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82章 受阻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除了参观了一下叶xiǎo蕊的新家外,秦朗没得到更多的“好处”。

  他想留下来,和叶xiǎo蕊在这新家过夜的请求,被叶xiǎo蕊美女无情地给拒绝了。

  被赶出来后,秦朗给自己加油打气。

  “叶叔和云姨都同意我将xiǎo蕊法办了,xiǎo妞如果再像防贼一样防着我,我就直接用强的好了。”

  如果让叶xiǎo蕊知道秦朗是这样为自己加油打气的,肯定会扔枕头扔死秦朗这家伙。

  回到自己居住的三香xiǎo区后,秦朗继续对着那副地形图,在文献资料上比对着。

  一晃,秦朗就工作到了晚上十一diǎn。

  比对完整本文献资料,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diǎn半了。

  但秦朗在这本文献上,没有什么发现。

  那副地形图标注的地diǎn,这本七十年代末期印刷的、记载云海市周边地形的文献,并没有记录进去。

  秦朗甚至都无法确定,这个地diǎn,是否就在云海市或者周—dǐng—diǎn— 边的地区。

  瞧时间已经晚了,秦朗也没打电话询问柳真真那边的进展情况。

  反正到了明天,还会与柳真真会合。

  秦朗只希望,柳真真那边要有所发现才好。

  匆匆洗了个澡,秦朗就上床睡下。

  第二天早上,秦朗照旧练习了一会“龙象拳”和“疾风步”,上午九diǎn半,赶到了蓝润公司。

  公司的发展不需要秦朗多操心,了解了一下经营情况后,秦朗就来到了柳真真住的地方。

  推门进去后,秦朗发现柳真真正坐在书桌前,对着一本翻开的文献忙碌着。

  “真真。”秦朗打招呼道。

  柳真真抬起头来,双眼中有不少的血丝,眼睛下方还有眼袋,显然昨晚柳真真比对资料,耗到了很晚。

  秦朗有些心疼,顾不上去询问进展,説道:“真真,你先停下来,去外面望望风景,让眼睛休息一下,我去拿冰袋。”

  “可是……”柳真真明显想抓紧时间,早diǎn比对完文献资料。

  “没什么可是的,磨刀不误砍柴工,先休息。难道我的话你都不听了么?”秦朗故意拉下脸来。

  让柳真真再这么比对下去,无论是对眼睛,还是对心神,都会产生损害。

  柳真真被秦朗这一説,就好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脸红得比红富士还通透,连忙放下书,站了起来,乖乖地推开门,去眺望风景,让眼睛休息了。

  秦朗不禁感叹:自己的话真是有用啊,弄得柳真真就像自家听话的xiǎo媳妇一样。

  对于柳真真对自己千依百顺的性格,秦朗觉得很有男人的成就感。因为他知道,作为云大校花的柳真真,平常可是不会和男人这么温顺的,她和男人打交道的次数都很少。

  而自己却能享受到特别的待遇,难道柳真真这美人儿,真瞧上自己啦?

  一边呵呵笑着,秦朗一边去取了冰块,装在了一个xiǎo的布袋内,当做冰袋,回来走到了柳真真身边。

  “真真,敷冰块了。”

  柳真真很不好意思:“秦朗哥,让我自己来就好。”

  “那怎么行,你累了,就坐在这台阶上休息,我来帮你敷。”

  秦朗的话,对柳真真就像有不可抗拒的效果,柳真真乖乖地、温柔地坐下,任由秦朗靠近。

  秦朗将冰袋xiǎo心翼翼地敷在了柳真真眼睑位置。

  离柳真真这么近,他能够清楚地嗅到好闻的体香,还能感觉柳真真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

  “嘿嘿,这妞紧张呢。”

  秦朗觉得很有趣。不禁恶作剧似的,将身体往柳真真这边倾斜,看着就好像他要去索取柳真真的吻一样。

  “秦朗哥,我……还是我自己来敷。”柳真真连耳根子都红了。

  秦朗diǎn到为止。

  真要对娇滴滴的美人用强,他又不是痞子,还做不出这种下流事来。

  替柳真真敷完了冰袋,两人重新进了房间。

  “真真,你这边比对情况怎么样了?我看完了那本文献,没有发现。”秦朗首先説了自己这边的情况,带来的是不好的结果。

  柳真真眼睛中闪过一丝低落,“我这边看完了一本半,不过也没有什么发现。”

  “那我们一起看剩下的,这五本文献都是我们精挑细选出来的,如果那地形图标注的地diǎn,真的就在云海市周边的话,文献上应该会有记载。”秦朗笑道。

  柳真真担忧道:“万一那地diǎn不在云海市周边,怎么办?”

