱们学校,然后进了图书馆参观,听説还在图书馆的会议室开了座谈会。”

  因为李二是下午两diǎn半接的班,而那领导听説两diǎn钟就进了图书馆,所以李二并没有看到领导。而且和他交班的那保安,两diǎn半之后就立即回去了,也没告诉他那领导的姓名和模样。

  “斌少,对方既然敢説是省城副秘书长,恐怕真有些来头,不如我先打个电话给同事,询问一下。”李二觉得这样比较保险。

  周斌却指着李二的鼻子训斥道:“你xiǎo子是不是活到兔子身上去了,怎么胆xiǎo成这样?”

  周斌坚信自己的判断不会出错。

  哪有官员来云海大学图书馆视察,却连陪同人员都见不到的?

  因此,面前这个叫秦朗为叔叔的中年男人,百分之一百不可能是省城的副秘书长。

  “秦朗,你的xiǎo伎俩被老子拆穿了,看你还拿什么来对付。”

  周斌得意地笑道。

  他从柳真真和秦朗的谈话中,知道了秦朗的名字,看着秦朗和柳真真紧紧靠在一起,他十分忌恨,除了要教训秦朗外,也想夺走极品校花柳真真。

  “志远侄子,云大陪同的领导呢,怎么还不见下来啊。”秦朗却没有理睬聒噪的周斌,问张志远道。

  张志远解释道:“本来都在一起开开会呢,我内急,出来上厕所,听到这儿有吵闹声,才下楼看看的。”

  “那会议室的人,应该很快就会出来找你了。”秦朗微笑道。

  张志远diǎndiǎn头。

  “演,接着演。”周斌冷笑,认为秦朗和张志远在合伙演双簧。

  肥保安李二也是想到了什么,附耳跟周斌説了一些话。

  周斌大笑,望着秦朗,露出了嘲讽的笑容:“秦朗,我都差diǎn忘记了,你不过就是一个穷逼,怎么可能认识堂堂的省城副秘书长?而且,那副秘书长还叫你为叔叔?”

  “信不信由你。”秦朗懒得动手了,等云大的领导下楼来找张志远,到时候那些领导见到周斌的胡闹,自然会帮他教训周斌。

  周斌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信你就是傻子!一个四十来岁的省会城市副秘书长级别的人物,当面叫一个二十多岁的穷逼为叔叔,你以为自己是谁?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人岂不是要叫我为伯伯?”

  周斌指着张志远,肆意地大笑着。

  张志远脸色垮了下来。

  周斌却跟旁边的人笑道:“你们瞧,他生气了!好像他真的就是省城的副秘书长一样。”

  保安们也跟着周斌哈哈大笑。

  “你们一起上,给我狠狠地打秦朗,打残了,医药费我全负责!”周斌恶狠狠地命令道,“还有,这xiǎo职员如果再bb地説话,也一起打!”

  立即,多个保安就朝秦朗冲去,而肥保安李二则挥舞着橡胶棒,朝张志远打来。

  “住手!”

  大厅的楼梯口那儿,突然传来了响亮而愤怒的大吼声。

  一位头发发白、背部笔直、国字脸的六十来岁男人,快步朝前走来。喝止声正是他发出来的。

  “校……校长。”

  李二见来的人竟然是云海大学的校长蔡康文,立即停住了手,结结巴巴地样子,显示着他内心的惶恐。

  校长出面让他们住手,他一个保安,欺负欺负普通人还成,哪敢忤逆了校长大人的命令?

  不光是他,余下的九个保安,听到蔡康文的喝声后,也都是身形一颤,飞快散开,老老实实地退到了旁边,大气都不敢出。

  因为他们和李二、王强不同,并不是值守图书馆的,现在上班时间,他们却脱离了岗位,跑到了这儿来,已经是违反了纪律,校长有完全正当的理由炒他们的鱿鱼。

  至于周斌,自然也只能悻悻停手。人家是校长,比自己老爸的官都大了好几级,他可不敢在校长在场的情况下,继续朝秦朗动手。

  周斌准备等校长和学校其他领导以及那位来学校考察的官员走了后,再接着向秦朗动手。

  于是等着校长等人离开的空闲时间,周斌观望起人群来。

  他发现跟在校长后面的,有副校长,图书馆的馆长等领导,当然也包括自己的父亲。不过扫了一眼后,周斌没有发现那位省城来的领导。

  “咦,不是説省城有位副秘书长和学校领导进了图书馆视察么,怎么没见到人?”

  周斌还在奇怪,却见到校长蔡康文快步走到了那个xiǎo职员身边,神情很焦急。

  “张秘书长,这帮保安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请告诉我事情缘由,我亲自来处理这事。”蔡康文认真説道。

  他亲眼见到了保安拿着橡胶棒要对张志远动手,这事可非同xiǎo可,牵扯到了云大的声誉,此刻蔡康文除了暗骂那帮保安,也下定了决心要查出罪魁祸首。

  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居然敢对省城来的张志远动手,查出来一定要严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