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朗将黑色小瓶装着的百年雪蚕解毒丹,以及半幅布帛地图,放入了口袋,提起用塑料袋装着的五十万现金,走到了古越别墅的铁门前。

  古越连尸体都消失了,管家也处于暂时昏迷状态,该处理的秦朗都已经处理完,自然要离开了。

  “你什么人!”

  在秦朗准备跨过铁门的时候,门外嘎吱一声,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突然在铁门前停下,摇下的车窗中,探出一个年轻人的脑袋,这个年轻人朝秦朗高声问道,语气像是在审视下等人,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秦朗紧接着便看到劳斯莱斯幻影的车门打开,问话的年轻人一脚踏出,奇怪的是,一股无形的气势便从年轻人身上释放,压迫着周围的一切。

  如果说秦朗是养成习惯,习惯低调,所以平常时候气势都是内敛的,不露锋芒,那这个身高达到了一米七八左右的年轻男子,则是张扬的,不但锋芒外露,而且孤傲瞧不起人,连刚才问话,眼睛都是从高往下地看着秦朗。

  “你又是谁?”

  秦朗不紧不慢问了一句。

  尽管知道在这个时候,碰到了一个“多管闲事”的人,肯定有原因存在,可秦朗不在乎。

  再大的危险,在他这儿,也不是危险,他有信心应付过去。

  孙鸣一愣。

  按理来说,他认为自己释放出了强大的气场,平常时候就算是有钱有权的人不幸倒霉,遇到了他这种气势的压迫,无论城府多深,脸色都会产生变化,但面前这个年龄比他还小的人,却是熟视无睹。

  他肯定,这个年轻人是真的对他的强大气场毫不在意,而不是故意装作镇定。

  “哼!”

  心中,孙鸣当即就冷哼了一声。

  从来他都是万人中最璀璨夺目的明星,从没有其他年轻人在实力和气势上压过自己,秦朗的出现,让他首先便对秦朗产生了敌意。

  “现在是我问你话!你听不懂啊,告诉我你是谁!”

  孙鸣瞪着秦朗,语气咄咄逼人!

  “你又是谁?”秦朗笑了一下,微微眯眼,看着比他高出四五公分的孙鸣,神情云淡风轻。

  秦朗的神情,不是那种明显看不起孙鸣的神情,甚至当中都没有要轻视孙鸣的意思,然而却正是这股如同闲云野鹤一般的神情,却让孙鸣更加讨厌秦朗了。

  因为孙鸣自认为自己是绝世天才,其他人尤其是同龄人在他面前,那就得应该老老实实低着头,要服服帖帖的。

  可秦朗却像是眼里完全没有他一样,激怒了他。

  “小子,你别不识相,老老实实告诉我你是谁,要不然有你好看!”

  孙鸣眼睛中射出两道寒光,气机牢牢锁定住了秦朗,表情阴鸷起来。

  这让秦朗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人凭什么朝他大呼小叫?

  又凭什么言语间对他暗含威胁?

  自己即使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可便是普通人,也岂能容忍这种冒犯?

  “你管得着吗?”秦朗甩给孙鸣一个看白痴一样的眼神,径直朝前走去。

  “放肆!连在我面前也敢撒泼!”

  孙鸣怒不可遏,更是将秦朗当成了仇人一般,竟然一句话都没提醒,直接就是一拳朝秦朗扫了过来。

  而且这一拳,蕴含了至少八百斤的力道。

  如果秦朗是个普通人,挨上这一拳,只怕胸骨都要被打断!

  对方这么得寸进尺,秦朗又不是老实人脾气,也动了怒火,一下子就快速出拳,动用了“龙象拳”,用上一千斤力道,一拳和对方的拳头碰在了一起。

  呲!

  孙鸣身形爆退的同时,口中发出了丝丝的倒抽冷气声。

  感到右手腕都有些发麻,拳面更是有着一丝胀痛,孙鸣早已经怒火攻心了。

  “可恶,我竟然被一只蝼蚁咬了!”

  孙鸣心中懊恼地叫道。

  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同龄人比得上他,他可是先天二层武者,整个五恶派上下最牛逼的人,他日是有资格问鼎金刚不坏之身的天才,秦朗这个同龄人就应该比他差才对,在他眼里就是只蝼蚁。

  “小子,你还敢朝我出手?”

  孙鸣铁青着脸,低垂的双手,已经暗自蓄力,准备随时爆发一击。

  秦朗摇摇头。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自己都没招惹到这人,这人现在就已经动了杀机了,杀戮心性太重,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样的人,即便天赋出众,也称不上青年俊杰,秦朗着实讨厌的很。

  尤其,这人还一脸质问的表情,审问他为什么敢出手?

  靠啊,这人以为自己是谁啊,天王老子他都敢出手,何况这人!

  “真是笑话呢,”秦朗嗤笑道,“你认为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不能朝你出手?”

  刚才对方那一拳,分明带上了八百斤的力道,明显不是针对普通人的,而是想一举重伤自己,他如果还傻乎乎站着不还手,那真会在那一拳下受伤。

  现在倒还,肇事者居然还口口声声责怪他不能够出手!

