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老板,不知道你听说过捆绑销售这个词没有?”

  苏向南笑着问道。

  那表情,就好像是等秦朗说自己不知道后,他再详细跟秦朗解释似的。

  秦朗不由对此人的厌恶感,又多了几分。

  当他白痴啊,还是当他苏向南是销售总监懂的几个专业名词,很了不起啊。

  捆绑销售,小学生也知道这词的含义啊。

  秦朗的语气冷下去了几分:“你们公司,想和我们蓝润合作,就用捆绑销售?”

  秦朗等着对方回答。

  他基本能确定,这个人,是真的眼红蓝润公司最近的风头,想分一杯羹了。

  捆绑销售都用上了,傻子也猜得到,言雨什么化妆品公司的,是想将他们的产品,跟蓝润的产品捆绑在一起,进行销售了。

  “对,秦老板理解的没错。”苏向南像是夸赞人一样。

  秦朗语气冷冰冰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我们蓝润对这事不感兴趣。”

  既然对方真是带着这个目的来的,秦朗不想和对方搞什么捆绑销售,直接下了逐客令。

  苏向南错愕的眼神看着秦朗。

  他很不明白,怎么秦朗连听他的计划都不听,就直接拒绝。

  难道还有人,傻到连钱也不愿意赚的地步?

  “秦老板,你先听完说完嘛,听完后,我保管你对这个计划会有兴趣。”

  苏向南于是劝道。

  他相信秦朗开得起这么一个公司,就应该不是傻子,至少也会认真听他把计划说完。

  “不好意思,我手头上还有事,下次再聊啊。”

  秦朗面无表情,摆了摆手。

  请你出去的意思,十分明显了。

  苏向南急了!

  他是以财神爷的角色来蓝润公司的,原本脑海中想的是,蓝润公司听到自己的计划后,会对自己客客气气,迫不及待要和他达成合作协议。

  可蓝润公司的这个老板,竟然毫不客气让他走人!

  苏向南面子上挂不住,以为秦朗是故意这么做的,但转念一想,苏向南绝对不对。

  对方不是傻子,有钱没理由不会赚,难道是对方理解错了捆绑销售的意思?

  “嗯,一定是这样的。”

  “这个土老板,肯定以为捆绑销售后,他的公司得不到多大的利益。”

  想到这儿,苏向南重新镇定下来,坐着没起身,用孤傲的语气跟秦朗说道:“秦老板,你可能理解错了,我们言雨公司,不是要将产品捆绑在你们公司的产品上,用你们公司的渠道,帮助销售我们公司的产品。”

  苏向南认为秦朗一定是这样想的。

  哪知,秦朗却摇摇头,很淡定地说道:“我知道你说的是另外一种方式,不过对那种方式,我们公司照样没兴趣。”

  苏向南为之愕然。

  然后苏向南很不甘心地说道:“可秦老板,只要你同意,你们公司的产品,就能与我们公司的产品捆绑在一起,通过我们言雨公司的渠道进行销售,这样一来,你什么事都不用操心,产品就由我们言雨替你卖出去,你是坐着收钱啊。”

  苏向南不相信秦朗会拒绝这种坐着就能将钱赚了的方法。

  在他看来,这对于蓝润公司而言,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是言雨公司,给蓝润公司送钱来了。

  “对你的这个提议,需要我仔细说说我对它的看法么?”秦朗忽然问道。

  苏向南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这就是一个狗屎提议。”

  秦朗直接说道。

  苏向南坐不住了,面红耳赤望着秦朗,说道:“秦老板,你怎么能骂人呢?”

  “哼,你以为人人都目光短浅,只顾着眼前利益,连被别人算计都不知道么?”

  秦朗冷冷说道。

  面对秦朗刀一般锋利的眼神,苏向南情不自禁躲闪着。

  但苏向南仍很不甘心地说道:“我觉得这个提议对你们蓝润公司非常有利,你们公司一不用分出渠道,二不用承担风险,相当于我们言雨公司无偿为你们卖产品,这不好么?”

  秦朗冷笑道:“你觉得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你们言雨公司会干么,你当自己是活雷锋啊?”

  苏向南争辩道:“因为这样做,我们无偿给你们蓝润卖产品,但两种产品捆绑销售,我们公司的产品销售情况也会变好,我不否认这点。”

  “这就是你说的互惠互利?”秦朗不屑地笑了笑,“这是狗屁!”

  “还要我仔细说明白么?”不等苏向南生气,秦朗质问道。

  “你们言雨公司,我听都没听说过,你们公司打不开销路,就想借助我们蓝润的品牌影响力,将产品与我们蓝润的产品捆绑在一起,到时候等你们的产品销路好了,你们赚钱了,我们蓝润可就遭殃了。”

  “不说你也清楚,你们言雨的产品质量,肯定不好,否则也不至于一点名气都没有,如果消费者看到我们两家的产品合作销售,等买回家,发现言雨产品质量差,到时候受损失的会是我们蓝润。”

  秦朗自然不会干这种蠢事。

  虽然短时间内,他公司的产品,销量会增加,但从长远来看,这是损害公司声誉的蠢事。

  好不容易秦朗才让蓝润这个品牌,在全省有了第一笔名气,秦朗可不会自毁长城。

  他可是要将蓝润品牌,做大做强,做成世界级的品牌的!

