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73章 瞧你这怂样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6-25 23:57:38 源网站:阿甘小说网
  [阿甘手机站:m.agxsw]m.fhxsw 烽火中文小说网 第173章瞧你这怂样

  “你……”

  周斌还想指着秦朗骂,又一个耳光打来,打得他根本说不上话来。

  比起脸上火辣辣地疼,周斌的心更觉得痛苦,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会被自己的跟班打大耳光!

  直到二十下耳光全都落到了他的脸上,他仍然没有从惊愕中回过神来。

  “斌少,对……对不起,对不起!”

  两名跟班按照秦朗的交代,各自认认真真打完了十下耳光,连忙停手,看着斌少已经被自己打成了猪头,脸肿得跟肉包子似的,两名跟班心中惴惴不安。

  他们自然不敢打斌少,可被秦朗逼着,又不得不打。现在打了,只怕已经惹得周斌万分恼火了,回去周斌肯定不会轻易饶过他们。

  “对不起?不起你老母!”

  果然,周斌听到两个跟班道歉,立即破口大骂。

  “给老子滚蛋!”

  随着周斌跳脚骂人,他刻意营造出来的帅哥气质,已经荡然无存。

  那名娇小女生,以及自习室内的同学,都古怪而嘲讽地看着他。

  他们这时候都在想着:原来这位公子哥不仅霸道纨绔,而且十分没胆,脾气还暴躁,对待下属都这么没品,谁还敢跟着他啊。

  就是个别的拜金女,看到周斌这种糟糕的表现后,也下定了决心,就算周斌是千万富翁,也绝对不会跟这种人打交道。

  周斌捂着痛肿的脸,还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已经坍塌了。

  赶走了两个跟班后,周斌怨恨地瞪着秦朗:“你个穷逼,打我打这么狠,你等着,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秦朗听了好笑。放大话谁都会放,可像周斌这样,完全就是虚弱至极的表现了。

  哼!

  秦朗冷哼一声,拿眼一瞪周斌!

  这个小小的举动,甚至都没让秦朗移动半步,更没有说话,却吓破了周斌的胆。

  周斌慌不迭地后退了两步,惊慌失措地说道:“你……你要干什么?”

  “瞧你这怂样,还说要我好看?回家去你妈妈怀里喝奶吧。”秦朗毫不客气地嘲讽道。第173章瞧你这怂样

  过道上,自习室内,立即传来了哄堂大笑。

  周斌脸色通红,羞辱到了极点,很想教训那些敢取笑他的人,然而取笑他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且一个个不把他当回事,他还真不敢大声呵斥,害怕又遭受这些大学生的羞辱。

  狠话都没有扔下半句,周斌立即灰溜溜地朝大厅那儿跑去了。

  娇小女生跑了过来,向秦朗表示谢谢。

  “没什么,一点小忙而已。”秦朗客气地回应道。

  然后,秦朗不再看娇小女生,对旁边的柳真真说道:“真真,我们出去吧。”

  看着秦朗和柳真真一起往前走,如同珠联璧合的金童玉女,娇小女生既羡慕,又有明显的失落。

  连柳真真这样的极品校花,都心甘情愿地跟着秦朗,而且听凭秦朗称呼为“真真”,可想而知这个秦朗有多么的优秀,能够让校花都倒贴。她比起柳真真,容貌差了不少,就算也是美女,也自知入不了秦朗的法眼。

  这时候,过道上有认识娇小女生的人,开始打趣她,说她脸红了,是不是爱上刚才那位仗义出手的帅哥了?

  娇小女生红着脸反驳道:“你们呢,你们还不是一个个眼冒小星星。”

  还真被说中了。

  好多个女生的脸都红了。

  显然,秦朗之前的表现,征服了她们,让少女的心,萌动了起来。

  尽管秦朗不是很高,不是很帅,但很有男人味,能带给人足够的安全感,这样的帅哥比你那些柔柔弱弱的娘炮,可硬朗多了!