  这就好比同一条机动车道,自己开车在前面走的好好的,既没有违规变道或者压线,也没有故意降速或者乱鸣喇叭,后面这人却开着车冲了上来,与他的车追尾了,末了,这人下车来责怪他为什么知道自己的车提速了,速度比较快,怎么他避开,害得自己撞上了?

  就跟上述这个道理一样。

  完全是强盗逻辑。

  而且,这个强盗逻辑,还是建立在这人想要恶意伤人的基础上。

  秦朗没有朝这人破口大骂,就是秦朗在展现高素质了。

  否则,光是这人欠揍的说话语气,别人早就一大嘴巴子抽上去了。

  见秦朗没吊自己,孙鸣感觉被严重忽视了,哇哇叫着,又是一拳朝秦朗砸了过来。

  秦朗自然予以还击,继续用“龙象拳”抗击孙鸣。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秦朗也还没有动杀机,而是衡量了对方那一拳的力道后,选择了合适的力道击打出了一拳。

  秦朗觉得,自己就算再讨厌眼前这人,但自己不是乱杀无辜的烂人,还没到见谁惹了自己,自己就非得杀死对方的地步。

  但秦朗的退让,换来的却是孙鸣的步步紧逼,得寸进尺。

  “小子,你还敢躲?我让你躲!”

  孙鸣使出了一套不知名的身法,配合内劲外放,一脚踢向了秦朗的下盘,脚法不但速度快,力道大,而且角度刁钻,十足的流氓卑鄙打法。

  秦朗面对这样的场景,怒火自然又上升了一些,虽然仍旧没有动杀机,但手上也加大了力道。

  毕竟,没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会选择被动挨打。

  是可忍孰不可忍,对方的挑衅总该有限度,超过了限度,就别怪他了。

  秦朗用上了“疾风步”,以比对方更快的速度,绕到了对方身体的一侧,朝着对方的胯部踢出了一脚。

  虽然孙鸣传自五恶派的卑鄙一脚,速度非常的快,但因为身法上差了运用“疾风步”的秦朗一截,所以仍旧追赶不上,反而被秦朗占据先机,以踢了孙鸣胯部一脚而告终。

  孙鸣禁受住了秦朗不轻不重的一脚,身体倒是没有受多少伤,但人却出了洋相。

  胯部中招后,孙鸣刹那间的身形就失去了平衡,一个趔趄后,人蹭蹭蹭地往另一侧的方向后退,不幸滑倒,狼狈地摔了个跟头。

  爬起来后,灰头土脸的孙鸣,肺都要气炸了。

  “可恶,这个蝼蚁竟然敢这样羞辱我,杀,我一定要杀了他!”

  孙鸣心中念着,毫不犹豫决定要杀死秦朗,而理由,仅仅是秦朗害他出了洋相而已。

  手上,孙鸣立即动用了杀招,一记鹤嘴手,啄向了秦朗的心口!

  那呈鹤嘴形状的手型,最前面十分的尖锐,发出后,立即就在空气中引发了尖锐的呼啸声,让人丝毫不怀疑这一鹤嘴手,要比真正的白鹤在啄食鱼虾时更为地尖利和恐怖!

  秦朗脸上的愠怒之色,再重了几分。

  因为对方的鹤嘴手,不是冲着自己的其他地方来的,而直接就是最致命的要害——心口的位置!

  要知道,像鹤嘴手、鹤形拳之类的,都属于极其阴险的招式,一般用于攻击对方的眼睛要害,就算十分恐怖了,为人所不齿,可对面这人,却还更加阴险和毒辣,竟然直接就啄向了他的心脏。

  假如真的被啄中,以这种鹤嘴手可怕的速度,要洞穿身体、粉碎心脏,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放肆,真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别人都得让着你么?”

  秦朗大骂了一句,继续运用“疾风步”,使出了先天一层的实力,朝一侧飞退。

  靠着“疾风步”第二层,秦朗躲过了对方的鹤嘴手,但仅仅只是躲过,也根本不符合秦朗的性格。

  既然对面这人咄咄逼人,下手就是杀招,他如果仅仅只是避让,那他就太懦弱了。

  别人都欺负到头上了,虽然他不会嗜杀,但至少反击是要的。

  秦朗人往一侧飞退的同时,右脚脚尖却往地上一勾,轻松将铁门旁放着的半块红砖掂了起来,放到了脚尖上,然后秦朗使用先天一层的实力,右脚往前一送。

  这半块红砖就跟长了眼睛似的,准确击中了孙鸣的鹤形手。

  啊。

  孙鸣痛呼了一声,手慌不迭地往后缩,望向秦朗的眼神中,充满了赤果果的怨恨和杀意。

  “小子,你敢伤我?”

  孙鸣活动着发麻的右手,狰狞说道,面相十分凶戾。

  秦朗放下右脚,针锋相对道:“好狗不挡道。”

  “你!”

  孙鸣正要使出先天二层的全部实力,将秦朗击杀,好满足他的孤傲和不可一世,但看到秦朗旁边放着的那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又马上质问道:

  “小子,你从哪儿拿的钱?你将古越大长老怎么样了?”

  孙鸣确定那袋子中装的就是现金,而袋子的主人,刚刚却从古越的别墅出来,但现在古越又没见到人,他因此生疑了。(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