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鸣自以为自己做出了让步,不追究秦朗杀死古越的事情,秦朗如果是个聪明人,就应该适时收手了。

  毕竟,这时候秦朗选择放手,还可以从容离开毒云山的势力范围。

  倘若秦朗执意要杀他,那以后就会迎来整个五恶派的疯狂报复。

  他就不信秦朗不知道五恶派报复起对手来的手段,会有多么残忍和可怕!

  可回答他的,只有秦朗这样的一句话。

  “你白痴啊,杀了你,我不照样能将东西拿走?”

  孙鸣听了这话,气得差点当场吐血!

  想到自己因为要从秦朗手上得到古越的那份布帛地图,就可能葬送了性命,孙鸣心中升腾起了极大的不甘心。

  “你不杀我,我发誓五恶派今生不与你为敌!”

  孙鸣咬牙说道。

  作为绝世天才,孙鸣觉得自己说出这番话,已经是耻辱了,已经做出了极大的让步。

  秦朗拿的古越的宝物中,那副布帛地图他不要了,还答应五恶派不再与秦朗为敌,他相信秦朗应该会好好考虑一下了。

  可孙鸣不知道的是,他是真冤枉古越了。

  古越并没有像他和他父亲孙戾猜测的那样,暗中拓印了一份藏宝图。

  半年前,盗墓小队从那座宋朝中型古墓中得到布帛地图时,确实只有半份,古越没有私自留下,而是直接交给了孙戾。

  随后半年时间过去,直到前阵子古越却一个黑市淘宝,无意中发现了另外半张布帛地图,便暗中-将其买下,偷偷留在了身边。

  古越猜测,黑市之所以出现另外半张布帛地图,多半与其他盗墓的人有关,其他盗墓的人盗得这半张地图后,将其流入到了黑市。

  古越得到半幅地图后,打起了小九九,并不打算将这半幅地图也献给孙戾,而是留作等作为交易之用。

  古越打算等自己想好向孙戾提出什么条件,便拿这半幅地图和孙戾做次交易,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没成想,这半幅地图落到了秦朗的手上,孙鸣却以为整幅地图都落到了秦朗手上。

  “五恶派不为难我,这就是你让我放过你的条件?”

  秦朗问道。

  孙鸣松了口气。

  因为至少,秦朗没有马上动手。

  虽然秦朗说的话,让天之骄子的他,十分的不舒服,他认为自己是最有武学天赋的,现在却是乞求秦朗放过他。

  “说话!”秦朗冷冷说道。

  孙鸣不禁从臆想中回过神来,尽管极不情愿,但也只能迎着秦朗点头道:“对。”

  他认为自己是绝世天才,万年才能出现一个的奇才,但却要在秦朗面前低声下气,非常的痛苦,如果不是爱惜性命,他都接受不得。

  秦朗摇了摇头,直接说道:“很抱歉,你的条件,我拒绝了。”

  “什么?”孙鸣不敢置信!

  秦朗冷笑道:“我说,你的条件,我否定了。”

  秦朗抛给了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孙鸣抓狂起来,大声问道:“你还想怎样?”

  他都做出他认为的最大让步了,但秦朗竟然还拒绝了。

  “不想怎样,只想杀死你。”秦朗道出了自己的决定。

  没错,五恶派是十分可怕,尤其是层出不穷的卑鄙手段,就是达官贵人得罪了五恶派,都只会寻求五恶派的原谅,不敢选择与五恶派作对。

  但要让他屈从于五恶派的淫威之下,他肯定办不到。

  他不屑这么去干。

  五恶派就算再牛逼,到了他这儿,他也只会将这个门派当做邪恶门派看待,无关这个门派的实力强大与否。

  孙鸣不淡定了:“你想清楚了?硬要杀我,整个五恶派会让你在全世界都没有立足之地!”

  孙鸣没办法,对面这人软硬不吃,他只能搬出五恶派这座大山来压制秦朗了。

  “你不要奢求我会放过你,这是你罪有应……”

  秦朗的话还没说完,对面的孙鸣突然表情扭曲,凶猛地朝秦朗冲来,右手从腰间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刺向了秦朗的要害。

  “哼,既然谈不拢,也别以为我会坐以待毙!”