  ……

  秦朗还不知道自己教训周斌的小插曲,就让自己赢得了这么多的女粉丝,甚至只要他愿意,有的是女生愿意为他献身。

  “秦朗哥,你说我们找的五本书里面,有没有那幅地形图啊。”柳真真边跟着秦朗走,边带着期盼问道。

  “放心,就算没有,我也会帮你找到你父亲的。”秦朗认真说道。

  他愿意帮助柳真真找寻柳宏兵,并不是没有脑子的状态下胡乱做出的决定。

  帮助柳真真,好处有两点。

  首先,便是能够拉近和极品校花柳真真的距离。帮美第173章瞧你这怂样

  女一个忙,能获得美女的青睐,何乐而不为?

  其次,这也是他在为自己着想。现在的柳家,随着柳松仁的完蛋,柳家大权迟迟无法由某个人掌握,原因就在于柳家之内,找不到第二个可以像柳宏兵那样拥有话语权和威信的人。

  如果柳宏兵回归柳家,势必会重新执掌柳家。

  柳家就算再日薄西山,可好歹也是世家之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柳家的能量,在整个辽沈省,依然不小。可想而知,柳宏兵执掌柳家后,一定是权势滔天的人物了。

  而他找回了柳宏兵,就是柳宏兵的恩人,以后他遇到什么事,不仅会得到柳宏兵的支持,更会有整个柳家的资源向他倾斜!

  例如蓝润公司以后生产的化妆品,要占领省城市场,柳家提供的帮助,就很重要。

  帮了柳宏兵,就是在帮以后的自己。这点秦朗考虑得很清楚。

  说他是利用柳宏兵也好,还是其他什么也好,总之,帮助柳真真找回柳宏兵,对他而言,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所以,他为什么不去做?

  ……

  听到秦朗跟自己保证,说一定会帮助自己找到父亲柳宏兵,柳真真的心暖洋洋的。

  “秦朗哥,谢谢你。”柳真真腼腆而真诚地说道。

  “说谢谢就客气啦,我们这么熟,不说那些见外的话啊。”秦朗笑道。

  柳真真红着脸,点了点头。

  只不过,秦朗觉得柳真真似乎有什么心事,而这件心事又和自己有关。

  会是什么心事?难道找寻柳宏兵的事情,还能跟自己扯上什么直接的联系?

  秦朗心中疑惑着。但柳真真不愿明说,他也没好意思多问。

  两人很快到了图书馆的一楼大厅。

  “是他,就是他,快点抓住他!”

  周斌的声音,随着秦朗和柳真真出现在大厅,立马就响了起来。

  一个长发青年,脖子上顶着一个猪头一样的脑袋,被抽成肿胀的脸上只看得见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缝隙中射出了怨恨的光芒。

  周斌指着秦朗,对旁边一瘦一肥两名保安说道。第173章瞧你这怂样

  这俩保安,就是看护图书馆大门的那两名保安。

  “你们也进来,正主来了!”肥保安挥舞着橡胶棒,趾高气扬地喊道,又神气活现起来。

  呼啦一下,从门口跑进来了七八个和肥保安穿一样制服的人,然后将秦朗和柳真真紧紧围在了中间。

  “你们这是?还没被打怕么?”

  秦朗望向肥保安以及瘦小的保安,冷冷说道。

  这俩人,居然不肯善罢甘休,从外面叫来了七八个保安,是准备让自己好看么?

  “怎么,你个穷逼,知道怕了?”肥保安耀武扬威,仿佛叫来了同事帮忙,十个保安加一块,铁定能吃得秦朗死死的一样。

  “李二,别他玛废话了,一起上,废了这穷逼,回头我出钱犒劳你们!”周斌不耐烦地说道。

  肥保安李二看着周斌猪头一样的脸,拼命忍住笑,解释道:“斌少,您有所不知啊,这个穷逼,刚才也打了我和王强。”

  瘦小保安王强一并点头。望着秦朗的眼神同样不怀好意。显然对秦朗也是怀恨在心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更好,咱们一起报仇,让这穷逼爬着出去!”周斌一听肥保安李二这话,就放心多了。

  原来俩保安和秦朗也有矛盾,那之后动起手来,这帮保安肯定不会手下留情,他就不信秦朗一个人,还能打得过十个保安。

  “穷逼,听到了吗,你死定了!”瘦小保安王强手上拿着一根鞭子,恶狠狠抽着,威胁着秦朗。

  “真真,你就在原地,不要乱动。”

  秦朗交待完,脸色瞬间冰冷无情起来。

  这俩保安太可恶了,给了他们教训,他们还嫌不够,既然这样,他就再教训教训!