  在秦朗面前,柳真真很有依赖心,习惯将秦朗当做主心骨。

  这固然让秦朗觉得有成就感,但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至少,秦朗就不希望面前这漂亮的女孩儿失望。

  “不管那地方多远多偏僻,我都会找到,救出你父亲。”秦朗没有豪言壮语,朴实的话,却包含着他坚定的信念。

  柳真真鼻子莫名地一酸,匆匆别过头去。

  她怕秦朗看到她忍不住要哭的样子。

  秦朗的话,让她十分感动,使她感受到了爱的关怀。

  不料还没感动完,柳真真就被秦朗接下来的一句话,给弄得哭笑不得。

  “真真,你转过身去干嘛,是不是很感动啊?嘿嘿,如果你感动得愿意以身相许,我是不会拒绝的哦。”

  柳真真慌忙转移了话题:“秦朗哥,我们还是比对资料。”

  “嗯,办正事要紧。早diǎn找到你父亲,你就能早diǎn成为我女朋友了。”秦朗打趣道。

  ……

  两人呆在房间内,分对面坐着,各自拿着文献资料进行比对。

  因为这事还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所以比对工作,自然不适合让其他人参与进来,秦朗想的办法,便是自己偷偷来到了柳真真的房间,直到这时候,就连江心忠,都不知道大xiǎo姐的闺房内,多了一个人,还是一个大男人。

  比对很单调,也繁琐,看久了就眼睛痛,两人忙活了一上午,却仍然毫无所获。

  而下午将余下的文献,也全部对比完了,得到的结果仍然是一样的:在文献资料上,没有找到与地形图符合的记载!

  柳真真的失望自然不用説,她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心情很低落。

  毕竟,拿回来这五本文献时,她是充满希望的,满心以为借着这些文献,就能够找到父亲被囚禁的地diǎn,可现实很无情。

  每多一天见不到父亲,对她而言,就是多一分的煎熬。

  而秦朗也为无法帮助到柳真真,而有些不开心。

  找寻柳宏兵一事,就此蒙上了阴影。

  不过两人都并不是沉沦、悲观的人,既然从五本文献上找线索这条路,已经失败了,为了救出柳宏兵,自然还得另想办法。

  柳真真就提议道:“秦朗哥,要不然我们将这份地形图公布算了,柳家人多,可以大范围地进行搜索。”

  这个提议,不能説不好,实际上它是很有效率的方法,可秦朗却毫不犹豫地摇头。

  秦朗解释道:“真真,人心莫测,囚禁你父亲的人,或许就是柳家内部的人也不一定。”

  一语diǎn醒梦中人!

  柳真真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如果真的是柳家人干的,那么将地形图的事情泄露出去,岂不是明着提醒对方,让对方将父亲转移?

  柳真真低着头道:“是我想岔了。”

  秦朗笑笑,没有透露更多的信息。

  关于那张地形图的得来原因,秦朗一直没告诉柳真真,是从柳松仁的手机上拿到的。

  显然,柳松仁是囚禁柳宏兵的最大嫌疑人!

  虽然柳松仁已经死了,可没准还有柳家的其他人参与囚禁柳宏兵一事,所以地形图的事情,根本就不能够让柳家的人知道。

  毕竟,柳家的任何人,都有作案的可能!

  秦朗不会在这件事上,意气用事。甚至于他连白豹等人都没通知,为的就是保密性。

  “秦朗哥,如果我父亲真被人囚禁了,时间拖得越久,恐怕对我父亲越不利,请你一定想想办法,救出我父亲。”柳真真毕竟是弱女子,在目前这种境况下,只能依赖秦朗。

  秦朗宽慰道:“真真,你也不用太担心了,你父亲失踪这么久,如果真被人囚禁了,那就説明对方一定不敢对你父亲下杀手,否则的话,早就有坏消息传出了。”

  柳真真diǎndiǎn头,她太心急了,听秦朗分析,觉得很有道理。

  “不过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这样,我们明天上午就再去一趟云海大学,一来将这些文献归还,二来也去图书馆的其他图书室看看,争取找到更有用的线索。”

  秦朗自己判断,囚禁柳宏兵的地diǎn,应该还是在云海市周边地区,关键问题在于那副地形图,采用的是以前的地理习惯描绘的,只要找到恰好记载那个时候的地理志或者地图,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嗯,云大图书馆是云海市最大的存书场所,我们明天就去。”柳真真也清楚,最有可能发现线索的地方,还是云大图书馆。

  两人一番决定后,秦朗就离开了房间。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秦朗和柳真真就搭乘公交车,到了云海大学。

  第一件事,自然是要去找纳兰海蓉。

  除了找纳兰海蓉还书,关键还是得继续借助纳兰海蓉在图书馆的权力。

  时间此刻差不多是上午的九diǎn钟,秦朗和柳真真都不清楚纳兰海蓉的电话号码,只能去实验室碰碰运气,也许这个时间段,纳兰海蓉不在实验室也不一定。

  很快,两人就到了实验室的三楼、最左边的那间大实验室。

  还没进门,秦朗就听到了里面“嗡嗡嗡”地旋转声。

  这声音秦朗前天下午来实验室也听到过一次,他记得是“高速离心机”工作时发出来的。

  自然,实验室仪器在工作,纳兰海蓉应该就在里面。

  秦朗于是带着柳真真,走进了实验室,然后看到离心机旁边,蹲着一个扎马尾辫、穿白色实验服的美丽少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