  孙鸣脸上狠毒的表情,让他整张脸都扭曲了过来,看起来十分的凶戾。

  秦朗显得不慌不忙。

  在刚才和孙鸣说话的时候,秦朗自己就留了个心眼。

  毕竟,孙鸣出身五恶派,肯定遗传了五恶派阴险卑鄙的做事方法,现在果不其然,一见他不肯放手,孙鸣就暗中使出阴险的杀招了。

  “龙象拳”再次出击!

  “不要!”挨了龙象拳后,孙鸣心中惊呼。

  但他显然主宰不了秦朗。

  秦朗接二连三地使用龙象拳,一拳一拳将孙鸣往草地里揍。

  半寸,一寸,两寸……

  孙鸣苦苦抵挡,却因为承受不住龙象拳巨大的冲击,双脚都已经陷入草地中了。

  “你可以上路了。”

  秦朗将孙鸣揍得膝盖都埋到草地中了,最后一记龙象拳,击打在了孙鸣的心口上。

  孙鸣站着没倒下,眼睛中的神色却变为了死灰色。

  秦朗直接使用火球术,像对付古越一样,料理干净了孙鸣的尸体。

  随后秦朗提着塑料袋,施施然离开了古越的这栋独栋别墅。

  杀古越在他的计划之内。

  虽然之后又杀了孙鸣,没在他的计划之内,但秦朗也不在乎。

  是孙鸣先想置他于死地,惹了他触发了杀机,就别怪他斩草除根,铲除了孙鸣这个祸害。

  至于孙鸣是五恶派的少门主,身份显赫,孙鸣一死,整个五恶派都会追杀自己,秦朗就算在乎,就算担心自己和身边朋友的安危,也一定会坚持初衷,不放过孙鸣。

  原因很简单,今天他如果不杀死孙鸣,日后还会多出孙鸣这个对手。

  别以为五恶派会因为他放过孙鸣,而放弃对他的追杀,那是极其可笑极其愚蠢的想法。

  五恶派是个下三滥的门派,任何蝇营狗苟的恶劣事情都做得出来,指望这种门派能信守承诺,比相信母猪能上树还要不可能。

  现在杀了孙鸣,以后对付五恶派,就相当于少了一个敌手,再给他一次选择,他还是会这么选择。

  ……

  “秦老大,事办完了?”

  一直在古越别墅所在的山下等秦朗的白豹,见秦老大出现了,立即打开了车门。

  秦朗点点头,打算开车和白豹回云海市,但正好这时,秦朗接到了蒋盈盈的电话,蒋盈盈电话中邀请他一起在省城吃晚饭。

  秦朗自然答应了。

  放下手机,秦朗看见白豹正一脸崇拜地看着自己。

  “怎么,你不会性-取向变了吧?”秦朗打趣道。

  白豹直接朝秦朗竖起了大拇指。

  “秦老大真是牛逼,来一趟省城,都有靓妞主动请吃饭。”

  秦朗笑了笑:“不就是一顿饭嘛,有这么大惊小怪吗?”

  白豹却摇摇头,露出男人之间都懂的表情:“嘿嘿,恐怕吃饭只是前奏,酒足饭饱搂着靓妞去开房才是重点吧?”

  “羡慕是吧,你自己去勾女啊。”秦朗笑骂道。

  开车到了省城和蒋盈盈见面的地方,秦朗让白豹将车开回云海市,他打算和蒋盈盈吃完晚饭后,自己留在省城,去见一趟柳宏兵,询问询问有关五恶派的情况。

  白豹开着他的兰博基尼回云海市了,秦朗在蒋盈盈到来之前,去了附近的一家银行,将五十万现金,分为两部分,三十五万打到了自己卡上,十五万则打到了唐雪的卡上。

  随后,秦朗给唐雪发了条短信。

  毕竟,唐雪居住的公寓被刘满恶纵火受损,与他直接有关,公寓恢复如初所需要的维修费用,他自然不会让唐雪掏腰包。

  十五万的装修以及购置家具的费用,应该足够了。

  发完短信,秦朗重新在和蒋盈盈约定好的地方等着蒋盈盈。

  塑料袋中的现金都存银行了,塑料袋秦朗扔掉了,那瓶百年雪蚕解毒丹,秦朗放在了右边的口袋中,而那半张布帛地图,秦朗则叠好后放在了左边的裤兜口袋中。

  “小秦朗,手放口袋里干什么啊?”