  “疾风步”当着众人的面施展出来,秦朗以比正常人快了两倍的速度,冲向了那鞭子叫嚣不停的瘦保安王强。

  这样快的速度,王强反应速度再快,也是来不及躲闪,唯独只有睁大了两只眼镜,惊恐地看着秦朗。

  秦朗手一动,用力一扯后,轻松将王强手上的鞭子拿到了自己的手上。

  “穷逼穷逼,你倒是叫得挺爽啊。”秦朗冷笑,这逼一口一个穷逼称呼自己第173章瞧你这怂样

  还很得意,嘴巴就是欠抽,“既然你嘴巴这么臭,索性我来给你整理整理!”

  话音刚落,秦朗就抖出了手上的鞭子。

  鞭子如同一条黑色的灵蛇在吐着信子,呼啸着划破空气,带起一股锐利的风声,直接就抽在了瘦保安王强的嘴巴上!

  “再说脏话,我将你满口牙齿都打光。”望着两瓣嘴巴肿成香肠且不断在出血的王强,秦朗扔掉鞭子,气势寒冷,逼得王强即使吃了大亏也不敢再口出狂言,身体甚至在秦朗庞大的威慑力下还微微颤抖着。

  王强痛哼着,刚才的一鞭子,打掉了上下四颗门牙。

  “李二,你们一起上啊,我给你们每个人五千块!”见保安们有些退意,周斌连忙拿出酬金来诱惑。

  李二既醉心于钱,又想着报复秦朗,胆气一壮,跟八个保安同事说道:“大家不要怕,我们一起上,打残他!”

  受李二的蛊惑,助阵来的八个保安又蠢蠢欲动起来。

  正在他们要朝秦朗动手的时候,从二楼下来了一个人,快步走到了大厅中。

  这个男人四十岁出头,穿着青色衬衫和西装裤,显得文质彬彬,像个读书人。

  他的出现,周斌是第一个看到的,不过周斌看到这人并不是学校里的领导,一下子就放心了。只要不是学校的领导,他可以放心大胆地让保安们痛揍秦朗了。

  文质彬彬的男人,从人群中发现秦朗的身影后,不禁露出了笑意,阔步走了上去。

  边走,还边喊道:“秦朗叔,原来你也在这儿啊。”

  保安们以及周斌,都目瞪口呆。这个四十岁的男人,居然叫秦朗为“叔叔”?

  柳真真也很奇怪这点,不过看着那个男人,柳真真觉得有些眼熟,似乎见到过这人一样,但具体的身份,她又想不起来。第174章败家玩意坑爹货

  秦朗听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并且称呼自己为“秦朗叔”,不由笑了。

  他才二十三岁,在云海市会认认真真称呼他为“叔”的人,只会有一个。

  那就是张教授的儿子张志远,驻扎省城的市委副秘书长。

  “志远侄子,是你啊,在这碰到你,还真是凑巧。”秦朗笑着和张志远打招呼。

  只不过被周斌以及几个保安隔着,没法直接面对面和张志远说话。

  张志远听见秦朗叫他侄子,再不像最初那样抵触和反感,更加不会认为秦朗是在故意装逼。

  更何况,他也看得出来,秦朗没有要在辈分上占自己便宜的意思。

  真要论起来,自己父亲和秦朗是老哥俩的关系,辈分方面他还的确就是秦朗的侄子。而且秦朗治好了他勃不起来的难言之隐,已经是他最大的恩人了,他叫秦朗为“叔”也是甘心情愿的。

  “秦朗叔,你怎么被人围住了?”张志远自然看出周斌等一伙人面色不善,有些为秦朗着急。

  “你们这是干什么,还准备在图书馆打架吗?”张志远又冲周斌等人质问道。

  他只知道秦朗医术高超,并没有见过或者听过秦朗动手,所以并不知道秦朗的身手如何。但既然碰到了这事,张志远想好了,一定会管这事。

  要不然,叔当着他的面被人打了,他没面子不说,事情被老爹知道了,他铁定会挨揍,哪怕是市委副秘书长都没用。

  “哪里来的小职员,滚一边去!”