  苏向南脸色灰一阵、白一阵。

  被秦朗一语点破利害关系,苏向南明白,眼前这人,不是什么土老板,眼光和思维都很超前,并没有被自己言雨公司给出的短期利益蒙蔽了双眼。

  眼看着秦朗不愿跳坑,苏向南又说话了。

  “秦老板,我保证我们言雨的产品,质量也是一流的。此外,为了表示诚意,只要你同意这种捆绑销售的方式,我们言雨承诺,每替你们卖掉一件产品,除了全额支付你们产品出厂价外,还会额外支付出厂价的百分之二十。”

  秦朗眉毛一挑,笑道:“看起来真不错。”

  可秦朗依旧摇头。

  与看得到的眼前利益相比,他更看重的是蓝润的明天。

  苏向南急了。

  给出这样丰厚的条件,这人还不接受!

  “秦老板,我希望你再考虑一下。毕竟我们言雨最近刚刚换了投资方,现在的投资方是商家。”

  苏向南大有深意地说了一句。

  秦朗脸上笑容很是玩味,说了一句让苏向南觉得莫名其妙的话。

  “商家?那一定是你和商家的人关系不好。”

  “什么意思?”苏向南很是不懂。

  秦朗可没有解释的打算。

  如果这个苏向南,知道投资方商家和自己的关系,只怕就是有刀逼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来自己公司趾高气扬了。

  毕竟,连商家都怕了自己,何况一个小小的苏向南!

  苏向南见秦朗没有明说,却从秦朗不可揣测的表情中,错误地认为秦朗与商家关系很好。

  想到这儿,苏向南觉得事情好办了。

  “秦老板既然也知道商家,那更应该知道商家可怕的能量,我觉得秦老板还是选择和商家合作的好。”

  秦朗站起身,看着办公桌对面的苏向南,冷冰冰问道:“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苏向南笑道:“我也是好意,要不然等我回去,向商家说秦老板不肯合作,到时候秦老板会迎接商家的什么惩罚,我可保不准啊。”

  言语之间,是赤果果的威胁!

  秦朗的表情,立即更加冰冷了!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当面被人威胁。

  “好意个屁,滚!”

  秦朗猛地一拍桌子,吓得苏向南一个激灵,直接站了起来。

  可苏向南太不知好歹,这个时候不是走人,竟然站在原地,嘲讽秦朗道:“秦老板,你对我这种态度,商家知道后,恐怕你会让商家更加恼火啊。”

  秦朗冷笑不已!

  这傻逼,还以为自己对商家很重要,居然说出了这么不要脸的话。

  “是么,那我倒要看看商家怎么恼火。”

  秦朗说完,飞出一拳,正中苏向南的鼻梁,将这逼的金边眼镜打烂。

  既然这逼不懂得自己走人,就别怪他出手了。他是实在讨厌这逼。

  苏向南扶着破损的金边眼镜,大声喊道:“我的眼镜三万多,三万你知道吗?你赔得起吗?”

  砰。

  秦朗一脚将苏向南踢到了门口。

  “不好意思,我没想过要赔。”

  说完,秦朗将金边眼镜在地上踩得粉碎。

  忍这逼很久了,早看不惯了!

  “你,你死定了,商家会为我出头的!”

  苏向南抱着脑袋,疯狂叫嚣着。

  “你白痴啊,还拿着商家这根鸡毛当令箭,你不烦我都烦啊!”

  秦朗又是一脚,将苏向南踢到了走廊上。

  “再不滚,我就没办法,只能一脚一脚将你当球踢了。”

  秦朗放话道。

  苏向南忍着痛,一骨碌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外面,开车一溜烟跑了。

  “你敢这样打我,等着,等我回去告诉商家的人,你就等着被商家收拾吧!”

  苏向南在车上怒气冲冲地说道。

  ……

  两个半小时后。

  苏向南找到了商家负责人商兵,将他在蓝润公司的遭遇,跟商兵说了一遍。

  他是自己去找的蓝润公司,事先没让商兵知道,原本以为将事情办妥,会在商兵面前露脸,但却被秦朗打了,现在他将遭遇说给商兵听,他相信商兵一定会大怒,会为他报仇。

  三十多岁的商兵,是商家嫡系之一,听完苏向南的话后,商兵确实大怒,脸上露出了十分愤怒的表情。

  苏向南大喜,心中说道:秦朗,你触怒了商家,惹得商兵现在这么愤怒,哼,等着吧,你很快就要倒霉了!

  啪!

  正在意淫的苏向南,感觉一个大耳光子,抽在了他的脸上。

  苏向南的思维完全凌乱了。

  怎么商兵打的是他?

  “白痴、蠢货!”

  商兵又是一记耳光甩过去,口中大声骂着苏向南。

  “秦朗是你能得罪的?靠,还得我们商家也跟着倒霉!滚,你这个狗屁市场总监不要当了,给老子滚蛋!”

  商兵一句话,直接开除了苏向南。

  整个商家的精锐,都被秦朗一个人干掉了,秦朗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不能惹的魔鬼,苏向南什么东西,竟然背着他将秦朗得罪了,那不是将他商家往火坑里推?

  苏向南捂着红肿的脸,惊惧不已,匆忙离开了。

  他心中悔恨不已。原来连商兵都怕那个秦老板!自己哪根葱,还敢威胁秦朗,真是可笑啊。

  商兵立即严令言雨公司的人:谁也不得去招惹蓝润公司!

  心中,商兵还祈祷秦朗不要拿他来发火。

  为此,商兵立即转账了一百万给云海市的生意负责人,让其将钱送到蓝润公司,当做赔罪。

  秦朗见到这笔钱后,自然是笑纳了,对来人说道:“我没兴趣去打压商家,你给商兵带个话,让他以后守着点规矩。”

  商兵得到手下带过来的话后,拍了拍心口,一副庆幸的模样。

  “秦朗是个魔鬼,我哪里敢招惹啊,只求他不找我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商兵心中默默说道。(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