  一个故意装成娇媚的声音,在秦朗的旁边响起。

  秦朗顿时就笑了,心情比之前更好。

  有的女人故意装成娇媚的样子,看得别人只会觉得恶心,但蒋盈盈显然不在此列。

  这位云海大学的英文老师,本身就未经人事,恋爱经验完全空白,连扮妩媚都是靠着影视剧上的桥段学来的,虽然青涩,但别有一番滋味,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感觉身体内部有无数条毛毛虫在爬,让人心痒难耐。

  秦朗将手从左边裤兜口袋中抽出来,故意放慢动作,做出要搂抱蒋盈盈的姿势。

  蒋盈盈自然轻松躲开了。

  蒋盈盈彪悍地说道:“拿开你的爪子啊,刚才还不指定这爪子抓过什么呢!”

  秦朗:“……”这妞特么思想太不纯洁了啊。

  秦朗坏笑道:“哦,我听不懂意思啊,不如蒋盈盈美女,你告诉我,我刚才用这只左手,抓过什么啊?”

  蒋盈盈彪悍地一指秦朗腹部下方,哈哈笑道,很没有淑女形象:“呶,就是那儿了。”

  秦朗恍然大悟的样子:“哦,你以为我把手放在口袋中,是在打-飞机啊。”

  秦朗这么直接,自然让准备好好调戏秦朗的蒋盈盈受不了,娇俏脸上飞出了两团绯红,蒋盈盈跺了跺脚,埋怨道:“小秦朗,你不乖啊,竟然敢在姐姐面前吐出这样恶俗的字眼。”

  秦朗顺杆子就往上爬:“嘿嘿,那盈盈姐姐,如果我对你的身体做出恶俗的举止,那是不是也不乖啊。”

  蒋盈盈压下羞态,笑靥如花道:“那你来啊,姐姐不介意的。”

  这话顿时就让秦朗没了脾气,不敢再往下说了。

  再说下去,便是少儿不宜的话题了。

  “走,先陪姐姐去逛逛街,到了饭点,姐姐请你吃大餐。”

  蒋盈盈拉上秦朗,直接去隔壁的商业街逛街了。

  ……

  毒云山,五恶派的老巢。

  毒云山峰顶,却并不是那种穷山恶水的景象,而是直接坐落着数栋雕栏画栋的精致别墅,别墅周围不但有人工湖,还有花园、假山,甚至还有一座人工瀑布。

  而一条无米宽的水泥路,从峰顶五恶派的本部,直接通往山下。

  这样的世外桃源,人住在里面非但不会感觉枯燥,反而是一种享受,省城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想在这冬暖夏凉的好地方居住呢。

  能够在此居住的达官贵人,出去后逢人都会夸奖这儿的优雅环境。

  因此,毒云山并不是真的穷山恶水,但也因为五恶派盘踞此地,寻常人乃至一般地位的人,都将这儿视作可怕的禁地。

  此刻,峰顶最大的一座别墅内,在一处有潺潺流水的假山前,孙戾正躺在特制的藤椅上,悠闲地抽着旱烟。

  他手上那个龙形烟枪,完全用黄金打造而成,本身就是价值百万的极品古董。

  这么悠闲的气氛,很快就被一位急匆匆跑进来汇报事情的手下给打破了。

  “掌门,不好了,不好了!”

  这名手下人还没跑到孙戾面前,就惊恐地喊道。

  孙戾不满地睁开眼,放下黄金烟枪,斥着手下:“掌嘴!”

  手下不敢不从,用力在自己嘴巴上抽了一巴掌,顿时口中数颗牙齿就松动了,两股鲜血分别从嘴角两边溢了出来。

  手下知道,这份惩罚还是轻的,平常惹了掌门不高兴而被掌门一巴掌拍死的人,不是一个两个,这两年都超过五个了!

  “什么事,说。”

  孙戾充满霸气地问道。

  孙戾五十岁的样子,额头饱满,整个人精力充沛,尤其一双鹰眼十分锐利,间或释放着阴鸷冰冷的目光,别人被这股目光盯住,都会全身不自在,感觉仿佛被一头危险的雄狮盯住了一样。

  手下调整了一下情绪,如实汇报道:“掌门,刚刚古越大长老家中的管家来汇报,说古越大长老被人杀了!”(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