  秦朗还没说话,周斌就不耐烦地走到了张志远面前,粗暴地推了张志远一把。

  “周斌,你最好对他客气点。”秦朗冷冷说道。

  周斌大笑起来,笑声很刺耳:“不客气又怎样?他以为自己是谁,啊,就推不得?”

  说完,周斌又肆无忌惮地瞪了张志远一眼。

  在他看来,这个从图书馆出来的男人,既然不是学校的领导,那看他的打扮,就应该是图书馆的某个工作人员了,而图书馆的工作人员见了他,都会客气地打招呼,毕竟他老爸是教导处的处长还兼任机械学院的院长,可这男人一上来就质问他,分明就不给他面子,那他仗着老爸的权势,也用不着对这男人客气。第174章败家玩意坑爹货

  秦朗听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并且称呼自己为“秦朗叔”,不由笑了。

  他才二十三岁,在云海市会认认真真称呼他为“叔”的人,只会有一个。

  那就是张教授的儿子张志远,驻扎省城的市委副秘书长。

  “志远侄子,是你啊,在这碰到你,还真是凑巧。”秦朗笑着和张志远打招呼。

  只不过被周斌以及几个保安隔着,没法直接面对面和张志远说话。

  张志远听见秦朗叫他侄子,再不像最初那样抵触和反感,更加不会认为秦朗是在故意装逼。

  更何况,他也看得出来,秦朗没有要在辈分上占自己便宜的意思。

  真要论起来,自己父亲和秦朗是老哥俩的关系,辈分方面他还的确就是秦朗的侄子。而且秦朗治好了他勃不起来的难言之隐,已经是他最大的恩人了,他叫秦朗为“叔”也是甘心情愿的。

  “秦朗叔,你怎么被人围住了?”张志远自然看出周斌等一伙人面色不善,有些为秦朗着急。

  “你们这是干什么,还准备在图书馆打架吗?”张志远又冲周斌等人质问道。

  他只知道秦朗医术高超,并没有见过或者听过秦朗动手,所以并不知道秦朗的身手如何。但既然碰到了这事,张志远想好了,一定会管这事。

  要不然,叔当着他的面被人打了,他没面子不说,事情被老爹知道了,他铁定会挨揍,哪怕是市委副秘书长都没用。

  “哪里来的小职员,滚一边去!”

  秦朗还没说话,周斌就不耐烦地走到了张志远面前,粗暴地推了张志远一把。

  “周斌,你最好对他客气点。”秦朗冷冷说道。

  周斌大笑起来,笑声很刺耳:“不客气又怎样?他以为自己是谁,啊,就推不得?”

  说完,周斌又肆无忌惮地瞪了张志远一眼。

  在他看来,这个从图书馆出来的男人,既然不是学校的领导,那看他的打扮,就应该是图书馆的某个工作人员了,而图书馆的工作人员见了他,都会客气地打招呼,毕竟他老爸是教导处的处长还兼任机械学院的院长,可这男人一上来就质问他,分明就不给他面子,那他仗着老爸的权势,也用不着对这男人客气。第174章败家玩意坑爹货

  秦朗听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并且称呼自己为“秦朗叔”,不由笑了。

  他才二十三岁,在云海市会认认真真称呼他为“叔”的人,只会有一个。

  那就是张教授的儿子张志远,驻扎省城的市委副秘书长。

  “志远侄子,是你啊,在这碰到你,还真是凑巧。”秦朗笑着和张志远打招呼。

  只不过被周斌以及几个保安隔着,没法直接面对面和张志远说话。

  张志远听见秦朗叫他侄子,再不像最初那样抵触和反感,更加不会认为秦朗是在故意装逼。

  更何况,他也看得出来,秦朗没有要在辈分上占自己便宜的意思。

  真要论起来,自己父亲和秦朗是老哥俩的关系,辈分方面他还的确就是秦朗的侄子。而且秦朗治好了他勃不起来的难言之隐,已经是他最大的恩人了,他叫秦朗为“叔”也是甘心情愿的。

  “秦朗叔,你怎么被人围住了?”张志远自然看出周斌等一伙人面色不善,有些为秦朗着急。

  “你们这是干什么,还准备在图书馆打架吗?”张志远又冲周斌等人质问道。

  他只知道秦朗医术高超,并没有见过或者听过秦朗动手,所以并不知道秦朗的身手如何。但既然碰到了这事,张志远想好了,一定会管这事。

  要不然,叔当着他的面被人打了,他没面子不说,事情被老爹知道了,他铁定会挨揍,哪怕是市委副秘书长都没用。

  “哪里来的小职员,滚一边去!”

  秦朗还没说话,周斌就不耐烦地走到了张志远面前,粗暴地推了张志远一把。

  “周斌,你最好对他客气点。”秦朗冷冷说道。

  周斌大笑起来,笑声很刺耳:“不客气又怎样?他以为自己是谁,啊,就推不得?”

  说完,周斌又肆无忌惮地瞪了张志远一眼。

  在他看来,这个从图书馆出来的男人,既然不是学校的领导,那看他的打扮,就应该是图书馆的某个工作人员了,而图书馆的工作人员见了他,都会客气地打招呼,毕竟他老爸是教导处的处长还兼任机械学院的院长,可这男人一上来就质问他,分明就不给他面子,那他仗着老爸的权势,也用不着对这男人客气。第174章败家玩意坑爹货

  秦朗听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并且称呼自己为“秦朗叔”,不由笑了。

  他才二十三岁,在云海市会认认真真称呼他为“叔”的人,只会有一个。

  那就是张教授的儿子张志远,驻扎省城的市委副秘书长。

  “志远侄子,是你啊,在这碰到你,还真是凑巧。”秦朗笑着和张志远打招呼。

  只不过被周斌以及几个保安隔着,没法直接面对面和张志远说话。

  张志远听见秦朗叫他侄子,再不像最初那样抵触和反感,更加不会认为秦朗是在故意装逼。

  更何况,他也看得出来,秦朗没有要在辈分上占自己便宜的意思。

  真要论起来,自己父亲和秦朗是老哥俩的关系,辈分方面他还的确就是秦朗的侄子。而且秦朗治好了他勃不起来的难言之隐,已经是他最大的恩人了,他叫秦朗为“叔”也是甘心情愿的。

  “秦朗叔,你怎么被人围住了?”张志远自然看出周斌等一伙人面色不善,有些为秦朗着急。

  “你们这是干什么,还准备在图书馆打架吗?”张志远又冲周斌等人质问道。

  他只知道秦朗医术高超,并没有见过或者听过秦朗动手,所以并不知道秦朗的身手如何。但既然碰到了这事,张志远想好了,一定会管这事。

  要不然,叔当着他的面被人打了,他没面子不说,事情被老爹知道了,他铁定会挨揍,哪怕是市委副秘书长都没用。

  “哪里来的小职员,滚一边去!”

  秦朗还没说话,周斌就不耐烦地走到了张志远面前,粗暴地推了张志远一把。

  “周斌,你最好对他客气点。”秦朗冷冷说道。

  周斌大笑起来,笑声很刺耳:“不客气又怎样?他以为自己是谁,啊,就推不得?”

  说完,周斌又肆无忌惮地瞪了张志远一眼。

  在他看来,这个从图书馆出来的男人,既然不是学校的领导,那看他的打扮,就应该是图书馆的某个工作人员了,而图书馆的工作人员见了他,都会客气地打招呼,毕竟他老爸是教导处的处长还兼任机械学院的院长,可这男人一上来就质问他,分明就不给他面子,那他仗着老爸的权势,也用不着对这男人客气。7笔趣阁 m.7biquge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